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也瘋狂:在家播網課,我比直播軟件崩潰得還快

| 騰訊創業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騰訊創業”選擇關注公衆號

創投圈大小事,你都能盡在掌握


騰訊創業| ID:qqchuangye


正如上班族對寫字樓的渴望,這些被屏幕分隔的師生們也在期待回到教室的那一天。


本文來源“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騰訊創業經授權後轉載。

作者 /王明雅 鄭以安

編輯 / 江嶽


不正常的生活還在繼續着。


當全國人民都被關在家裏,整個社會陷入停滯。但總有一些河流,是無法停滯流淌的,比如上學。


隨着教育部下發“停課不停學”的通知,線上直播教學成爲老師和學生連接的紐帶。年輕的老師說,沒什麼比家長在旁邊看直播更尷尬的事了,老教師則哭笑不得,QQ和B站裏那些孩子們常用的功能都得從頭摸索,教學時看着屏幕上飄過的彈幕還常分心。


直播網絡延遲,卡頓、沒聲音,意外狀況總是頻發,學生們吐槽假期也逃不過打卡交作業的命運之時,大概沒有想到,鏡頭那邊的老師們,也是一肚子苦水。


更何況,很多老師本身也是媽媽,自己當主播的同時,還要照顧孩子,搞定他們的直播上課。


正如上班族對寫字樓的渴望,這些被屏幕分隔的師生們也在期待回到教室的那一天。一位被直播折磨的高三孩子直接告訴她的英語老師:我想念學校,請早點開學!


_
_

1

_
_

校長進了我的直播間,還給我點了個贊

王老師 初中數學 座標河南


作爲一個經常和學生說“666”的接地氣的年輕老師,我的直播是在尷尬和恐懼中度過的(笑)


我是鄭州一名初中數學老師,現在在帶初三畢業班。大年初一上午接到學校通知,因爲疫情,原定於初七開學計劃推遲。當天下午,校領導和老師們又召開了電話會議,決定實施線上教學,初七正式上課。


我是有些猶豫的。


一則我們畢業班接近大年三十才放假,也說好了一個星期後就開學,所以很多同學課本、學習資料都沒帶回家,包括很多老師也是。二則,我總覺得,線上上課,感覺自己跟個主播似的,學生能好好聽嗎?手裏捧個手機,還能好好上課嗎?這些都是問題。


教材的問題倒是好解決。很多資料都有電子版,教輔書也有配套課件,我對PPT內容作一下修改,就可以直接用了。


我們用的釘釘APP,包括直播、統計信息、打卡等功能都可以在這一個軟件上完成。這個是學校所在的區教育局要求使用的,上面還專門派了人給老師培訓使用方法。學生那邊基本都是自己操作,沒什麼障礙,所以總體使用過程還是順利的。


不順利的是課堂效果。


通常情況是老師一個人開着視頻尬聊,如果想互動的話,需要使用連麥功能,一次連一個學生,這種就是喊學生回答問題的時候用。


不過我的學生很少有願意回答的,大家都願意直接在聊天版上敲答案,也導致後面很多同學複製粘貼的情況。站在老師的角度,完全沒辦法衡量學生的學習效果。


其實這些還好,是直播上課能預料到的,我最尷尬的是家長在旁邊看着。我是個喜歡跟學生打成一片的老師,自己也比較活潑,經常在上課時說些網絡用語啊之類,不正式但大家很喜歡。


在教室裏還好,改到線上,通常都是家長和孩子一起聽,就有點奇怪了。我會特意剋制自己不要“放飛”,不過有時候還是會露餡兒。


校長巡邏也讓我覺得很痛苦。


疫情期間,校長也沒啥事,他就加入了學校各個班級的釘釘羣,我這個班級還是重點班,經常能得到校長的蒞臨指導。譬如有時侯正上着課,界面上就突然顯示“XX(校長)來觀看你直播了”,“XX(校長)給你點讚了”。


我哭笑不得。


_
_

2

_
_

四十多歲的我,開始學習用QQ、B站

吳老師 高中生物老師 座標湖南


作爲一名生物老師,在1月20號得知新型冠狀病毒可以人傳人的消息後,我就知道這將是一個轉折點,一場嚴重的疫情就要到來了。好在那時候,學校已經放寒假一週多了,學生基本已離開了學校。


