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維股份:二股東維維集團曾短期違規佔用資金股權質押率達95%

| 經濟觀察報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葉心冉3月24日,維維股份(SH:600300)回覆上交所問詢函公告稱,認爲其擬1.8億元收購第二大股東維維集團旗下房產的價格客觀公允,且該次交易必要、合理。同時,自查發現維維集團去年曾應急性短期違規佔用公司資金,用於償還銀行貸款,現已糾正違規行爲,向投資者致歉。

曾出現違規佔用資金行爲

此前3月13日,維維股份發佈公告稱,擬以1.8億元購買原控股股東、現爲第二大股東的維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房地產資產作爲公司新總部。目前此項目尚未竣工驗收。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公司2019年三季報披露,報告期末公司貨幣資金期末餘額19.31億元,短期借款期末餘額36.76億元,預付款項期末餘額4.73億元,且現金流爲-2.65億元。

因此,上交所要求維維股份對標的房產評估定價是否公允;本次交易的資金源;維維股份與維維集團之間的債權債務、資金往來和擔保情況;是否存在股東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以及交易的必要性、合理性做出說明。

維維股份在本次回覆中表示,結合徐州市新城區相關樓盤、業態的銷售價格,公司認爲標的房產價格是客觀公允的。截至2019年底,徐州市新城區大龍湖周邊建設已基本完成,公司總部辦公樓已與景區極不協調,影響了大龍湖的整體形象。因此公司儘快搬遷,尋求新的辦公場所作爲新的總部是必要的。

維維股份同時回覆稱,維維集團持有公司15.91%的股份,爲第二大股東。近兩年,企業遇到融資難題,銀行貸款規模壓縮,股票質押率過高,還款壓力加大,資金短時週轉困難,爲避免出現系統性風險波及上市公司,迫於無奈出現了應急性短期違規佔用,主要用於償還銀行貸款。

據其披露,2019年1-9月,維維股份通過銀行電匯方式與維維集團發生資金往來29筆,累計金額約9.44億元;截至2019年11月,累計收回本金和利息金額約9.65億元,資金佔用餘額爲0;曾存在股東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截至目前已不存在資金佔用情況。

維維股份表示,經公司自查後進行了整改,糾正了上述違規佔用行爲。維維股份董事會、維維集團及其相關人員就該行爲向投資者致歉。

主營業務壓力

結合維維股份的貨幣資金餘額以及短期借款餘額來看,維維股份存在不小的短期償債壓力。同時,維維主營業務的增長表現疲乏。

財報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維維股份實現淨利潤爲9285.06萬元,下降5.49%,扣非後淨利潤爲2788.52萬元,下滑71.91%。

淨利潤的增長並非來自主營業務的貢獻,查看財報具體數字發現,2019年前三季度維維股份投資收益實現5376.59萬元,佔淨利潤的比例達到57.90%;另有政府補助796.21萬元,佔淨利潤的8.58%,二者結合貢獻超六成的淨利潤。

並且,近期,股東維維集團出現多次解除質押再質押的操作。根據維維股份2月28日公告,維維集團解除其質押的1.79%的公司股份,隨後又將上述解質股份用於後續質押。根據披露,截至2月28日,維維集團累積質押的股份已佔其所持公司股份總股本的95.55%,佔公司總股本的15.20%。

維維股份在公告中稱,質押風險在可控範圍之內。後續如出現平倉風險,維維集團將採取包括但不限於提前還款、補充質押等措施應對。

2000年,維維股份在上交所上市。“豆奶”成爲維維的代名詞,但維維的步伐並非限制在奶製品領域。上市之後,維維一直在嘗試多元化發展,農業資源、食品、飲料、糧油、酒業、茶等等均有所涉及。

但是,跨界的結果並不理想,被業內分析稱跨界反而拖累了業績。

維維股份2019年第三季度經營數據顯示,主要產品營收均呈現負增長。其中,固體飲料類產品實現收入12.40億元,同比下降7.59%;動植物蛋白飲料類產品實現收入3.77億元,同比減少1.87%;精製茶類產品實現收入4418.61萬元,同比減少13.34%;酒類產品實現收入3.23億元,同比減少43.18%。

但事實上,維維所在的植物蛋白飲料行業仍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華鑫證券食品飲料分析師萬蓉在接受經濟觀察網採訪時表示, 2014年我國植物蛋白飲料行業市場規模約爲1039億元,產量僅爲56.26億升;2019年行業規模達到1266億元,產量約爲87.84億升(預測值),大量“安全、營養、健康”的植物蛋白飲料產品相繼問世。

但是,維維並未在自己所擅長的領域持續深耕。萬蓉表示,行業本身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但是整個行業仍處於不成熟市場到成熟市場的過渡期,目前的發展與行業自身並不完全匹配。對於維維也是一樣,產品類別本身應該存在很大的發展空間,卻沒有看到公司或者品牌本身行之有效的深度發掘行動。再加上植物蛋白飲料的消費呈現明顯的地域性,行業集中度非常低,對於如何提振豆奶業務,還需要公司進行深挖,比如品牌再建設、消費羣體再定位、新品開發、消費觀念和習慣培養、加強營銷和推廣力度等等。

記者就維維股份收購房產、提振業務方面的舉措以及如何對待持續虧損的酒類業務發去採訪函,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覆。























又上新聞聯播了!

