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無上限QE、2萬億美元刺激,“撒錢”能否重建市場信心?

| 俠客島

華爾街,圖源RTT News

兩週的歷史性震盪後,美股終於在3月24日迎來強勢反彈,三大股指均漲超8%,道指更因11.37%的漲幅,創1933年以來單日漲幅之最。

從24日的消息面來看,美國政府高達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或在國會通過,是促使美股“猛擡頭”的主要原因。

另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東時間25日凌晨,美國參議院和特朗普政府已就2萬億美元經濟刺激方案達成協議。

美股企穩回升的時刻到了嗎?



就在兩天前,美股還不是這番景象。

美東時間3月23日,美聯儲公佈新一輪量化寬鬆(QE),“將根據需求不限量購買國債和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這是“美元管夠”版的無上限QE然而,消息公佈當日,美股不漲反跌,道瓊斯指數一度跌超3個百分點。

不僅是無上限QE,近期美聯儲的諸多寬鬆政策,似乎在提振市場信心方面均功效寥寥。

本月內,美聯儲先後兩次緊急降息50和100個基點購買7000億美元國債和MBS重啓商業票據融資工具以繞開銀行爲企業貸款輸血,增設貨幣市場基金工具,購買市政債。

即便如此,美股在過去幾周內4次盤中熔斷衡量市場恐慌情緒的VIX指數也在3月18日攀上84.57高點,爲2008年12月以來的最高值。

圖源Google Market Summary
如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胡志浩所言:“在風險偏好的改變下,即便美聯儲釋放再多流動性,都難以傳導到高風險資產那裏。”市場震盪走勢不是“撒錢”可以解決的。


說到這裏,不妨思考一個問題:此番市場動盪從何而來,爲何愈演愈烈?
分析人士普遍認爲,本次市場危機主要源於美國金融體系的結構性隱患
2008年次貸危機後,美國實施寬鬆貨幣政策,企業在低利率的環境下大規模舉債,回購股票、推高股價,把財務槓桿用到極致。但是,一旦低利率環境不再,企業經營狀況惡化,市場預期改變,前述閉環就會斷裂。企業會陷入“融資難、股價跌”“企業債評級下調、被拋售”的循環。

新冠肺炎疫情便是打破上述閉環的黑天鵝事件。疫情的擴散和蔓延、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公司盈利能力遭受的挑戰,都對投資者的預期形成衝擊。

自3月10日至3月24日美股震盪情況,圖源CNBC

爲緩解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同時挽救市場頹勢,美聯儲接連釋放流動性,美財政部也拿出真金白銀,市場走勢會否出現逆轉?

紐約梅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前美聯儲高級職員文森特·萊因哈特認爲,市場已經從貨幣政策支持中獲得提振,並將繼續受益於財政政策刺激,市場未來走勢取決於疫情拐點,但目前還沒有看到明確跡象。

花旗認爲,當前股市主要風險在於全球各國能否有效管控疫情蔓延。美國及全球新增確診人數何時觸頂下滑,可能成爲市場何時觸底的重要觀測點。鑑於歐美疫情仍處於上升期,未來4至8周市場的大幅波動可能將會持續

此外,許多分析師和投資組合經理指出,從歷史標準看,美股現今跌幅與既往市場大跌相比,幅度並不算大。目前,標普500指數較2月高點累計下跌32%,相較之下,美股在2008年次貸危機時暴跌57%,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後大跌49%。

美國銀行稱,在標普500指數觸及1800點(較2月的紀錄高位下跌47%)之前,拋售潮可能不會緩解。

過去幾次經濟衰退中,標普500指數從高峯到衰退結束所經歷的跌幅



最後,有一個問題不容忽視:持續進行量化寬鬆,是否會有副作用?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主任、研究員張明撰文指出,從全球視角來看,美聯儲新一輪貨幣政策放鬆將會帶來負面的溢出效應。

“本質上講,美聯儲通過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救市,其實也是把本國的調整成本轉移給其他國家。隨着最終全球金融大調整的到來,新興市場國家將會重新面臨短期資本外流、本幣貶值、資產價格下降與快速去槓桿的困境。

當地女性手舉印尼盾,圖源GETTY IMAGES
此外,2008年次貸危機後,主要發達經濟體實施貨幣寬鬆政策,政府及企業大規模舉債,全球已經面臨較高的債務風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蔓延,亦將對經濟環境造成拖累。此時,金融市場的持續波動,會否積聚着擡升金融風險的可能?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IMF原副總裁朱民認爲,“整體看,目前全球金融風險水平已經達到2008年危機時期的水平”。據朱民分析,目前全球金融系統已相當脆弱,伴隨疫情衝擊,後續需要警惕三種可能存在的疫情沖垮金融系統的情境:
第一,當歐美國家控疫政策失敗時,疫情突破醫療資源極限,疫情大爆發,公衆普遍恐慌,市場恐慌隨之加劇,投資者大量出售資產,股市大崩盤,最終引發金融危機。
第二,當疫情持續時間過長時,全球供應鏈、貿易均受到長期影響,企業經營遇到極大困難,企業債無法償付,引發企業破產潮,引起金融薄弱的環節破裂,引發金融危機。
第三,如果股市繼續大幅下跌,引致非銀行金融機構估值下跌,面臨大規模贖回,非銀行金融機構槓桿率爆破,流動性匱乏,引致主要非銀行金融機構爆倉,引發金融危機。
在三種可能性中,朱民認爲第三種最需要關注。

在疫情全球蔓延的當下,各國協同抗疫,能夠有效降低危機爆發的可能。如朱民所言:“疫情是全世界的公共事件和危機,世界需要找到能在抗疫上努力合作並由此推進世界政治、經濟和金融治理機制的改革和建設的新通道。”

文/雲中歌






























【解局】無上限QE、2萬億美元刺激,“撒錢”能否重建市場信心?

| 俠客島

華爾街,圖源RTT News

兩週的歷史性震盪後,美股終於在3月24日迎來強勢反彈,三大股指均漲超8%,道指更因11.37%的漲幅,創1933年以來單日漲幅之最。

從24日的消息面來看,美國政府高達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或在國會通過,是促使美股“猛擡頭”的主要原因。

另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東時間25日凌晨,美國參議院和特朗普政府已就2萬億美元經濟刺激方案達成協議。

美股企穩回升的時刻到了嗎?



