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足球情人的,一封情書

| 虎撲足球

原作者:

翻譯:JRs@

每當回憶1994年的那個夏天,都覺得那時的我還是個孩子,儘管我的個子已經很高。我記得我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和煦的陽光和着清脆的風鈴聲,我趴在窗前,樹影稀疏,遠處傳來了幾聲清脆的蟬鳴,鋪平信紙,提起筆來,給遠方的你寫一封長信,然後我會把信紙連同一張羅伯特 巴喬的明信片塞進信封,讓它訴說我對你的思念。記憶裏,時光悠遠,歲月靜好,窗外面靜悄悄的,沒有一絲的風吹過。


就在那個夏天,那個叫做羅伯特 巴喬的意大利球星用他標誌性的馬尾辮和憂鬱深邃的眼神走進了你我的世界。那是1994年7月16日,盛夏的玫瑰碗體育場,酷熱的陽光下,九萬名觀衆和電視前的我一樣摒住呼吸,等待着一個結局的到來。鏡頭裏,巴喬把足球擺好,他後退,助跑,足球在午後的陽光下劃出一道弧線,一陣驚呼後,足球飛向了看臺。


12碼的一端,巴西門將塔法雷爾動情的跪在草坪上,雙手指天,巴西球員一擁而上。而12碼的另一端,巴喬沉默的站在那裏,他低着頭,憂鬱的眼神裏同樣顯得有些孤單,在那樣的一個蠟染的下午,這個出生於意大利維琴察的一個小鎮的男人,站在世界的邊緣,大力神杯曾經距離他如此的近,但他卻無法觸及。


他聽不清球場內數萬名球迷究竟是在歡呼還是哭泣,他回過頭,默默的走回自己的隊友身邊,當時在隊中的意大利70年世界盃亞軍主力前鋒裏瓦上前緊緊地擁抱着他,藍色的背影連成一片,就像地中海般的藍色,那一幕一幕的過往,就像坐着時光機器,倒流。


曾幾何時,你是意大利的寵兒,當90年意大利世界盃來到的時,整個世界都在爲你的進球而歡呼;你也是斑馬軍團的王子,直到裏皮的到來和皮耶羅的崛起;你也曾被意大利拋棄,小城佈雷西亞是你最後的歸宿。多想回到記憶的原點,把你的故事重新講述。


記憶的原點在,1982年的夏天,那年巴喬15歲,他腳下的足球踢中了那個名叫安德蕾娜的女孩頭上的那隻蘋果,而屬於巴喬的故事卻纔剛剛開始。



四年後,當巴喬剪去他的馬尾辮,世界足壇已經換了模樣,21歲的羅納爾多成爲了新的王者,也成爲了無數球迷新的足球情人。那年,同樣在盛夏的玫瑰碗,你靦腆而青澀的笑容露出可愛的兔牙,站在羅馬裏奧的身邊,和他分享着成爲世界冠軍的喜悅;那年,夜色下的諾坎普,你一路奔跑,瓦倫西亞三名球員只能無奈的看着你衝向球門的背影,那是你奔跑的唯一方向。你還奔跑過孔波斯特拉的防線,留下了外星人的盛名,你把鐘擺過人留在王子公園,你把那極具寫意色彩的撩射留在米蘭,當然還有你傷病,你的淚水,你的時光。你的七戰功成,你的王者歸來,你的歡樂與悲傷。


法蘭西的仲夏夜不滿22歲的你承載了足球王國的關於世界盃的全部的夢想和期盼,那個夏天,不滿22歲的你吸引了人們太多期待和關注的目光,你奔跑着,連攝像機都追不上你的背影,你奔跑着,掠過那個夏天,那個拐彎的夏天。


在幾乎可以觸碰到現實的那一刻,夢想最終還是破滅了,破滅在法蘭西大球場的夜色蒼茫,那個夜晚,隊友依舊把足球交給你,而你卻已經追不上足球的軌跡,巴特茲奮勇的出擊,你們撞在了一起,你痛苦的倒在草枰上,彷彿已經聽不到球場裏球迷的歡呼和吶喊。


