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印度“Boss直聘”瞄上“農民工”

| iFeng科技



印度藍領工人 圖片來源:ET Prime

來源 | 志象網(ID:passagegroup)編譯
編輯 | 李曉萌

和中國一樣,印度的城鎮化也在快速行進。鄉村、小城鎮和窮鄉僻壤的“農民工”,正塞滿德里、孟買和班加羅爾的藍領求職市場。

十年前,藍領工人還要依靠口耳相傳,通過求職中介和分類廣告找工作。智能手機普及後,針對藍領工人的在線求職平臺,仍被看作一個超前的想法。

不過,過去兩年,這種看法發生變化。許多初創公司進入了藍領求職領域。印度最大的移動運營商Reliance Jio的移動數據計劃,低廉的中國智能手機,不經意間成爲改變這場遊戲規則的基石。

現如今,數百萬工人正使用這些應用程序來找工作、學習技能和跑零工等。“在印度,藍領工作市場十分廣闊,藍領階層和白領階層的佔比是78:22。” 印度最大的招聘平臺之一OLX People的創始人Dinesh Goel說。

OLX People的報告顯示,隨着印度經濟放緩,白領階層在全國範圍內遭遇失業,與之形成對比的是,藍領階層的就業人數卻在持續攀升。

在印度,諸如WorkIndia、Betterplace、Awign和Utter等初創公司,已宣告進入藍領求職市場的數字時代。現如今,數百萬工人正使用這些應用程序來找工作、學習技能和跑零工等。然而,對那些有影響力的投資者來說,這片領域還有待發掘,主流風投仍在觀望。

印度各求職平臺數據 圖片來源:ET Prime

WorkIndia: 網絡和數據的力量

2月18日,晚上18:43。

在WorkIndia位於班加羅爾的辦公室中,一部懸在高處的電視屏幕上顯示,當天,在這家藍領招聘平臺上,候選人和潛在僱主之間一共產生了79,450通電話。僱主公司(其中90%是中小型企業)新列出了4,995個工作職位,共有2,697個新僱主開始使用WorkIndia。

WorkIndia辦公室內的屏幕 圖片來源:ET Prime

使用應用程序的候選人,只需通過程序上的呼叫按鈕,就可以聯繫潛在的僱主,WorkIndia每天記錄平臺上的通話次數。2月中旬的某天,通過平臺產生了85,000次通話,達到了公司有史以來單天的最高記錄,超越了去年11月某天產生的83,000次通話的記錄。

那些想要找送貨員、辦公室職員、司機或廚師這類工作的人,就是WorkIndia的目標客戶羣。WorkIndia的App在去年10月累計達到了1000萬次下載,其中半年時間就達成了500萬次的下載。不久前,WorkIndia剛從小米印度那裏籌得了600萬美元的新融資。

每個月,經過WorkIndia的平臺打出的求職電話約有150萬至200萬個,據公司估算,這些電話中或能產生9萬至12萬次成功的僱傭機會。大約需要15通電話,才能爲一個空缺職位找到合適的應聘者。“僱主大約要經過三步程序才能做出最終的僱傭決定。通常一步程序就需要5通電話。” WorkIndia創始人Kunal Patil說。

Betterplace: 用數據精準安排員工

Betterplace將自己定位爲全鏈條服務提供商,它爲企業提供關於低技能和半熟練工人的背景調查、職位安排、工資管理等服務。成立於2015年的Betterplace,採用了全渠道的方式來獲取資源。該公司擁有由3.5萬名合夥人組成的網絡,這些合夥人可能是當地的一家人事代理公司,也可能是公司之前安置的一名保安,現在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村莊。這些合夥人遍佈印度各地,幫助該公司尋找員工候選人。Betterplace的數據庫中擁有800萬個樣本,預計到今年年底會達到2000萬個。

“我們對因工作產生的國內人員流動,運用了PIN代碼級別的分析,用機器學習算法來研究人員流動,例如,如果我們要在班加羅爾僱傭送貨員,我們就能知道要去哪裏找到合適的候選人。”Betterplace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Pravin Agarwala表示,“如果我要僱傭保安,我不會去離我最近的拉馬納加拉姆縣,而是會去阿薩姆邦的泰茲普爾,因爲大多數的保安都是從這裏出來的。”

