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治癒患者,來信了!

| 人民網

近日,內蒙古自治區二連浩特市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後,寫了一封感謝信。信中,除了對自治區各級領導和醫務人員表達她深深的感激之情外,還講述了她從恐慌畏懼,到堅持堅強,再到治癒後喜悅的心路歷程,言辭肯切,心緒激盪,讓我們看到了非常時期一位治癒者的深情表白。


感謝信全文如下:


內蒙古自治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的各級領導和關心照顧我的好人們:


今天是2020年2月6日,也是我來內蒙古二連浩特的第15天。從抵達病房,再從疑似-確診-康復-出院,從情緒失落到幾近崩潰,到有些捨不得這裏的醫護人員……


回頭看看過去的15天,若不是當地重視此次疫情,可能我們就會直接出境,那後果不堪設想……


還記得1月22日那天晚上,大約八點半的時候,我們乘坐的K3次列車停靠在二連站,海關人員上來檢查時發現我們的護照簽發地是湖北,然後就給我們做思想工作,希望我們配合下車做檢查,其實我們當時是不太願意的,因爲後面的行程我們已全部訂好,準備從伊爾庫茲克到莫斯科、捷裏,最後到聖彼得堡,全部行程20天。但是他們說得那麼懇切,也是真的爲了我們和列車上旅客的安全考慮,因此,我們就下了車。在(抵達)醫院的第1晚,做完CT之後,醫院領導和醫生就馬上告知我說CT片可能有些問題,需要留下來做進一步檢查,他們會馬上爲我準備病房對我進行醫學隔離。到了第2天,臨近晚上的時候,我就有了發熱體徵,後來核酸檢測結果出來了,呈陽性,這個事實我一時有些接受不了,因爲我當時沒有什麼症狀,不想被留在這裏。與父母、男友通話之後,家人給出的建議歸納爲兩個字“配合”。27日夜裏十點半,醫生給我送來了一瓶名叫“克力芝”的藥,他們囑咐我馬上吃,拿到後我立馬上網翻閱資料,才知道這瓶藥是當下最緊缺的!握着這表面冰涼但卻充滿溫暖的藥瓶,我不爭氣地掉下了眼淚……


我知道,在這背後隱藏着、也寄託着許多期盼,我無疑是這場災難中最幸運的!看着醫院領導這麼關心我,醫護人員這麼照顧我,還有各級領導及專家對我的關懷,我也在不斷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盡全力配合專家及醫院給出的治療方案,身體一旦有反應或者不適,我都會按要求立即報告,他們也及時爲我調整方案。專家也是隔一天就跟我視頻一次,就這樣,漸漸地,我的病情得到了及時有效的控制!


疫情來勢兇猛,打破了原來濃濃的年味。而這個春節卻是我最難忘的,大年三十一早,醫護人員的一句“新年快樂!”,三十晚上的一頓餃子,晚餐袋子裏那張小紙條上的“節日快樂”,還有我隨口說出的愛喝牛奶,愛吃麪包,即便是在夜裏,醫護人員也都給我送來了……


他們真的是無微不至。爲了讓我心情放鬆,情緒穩定,他們幾乎每天下午都和我視頻,開導我,幫我解壓。他們還會讓其他的醫務人員與我互動,甚至唱歌給我聽,也經常“空投”一些當地的特產到我的牀前,讓我對每一天都充滿期待,看到了回家的希望!爲了讓我多吃飯,好好吃飯,他們也是費盡心思,竭盡全力照顧我的口味、喜好,去搭配每日餐食。漸漸地……在我心裏已把他們當做自己在內蒙古的親人了。


最後最最要感謝的,還是親臨醫院探望我的自治區及盟市各級領導,若不是你們如此重視此次疫情,指揮調度有力,把全區的疫情防控抓得這麼好,我有可能就不會被留在國門內。如果說當時不把我勸說留下,我也不會及早發現自己染上這個病毒,如果說我在出去後在國外發病,可能還會被遣返,被遣返路上會發生什麼就難說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得到如此好的救治和照顧,可以說,是你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此時我想起那句網絡名言:“真的沒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在幫你負重前行!”希望各級領導及專家、醫護人員接受我這份由衷的敬意和謝意,讓我向在此期間關心照顧我的所有人深深地鞠上一躬,說一聲:感謝你們,辛苦了!我會永遠永遠記得你們,記得有着純樸民風和古道熱腸的內蒙古邊境口岸城市,記得從這裏涌出的人間大愛,大國擔當!


此致敬禮。


二連浩特患者


2020年2月6日



大家都在看


“一”起上!到火線去!