蘇珊娜決絕離去的背影帶走了你1998年一整年的快樂和憂傷,和生命裏的每一年一樣,1998年也不可阻擋的成爲了往事。


四年後,當再一次出現在世界盃上的你七戰功成,用八粒進球宣告王者歸來,當你把大力神杯高高的舉過頭頂,當鏡頭裏的你帶着一條曾經幾乎廢掉的傷腿衝刺,破門,奔跑、慶祝、流淚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命運是公平的,命運讓你走向巔峯,命運使你跌落谷底,在煉獄般的痛苦與折磨之後,命運最終爲你折服。


可是,你終究抵不過歲月的侵蝕,9年前的那個情人節,你告別了足球。


再見,羅納爾多,再見,青春,再見是爲了再次相見,我多麼希望能回到1993年夏天的某一個安靜的午後,我多麼希望那個17歲的少年能夠再次坐上開往克魯塞羅俱樂部的班車,我多麼希望我能夠在時光裏遇到這個少年,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聊聊長大的日子,雖然我只是一個陌生人。



同樣迷失在98年仲夏夜的,還有貝克漢姆。記憶裏,塞爾赫斯特公園球場夏日的那記美妙的弧線,和那個洋溢着青春色彩的笑容似乎永遠不會老去。對於老特拉福德的小貝來說,他曾經經歷過一段沐浴在陽光下的日子,92班的光環下,未來的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美好,只是那時他一定不會知道對於一個大男孩來說,幸福有時候很短,而未來的路有時候卻太過漫長。


1998年6月30日,聖埃蒂安的夜色下,主裁判尼爾森手中的那張紅牌,讓這個夜晚的故事變成了英國媒體口中“10頭雄獅和一個傻瓜”的醜劇,在全場觀衆的扼腕嘆息中,貝克漢姆沉默的消失在了球員通道的盡頭。在回顧那段往事時,小貝說:"聖埃蒂安的那個夜晚,球場的鎂光燈照的更清晰了。比賽還在進行,但我卻好像是藉助了拿反的望遠鏡在觀看比賽,一片模糊,只有怒火、挫折、慚愧越發清晰。


對於大衛,那段漫長的灰色的日子隨着1999年的到來而接近尾聲,在宏偉的諾坎普,索爾斯克亞和謝林漢姆最後階段的進球讓落後的曼聯在最後的三分鐘裏獲得重生,也讓笑容重新回到了小貝迷人的面龐。


而後,因爲和恩師弗格森的矛盾,你還是離開了,你的足跡留在了馬德里,你的身影出現在大洋彼岸的陽光下。可當你真正告別的時候,我依舊懷念那張如陽光般美好的笑臉,在此後的很多年裏,我都不曾見過那樣迷人的笑臉,和塞爾赫斯特公園球場那個陽光明媚的八月,就好像從沒有人說過八月什麼話,夏天就過去了,也沒有到秋天。我站在老特拉福德的入口處,望着你來時的路,仍不明白,生活同夢想有着怎樣的牽連。


但我知道,那個少年還在,他只是被時光藏起來了,之所以遲遲沒有歸來,只是因爲,他在等待夏天。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足球情人。接過小貝曼聯七號球衣的那一刻,克里斯蒂亞諾 羅納爾多也就成爲了世界足壇新的足球偶像。


關於克里斯蒂亞諾 羅納爾多,曾經有一段紅色的時光是我們共同鍾愛的色彩,曾經有一些塵封在老特拉福德夢劇場的往事是我們共同的回憶,曾經有一曲青春激昂的樂章是我們共同迴響在耳畔的旋律。對於如煙的紅色往事而言,你終究只是遠行馬德里的遊子,卻始終都是老特拉福德的孩子。那裏有一個走過而立之年的男人青春的記憶,那裏曾經是,也永遠是你的家。


