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配角壞到喪心病狂!只爲烘托主角光環?

| 影視觀察家


最近熱播的兩部劇,《安家》與《完美關係》都是職場劇,在家煲劇的時候,意外的發現劇中的配角演技很好。爲什麼這麼說,因爲越看越忍不住感同身受的恨得牙癢癢。我媽卻在一邊翻白眼吐槽,她覺得哪有人能壞成這樣,都是戲劇效果,爲了襯托男女主而已。


仔細想想,好像也找不到能反駁的話,畢竟我鈕鈷祿嬛嬛成爲全劇最慘,看着屬實叫人憋屈。



配角:我不壞

怎麼突出主角的“真善美”




職場劇到底該不該談戀愛?配角該不該善良些?現如今我們看到的影視中的反派,基本都是統一化的人設,讓壞人戴上臉譜,壞的徹徹底底。

《安家》中,最先出場的“反派”張乘乘出軌被男主當場抓住,順道捲走了男主整個身家,不僅不自責,還貫穿了全劇的無理取鬧。挺着大肚子,爲孩子四處找爹,把撒嬌和嗲都演繹到最讓人憤怒的程度。還與另一位“反派”潘貴雨“聯手”,開始“迫害”女主。


潘貴雨作爲女主的親生母親,卻一直把她看做“牲畜”一樣的勞動力。從小到大,沒有給孩子一點母愛,卻在房似錦有了“出息”後,反過頭來無理要求房似錦成爲全家的搖錢樹。隔壁《完美關係》也一樣,馬邦尼在家裏就沒地位,連學費都是自己賺來的,但馬邦尼的父母卻爲了弟弟讀高中花了兩萬元。


從《歡樂頌》中的樊勝美、到《都挺好》中的蘇明玉、再到《安家》和《完美關係》中的角色們,他們都有重男輕女的父母、拖油瓶弟弟、親情壓榨等一系列原生家庭問題。原生家庭似乎成爲了很多國產影視劇最愛用的橋段,就像編劇吃了一顆紅利後,便源源不斷仿製出各種“惡毒父母”。對這類劇情,有人說這很現實,但是也有很多網友卻在觀劇後會產生了一種誤解,那就是出身於農村家境貧寒的人,即便自己再努力,也不會得到幸福。



這個觀點自然是錯的,無論農村還是城市,並不是一個人成爲“反派”的原因。本來想看鈕祜祿·似錦手撕“反派”,看來是可能性不大了。

反觀現如今很多影視劇中的角色,好人和壞人完全是兩個極端的存在。編劇反派沒有過多的人物塑造,他們存在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害人。


就拿著名反派容嬤嬤來說,作爲還珠格格里面最大的反派,是很多孩子們的童年陰影。而扮演者李明啓老師,雖然在演藝圈雖德高望重,但也未能逃脫被角色連累的命運。不僅自己的孫子去上學時被同學欺負,同時自己去菜市場買菜,也慘被扔雞蛋。但是現在,其實我們細細分析,容嬤嬤這個角色實則過於單薄,首先她與主角之間並未深仇大恨,其次主角也未對她產生過多的威脅,於情於理來說,她都不至於一次次對主角下狠手,於是容嬤嬤除了“壞”之外,這個人設便再找不出任何特質。


再說說孫儷演過的另外一部劇《羋月傳》。在女配角方面,編劇先將於羋月關係不大的威後安排來刁難羋月。其次把秦惠文後一份爲二,一個是羋姝,跟羋月從小情同姐妹最後反目成仇,一個是魏琰從頭到尾折磨、迫害羋月。就連公主羋茵,似乎活着的目的就是嫉妒、加害羋月。


於是主角,便是哪怕揹負血海深仇,依舊是“善良”的化身。他們的夢想是世界和平,但這種人,真的能脫離凡身肉胎而存在嗎?



沒有配角製造戲劇衝突

劇就沒有可看性了?




在劇本層面上,配角和主角的關係,主要是爲了起到陪襯、烘托主角的作用,以及調節氣氛或者推進劇情節奏。編劇爲了戲劇衝突與人物矛盾,主角和配角之間的確需要有一定的反差,反派需要用來進行情節推動,往往編劇會把好人和壞人的人設刻畫鮮明,通常配角爲了得到主角擁有的某樣東西,或者是本身看主角不順眼等不同理由,經常和主角作對。於是觀衆在看電視劇的時候會下意識劃分好人和壞人。久而久之便產生了一系列千篇一律的劇情風格,難免使人生厭。


女性配角呢,編劇就讓她心理陰暗,內心好妒,從小想着怎麼往上爬,遇到男主這樣的高富帥她當然要不擇手段打擊女主,再加上編劇認爲觀衆常有“仇富”現象,於是女配角多用於家世良好的“白富美”,他們驕縱霸道,百般折磨女主;