不可避免地,隨着開學時間推遲,學校發起了線上教學計劃。說實話,線上直播教學對於年輕老師來說,沒有什麼操作難度,他們應該接觸也多一些,但是對於四十多歲的我來說,有不低的挑戰性。


其實我在放假前已經錄製了寒假作業的講解材料,足夠學生消化一段時間,但直播上課還是避免不了。


我們嘗試了QQ和B站兩種方式。


昨天,我用QQ第一次嘗試了直播講課,真的很緊張。首先是沒有經驗,再者,也有不少突發狀況,比如有的學生聽不到聲音,網絡有時候也很卡,聲音斷斷續續,圖片都不能正常顯示。有學生反饋說,好不容易擠進了直播間,只聽到了一句“同學們,下課了!”



因爲上課效率低,我課後必須再整理出一份學習要點,用Word文檔傳給他們。


互動就更難了,因爲網太卡,用不了視頻,看不到學生的實時情況,我很容易分心,看着學生的留言和彈幕,自己講到哪裏都不知道。可以說,學生苦,老師更苦。


我們這些老師現在都在羣裏互相交流學習,很多QQ、B站的功能,我都是纔開始學。現在,我手邊一臺電腦,兩部手機同時工作,很是忙碌。


儘管如此,我對直播教學的未來前景還是很看好的,因爲原來我只能同時教一個班,60個學生,現在直播的話,其實教給成千上萬人都沒關係。


雖然效果不如線下,但一定程度上,這種方式可以緩解地區教育資源不均衡的問題,我相信,技術的進步也一定可以解決現有問題的。


_
_

3

_
_

一場十八線女主播的教學之旅

蘇老師 高中英語老師 座標長沙


因爲這場肺炎疫情,教育部在宣佈推遲開學後不久,又出臺了新指令“停課不停學”。我本來以爲這個意思是,讓學生在家利用網絡平臺聽免費課程,於是不以爲意。直到大年初六,我接到學校確切通知,要求高三從初十開始正式線上上課。What?線上直播課?


教師羣體一般不是走在時代最前列的一類人,所以在接到通知後的幾天時間裏,我們的工作羣炸開了鍋。


怎麼直播?用啥播?播些啥?有信息技術老師在羣內安利直播軟件,評測軟件的優劣,還上傳了視頻講解詳細使用步驟,不過依然解決不了身爲一名文科老師的我的憂慮。


好在經過N次測試以及一次失敗的直播之後,我終於成功上了一次直播課。因爲不想洗頭,我直接關掉了攝像頭,一邊語音講解,一般翻頁PPT。學生則在消息區提問交流。他們的頭像是系統分配的虛擬頭像,我面前的屏幕上可以看到直播間的觀衆數和學生實時更新的留言。



說實話,我突然有了一種成爲十八線(沒有名氣的)女主播的感覺。


課後,學生們對這個新奇的上課形式也有點興奮,還象徵性地在班級微信羣裏給我刷“禮物”,滿屏都是遊艇和火箭,挺好玩的。


不過,十八線女主播的我還是高興地太早了。


直播上課之外,接下來的工作安排足以體現科技對社畜的征服。在家上班的老師們逃過了早晚自習的上課鈴聲,但是沒逃過釘釘打卡的摧殘。看作業打卡,微信羣打卡。


學生們也沒能逃過,早七晚十準點打卡,否則計入平時的遲到早退裏。


線上看作業讓我頭暈眼花,學生拍照上傳的作業用手機屏幕看相當費眼,更別說一篇篇字跡潦草的低像素作文。一週下來,我早已心力交瘁。學生們也沒好到哪裏去,直播間的消息板上,有學生留言:看屏幕看得我眼睛疼,我想念學校,請早點開學。


_
_

4

_
_

線上開家長會之前,我練習了好幾遍

於老師 教培機構數學老師 座標北京


我在北京一所知名的教培機構工作,教小學數學。


疫情對我的工作影響還是挺大的,比如按照往年的計劃,這時候我應該回北京了,但是目前還困在老家。


大約是在寒假開課前一週,我正式接到校區的通知,要老師及時告知家長,後續將採取在線教學的模式。其實年前已經有很多同學戴着口罩來上課了,我們校區也是在每個孩子進門之前都量一下體溫,看看孩子身體狀況怎麼樣,保證安全。年後的形勢愈發嚴峻,教學方式改變也算意料之中。