2009年的那個夏天,你還是走了,你去了馬德里,從此那段與紅色有關的記憶結束了,那些如煙的往事也隨風飄散。


而今又已經過去了很多年,每當我站在老特拉福德門口凝望着你,凝望着那張似乎永遠都那樣桀驁不馴的孤傲臉龐,凝望着那早已模糊的紅色7號背影,卻總是莫名的開始懷念那個記憶裏面龐稚嫩的里斯本少年。

那個少年啊,我想告訴你,在未來的某一天你將成爲世界足壇最矚目的巨星,我更想告訴你的是,那些長大的日子並不都如夢想般美好,在人生的旅途上,從某種意義上講,你的命運註定是孤獨的。但我想,在老特拉福德的夜色下,在去往伯納烏的路上,你所想起的卻不應該只有孤單和路長,更有故鄉那波瀾壯闊的大海,和夜空中璀璨如昨的星光。


漸漸地,我已看不清你的背影,卻依然期待着你的歸期,我願意去相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只是我不知道,時光匆匆,曾經的你是否已經後會無期。


5

後會無期的還有那個曾經的自己。最近,我總是懷念那些過去的日子。記得,那是一個冬天,陽光透過只零的樹枝散落在我的臉頰,我騎着車子走在空曠的街上,遠處飄來小柯的歌聲,你聽:“在你我相愛的地方依然有人在唱,依然還是年少無知的感傷。”我把車子靠在路邊停下,把那封寫給你的信投遞到郵筒。


很多年過去了,我記不清我寫了什麼,我只記得在結尾處我告訴你,我的城市下雪了,我很想你,希望你一切安好。

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依依東望,故有遣書。

ansiyu

這是一篇特殊的文章,文章整體源自於我所寫的一封真實的情書,那是2019年春天,我寫給當時遠在杭州出差的她的文字。如有機會,我會把那封情書隱去姓名貼在這篇文章的回覆裏。

文章主體分四段,巴喬部分源自於《與巴喬有關的記憶》;羅納爾多部分源自於《羅尼,初戀》;貝克漢姆部分源自於《你在等待夏天》;C羅部分源自於前不久C羅生日系列文章。

































寫給足球情人的,一封情書

| 虎撲足球

原作者:

翻譯:JRs@

每當回憶1994年的那個夏天,都覺得那時的我還是個孩子,儘管我的個子已經很高。我記得我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和煦的陽光和着清脆的風鈴聲,我趴在窗前,樹影稀疏,遠處傳來了幾聲清脆的蟬鳴,鋪平信紙,提起筆來,給遠方的你寫一封長信,然後我會把信紙連同一張羅伯特 巴喬的明信片塞進信封,讓它訴說我對你的思念。記憶裏,時光悠遠,歲月靜好,窗外面靜悄悄的,沒有一絲的風吹過。


就在那個夏天,那個叫做羅伯特 巴喬的意大利球星用他標誌性的馬尾辮和憂鬱深邃的眼神走進了你我的世界。那是1994年7月16日,盛夏的玫瑰碗體育場,酷熱的陽光下,九萬名觀衆和電視前的我一樣摒住呼吸,等待着一個結局的到來。鏡頭裏,巴喬把足球擺好,他後退,助跑,足球在午後的陽光下劃出一道弧線,一陣驚呼後,足球飛向了看臺。


12碼的一端,巴西門將塔法雷爾動情的跪在草坪上,雙手指天,巴西球員一擁而上。而12碼的另一端,巴喬沉默的站在那裏,他低着頭,憂鬱的眼神裏同樣顯得有些孤單,在那樣的一個蠟染的下午,這個出生於意大利維琴察的一個小鎮的男人,站在世界的邊緣,大力神杯曾經距離他如此的近,但他卻無法觸及。


他聽不清球場內數萬名球迷究竟是在歡呼還是哭泣,他回過頭,默默的走回自己的隊友身邊,當時在隊中的意大利70年世界盃亞軍主力前鋒裏瓦上前緊緊地擁抱着他,藍色的背影連成一片,就像地中海般的藍色,那一幕一幕的過往,就像坐着時光機器,倒流。