員工被僱傭後,Betterplace還會通過公司的SaaS服務幫助企業解決員工的入職、銀行開戶、出勤和工資管理等事項。Agarwala稱,Betterplace自成立以來累計爲440萬藍領工人提供了服務,共安置了約70萬人。

“曾經有一家公司想從印度東北部招聘30人,公司派出了7個人的團隊去了古瓦哈提,花了一週時間,找到了15位候選人,最後只有5個人加入了公司,想想這一趟的費用。公司沒有辦法大規模地進行這樣的操作。” Agarwala說。

Awign、Utter: 培訓候選人

另一家初創公司Awign,專注於用按任務付費的方式爲零工安排工作。“我們讓候選人達到工作需要的標準。接到公司的招聘需求後,我們登廣告招聘候選人,通過選擇合適的候選人,培訓他們達成爲公司招聘的任務。” Awign的聯合創始人Annanya Sarthak稱,公司成立兩年,爲60個客戶提供類似如下的服務:

  • OYO想要知道他們的酒店合作伙伴是否在使用公司提供的平板電腦進行到店客人的預訂。
  • 可口可樂公司想要確保商家只把他們的產品放在冰箱裏陳列。
  • ITC想要確保他們的產品被放在商店的顯著位置。
  • 在線製藥初創公司希望僱傭到能夠滲透發掘社區潛在客戶的基層員工。
  • 摩托車租賃初創公司Vogo希望僱傭到維護和保養公司車隊的員工。
  • Udaan想要覈實從平臺上取得貸款的商家地址。
  • FabHotels希望對其酒店進行全天的全面質量檢查。

Awign的平臺上有50萬零工,其中有20萬零工至少在平臺分配下完成了一項任務。平臺上的零工分佈在印度250個城市,爲他們指派任務的範圍多在30公里以內。

Awign如何運轉擁有如此龐大零工數量的平臺?Sarthak稱,公司團隊大概有100人,但他們並沒有親自去這些城市,也沒有見過平臺上任何一位零工。正是Awign將零工與公司聯繫了起來。

Sarthak說,大學生羣體是最容易獲得的零工來源。Awign在大約1萬所大學有駐校人員,他們會在校園的WhatsApp和Facebook羣裏發佈零工工作鏈接。“在7個小時內,我們就能收到300份申請。對很多學生來說,這算是帶薪實習。”

此外,無論是Ola的司機還是Swiggy的快遞員,他們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評分。研究表明,有一點英語知識儲備可以提高他們的評分,促進職業發展。一個保安大概需要知道100個英語單詞和50個英語句子。這就是Utter在做的事情,通過公司應用程序中的聊天機器人,幫助藍領工人提高溝通技巧。

Utter上基礎課程每年的學費爲249盧比,高級課程爲499盧比。公司聯合創始人Ninad Vengurlekar說,平臺上有400萬人使用免費版本,還有10萬付費用戶。聊天機器人不足以解決用戶所有的疑問,但平臺約有60名在校女大學生通過直播教學和語音聊天幫助藍領工人學習英語。憑藉着14人的小團隊,Utter目前擁有30家企業客戶,迄今已融資150萬美元。

左至右:Srikrishna Ramamoorthy, Annanya Sarthak, Ninad Vengurlekar, Pravin Agarwala, Kunal Patil 圖片來源:ET Prime

風投觀望

這些還未被開發的勞動力並沒有打動風投公司。在很大程度上,這仍屬於擁有高社會影響力投資者的領域。但WorkIndia是個例外,它得到了日本投資者Beenext和小米集團的支持。

不同於以消費者爲主導的互聯網獨角獸公司,他們爲了獲取可觀的收入,燒錢獲取大量用戶。儘管這些公司的用戶基礎在迅速增長,但從長遠來看,其用戶的平均價值遠低於傳統的電商客戶,這也是使風投公司對其產生懷疑的原因。這些初創公司意識到了這一點,並採取了B2B營收模式,與領先的消費者互聯網初創公司相比,他們對外部資本的依賴程度較低。