而對立的女主角呢,常見的是“平凡”或者“窮”。她們樂觀向上,善良“愚昧”,在男主角母親拿着一百萬支票打到臉上時,她們眼角帶淚,真愛至上,不貪財,識大體,宛若一朵碩大的白蓮花,最後被霸道高富帥與溫柔男學長同時愛上,譜寫一曲愛情圓舞曲。


男配角呢,多數是爲了與男主“搶奪”女主,爲劇情增加衝突感與懸疑感。哪怕男配最終結婚了,也會像中央空調一樣,在心裏永遠給女主留一個位置。


男主呢,通常“美人”至上,爲了女主,王位不要了、家產不要了,事業線算什麼,沒有你我連命都不想要……


但其實,配角憑什麼要這麼“慘”,他們也可以成爲獨立的個體,擁有自主的故事線,未必只能有“陷害型”一種人格。

比如,在正面上,配角完全可以作爲導師型、協助型人格。這種配角,給予主角正確人生觀,可以作爲影響整個劇情變化的重要角色;或是成爲和主角形影不離地角色,在主角遇到問題時進行協助與出謀劃策。


其次,配角也可以是神祕型、競爭型人格。配角完全可以擁有強大實力,或許會隱藏起來,在對遇到同樣強的男女主角時,感到興奮或者恐懼,但他們不會阻礙主角的進步,反而會促進主角的成長,二者成爲足以和自己競爭的對手,強強對抗他不香嗎?


值得欣慰的是,現如今的觀衆已經逐漸也不吃這一套“主配搭”了,從《精英律師》、《完美關係》便能看出,職場主角依然脫離現實沉迷“瑪麗蘇”,職場女性,本應是智商情商雙高的職場獨立女性,但我們編劇編出來的反而更傾向於簡單的“傻白甜”。佟麗婭飾演的江達琳,在感情上被男友玩弄在鼓掌之間,事業上呢,也被男友肆意剽竊了商業機密,讓觀衆氣到跳腳。


還好,觀衆已經不是一個只會玩“角色扮演”的孩子了,一味站在主角角度去譴責配角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觀衆自知,一個人是無法不努力單純憑藉傻白甜形象去獲得事業愛情的雙成功的,也煩請編劇收起少女心,稍微活的“惡毒”點吧。

有品味的你一定會點“在看”






























觀察|配角壞到喪心病狂!只爲烘托主角光環?

| 影視觀察家


最近熱播的兩部劇,《安家》與《完美關係》都是職場劇,在家煲劇的時候,意外的發現劇中的配角演技很好。爲什麼這麼說,因爲越看越忍不住感同身受的恨得牙癢癢。我媽卻在一邊翻白眼吐槽,她覺得哪有人能壞成這樣,都是戲劇效果,爲了襯托男女主而已。


仔細想想,好像也找不到能反駁的話,畢竟我鈕鈷祿嬛嬛成爲全劇最慘,看着屬實叫人憋屈。



配角:我不壞

怎麼突出主角的“真善美”




職場劇到底該不該談戀愛?配角該不該善良些?現如今我們看到的影視中的反派,基本都是統一化的人設,讓壞人戴上臉譜,壞的徹徹底底。

《安家》中,最先出場的“反派”張乘乘出軌被男主當場抓住,順道捲走了男主整個身家,不僅不自責,還貫穿了全劇的無理取鬧。挺着大肚子,爲孩子四處找爹,把撒嬌和嗲都演繹到最讓人憤怒的程度。還與另一位“反派”潘貴雨“聯手”,開始“迫害”女主。


潘貴雨作爲女主的親生母親,卻一直把她看做“牲畜”一樣的勞動力。從小到大,沒有給孩子一點母愛,卻在房似錦有了“出息”後,反過頭來無理要求房似錦成爲全家的搖錢樹。隔壁《完美關係》也一樣,馬邦尼在家裏就沒地位,連學費都是自己賺來的,但馬邦尼的父母卻爲了弟弟讀高中花了兩萬元。


從《歡樂頌》中的樊勝美、到《都挺好》中的蘇明玉、再到《安家》和《完美關係》中的角色們,他們都有重男輕女的父母、拖油瓶弟弟、親情壓榨等一系列原生家庭問題。原生家庭似乎成爲了很多國產影視劇最愛用的橋段,就像編劇吃了一顆紅利後,便源源不斷仿製出各種“惡毒父母”。對這類劇情,有人說這很現實,但是也有很多網友卻在觀劇後會產生了一種誤解,那就是出身於農村家境貧寒的人,即便自己再努力,也不會得到幸福。