我之前沒用過直播模式,接到通知後第一反應就是要採購設備了。比如要換一下筆記本電腦啊,買聲卡啊,手寫板啊,還是挺緊張的。幸好公司有考慮到我們的剛性需求,專門拉了羣處理採購,也邀請了技術老師解答直播軟件使用問題。


我的直播課程將從今天正式開始,每天四節。不過上週日早上,我們已經開了線上家長會,主要是給家長講講直播工具的使用方法和流程,希望得到家長的幫助配合吧。再者,也需要和他們同步接下來的學習內容。


我們是有公司自己研發的直播系統的,我這邊登陸授課端進行操作,直播當中,家長可以看到我,但是我看不到他們。我們可以通過屏幕上旁邊的聊天區交流。


那場家長會直播持續了半個小時,說實話,我還是很緊張的,就這半個小時,我提前一天自己在家練習了好幾遍。


幸好我們的家長都還比較配合。我在說的過程中沒法感受到他們的反應,於是告訴他們,如果聽明白的話,可以敲“是”,沒聽懂敲“否”,剛說完,聊天區嘩嘩地刷了一屏“是”,覺着特有意思。


馬上就正式上課了,我的班級規模不算大,感覺還是可以照顧到每個孩子的,現在心裏充滿了對未知的期待。


_
_

5

_
_

直播教學,留守兒童們觸不可及的夢

朱老師 小學語文老師 座標江蘇


其實我知道已經有很多學校在做線上教學直播,我們市裏好一些的學校也已經開始了,但是對於我們學校來說,這是不太現實的。


我在江蘇某鎮小學教一年級語文,我們這裏很多孩子是留守兒童,家長經年累月不回家,條件大多有限,比如沒有電腦等等。


說實話,其中還有很多90後家長,他們也懶得管孩子,基本不願意花時間陪孩子上直播課。


老師端也有不少苦衷。一方面,我的同事基本都是當地人,家裏有一兩個孩子很正常,上課時間是固定的,會不可避免地碰上孩子和父母時間衝突,家長作爲老師要用電腦上課,孩子是學生,要用電腦聽課,也是一個矛盾事。


我們採取的措施是“自主學習”,也就是看網課。


學生可以通過我們市裏給到的幾個學習平臺,利用網絡資源自主學習,老師在班級微信羣答疑解惑。除卻週六週日,我們每天也會發到班級羣一個文檔,裏面有部分學習內容,建議家長有條件的打印下來,沒條件的直接用手機或電腦看。同時,要求家長把小朋友讀書、做作業的照片拍給老師,書面作業的話開學統一收。


我是班主任,說實話,我的精力也照顧不到每個孩子的學習情況。目前,我每天的工作都被表格淹沒,班裏52個小朋友,每天需要詢問他們的健康情況,比如身體有什麼症狀,體溫,今天有沒有做運動,做了什麼運動種種,彙集成一個統計表格。還有家長不清楚怎麼寫的,則要單獨一個一個去指導。


總之,四個字概括我的吐槽:一言難盡。


_
_

6

_
_

上課前,我會和同事互相演練

殷老師 教培機構英語老師 座標天津


我在天津一家教培機構工作,是一名英語老師。


1月21日,網上涌現了鋪天蓋地的新型冠狀病毒新聞,我急忙給自己的學生髮了短信,提醒他們少出門,出門一定要戴上口罩。與此同時,也和家長取得了聯繫,通知他們一起做好防護工作。


隨着疫情越來越嚴重,公司也要求暫停線下教學,開始用直播的方式上課。


我用的是QQ分享屏幕,加上seewo白板和captura錄屏,畫質和時延基本沒有毛病。


正式開始之前,公司專門培訓了使用方法。每次直播前,我都會早早調好設備,確保完全沒有問題。另外,我還會和同事互相演練。得益於這些準備工作,我的直播還算順利。


不過,和大多老師一樣,我的煩惱也是課堂反饋問題。


在線下課堂,我可以通過學生一個表情判斷出他是否掌握了知識點,進而調整教學方法,但是在線上,我看不到他們的臉,如果他們不說,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掌握沒有,這導致我心裏很沒底。


其實在我的班級裏,選擇直播上課的孩子還是挺少的,大部分都沒上,主要原因是一些基礎好的孩子,年前一直在參與線下補習,年後確實可以放一放,沒必要上課。再者,一些學校也都開始上直播課,孩子沒有那麼多精力,所以也會放棄我這邊的課。