“沒有人將目標設在這些用戶身上,只能通過企業來獲得這些錢。你必須創建可以通過企業賺錢的模式。”Betterplace的Agarwala表示,“我們現在能從每個人身上賺到500盧比,預計今年將達到800盧比。”

這也反映在Betterplace的財務狀況上,公司的營收爲3.3億盧比,是原來的三倍,並且還略微盈利。Awign的營收也增長了10倍,達到了9000萬盧比,但虧損翻了一番,達到2000萬盧比。

WorkIndia的目標是賺小企業的錢。“對中小企業來說,招聘員工更加困難。我們把自己定位爲中小企業的招聘經理”, Patil說。WorkIndia發佈一條廣告植入收費2000盧比,可以保證每個開放的職位能收到40個電話諮詢。

大約有100萬家中小企業使用WorkIndia有限的免費服務。該公司面向企業端的應用程序,3個月內的下載量就突破了50萬次。在僱傭公司和僱傭者兩方面的增長,反映在了WorkIndia的營收上,公司去年的財務數據顯示,其在推廣應用程序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但由於廣告的推動,公司營收增長三倍至4000萬盧比,但虧損也增長九倍至1.1億盧比。

談到投資者沒有興趣投資,Agarwala指出,“在美國或是中國的消費者互聯網領域,都有一個成熟的模式。但在印度還不存在。”但未來有可能會在印度出現。

籌得5億美元的資金進而成爲一家大公司,這並不是Sarthak對Awign未來發展的期許。“到2023年,我們希望擁有100萬用戶、600個客戶、以及1億美元的業務。”

風投公司Unitus Ventures的合夥人Srikrishna Ramamoorthy,長久以來一直積極投資這一領域,他表示,由於這個市場的特殊性質,風投需要一些時間纔會入場。“有些挑戰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解決,因此也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醞釀。”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我就知道你在看!






























當印度“Boss直聘”瞄上“農民工”

| iFeng科技



印度藍領工人 圖片來源:ET Prime

來源 | 志象網(ID:passagegroup)編譯
編輯 | 李曉萌

和中國一樣,印度的城鎮化也在快速行進。鄉村、小城鎮和窮鄉僻壤的“農民工”,正塞滿德里、孟買和班加羅爾的藍領求職市場。

十年前,藍領工人還要依靠口耳相傳,通過求職中介和分類廣告找工作。智能手機普及後,針對藍領工人的在線求職平臺,仍被看作一個超前的想法。

不過,過去兩年,這種看法發生變化。許多初創公司進入了藍領求職領域。印度最大的移動運營商Reliance Jio的移動數據計劃,低廉的中國智能手機,不經意間成爲改變這場遊戲規則的基石。

現如今,數百萬工人正使用這些應用程序來找工作、學習技能和跑零工等。“在印度,藍領工作市場十分廣闊,藍領階層和白領階層的佔比是78:22。” 印度最大的招聘平臺之一OLX People的創始人Dinesh Goel說。

OLX People的報告顯示,隨着印度經濟放緩,白領階層在全國範圍內遭遇失業,與之形成對比的是,藍領階層的就業人數卻在持續攀升。

在印度,諸如WorkIndia、Betterplace、Awign和Utter等初創公司,已宣告進入藍領求職市場的數字時代。現如今,數百萬工人正使用這些應用程序來找工作、學習技能和跑零工等。然而,對那些有影響力的投資者來說,這片領域還有待發掘,主流風投仍在觀望。

印度各求職平臺數據 圖片來源:ET Prime

WorkIndia: 網絡和數據的力量

2月18日,晚上18:43。

在WorkIndia位於班加羅爾的辦公室中,一部懸在高處的電視屏幕上顯示,當天,在這家藍領招聘平臺上,候選人和潛在僱主之間一共產生了79,450通電話。僱主公司(其中90%是中小型企業)新列出了4,995個工作職位,共有2,697個新僱主開始使用WorkIndia。

