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病危通知書,我卻第一個出院

| 央視網




我叫邵勝強,31歲,是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第一位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自從2月3日出院以來,我就多了一個身份——朋友圈有關新冠肺炎的義務諮詢師,平均一天十幾個諮詢,有時凌晨還會接到朋友的問詢電話。


協和教授看到我時說,這個人不行了


從未想過,生龍活虎,體重200多斤的我,會被一場感冒打倒。1月3日,我感覺額頭比平時燙一點,我身體一向不錯,主要是年輕,31歲,不喜歡吃藥打針,平時感冒發燒抗抗就過去了,所以也沒當回事。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創業,創辦了一家獵頭公司,2020開年,我在青山專門給聽力障礙孩子提供就業崗位的麪包店剛開業,一個月辦了十幾場活動,我正爲此忙個不停,一天工作18個小時,也來不及管發燒的事。


我一個人住青山的家裏,斷斷續續燒了7天,燒多少度我也不知道,一直也沒用體溫計量。白天精神稍稍好一點,就開車去公司。這次感冒跟以前不同,沒胃口,一碗熱乾麪吃不了兩口,還拉肚子。10日上午,摸着額頭滾燙,拿體溫計一量,39度,食慾還是很差,一口東西都不想吃。


這天,我媽來我家,一看情況不對,把我拉到附近的社區醫院,醫生查了血,開了一些感冒藥,帶回家吃。回去後吃藥症狀沒有好轉,呼吸開始困難,胸悶喘不上氣。


元月12日下午2點又去社區醫院拍了片子,片子出來肺已經是“白肺”,我愛人在讀博士,覺得病情很嚴重,立即和我媽、助理,三個人拖着我開車去協和醫院。


下午5點,靠新華路體育館的協和醫院發熱門診大廳擠滿了人,咳嗽聲此起彼伏,護士給我們發了口罩。我媽幫我去掛號,愛人扶着我跟着人羣排隊,20分鐘,看着前面黑壓壓的人頭,沒往前走一步。


我每吸一口氣,都會引起劇烈咳嗽,只能儘量控制自己,一小口一小口往裏勻氣,其實去醫院之前,我的情況就很差了,不能自己上廁所了,蹲下去起不來,又喘不上氣,身體這部機器,我第一次感覺駕馭不了。


不知道張勁農教授是怎麼發現我的,我當時迷迷糊糊的,他指着我對身邊的護士長說,“這個人不行了,必須搶救”。護士長說沒有病房,張教授說我給院長打電話。他推來一輛輪椅,讓我坐下,然後掏出電話跟院長打電話。


具體經過我不記得了,記得過來一撥人穿着防護服推着病牀,我當時就不害怕了,真的,我覺得躺在協和醫院的病牀上,就能活過來。


六點,我住進了協和醫院病房,一住進去醫生就給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我愛人和我媽當時就哭了。就算我病成那個樣子,我媽也都認爲我是普通感冒,感冒發燒多大的事呢,怎麼還可能死人?


難忘的除夕夜,我自己走進救護車


搶救的過程我沒有太具體的記憶,記得一位醫生過來,他穿着防護服戴着口罩,只露出兩隻眼睛,幫我抽血。後來才知道他是心外科的醫生。


他看了我媽一眼,說,“阿姨,我認識您。”原來他老婆和我愛人生孩子的時候住同一個病房。“別擔心,有我在。”他說了六個字,我媽沒那麼慌了。


我真是幸運,是被張教授撿回來的一條命。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從門診那次,我再也沒見過張教授,後來還是從報紙上看到被感染的專家組副組長張勁農的報道,纔對上號。他怎麼發現我快不行了?事後我媽形容我當時“面無人色”,血氧飽和度70%,一進去就上了高流量的呼吸機。


血氧飽和度70%是什麼概念呢,後來我自己查閱醫學資料瞭解:血氧飽和度低於70%,是有可能導致生命危險的,我還能“挺住”,一方面得益於醫生搶救及時,一方面我身體基礎比較好。


經過一晚的搶救,元月13日,我不發燒了,可以說闖過一道鬼門關,但是呼吸還是侷促,不能深呼吸,不能下牀。15日,吃得進東西,能自己上廁所,最高興的是能深呼吸了。


元月24日,爲什麼記得很清楚呢?這天不僅是中國的除夕,這一天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通告,決定全面實行發熱市民分級分類就醫服務。我們一批病人被轉到香港路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當時轉院的病人都躺在病牀上,我是唯一一個自己走下樓上救護車的。