當然,還有一些家長也會因爲擔心教學質量,所以選擇不上。


我覺得直播教學無所謂好壞吧,所謂存在即合理,每個孩子需求不同,家長考慮的問題也不同。比如有些孩子基礎好,線上線下都行得通,有的孩子對學習沒啥興趣,那線下教學確實更適合一些,還是因人而異。


_
_

7

_
_

直播形式受限,十分擔心影響教學進度

郭老師 高三化學老師 座標唐山


聽說老師要給學生線上直播教課時,我的第一反應也是:馬上要當主播了。


我們學校用的是智學網口袋課堂,操作相對簡單,歲數比較大的老師也能快速上手,學校也提前給大家做了相關培訓,所以基本不存在不會用的問題。


學校沒有強制規定老師在哪裏上課,可以選擇去學校,也可以選擇在家裏,去學校的好處是可以用白板做板書,在家則沒有這些設備,也來不及採購,所以我都是自己做PPT課件。


其他方面,其實線上上課與在學校也沒什麼區別,比如都是一節課40分鐘,課間休息10分鐘,嚴格按照課程表來上,都是正常進行。


不過,老師也多了一些客觀壓力,因爲直播上課時是看不到學生的,和他們交流僅限於文字,對知識掌控的情況反饋相對差一些。


我帶的是高三化學,會比較擔心教學進度,學生的成績受到影響。但是對於學習主動性比較強的孩子來說,這些問題應該也不存在。


另外,直播過程中還可以與學生連麥,比如可以指定學生回答,也可以學生自己舉手回答,都通過連麥的方式實現,比較新奇有趣。


現在全國的疫情比較嚴重,各地也都在採取這種直播上課的模式,對學生而言也是一種好事,不會因爲長時間假期耽誤了學習,可以鞏固知識。但是也因爲大家都做直播教學,網絡平臺壓力很大,導致很多直播學生登陸不進去的情況,我覺得這是平臺亟待解決的。


END


你身邊有正在上網課的人嗎?他們的反響如何?


歡迎評論區留言,與大家分享。

































老師也瘋狂:在家播網課,我比直播軟件崩潰得還快

| 騰訊創業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騰訊創業”選擇關注公衆號

創投圈大小事,你都能盡在掌握


騰訊創業| ID:qqchuangye


正如上班族對寫字樓的渴望,這些被屏幕分隔的師生們也在期待回到教室的那一天。


本文來源“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騰訊創業經授權後轉載。

作者 /王明雅 鄭以安

編輯 / 江嶽


不正常的生活還在繼續着。


當全國人民都被關在家裏,整個社會陷入停滯。但總有一些河流,是無法停滯流淌的,比如上學。


隨着教育部下發“停課不停學”的通知,線上直播教學成爲老師和學生連接的紐帶。年輕的老師說,沒什麼比家長在旁邊看直播更尷尬的事了,老教師則哭笑不得,QQ和B站裏那些孩子們常用的功能都得從頭摸索,教學時看着屏幕上飄過的彈幕還常分心。


直播網絡延遲,卡頓、沒聲音,意外狀況總是頻發,學生們吐槽假期也逃不過打卡交作業的命運之時,大概沒有想到,鏡頭那邊的老師們,也是一肚子苦水。


更何況,很多老師本身也是媽媽,自己當主播的同時,還要照顧孩子,搞定他們的直播上課。


正如上班族對寫字樓的渴望,這些被屏幕分隔的師生們也在期待回到教室的那一天。一位被直播折磨的高三孩子直接告訴她的英語老師:我想念學校,請早點開學!


_
_

1

_
_

校長進了我的直播間,還給我點了個贊

王老師 初中數學 座標河南


作爲一個經常和學生說“666”的接地氣的年輕老師,我的直播是在尷尬和恐懼中度過的(笑)


我是鄭州一名初中數學老師,現在在帶初三畢業班。大年初一上午接到學校通知,因爲疫情,原定於初七開學計劃推遲。當天下午,校領導和老師們又召開了電話會議,決定實施線上教學,初七正式上課。