曾幾何時,你是意大利的寵兒,當90年意大利世界盃來到的時,整個世界都在爲你的進球而歡呼;你也是斑馬軍團的王子,直到裏皮的到來和皮耶羅的崛起;你也曾被意大利拋棄,小城佈雷西亞是你最後的歸宿。多想回到記憶的原點,把你的故事重新講述。


記憶的原點在,1982年的夏天,那年巴喬15歲,他腳下的足球踢中了那個名叫安德蕾娜的女孩頭上的那隻蘋果,而屬於巴喬的故事卻纔剛剛開始。



四年後,當巴喬剪去他的馬尾辮,世界足壇已經換了模樣,21歲的羅納爾多成爲了新的王者,也成爲了無數球迷新的足球情人。那年,同樣在盛夏的玫瑰碗,你靦腆而青澀的笑容露出可愛的兔牙,站在羅馬裏奧的身邊,和他分享着成爲世界冠軍的喜悅;那年,夜色下的諾坎普,你一路奔跑,瓦倫西亞三名球員只能無奈的看着你衝向球門的背影,那是你奔跑的唯一方向。你還奔跑過孔波斯特拉的防線,留下了外星人的盛名,你把鐘擺過人留在王子公園,你把那極具寫意色彩的撩射留在米蘭,當然還有你傷病,你的淚水,你的時光。你的七戰功成,你的王者歸來,你的歡樂與悲傷。


法蘭西的仲夏夜不滿22歲的你承載了足球王國的關於世界盃的全部的夢想和期盼,那個夏天,不滿22歲的你吸引了人們太多期待和關注的目光,你奔跑着,連攝像機都追不上你的背影,你奔跑着,掠過那個夏天,那個拐彎的夏天。


在幾乎可以觸碰到現實的那一刻,夢想最終還是破滅了,破滅在法蘭西大球場的夜色蒼茫,那個夜晚,隊友依舊把足球交給你,而你卻已經追不上足球的軌跡,巴特茲奮勇的出擊,你們撞在了一起,你痛苦的倒在草枰上,彷彿已經聽不到球場裏球迷的歡呼和吶喊。


蘇珊娜決絕離去的背影帶走了你1998年一整年的快樂和憂傷,和生命裏的每一年一樣,1998年也不可阻擋的成爲了往事。


四年後,當再一次出現在世界盃上的你七戰功成,用八粒進球宣告王者歸來,當你把大力神杯高高的舉過頭頂,當鏡頭裏的你帶着一條曾經幾乎廢掉的傷腿衝刺,破門,奔跑、慶祝、流淚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命運是公平的,命運讓你走向巔峯,命運使你跌落谷底,在煉獄般的痛苦與折磨之後,命運最終爲你折服。


可是,你終究抵不過歲月的侵蝕,9年前的那個情人節,你告別了足球。


再見,羅納爾多,再見,青春,再見是爲了再次相見,我多麼希望能回到1993年夏天的某一個安靜的午後,我多麼希望那個17歲的少年能夠再次坐上開往克魯塞羅俱樂部的班車,我多麼希望我能夠在時光裏遇到這個少年,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聊聊長大的日子,雖然我只是一個陌生人。



同樣迷失在98年仲夏夜的,還有貝克漢姆。記憶裏,塞爾赫斯特公園球場夏日的那記美妙的弧線,和那個洋溢着青春色彩的笑容似乎永遠不會老去。對於老特拉福德的小貝來說,他曾經經歷過一段沐浴在陽光下的日子,92班的光環下,未來的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美好,只是那時他一定不會知道對於一個大男孩來說,幸福有時候很短,而未來的路有時候卻太過漫長。


1998年6月30日,聖埃蒂安的夜色下,主裁判尼爾森手中的那張紅牌,讓這個夜晚的故事變成了英國媒體口中“10頭雄獅和一個傻瓜”的醜劇,在全場觀衆的扼腕嘆息中,貝克漢姆沉默的消失在了球員通道的盡頭。在回顧那段往事時,小貝說:"聖埃蒂安的那個夜晚,球場的鎂光燈照的更清晰了。比賽還在進行,但我卻好像是藉助了拿反的望遠鏡在觀看比賽,一片模糊,只有怒火、挫折、慚愧越發清晰。