WorkIndia辦公室內的屏幕 圖片來源:ET Prime

使用應用程序的候選人,只需通過程序上的呼叫按鈕,就可以聯繫潛在的僱主,WorkIndia每天記錄平臺上的通話次數。2月中旬的某天,通過平臺產生了85,000次通話,達到了公司有史以來單天的最高記錄,超越了去年11月某天產生的83,000次通話的記錄。

那些想要找送貨員、辦公室職員、司機或廚師這類工作的人,就是WorkIndia的目標客戶羣。WorkIndia的App在去年10月累計達到了1000萬次下載,其中半年時間就達成了500萬次的下載。不久前,WorkIndia剛從小米印度那裏籌得了600萬美元的新融資。

每個月,經過WorkIndia的平臺打出的求職電話約有150萬至200萬個,據公司估算,這些電話中或能產生9萬至12萬次成功的僱傭機會。大約需要15通電話,才能爲一個空缺職位找到合適的應聘者。“僱主大約要經過三步程序才能做出最終的僱傭決定。通常一步程序就需要5通電話。” WorkIndia創始人Kunal Patil說。

Betterplace: 用數據精準安排員工

Betterplace將自己定位爲全鏈條服務提供商,它爲企業提供關於低技能和半熟練工人的背景調查、職位安排、工資管理等服務。成立於2015年的Betterplace,採用了全渠道的方式來獲取資源。該公司擁有由3.5萬名合夥人組成的網絡,這些合夥人可能是當地的一家人事代理公司,也可能是公司之前安置的一名保安,現在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村莊。這些合夥人遍佈印度各地,幫助該公司尋找員工候選人。Betterplace的數據庫中擁有800萬個樣本,預計到今年年底會達到2000萬個。

“我們對因工作產生的國內人員流動,運用了PIN代碼級別的分析,用機器學習算法來研究人員流動,例如,如果我們要在班加羅爾僱傭送貨員,我們就能知道要去哪裏找到合適的候選人。”Betterplace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Pravin Agarwala表示,“如果我要僱傭保安,我不會去離我最近的拉馬納加拉姆縣,而是會去阿薩姆邦的泰茲普爾,因爲大多數的保安都是從這裏出來的。”

員工被僱傭後,Betterplace還會通過公司的SaaS服務幫助企業解決員工的入職、銀行開戶、出勤和工資管理等事項。Agarwala稱,Betterplace自成立以來累計爲440萬藍領工人提供了服務,共安置了約70萬人。

“曾經有一家公司想從印度東北部招聘30人,公司派出了7個人的團隊去了古瓦哈提,花了一週時間,找到了15位候選人,最後只有5個人加入了公司,想想這一趟的費用。公司沒有辦法大規模地進行這樣的操作。” Agarwala說。

Awign、Utter: 培訓候選人

另一家初創公司Awign,專注於用按任務付費的方式爲零工安排工作。“我們讓候選人達到工作需要的標準。接到公司的招聘需求後,我們登廣告招聘候選人,通過選擇合適的候選人,培訓他們達成爲公司招聘的任務。” Awign的聯合創始人Annanya Sarthak稱,公司成立兩年,爲60個客戶提供類似如下的服務:

  • OYO想要知道他們的酒店合作伙伴是否在使用公司提供的平板電腦進行到店客人的預訂。
  • 可口可樂公司想要確保商家只把他們的產品放在冰箱裏陳列。
  • ITC想要確保他們的產品被放在商店的顯著位置。
  • 在線製藥初創公司希望僱傭到能夠滲透發掘社區潛在客戶的基層員工。
  • 摩托車租賃初創公司Vogo希望僱傭到維護和保養公司車隊的員工。
  • Udaan想要覈實從平臺上取得貸款的商家地址。
  • FabHotels希望對其酒店進行全天的全面質量檢查。

Awign的平臺上有50萬零工,其中有20萬零工至少在平臺分配下完成了一項任務。平臺上的零工分佈在印度250個城市,爲他們指派任務的範圍多在30公里以內。

Awign如何運轉擁有如此龐大零工數量的平臺?Sarthak稱,公司團隊大概有100人,但他們並沒有親自去這些城市,也沒有見過平臺上任何一位零工。正是Awign將零工與公司聯繫了起來。