我是有些猶豫的。


一則我們畢業班接近大年三十才放假,也說好了一個星期後就開學,所以很多同學課本、學習資料都沒帶回家,包括很多老師也是。二則,我總覺得,線上上課,感覺自己跟個主播似的,學生能好好聽嗎?手裏捧個手機,還能好好上課嗎?這些都是問題。


教材的問題倒是好解決。很多資料都有電子版,教輔書也有配套課件,我對PPT內容作一下修改,就可以直接用了。


我們用的釘釘APP,包括直播、統計信息、打卡等功能都可以在這一個軟件上完成。這個是學校所在的區教育局要求使用的,上面還專門派了人給老師培訓使用方法。學生那邊基本都是自己操作,沒什麼障礙,所以總體使用過程還是順利的。


不順利的是課堂效果。


通常情況是老師一個人開着視頻尬聊,如果想互動的話,需要使用連麥功能,一次連一個學生,這種就是喊學生回答問題的時候用。


不過我的學生很少有願意回答的,大家都願意直接在聊天版上敲答案,也導致後面很多同學複製粘貼的情況。站在老師的角度,完全沒辦法衡量學生的學習效果。


其實這些還好,是直播上課能預料到的,我最尷尬的是家長在旁邊看着。我是個喜歡跟學生打成一片的老師,自己也比較活潑,經常在上課時說些網絡用語啊之類,不正式但大家很喜歡。


在教室裏還好,改到線上,通常都是家長和孩子一起聽,就有點奇怪了。我會特意剋制自己不要“放飛”,不過有時候還是會露餡兒。


校長巡邏也讓我覺得很痛苦。


疫情期間,校長也沒啥事,他就加入了學校各個班級的釘釘羣,我這個班級還是重點班,經常能得到校長的蒞臨指導。譬如有時侯正上着課,界面上就突然顯示“XX(校長)來觀看你直播了”,“XX(校長)給你點讚了”。


我哭笑不得。


_
_

2

_
_

四十多歲的我,開始學習用QQ、B站

吳老師 高中生物老師 座標湖南


作爲一名生物老師,在1月20號得知新型冠狀病毒可以人傳人的消息後,我就知道這將是一個轉折點,一場嚴重的疫情就要到來了。好在那時候,學校已經放寒假一週多了,學生基本已離開了學校。


不可避免地,隨着開學時間推遲,學校發起了線上教學計劃。說實話,線上直播教學對於年輕老師來說,沒有什麼操作難度,他們應該接觸也多一些,但是對於四十多歲的我來說,有不低的挑戰性。


其實我在放假前已經錄製了寒假作業的講解材料,足夠學生消化一段時間,但直播上課還是避免不了。


我們嘗試了QQ和B站兩種方式。


昨天,我用QQ第一次嘗試了直播講課,真的很緊張。首先是沒有經驗,再者,也有不少突發狀況,比如有的學生聽不到聲音,網絡有時候也很卡,聲音斷斷續續,圖片都不能正常顯示。有學生反饋說,好不容易擠進了直播間,只聽到了一句“同學們,下課了!”



因爲上課效率低,我課後必須再整理出一份學習要點,用Word文檔傳給他們。


互動就更難了,因爲網太卡,用不了視頻,看不到學生的實時情況,我很容易分心,看着學生的留言和彈幕,自己講到哪裏都不知道。可以說,學生苦,老師更苦。


我們這些老師現在都在羣裏互相交流學習,很多QQ、B站的功能,我都是纔開始學。現在,我手邊一臺電腦,兩部手機同時工作,很是忙碌。


儘管如此,我對直播教學的未來前景還是很看好的,因爲原來我只能同時教一個班,60個學生,現在直播的話,其實教給成千上萬人都沒關係。


雖然效果不如線下,但一定程度上,這種方式可以緩解地區教育資源不均衡的問題,我相信,技術的進步也一定可以解決現有問題的。


_
_

3

_
_

一場十八線女主播的教學之旅

蘇老師 高中英語老師 座標長沙


因爲這場肺炎疫情,教育部在宣佈推遲開學後不久,又出臺了新指令“停課不停學”。我本來以爲這個意思是,讓學生在家利用網絡平臺聽免費課程,於是不以爲意。直到大年初六,我接到學校確切通知,要求高三從初十開始正式線上上課。What?線上直播課?