這個觀點自然是錯的,無論農村還是城市,並不是一個人成爲“反派”的原因。本來想看鈕祜祿·似錦手撕“反派”,看來是可能性不大了。

反觀現如今很多影視劇中的角色,好人和壞人完全是兩個極端的存在。編劇反派沒有過多的人物塑造,他們存在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害人。


就拿著名反派容嬤嬤來說,作爲還珠格格里面最大的反派,是很多孩子們的童年陰影。而扮演者李明啓老師,雖然在演藝圈雖德高望重,但也未能逃脫被角色連累的命運。不僅自己的孫子去上學時被同學欺負,同時自己去菜市場買菜,也慘被扔雞蛋。但是現在,其實我們細細分析,容嬤嬤這個角色實則過於單薄,首先她與主角之間並未深仇大恨,其次主角也未對她產生過多的威脅,於情於理來說,她都不至於一次次對主角下狠手,於是容嬤嬤除了“壞”之外,這個人設便再找不出任何特質。


再說說孫儷演過的另外一部劇《羋月傳》。在女配角方面,編劇先將於羋月關係不大的威後安排來刁難羋月。其次把秦惠文後一份爲二,一個是羋姝,跟羋月從小情同姐妹最後反目成仇,一個是魏琰從頭到尾折磨、迫害羋月。就連公主羋茵,似乎活着的目的就是嫉妒、加害羋月。


於是主角,便是哪怕揹負血海深仇,依舊是“善良”的化身。他們的夢想是世界和平,但這種人,真的能脫離凡身肉胎而存在嗎?



沒有配角製造戲劇衝突

劇就沒有可看性了?




在劇本層面上,配角和主角的關係,主要是爲了起到陪襯、烘托主角的作用,以及調節氣氛或者推進劇情節奏。編劇爲了戲劇衝突與人物矛盾,主角和配角之間的確需要有一定的反差,反派需要用來進行情節推動,往往編劇會把好人和壞人的人設刻畫鮮明,通常配角爲了得到主角擁有的某樣東西,或者是本身看主角不順眼等不同理由,經常和主角作對。於是觀衆在看電視劇的時候會下意識劃分好人和壞人。久而久之便產生了一系列千篇一律的劇情風格,難免使人生厭。


女性配角呢,編劇就讓她心理陰暗,內心好妒,從小想着怎麼往上爬,遇到男主這樣的高富帥她當然要不擇手段打擊女主,再加上編劇認爲觀衆常有“仇富”現象,於是女配角多用於家世良好的“白富美”,他們驕縱霸道,百般折磨女主;


而對立的女主角呢,常見的是“平凡”或者“窮”。她們樂觀向上,善良“愚昧”,在男主角母親拿着一百萬支票打到臉上時,她們眼角帶淚,真愛至上,不貪財,識大體,宛若一朵碩大的白蓮花,最後被霸道高富帥與溫柔男學長同時愛上,譜寫一曲愛情圓舞曲。


男配角呢,多數是爲了與男主“搶奪”女主,爲劇情增加衝突感與懸疑感。哪怕男配最終結婚了,也會像中央空調一樣,在心裏永遠給女主留一個位置。


男主呢,通常“美人”至上,爲了女主,王位不要了、家產不要了,事業線算什麼,沒有你我連命都不想要……


但其實,配角憑什麼要這麼“慘”,他們也可以成爲獨立的個體,擁有自主的故事線,未必只能有“陷害型”一種人格。

比如,在正面上,配角完全可以作爲導師型、協助型人格。這種配角,給予主角正確人生觀,可以作爲影響整個劇情變化的重要角色;或是成爲和主角形影不離地角色,在主角遇到問題時進行協助與出謀劃策。


其次,配角也可以是神祕型、競爭型人格。配角完全可以擁有強大實力,或許會隱藏起來,在對遇到同樣強的男女主角時,感到興奮或者恐懼,但他們不會阻礙主角的進步,反而會促進主角的成長,二者成爲足以和自己競爭的對手,強強對抗他不香嗎?


值得欣慰的是,現如今的觀衆已經逐漸也不吃這一套“主配搭”了,從《精英律師》、《完美關係》便能看出,職場主角依然脫離現實沉迷“瑪麗蘇”,職場女性,本應是智商情商雙高的職場獨立女性,但我們編劇編出來的反而更傾向於簡單的“傻白甜”。佟麗婭飾演的江達琳,在感情上被男友玩弄在鼓掌之間,事業上呢,也被男友肆意剽竊了商業機密,讓觀衆氣到跳腳。


還好,觀衆已經不是一個只會玩“角色扮演”的孩子了,一味站在主角角度去譴責配角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觀衆自知,一個人是無法不努力單純憑藉傻白甜形象去獲得事業愛情的雙成功的,也煩請編劇收起少女心,稍微活的“惡毒”點吧。

有品味的你一定會點“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