就在兩天前,美股還不是這番景象。

美東時間3月23日,美聯儲公佈新一輪量化寬鬆(QE),“將根據需求不限量購買國債和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這是“美元管夠”版的無上限QE然而,消息公佈當日,美股不漲反跌,道瓊斯指數一度跌超3個百分點。

不僅是無上限QE,近期美聯儲的諸多寬鬆政策,似乎在提振市場信心方面均功效寥寥。

本月內,美聯儲先後兩次緊急降息50和100個基點購買7000億美元國債和MBS重啓商業票據融資工具以繞開銀行爲企業貸款輸血,增設貨幣市場基金工具,購買市政債。

即便如此,美股在過去幾周內4次盤中熔斷衡量市場恐慌情緒的VIX指數也在3月18日攀上84.57高點,爲2008年12月以來的最高值。

圖源Google Market Summary
如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胡志浩所言:“在風險偏好的改變下,即便美聯儲釋放再多流動性,都難以傳導到高風險資產那裏。”市場震盪走勢不是“撒錢”可以解決的。


說到這裏,不妨思考一個問題:此番市場動盪從何而來,爲何愈演愈烈?
分析人士普遍認爲,本次市場危機主要源於美國金融體系的結構性隱患
2008年次貸危機後,美國實施寬鬆貨幣政策,企業在低利率的環境下大規模舉債,回購股票、推高股價,把財務槓桿用到極致。但是,一旦低利率環境不再,企業經營狀況惡化,市場預期改變,前述閉環就會斷裂。企業會陷入“融資難、股價跌”“企業債評級下調、被拋售”的循環。

新冠肺炎疫情便是打破上述閉環的黑天鵝事件。疫情的擴散和蔓延、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公司盈利能力遭受的挑戰,都對投資者的預期形成衝擊。

自3月10日至3月24日美股震盪情況,圖源CNBC

爲緩解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同時挽救市場頹勢,美聯儲接連釋放流動性,美財政部也拿出真金白銀,市場走勢會否出現逆轉?

紐約梅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前美聯儲高級職員文森特·萊因哈特認爲,市場已經從貨幣政策支持中獲得提振,並將繼續受益於財政政策刺激,市場未來走勢取決於疫情拐點,但目前還沒有看到明確跡象。

花旗認爲,當前股市主要風險在於全球各國能否有效管控疫情蔓延。美國及全球新增確診人數何時觸頂下滑,可能成爲市場何時觸底的重要觀測點。鑑於歐美疫情仍處於上升期,未來4至8周市場的大幅波動可能將會持續

此外,許多分析師和投資組合經理指出,從歷史標準看,美股現今跌幅與既往市場大跌相比,幅度並不算大。目前,標普500指數較2月高點累計下跌32%,相較之下,美股在2008年次貸危機時暴跌57%,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後大跌49%。

美國銀行稱,在標普500指數觸及1800點(較2月的紀錄高位下跌47%)之前,拋售潮可能不會緩解。

過去幾次經濟衰退中,標普500指數從高峯到衰退結束所經歷的跌幅



最後,有一個問題不容忽視:持續進行量化寬鬆,是否會有副作用?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主任、研究員張明撰文指出,從全球視角來看,美聯儲新一輪貨幣政策放鬆將會帶來負面的溢出效應。

“本質上講,美聯儲通過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救市,其實也是把本國的調整成本轉移給其他國家。隨着最終全球金融大調整的到來,新興市場國家將會重新面臨短期資本外流、本幣貶值、資產價格下降與快速去槓桿的困境。

當地女性手舉印尼盾,圖源GETTY IMAGES
此外,2008年次貸危機後,主要發達經濟體實施貨幣寬鬆政策,政府及企業大規模舉債,全球已經面臨較高的債務風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蔓延,亦將對經濟環境造成拖累。此時,金融市場的持續波動,會否積聚着擡升金融風險的可能?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IMF原副總裁朱民認爲,“整體看,目前全球金融風險水平已經達到2008年危機時期的水平”。據朱民分析,目前全球金融系統已相當脆弱,伴隨疫情衝擊,後續需要警惕三種可能存在的疫情沖垮金融系統的情境:
第一,當歐美國家控疫政策失敗時,疫情突破醫療資源極限,疫情大爆發,公衆普遍恐慌,市場恐慌隨之加劇,投資者大量出售資產,股市大崩盤,最終引發金融危機。
第二,當疫情持續時間過長時,全球供應鏈、貿易均受到長期影響,企業經營遇到極大困難,企業債無法償付,引發企業破產潮,引起金融薄弱的環節破裂,引發金融危機。
第三,如果股市繼續大幅下跌,引致非銀行金融機構估值下跌,面臨大規模贖回,非銀行金融機構槓桿率爆破,流動性匱乏,引致主要非銀行金融機構爆倉,引發金融危機。
在三種可能性中,朱民認爲第三種最需要關注。

在疫情全球蔓延的當下,各國協同抗疫,能夠有效降低危機爆發的可能。如朱民所言:“疫情是全世界的公共事件和危機,世界需要找到能在抗疫上努力合作並由此推進世界政治、經濟和金融治理機制的改革和建設的新通道。”

文/雲中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