教師羣體一般不是走在時代最前列的一類人,所以在接到通知後的幾天時間裏,我們的工作羣炸開了鍋。


怎麼直播?用啥播?播些啥?有信息技術老師在羣內安利直播軟件,評測軟件的優劣,還上傳了視頻講解詳細使用步驟,不過依然解決不了身爲一名文科老師的我的憂慮。


好在經過N次測試以及一次失敗的直播之後,我終於成功上了一次直播課。因爲不想洗頭,我直接關掉了攝像頭,一邊語音講解,一般翻頁PPT。學生則在消息區提問交流。他們的頭像是系統分配的虛擬頭像,我面前的屏幕上可以看到直播間的觀衆數和學生實時更新的留言。



說實話,我突然有了一種成爲十八線(沒有名氣的)女主播的感覺。


課後,學生們對這個新奇的上課形式也有點興奮,還象徵性地在班級微信羣裏給我刷“禮物”,滿屏都是遊艇和火箭,挺好玩的。


不過,十八線女主播的我還是高興地太早了。


直播上課之外,接下來的工作安排足以體現科技對社畜的征服。在家上班的老師們逃過了早晚自習的上課鈴聲,但是沒逃過釘釘打卡的摧殘。看作業打卡,微信羣打卡。


學生們也沒能逃過,早七晚十準點打卡,否則計入平時的遲到早退裏。


線上看作業讓我頭暈眼花,學生拍照上傳的作業用手機屏幕看相當費眼,更別說一篇篇字跡潦草的低像素作文。一週下來,我早已心力交瘁。學生們也沒好到哪裏去,直播間的消息板上,有學生留言:看屏幕看得我眼睛疼,我想念學校,請早點開學。


_
_

4

_
_

線上開家長會之前,我練習了好幾遍

於老師 教培機構數學老師 座標北京


我在北京一所知名的教培機構工作,教小學數學。


疫情對我的工作影響還是挺大的,比如按照往年的計劃,這時候我應該回北京了,但是目前還困在老家。


大約是在寒假開課前一週,我正式接到校區的通知,要老師及時告知家長,後續將採取在線教學的模式。其實年前已經有很多同學戴着口罩來上課了,我們校區也是在每個孩子進門之前都量一下體溫,看看孩子身體狀況怎麼樣,保證安全。年後的形勢愈發嚴峻,教學方式改變也算意料之中。


我之前沒用過直播模式,接到通知後第一反應就是要採購設備了。比如要換一下筆記本電腦啊,買聲卡啊,手寫板啊,還是挺緊張的。幸好公司有考慮到我們的剛性需求,專門拉了羣處理採購,也邀請了技術老師解答直播軟件使用問題。


我的直播課程將從今天正式開始,每天四節。不過上週日早上,我們已經開了線上家長會,主要是給家長講講直播工具的使用方法和流程,希望得到家長的幫助配合吧。再者,也需要和他們同步接下來的學習內容。


我們是有公司自己研發的直播系統的,我這邊登陸授課端進行操作,直播當中,家長可以看到我,但是我看不到他們。我們可以通過屏幕上旁邊的聊天區交流。


那場家長會直播持續了半個小時,說實話,我還是很緊張的,就這半個小時,我提前一天自己在家練習了好幾遍。


幸好我們的家長都還比較配合。我在說的過程中沒法感受到他們的反應,於是告訴他們,如果聽明白的話,可以敲“是”,沒聽懂敲“否”,剛說完,聊天區嘩嘩地刷了一屏“是”,覺着特有意思。


馬上就正式上課了,我的班級規模不算大,感覺還是可以照顧到每個孩子的,現在心裏充滿了對未知的期待。


_
_

5

_
_

直播教學,留守兒童們觸不可及的夢

朱老師 小學語文老師 座標江蘇


其實我知道已經有很多學校在做線上教學直播,我們市裏好一些的學校也已經開始了,但是對於我們學校來說,這是不太現實的。


我在江蘇某鎮小學教一年級語文,我們這裏很多孩子是留守兒童,家長經年累月不回家,條件大多有限,比如沒有電腦等等。


說實話,其中還有很多90後家長,他們也懶得管孩子,基本不願意花時間陪孩子上直播課。


老師端也有不少苦衷。一方面,我的同事基本都是當地人,家裏有一兩個孩子很正常,上課時間是固定的,會不可避免地碰上孩子和父母時間衝突,家長作爲老師要用電腦上課,孩子是學生,要用電腦聽課,也是一個矛盾事。


