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如期復產,53度飛天市價跌至2000元,疫情影響下經銷商稱思索“如何殺出一條血路”

| 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記者 金曉巖 北京報道


“2月13日於貴州茅臺 (600519.SH)而言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這一天是今年茅臺酒二輪次基酒開烤的第一天,也是茅臺集團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進行復工生產的第一天。”春節後,茅臺官方已經迫不及待對外公佈開始復工的消息。


在當天凌晨3點55分,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李靜仁還親自來到廠區,準備鼠年的首次開工。雖然茅臺正常復工,但留給市場終端思考的卻是重重問題,當疫情來臨時,首當其衝最受影響的高端酒的銷售,隨着消費水平的降低,疫情期間的高端酒的銷量和價格都將回落。特別是衝在一線的高端酒經銷商們則紛紛思忖未來的出路。



市場零售價回落


疫情尚在膠着狀態,包括茅臺在內的多家酒廠已經開始陸續復工。據茅臺集團官方表示,2月8日,在茅臺集團領導召開的碰頭會上提到:季節不等人,茅臺酒的生產若貽誤季節,就會造成被動,引起連鎖反應。尤其是茅臺集團還突出了“計劃不變,任務不減,指標不調,員工收入不降”的目標。


2月14日,受復工消息影響,貴州茅臺股票開盤後呈上漲態勢,但隨後股價走低,截至接着發稿時股價爲1087.21元,下跌0.35%。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茅臺復工生產,但其實真正的考驗是在市場零售終端的反映。


一位長期觀察茅臺的業內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從市場銷售終端來看,目前茅臺的價格下行顯而易見。即便春節前囤積的高價貨也不得已慢慢出貨。如果按照此前的規劃,茅臺3月開始執行第二季度的銷售計劃,那麼經銷商在資金壓力下就會降價出貨,價格會加劇下行。疫情的影響對於各行各業的消費都有所影響,茅臺的消費人羣也不例外,消費能力和慾望的減少直接會導致原來的茅臺市場疲軟。


《華夏時報》記者注意到,從1月24日春節開始至今,53度飛天茅臺酒的市場零售價已經從近3000元跌至2000元左右。


對於外界備受關注的價格波動問題,茅臺集團董事長李保芳也做出了迴應,在其看來,現在的注意力,還是要集中到疫情之後的市場上來,要提早研究、把握大勢、爭取主動,不必擔心賣不掉、價格出現逆轉。


經銷商銷售壓力大


2019年12月27日,茅臺曾經發布公告稱,2020年度茅臺酒銷售計劃爲3.45萬噸左右。而2019年茅臺酒的銷售計劃爲3.1萬噸左右,據此推算,2020年度茅臺酒銷售計劃同比增長約11.29%。目前可確定的是,茅臺今年計劃不變,這包括了今年計劃投放的3.45萬噸不變,這也是茅臺歷史最高計劃投放量。


按照原定的規劃,2020年,茅臺集團也將迎來“後千億”時代。該“千億”指的是茅臺集團的銷售收入突破“千億”關口,而並非上市公司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貴州茅臺,600519.SH)的營收收入。


據茅臺集團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茅臺集團實現營收859億元,同比增長29.7%,實現淨利潤396億元,同比增長28.2%。在上市公司層面,2019年前三季度貴州茅臺營收609.5億元,同比增長16.64%;淨利潤304.55億元,同比增長23.13%,前三季度營收已經完成全年目標的72%。


疫情影響了高端酒的銷售,但茅臺給經銷商2020年的銷售配額計劃已經早早確定,所以對茅臺自身的銷售不會影響太大,反倒是之前賺的盆滿鉢滿的經銷商可能受到不小的打擊。


“疫情下在家20多天來,我也在思考如何在2020年殺出一條血路。”一位茅臺酒的經銷商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高端酒的影響是最大的,因爲經銷商手裏都有很多庫存,爲了清庫存,必然導致市場零售價下降。2000元的茅臺市場零售價還是合理的。之前我們更多是線下渠道,現在很多酒廠都在探索線上銷售渠道或是以線上授課的形式賣酒。但那隻適用於區域酒企,像茅臺這種全國性的高端酒企需要走自己的差異化道路。


