唐代落魄秀才,憑藉一首詩青史留名,並如願迎娶美嬌妻

| 史學界的9527

古人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只要有一技之長,並在這個領域做到極致,就能取得不錯成就,畢竟全才百年難遇。唐朝是詩人輩出的朝代,按照知名度和影響力,可分爲三個檔次,李白、杜甫和白居易,稱得上超一流詩人,韓愈、劉禹錫以及李商隱等次之,剩下的則是名氣不大的衆多詩人。

自古就有“文無第一”的說法,衡量詩人的才華,無外乎知名度、影響力和作品的質量。古代有些文人墨客,創作詩歌的數量可觀,質量卻不被世人認可,甚至拿不出一首含金量較高的詩作,乾隆皇帝就是典型代表。但是,一些看似很懶的詩人,作品數量有限,卻因具備極高的含金量,成爲家喻戶曉的人物。


唐代才子張若虛,是因爲低產高質的大牛,他的那首《春江花月夜》獲得無數點贊,甚至被譽爲“孤篇蓋全唐”;盛唐詩人張繼,也是惜墨如金,僅有四十多首詩歌,其中《楓橋夜泊》火遍大江南北。今天介紹的這位詩人,比張若虛、張繼還厲害,一生只留下一首詩,但憑藉此詩青史留名,感動宰相併如願迎娶美嬌妻。

他的名字叫崔郊,生卒年月不詳,籍貫也未可知。史書對崔郊的記載寥寥無幾,只知道他是讀書人,而且考中秀才,居住在姑姑家裏,由此推測,崔郊出身貧寒,否則也不會寄人籬下。《太平廣記》:“有崔郊秀才者寓居於漢上,蘊積文藝,而物產罄縣。無何與姑婢通,每有阮咸之縱。”


起初,崔郊姑姑家境富裕,至少稱得上大戶人家,生活起居有婢女照顧。姑姑府上有位婢女,天生麗質容貌過人,而且精通音律,堪稱方圓十里內最漂亮的女生(其婢端麗,饒音伎之能,漢南之最姝也)。崔郊長得一表人才,加上秀才的身份,怎麼說也是個文化人,婢女對他產生愛慕之意,況且崔郊也對她有意思,兩人日久生情,從而陷入愛河。

古代不流行自由戀愛,崔郊與婢女只要悄悄約會,擔心被別人發現,這種幸福讓兩人都感到滿足。天有不測風雲,姑姑家道中落,欠下不少債務,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把婢女賣給於頔。史書記載:“姑貧,鬻婢於連帥,連帥愛之。以類無雙,給錢四十萬,寵盼彌深。”


連帥指的是於頔,此人家世顯赫,歷任御史、蘇州刺史、大理卿等官職,於元和三年被任命爲宰相。後來,於頔退休回到故鄉安享晚年,成爲當地有名的富豪,家財萬貫。爲了買下崔郊姑姑家的婢女,於頔出手相當闊綽,竟然花了四十萬,可見他對婢女非常寵愛。

不經他人之苦,莫勸他人善良,崔郊的美好愛情被姑姑斷送,他沒有怨天尤人,只怪自己太沒用。自從戀人進入於府,崔郊茶不思飯不想,整個人彷彿丟了魂魄,也沒有心思讀書,找不到活着的意義。崔郊忍受不了思念的折磨,鼓起勇氣前往於府門前,希望再看戀人一眼,訴說對她的感情。


《全唐詩話》:“婢因寒食來從事家,值郊立於柳陰,馬上漣泣,誓若山河。”寒食節當天,婢女從於府出來辦事,躲在柳樹後的崔郊立馬衝出來,兩人相擁而泣,並許下愛情誓言。崔郊知道,自己一貧如洗,而戀人如今穿着綾羅綢緞,幾乎不可能在一起了,畢竟差距越來越大,自己沒能力替戀人贖身。

縱然有萬分不捨,崔郊還是輕輕推開戀人,離別前寫下《贈去婢》作爲禮物:“公子王孫逐後塵, 綠珠垂淚滴羅巾。侯門一入深如海, 從此蕭郎是路人。”而後匆匆離去。不久後,於頔因巧合看到《贈去婢》這首詩,頓時拍案叫絕,立馬詢問何人所寫,婢女不敢隱瞞,把她和崔郊的事情如實相告。


於頔派人把崔郊請來,不明真相的崔郊,以爲宰相要處置他,嚇得不知所措。然而,於頔握住崔郊的手,激動地說:“四百千小哉,何惜一書,不早相示。”原來,於頔被崔郊的才華征服,對他和婢女的愛情故事感動,決定成人之美,並置辦豐厚嫁妝,替崔郊完成婚事。一千多年過去了,也許崔郊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沒多少人知道,但他的那句“侯門一入深如海, 從此蕭郎是路人”成了千古絕唱。




國學小常識—第四十八期

丹書鐵券又被稱爲“丹書鐵契”,是皇帝分封功臣作爲諸侯時候的一種憑據。丹書鐵券起源於漢代,根據《高祖·高帝紀》的記載:“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契,金匱(guì)石室,藏之宗廟。”
| 聞古知新






中國人愛蜀漢愛的如此深沉!

近兩千年、無數代、無數人,試圖以頌揚蜀漢英烈,期待明主復世、英雄歸來。期盼他們領路前行,遇無道則以劍開道,有不平則一劍治平。乾淨徹底地掃除一切害人蟲!
| 歷史教師王漢周



國學小常識—第四十七期

我們經常會在一些歷史題材的影視作品中聽到這兩個詞“滅其九族”和“十惡不赦”,那麼這兩個詞指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兩個詞。
| 聞古知新






曾國藩人生“六戒”,成就一生!