盡銳出戰!北京六大醫院整建制接管這一重症病區

餐飲業“扛不住了”?自救大法、“暖企行動”瞭解一下…


責編:翟巧紅|編輯:田曉麗


來源:人民網-內蒙古頻道 記者:白建平

喜歡本文,請點這裏































這位治癒患者,來信了!

| 人民網

近日,內蒙古自治區二連浩特市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後,寫了一封感謝信。信中,除了對自治區各級領導和醫務人員表達她深深的感激之情外,還講述了她從恐慌畏懼,到堅持堅強,再到治癒後喜悅的心路歷程,言辭肯切,心緒激盪,讓我們看到了非常時期一位治癒者的深情表白。


感謝信全文如下:


內蒙古自治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的各級領導和關心照顧我的好人們:


今天是2020年2月6日,也是我來內蒙古二連浩特的第15天。從抵達病房,再從疑似-確診-康復-出院,從情緒失落到幾近崩潰,到有些捨不得這裏的醫護人員……


回頭看看過去的15天,若不是當地重視此次疫情,可能我們就會直接出境,那後果不堪設想……


還記得1月22日那天晚上,大約八點半的時候,我們乘坐的K3次列車停靠在二連站,海關人員上來檢查時發現我們的護照簽發地是湖北,然後就給我們做思想工作,希望我們配合下車做檢查,其實我們當時是不太願意的,因爲後面的行程我們已全部訂好,準備從伊爾庫茲克到莫斯科、捷裏,最後到聖彼得堡,全部行程20天。但是他們說得那麼懇切,也是真的爲了我們和列車上旅客的安全考慮,因此,我們就下了車。在(抵達)醫院的第1晚,做完CT之後,醫院領導和醫生就馬上告知我說CT片可能有些問題,需要留下來做進一步檢查,他們會馬上爲我準備病房對我進行醫學隔離。到了第2天,臨近晚上的時候,我就有了發熱體徵,後來核酸檢測結果出來了,呈陽性,這個事實我一時有些接受不了,因爲我當時沒有什麼症狀,不想被留在這裏。與父母、男友通話之後,家人給出的建議歸納爲兩個字“配合”。27日夜裏十點半,醫生給我送來了一瓶名叫“克力芝”的藥,他們囑咐我馬上吃,拿到後我立馬上網翻閱資料,才知道這瓶藥是當下最緊缺的!握着這表面冰涼但卻充滿溫暖的藥瓶,我不爭氣地掉下了眼淚……


我知道,在這背後隱藏着、也寄託着許多期盼,我無疑是這場災難中最幸運的!看着醫院領導這麼關心我,醫護人員這麼照顧我,還有各級領導及專家對我的關懷,我也在不斷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盡全力配合專家及醫院給出的治療方案,身體一旦有反應或者不適,我都會按要求立即報告,他們也及時爲我調整方案。專家也是隔一天就跟我視頻一次,就這樣,漸漸地,我的病情得到了及時有效的控制!


疫情來勢兇猛,打破了原來濃濃的年味。而這個春節卻是我最難忘的,大年三十一早,醫護人員的一句“新年快樂!”,三十晚上的一頓餃子,晚餐袋子裏那張小紙條上的“節日快樂”,還有我隨口說出的愛喝牛奶,愛吃麪包,即便是在夜裏,醫護人員也都給我送來了……


他們真的是無微不至。爲了讓我心情放鬆,情緒穩定,他們幾乎每天下午都和我視頻,開導我,幫我解壓。他們還會讓其他的醫務人員與我互動,甚至唱歌給我聽,也經常“空投”一些當地的特產到我的牀前,讓我對每一天都充滿期待,看到了回家的希望!爲了讓我多吃飯,好好吃飯,他們也是費盡心思,竭盡全力照顧我的口味、喜好,去搭配每日餐食。漸漸地……在我心裏已把他們當做自己在內蒙古的親人了。


最後最最要感謝的,還是親臨醫院探望我的自治區及盟市各級領導,若不是你們如此重視此次疫情,指揮調度有力,把全區的疫情防控抓得這麼好,我有可能就不會被留在國門內。如果說當時不把我勸說留下,我也不會及早發現自己染上這個病毒,如果說我在出去後在國外發病,可能還會被遣返,被遣返路上會發生什麼就難說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得到如此好的救治和照顧,可以說,是你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此時我想起那句網絡名言:“真的沒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在幫你負重前行!”希望各級領導及專家、醫護人員接受我這份由衷的敬意和謝意,讓我向在此期間關心照顧我的所有人深深地鞠上一躬,說一聲:感謝你們,辛苦了!我會永遠永遠記得你們,記得有着純樸民風和古道熱腸的內蒙古邊境口岸城市,記得從這裏涌出的人間大愛,大國擔當!


此致敬禮。


二連浩特患者


2020年2月6日



大家都在看


“一”起上!到火線去!

盡銳出戰!北京六大醫院整建制接管這一重症病區

餐飲業“扛不住了”?自救大法、“暖企行動”瞭解一下…


責編:翟巧紅|編輯:田曉麗


來源:人民網-內蒙古頻道 記者:白建平

喜歡本文,請點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