Sarthak說,大學生羣體是最容易獲得的零工來源。Awign在大約1萬所大學有駐校人員,他們會在校園的WhatsApp和Facebook羣裏發佈零工工作鏈接。“在7個小時內,我們就能收到300份申請。對很多學生來說,這算是帶薪實習。”

此外,無論是Ola的司機還是Swiggy的快遞員,他們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評分。研究表明,有一點英語知識儲備可以提高他們的評分,促進職業發展。一個保安大概需要知道100個英語單詞和50個英語句子。這就是Utter在做的事情,通過公司應用程序中的聊天機器人,幫助藍領工人提高溝通技巧。

Utter上基礎課程每年的學費爲249盧比,高級課程爲499盧比。公司聯合創始人Ninad Vengurlekar說,平臺上有400萬人使用免費版本,還有10萬付費用戶。聊天機器人不足以解決用戶所有的疑問,但平臺約有60名在校女大學生通過直播教學和語音聊天幫助藍領工人學習英語。憑藉着14人的小團隊,Utter目前擁有30家企業客戶,迄今已融資150萬美元。

左至右:Srikrishna Ramamoorthy, Annanya Sarthak, Ninad Vengurlekar, Pravin Agarwala, Kunal Patil 圖片來源:ET Prime

風投觀望

這些還未被開發的勞動力並沒有打動風投公司。在很大程度上,這仍屬於擁有高社會影響力投資者的領域。但WorkIndia是個例外,它得到了日本投資者Beenext和小米集團的支持。

不同於以消費者爲主導的互聯網獨角獸公司,他們爲了獲取可觀的收入,燒錢獲取大量用戶。儘管這些公司的用戶基礎在迅速增長,但從長遠來看,其用戶的平均價值遠低於傳統的電商客戶,這也是使風投公司對其產生懷疑的原因。這些初創公司意識到了這一點,並採取了B2B營收模式,與領先的消費者互聯網初創公司相比,他們對外部資本的依賴程度較低。

“沒有人將目標設在這些用戶身上,只能通過企業來獲得這些錢。你必須創建可以通過企業賺錢的模式。”Betterplace的Agarwala表示,“我們現在能從每個人身上賺到500盧比,預計今年將達到800盧比。”

這也反映在Betterplace的財務狀況上,公司的營收爲3.3億盧比,是原來的三倍,並且還略微盈利。Awign的營收也增長了10倍,達到了9000萬盧比,但虧損翻了一番,達到2000萬盧比。

WorkIndia的目標是賺小企業的錢。“對中小企業來說,招聘員工更加困難。我們把自己定位爲中小企業的招聘經理”, Patil說。WorkIndia發佈一條廣告植入收費2000盧比,可以保證每個開放的職位能收到40個電話諮詢。

大約有100萬家中小企業使用WorkIndia有限的免費服務。該公司面向企業端的應用程序,3個月內的下載量就突破了50萬次。在僱傭公司和僱傭者兩方面的增長,反映在了WorkIndia的營收上,公司去年的財務數據顯示,其在推廣應用程序上投入了大量資金,但由於廣告的推動,公司營收增長三倍至4000萬盧比,但虧損也增長九倍至1.1億盧比。

談到投資者沒有興趣投資,Agarwala指出,“在美國或是中國的消費者互聯網領域,都有一個成熟的模式。但在印度還不存在。”但未來有可能會在印度出現。

籌得5億美元的資金進而成爲一家大公司,這並不是Sarthak對Awign未來發展的期許。“到2023年,我們希望擁有100萬用戶、600個客戶、以及1億美元的業務。”

風投公司Unitus Ventures的合夥人Srikrishna Ramamoorthy,長久以來一直積極投資這一領域,他表示,由於這個市場的特殊性質,風投需要一些時間纔會入場。“有些挑戰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解決,因此也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醞釀。”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我就知道你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