曾國藩是春秋戰國時代曾子的七十世孫。他曾創下九年十升的官場奇蹟,是清朝中興的四大名臣之一,他是中國近代政治家
| 情商管理學




陳壁生:經史之間的鄭玄

在鄭玄的體系中,經書是自伏羲至孔子所遺的文獻集合,而歷史只是理解經書的一種方式,做爲文獻的經書本身是獨立的。經書的獨立性與解經方法的歷史化,既維繫了經部的獨立地位,又塑造了傳統的經史傳統。
| 章黃國學








國學小常識——第四十五期

狴犴(bìàn),又被稱爲“憲章”,傳說它是龍和虎所生的兒子,在龍生九子當中排在第七位。它的特點是“多威”、“秉公”、“剛正”、“執言”、“明辨”,所以這個瑞獸也多被安放在監獄的大門上和官衙的兩側。
| 聞古知新

你豪橫什麼

衡量一個人豪橫與否,不宜道聽途說,不能冷眼旁觀,要置身其中。
| 夜光杯

唐代落魄秀才,憑藉一首詩青史留名,並如願迎娶美嬌妻

| 史學界的9527

古人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只要有一技之長,並在這個領域做到極致,就能取得不錯成就,畢竟全才百年難遇。唐朝是詩人輩出的朝代,按照知名度和影響力,可分爲三個檔次,李白、杜甫和白居易,稱得上超一流詩人,韓愈、劉禹錫以及李商隱等次之,剩下的則是名氣不大的衆多詩人。

自古就有“文無第一”的說法,衡量詩人的才華,無外乎知名度、影響力和作品的質量。古代有些文人墨客,創作詩歌的數量可觀,質量卻不被世人認可,甚至拿不出一首含金量較高的詩作,乾隆皇帝就是典型代表。但是,一些看似很懶的詩人,作品數量有限,卻因具備極高的含金量,成爲家喻戶曉的人物。


唐代才子張若虛,是因爲低產高質的大牛,他的那首《春江花月夜》獲得無數點贊,甚至被譽爲“孤篇蓋全唐”;盛唐詩人張繼,也是惜墨如金,僅有四十多首詩歌,其中《楓橋夜泊》火遍大江南北。今天介紹的這位詩人,比張若虛、張繼還厲害,一生只留下一首詩,但憑藉此詩青史留名,感動宰相併如願迎娶美嬌妻。

他的名字叫崔郊,生卒年月不詳,籍貫也未可知。史書對崔郊的記載寥寥無幾,只知道他是讀書人,而且考中秀才,居住在姑姑家裏,由此推測,崔郊出身貧寒,否則也不會寄人籬下。《太平廣記》:“有崔郊秀才者寓居於漢上,蘊積文藝,而物產罄縣。無何與姑婢通,每有阮咸之縱。”


起初,崔郊姑姑家境富裕,至少稱得上大戶人家,生活起居有婢女照顧。姑姑府上有位婢女,天生麗質容貌過人,而且精通音律,堪稱方圓十里內最漂亮的女生(其婢端麗,饒音伎之能,漢南之最姝也)。崔郊長得一表人才,加上秀才的身份,怎麼說也是個文化人,婢女對他產生愛慕之意,況且崔郊也對她有意思,兩人日久生情,從而陷入愛河。

古代不流行自由戀愛,崔郊與婢女只要悄悄約會,擔心被別人發現,這種幸福讓兩人都感到滿足。天有不測風雲,姑姑家道中落,欠下不少債務,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把婢女賣給於頔。史書記載:“姑貧,鬻婢於連帥,連帥愛之。以類無雙,給錢四十萬,寵盼彌深。”


連帥指的是於頔,此人家世顯赫,歷任御史、蘇州刺史、大理卿等官職,於元和三年被任命爲宰相。後來,於頔退休回到故鄉安享晚年,成爲當地有名的富豪,家財萬貫。爲了買下崔郊姑姑家的婢女,於頔出手相當闊綽,竟然花了四十萬,可見他對婢女非常寵愛。

不經他人之苦,莫勸他人善良,崔郊的美好愛情被姑姑斷送,他沒有怨天尤人,只怪自己太沒用。自從戀人進入於府,崔郊茶不思飯不想,整個人彷彿丟了魂魄,也沒有心思讀書,找不到活着的意義。崔郊忍受不了思念的折磨,鼓起勇氣前往於府門前,希望再看戀人一眼,訴說對她的感情。


《全唐詩話》:“婢因寒食來從事家,值郊立於柳陰,馬上漣泣,誓若山河。”寒食節當天,婢女從於府出來辦事,躲在柳樹後的崔郊立馬衝出來,兩人相擁而泣,並許下愛情誓言。崔郊知道,自己一貧如洗,而戀人如今穿着綾羅綢緞,幾乎不可能在一起了,畢竟差距越來越大,自己沒能力替戀人贖身。

縱然有萬分不捨,崔郊還是輕輕推開戀人,離別前寫下《贈去婢》作爲禮物:“公子王孫逐後塵, 綠珠垂淚滴羅巾。侯門一入深如海, 從此蕭郎是路人。”而後匆匆離去。不久後,於頔因巧合看到《贈去婢》這首詩,頓時拍案叫絕,立馬詢問何人所寫,婢女不敢隱瞞,把她和崔郊的事情如實相告。


於頔派人把崔郊請來,不明真相的崔郊,以爲宰相要處置他,嚇得不知所措。然而,於頔握住崔郊的手,激動地說:“四百千小哉,何惜一書,不早相示。”原來,於頔被崔郊的才華征服,對他和婢女的愛情故事感動,決定成人之美,並置辦豐厚嫁妝,替崔郊完成婚事。一千多年過去了,也許崔郊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沒多少人知道,但他的那句“侯門一入深如海, 從此蕭郎是路人”成了千古絕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