對於大衛,那段漫長的灰色的日子隨着1999年的到來而接近尾聲,在宏偉的諾坎普,索爾斯克亞和謝林漢姆最後階段的進球讓落後的曼聯在最後的三分鐘裏獲得重生,也讓笑容重新回到了小貝迷人的面龐。


而後,因爲和恩師弗格森的矛盾,你還是離開了,你的足跡留在了馬德里,你的身影出現在大洋彼岸的陽光下。可當你真正告別的時候,我依舊懷念那張如陽光般美好的笑臉,在此後的很多年裏,我都不曾見過那樣迷人的笑臉,和塞爾赫斯特公園球場那個陽光明媚的八月,就好像從沒有人說過八月什麼話,夏天就過去了,也沒有到秋天。我站在老特拉福德的入口處,望着你來時的路,仍不明白,生活同夢想有着怎樣的牽連。


但我知道,那個少年還在,他只是被時光藏起來了,之所以遲遲沒有歸來,只是因爲,他在等待夏天。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足球情人。接過小貝曼聯七號球衣的那一刻,克里斯蒂亞諾 羅納爾多也就成爲了世界足壇新的足球偶像。


關於克里斯蒂亞諾 羅納爾多,曾經有一段紅色的時光是我們共同鍾愛的色彩,曾經有一些塵封在老特拉福德夢劇場的往事是我們共同的回憶,曾經有一曲青春激昂的樂章是我們共同迴響在耳畔的旋律。對於如煙的紅色往事而言,你終究只是遠行馬德里的遊子,卻始終都是老特拉福德的孩子。那裏有一個走過而立之年的男人青春的記憶,那裏曾經是,也永遠是你的家。


2009年的那個夏天,你還是走了,你去了馬德里,從此那段與紅色有關的記憶結束了,那些如煙的往事也隨風飄散。


而今又已經過去了很多年,每當我站在老特拉福德門口凝望着你,凝望着那張似乎永遠都那樣桀驁不馴的孤傲臉龐,凝望着那早已模糊的紅色7號背影,卻總是莫名的開始懷念那個記憶裏面龐稚嫩的里斯本少年。

那個少年啊,我想告訴你,在未來的某一天你將成爲世界足壇最矚目的巨星,我更想告訴你的是,那些長大的日子並不都如夢想般美好,在人生的旅途上,從某種意義上講,你的命運註定是孤獨的。但我想,在老特拉福德的夜色下,在去往伯納烏的路上,你所想起的卻不應該只有孤單和路長,更有故鄉那波瀾壯闊的大海,和夜空中璀璨如昨的星光。


漸漸地,我已看不清你的背影,卻依然期待着你的歸期,我願意去相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只是我不知道,時光匆匆,曾經的你是否已經後會無期。


5

後會無期的還有那個曾經的自己。最近,我總是懷念那些過去的日子。記得,那是一個冬天,陽光透過只零的樹枝散落在我的臉頰,我騎着車子走在空曠的街上,遠處飄來小柯的歌聲,你聽:“在你我相愛的地方依然有人在唱,依然還是年少無知的感傷。”我把車子靠在路邊停下,把那封寫給你的信投遞到郵筒。


很多年過去了,我記不清我寫了什麼,我只記得在結尾處我告訴你,我的城市下雪了,我很想你,希望你一切安好。

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依依東望,故有遣書。

ansiyu

這是一篇特殊的文章,文章整體源自於我所寫的一封真實的情書,那是2019年春天,我寫給當時遠在杭州出差的她的文字。如有機會,我會把那封情書隱去姓名貼在這篇文章的回覆裏。

文章主體分四段,巴喬部分源自於《與巴喬有關的記憶》;羅納爾多部分源自於《羅尼,初戀》;貝克漢姆部分源自於《你在等待夏天》;C羅部分源自於前不久C羅生日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