我們採取的措施是“自主學習”,也就是看網課。


學生可以通過我們市裏給到的幾個學習平臺,利用網絡資源自主學習,老師在班級微信羣答疑解惑。除卻週六週日,我們每天也會發到班級羣一個文檔,裏面有部分學習內容,建議家長有條件的打印下來,沒條件的直接用手機或電腦看。同時,要求家長把小朋友讀書、做作業的照片拍給老師,書面作業的話開學統一收。


我是班主任,說實話,我的精力也照顧不到每個孩子的學習情況。目前,我每天的工作都被表格淹沒,班裏52個小朋友,每天需要詢問他們的健康情況,比如身體有什麼症狀,體溫,今天有沒有做運動,做了什麼運動種種,彙集成一個統計表格。還有家長不清楚怎麼寫的,則要單獨一個一個去指導。


總之,四個字概括我的吐槽:一言難盡。


_
_

6

_
_

上課前,我會和同事互相演練

殷老師 教培機構英語老師 座標天津


我在天津一家教培機構工作,是一名英語老師。


1月21日,網上涌現了鋪天蓋地的新型冠狀病毒新聞,我急忙給自己的學生髮了短信,提醒他們少出門,出門一定要戴上口罩。與此同時,也和家長取得了聯繫,通知他們一起做好防護工作。


隨着疫情越來越嚴重,公司也要求暫停線下教學,開始用直播的方式上課。


我用的是QQ分享屏幕,加上seewo白板和captura錄屏,畫質和時延基本沒有毛病。


正式開始之前,公司專門培訓了使用方法。每次直播前,我都會早早調好設備,確保完全沒有問題。另外,我還會和同事互相演練。得益於這些準備工作,我的直播還算順利。


不過,和大多老師一樣,我的煩惱也是課堂反饋問題。


在線下課堂,我可以通過學生一個表情判斷出他是否掌握了知識點,進而調整教學方法,但是在線上,我看不到他們的臉,如果他們不說,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掌握沒有,這導致我心裏很沒底。


其實在我的班級裏,選擇直播上課的孩子還是挺少的,大部分都沒上,主要原因是一些基礎好的孩子,年前一直在參與線下補習,年後確實可以放一放,沒必要上課。再者,一些學校也都開始上直播課,孩子沒有那麼多精力,所以也會放棄我這邊的課。


當然,還有一些家長也會因爲擔心教學質量,所以選擇不上。


我覺得直播教學無所謂好壞吧,所謂存在即合理,每個孩子需求不同,家長考慮的問題也不同。比如有些孩子基礎好,線上線下都行得通,有的孩子對學習沒啥興趣,那線下教學確實更適合一些,還是因人而異。


_
_

7

_
_

直播形式受限,十分擔心影響教學進度

郭老師 高三化學老師 座標唐山


聽說老師要給學生線上直播教課時,我的第一反應也是:馬上要當主播了。


我們學校用的是智學網口袋課堂,操作相對簡單,歲數比較大的老師也能快速上手,學校也提前給大家做了相關培訓,所以基本不存在不會用的問題。


學校沒有強制規定老師在哪裏上課,可以選擇去學校,也可以選擇在家裏,去學校的好處是可以用白板做板書,在家則沒有這些設備,也來不及採購,所以我都是自己做PPT課件。


其他方面,其實線上上課與在學校也沒什麼區別,比如都是一節課40分鐘,課間休息10分鐘,嚴格按照課程表來上,都是正常進行。


不過,老師也多了一些客觀壓力,因爲直播上課時是看不到學生的,和他們交流僅限於文字,對知識掌控的情況反饋相對差一些。


我帶的是高三化學,會比較擔心教學進度,學生的成績受到影響。但是對於學習主動性比較強的孩子來說,這些問題應該也不存在。


另外,直播過程中還可以與學生連麥,比如可以指定學生回答,也可以學生自己舉手回答,都通過連麥的方式實現,比較新奇有趣。


現在全國的疫情比較嚴重,各地也都在採取這種直播上課的模式,對學生而言也是一種好事,不會因爲長時間假期耽誤了學習,可以鞏固知識。但是也因爲大家都做直播教學,網絡平臺壓力很大,導致很多直播學生登陸不進去的情況,我覺得這是平臺亟待解決的。


END


你身邊有正在上網課的人嗎?他們的反響如何?


歡迎評論區留言,與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