外界觀點認爲,從目前的茅臺市場零售價來看,即可窺視無論是消費需求還是炒作需求都呈現斷崖式下跌,疫情消散之後的情況目前來看也不樂觀。


在上述經銷商看來,隨着這場疫情的來臨,中國的消費水平要低迷一陣,疫情結束後,整體的銷量不會降,甚至還會出現報復性消費引起的銷量激增,但價格下行已經成爲趨勢。















如何應對疫情帶來的外貿衝擊

劉波/文 形勢仍然嚴峻的新冠病毒疫情,不僅給中國經濟蒙上陰影,更令對外貿易承壓。在此情形下,我們不
| 經濟觀察報


















茅臺如期復產,53度飛天市價跌至2000元,疫情影響下經銷商稱思索“如何殺出一條血路”

| 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記者 金曉巖 北京報道


“2月13日於貴州茅臺 (600519.SH)而言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這一天是今年茅臺酒二輪次基酒開烤的第一天,也是茅臺集團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進行復工生產的第一天。”春節後,茅臺官方已經迫不及待對外公佈開始復工的消息。


在當天凌晨3點55分,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李靜仁還親自來到廠區,準備鼠年的首次開工。雖然茅臺正常復工,但留給市場終端思考的卻是重重問題,當疫情來臨時,首當其衝最受影響的高端酒的銷售,隨着消費水平的降低,疫情期間的高端酒的銷量和價格都將回落。特別是衝在一線的高端酒經銷商們則紛紛思忖未來的出路。



市場零售價回落


疫情尚在膠着狀態,包括茅臺在內的多家酒廠已經開始陸續復工。據茅臺集團官方表示,2月8日,在茅臺集團領導召開的碰頭會上提到:季節不等人,茅臺酒的生產若貽誤季節,就會造成被動,引起連鎖反應。尤其是茅臺集團還突出了“計劃不變,任務不減,指標不調,員工收入不降”的目標。


2月14日,受復工消息影響,貴州茅臺股票開盤後呈上漲態勢,但隨後股價走低,截至接着發稿時股價爲1087.21元,下跌0.35%。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茅臺復工生產,但其實真正的考驗是在市場零售終端的反映。


一位長期觀察茅臺的業內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從市場銷售終端來看,目前茅臺的價格下行顯而易見。即便春節前囤積的高價貨也不得已慢慢出貨。如果按照此前的規劃,茅臺3月開始執行第二季度的銷售計劃,那麼經銷商在資金壓力下就會降價出貨,價格會加劇下行。疫情的影響對於各行各業的消費都有所影響,茅臺的消費人羣也不例外,消費能力和慾望的減少直接會導致原來的茅臺市場疲軟。


《華夏時報》記者注意到,從1月24日春節開始至今,53度飛天茅臺酒的市場零售價已經從近3000元跌至2000元左右。


對於外界備受關注的價格波動問題,茅臺集團董事長李保芳也做出了迴應,在其看來,現在的注意力,還是要集中到疫情之後的市場上來,要提早研究、把握大勢、爭取主動,不必擔心賣不掉、價格出現逆轉。


經銷商銷售壓力大


2019年12月27日,茅臺曾經發布公告稱,2020年度茅臺酒銷售計劃爲3.45萬噸左右。而2019年茅臺酒的銷售計劃爲3.1萬噸左右,據此推算,2020年度茅臺酒銷售計劃同比增長約11.29%。目前可確定的是,茅臺今年計劃不變,這包括了今年計劃投放的3.45萬噸不變,這也是茅臺歷史最高計劃投放量。


按照原定的規劃,2020年,茅臺集團也將迎來“後千億”時代。該“千億”指的是茅臺集團的銷售收入突破“千億”關口,而並非上市公司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貴州茅臺,600519.SH)的營收收入。


據茅臺集團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茅臺集團實現營收859億元,同比增長29.7%,實現淨利潤396億元,同比增長28.2%。在上市公司層面,2019年前三季度貴州茅臺營收609.5億元,同比增長16.64%;淨利潤304.55億元,同比增長23.13%,前三季度營收已經完成全年目標的72%。


疫情影響了高端酒的銷售,但茅臺給經銷商2020年的銷售配額計劃已經早早確定,所以對茅臺自身的銷售不會影響太大,反倒是之前賺的盆滿鉢滿的經銷商可能受到不小的打擊。


“疫情下在家20多天來,我也在思考如何在2020年殺出一條血路。”一位茅臺酒的經銷商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高端酒的影響是最大的,因爲經銷商手裏都有很多庫存,爲了清庫存,必然導致市場零售價下降。2000元的茅臺市場零售價還是合理的。之前我們更多是線下渠道,現在很多酒廠都在探索線上銷售渠道或是以線上授課的形式賣酒。但那隻適用於區域酒企,像茅臺這種全國性的高端酒企需要走自己的差異化道路。


外界觀點認爲,從目前的茅臺市場零售價來看,即可窺視無論是消費需求還是炒作需求都呈現斷崖式下跌,疫情消散之後的情況目前來看也不樂觀。


在上述經銷商看來,隨着這場疫情的來臨,中國的消費水平要低迷一陣,疫情結束後,整體的銷量不會降,甚至還會出現報復性消費引起的銷量激增,但價格下行已經成爲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