疫情期間,河南聯通承建研發的河南金融服務共享平臺充分發揮作用。
| 中國聯通微學堂








維維股份:二股東維維集團曾短期違規佔用資金股權質押率達95%

| 經濟觀察報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葉心冉3月24日,維維股份(SH:600300)回覆上交所問詢函公告稱,認爲其擬1.8億元收購第二大股東維維集團旗下房產的價格客觀公允,且該次交易必要、合理。同時,自查發現維維集團去年曾應急性短期違規佔用公司資金,用於償還銀行貸款,現已糾正違規行爲,向投資者致歉。

曾出現違規佔用資金行爲

此前3月13日,維維股份發佈公告稱,擬以1.8億元購買原控股股東、現爲第二大股東的維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房地產資產作爲公司新總部。目前此項目尚未竣工驗收。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公司2019年三季報披露,報告期末公司貨幣資金期末餘額19.31億元,短期借款期末餘額36.76億元,預付款項期末餘額4.73億元,且現金流爲-2.65億元。

因此,上交所要求維維股份對標的房產評估定價是否公允;本次交易的資金源;維維股份與維維集團之間的債權債務、資金往來和擔保情況;是否存在股東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以及交易的必要性、合理性做出說明。

維維股份在本次回覆中表示,結合徐州市新城區相關樓盤、業態的銷售價格,公司認爲標的房產價格是客觀公允的。截至2019年底,徐州市新城區大龍湖周邊建設已基本完成,公司總部辦公樓已與景區極不協調,影響了大龍湖的整體形象。因此公司儘快搬遷,尋求新的辦公場所作爲新的總部是必要的。

維維股份同時回覆稱,維維集團持有公司15.91%的股份,爲第二大股東。近兩年,企業遇到融資難題,銀行貸款規模壓縮,股票質押率過高,還款壓力加大,資金短時週轉困難,爲避免出現系統性風險波及上市公司,迫於無奈出現了應急性短期違規佔用,主要用於償還銀行貸款。

據其披露,2019年1-9月,維維股份通過銀行電匯方式與維維集團發生資金往來29筆,累計金額約9.44億元;截至2019年11月,累計收回本金和利息金額約9.65億元,資金佔用餘額爲0;曾存在股東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截至目前已不存在資金佔用情況。

維維股份表示,經公司自查後進行了整改,糾正了上述違規佔用行爲。維維股份董事會、維維集團及其相關人員就該行爲向投資者致歉。

主營業務壓力

結合維維股份的貨幣資金餘額以及短期借款餘額來看,維維股份存在不小的短期償債壓力。同時,維維主營業務的增長表現疲乏。

財報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維維股份實現淨利潤爲9285.06萬元,下降5.49%,扣非後淨利潤爲2788.52萬元,下滑71.91%。

淨利潤的增長並非來自主營業務的貢獻,查看財報具體數字發現,2019年前三季度維維股份投資收益實現5376.59萬元,佔淨利潤的比例達到57.90%;另有政府補助796.21萬元,佔淨利潤的8.58%,二者結合貢獻超六成的淨利潤。

並且,近期,股東維維集團出現多次解除質押再質押的操作。根據維維股份2月28日公告,維維集團解除其質押的1.79%的公司股份,隨後又將上述解質股份用於後續質押。根據披露,截至2月28日,維維集團累積質押的股份已佔其所持公司股份總股本的95.55%,佔公司總股本的15.20%。

維維股份在公告中稱,質押風險在可控範圍之內。後續如出現平倉風險,維維集團將採取包括但不限於提前還款、補充質押等措施應對。

2000年,維維股份在上交所上市。“豆奶”成爲維維的代名詞,但維維的步伐並非限制在奶製品領域。上市之後,維維一直在嘗試多元化發展,農業資源、食品、飲料、糧油、酒業、茶等等均有所涉及。

但是,跨界的結果並不理想,被業內分析稱跨界反而拖累了業績。

維維股份2019年第三季度經營數據顯示,主要產品營收均呈現負增長。其中,固體飲料類產品實現收入12.40億元,同比下降7.59%;動植物蛋白飲料類產品實現收入3.77億元,同比減少1.87%;精製茶類產品實現收入4418.61萬元,同比減少13.34%;酒類產品實現收入3.23億元,同比減少43.18%。

但事實上,維維所在的植物蛋白飲料行業仍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華鑫證券食品飲料分析師萬蓉在接受經濟觀察網採訪時表示, 2014年我國植物蛋白飲料行業市場規模約爲1039億元,產量僅爲56.26億升;2019年行業規模達到1266億元,產量約爲87.84億升(預測值),大量“安全、營養、健康”的植物蛋白飲料產品相繼問世。

但是,維維並未在自己所擅長的領域持續深耕。萬蓉表示,行業本身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但是整個行業仍處於不成熟市場到成熟市場的過渡期,目前的發展與行業自身並不完全匹配。對於維維也是一樣,產品類別本身應該存在很大的發展空間,卻沒有看到公司或者品牌本身行之有效的深度發掘行動。再加上植物蛋白飲料的消費呈現明顯的地域性,行業集中度非常低,對於如何提振豆奶業務,還需要公司進行深挖,比如品牌再建設、消費羣體再定位、新品開發、消費觀念和習慣培養、加強營銷和推廣力度等等。

記者就維維股份收購房產、提振業務方面的舉措以及如何對待持續虧損的酒類業務發去採訪函,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