這是我人生最難忘的庚子鼠年的寂靜除夕。


在住院期間與護士們合影


擡起身子說謝謝,竟然感動了護士長


無論是在協和醫院還是紅十字會醫院,我都特別感激醫護人員。在協和,一組醫護人員大概5—8個人,要管30個重症病人,每個人每小時測體溫、血糖、血壓,我見到的護士不是走路,都一路小跑。我能做什麼呢?我能做的就是配合治療。


協和醫院護士長王偉仙跟我說,“這麼多病人,你永遠是最乖最配合的那個,感謝你總是逗大家開心。


我比較胖,很難找到血管,護士長看到了,趕緊幫我在另外一隻手上打了留置針。當時我一邊喘氣,一邊擡起身子連聲說謝謝。


這麼普通的一個動作,一句話,對完全透支的她們來說,竟然是莫大的安慰,我沒想到王護士長還對前來採訪的記者特意說起了這一幕,說她非常感動。


穿着厚厚的防護服,我看到醫護人員都是一個樣,沒啥區別。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照顧我的醫生說四川話,很驚訝,就問了她們是從哪兒來的。這位名叫王晨的護士告訴我,她來自四川瀘州的西南醫科大學,“當年汶川地震的時候,湖北和全國各地都給予了四川很多支持和幫助,這次,我們是懷着感恩的心來武漢的。”聽了這話,我特別感動。


原來,1月27日,赴鄂瀘州醫療隊35名隊員正式加入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的輪班。

在發熱七病區,我被大家稱爲“胖哥”,小有名氣是因爲“針不好打”。


每次打針,都是一場戰鬥,護士隔着防護服、護目鏡和三層手套,再做靜脈穿刺難上加難。每次打針時,當班的三四個護士都會聚在一起,相互協作,花比其他病人N倍的時間和精力找血管,才能完成靜脈穿刺。


1月底,我的症狀就基本恢復正常了,只是這個時候核酸檢測還沒有完成,所以沒有具體確診。


2月3日一早,醫生告訴我,兩次核酸測試都成陰性,可以出院。當時醫療隊隊長、西南醫科大學呼吸與危重症教授李多,一個大男人哽咽着說“值了!


當時我是紅會醫院第一個出院的病人,四川醫科大學和紅十字會醫院的護士小姐姐們都紛紛趕來合影,我發了一張朋友圈說:“畢竟我們也是深厚革命友誼的生死之交。”生與死,是我此時此刻最能體會的兩個字。


出院當天就接受17位朋友諮詢


我經常發朋友圈,但是我得病之後,從1月9日,中斷了朋友圈,直到1月23日,我發了一張病牀上和護士的合影,大家才知道我就是他們每天聽到的“確診患者”。


2月3日我出院了,本來計劃出院就填寫志願者報名表,但還需要在酒店隔離兩週。出院當天我就接受了17個朋友的諮詢,關於症狀、關於注意事項、關於治療手段。


我朋友圈裏有很多年輕的企業家和成功人士,這些人被社會稱之爲精英。17個電話,我感受到大家的恐慌,就算是讀了很多書,學歷很高,對這個病流露的恐慌情緒不亞於普通人。


前天半夜一點,還有朋友給我打電話,說自己體溫37度,是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我勸他可能就是普通感冒,不要自己嚇自己。我在住院時候用了人血白蛋白,有朋友聽後一下就買了100瓶,我啞口無言,爲什麼要買這麼多呢?其他真正的患者也許就買不到了。


從茫然無知到極度恐慌,大家在情緒的兩極奔突。包括朋友圈裏,羣裏各種謠言滿天飛,求助的,轉發的,我知道大家是好心,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百分百認識的人、百分百確定的事,就不要轉發信息,不要給公衆系統造成更大的負擔。


乖乖在家待着,就是爲祖國做貢獻。


識別下圖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

瞭解最全資訊信息及防護知識↓


更多新聞,掃描二維碼
關注央視網

©央視網


編輯:吳明澤
責任編輯:文燕
來源:武漢晚報






























下了病危通知書,我卻第一個出院

| 央視網




我叫邵勝強,31歲,是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第一位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自從2月3日出院以來,我就多了一個身份——朋友圈有關新冠肺炎的義務諮詢師,平均一天十幾個諮詢,有時凌晨還會接到朋友的問詢電話。


協和教授看到我時說,這個人不行了


從未想過,生龍活虎,體重200多斤的我,會被一場感冒打倒。1月3日,我感覺額頭比平時燙一點,我身體一向不錯,主要是年輕,31歲,不喜歡吃藥打針,平時感冒發燒抗抗就過去了,所以也沒當回事。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創業,創辦了一家獵頭公司,2020開年,我在青山專門給聽力障礙孩子提供就業崗位的麪包店剛開業,一個月辦了十幾場活動,我正爲此忙個不停,一天工作18個小時,也來不及管發燒的事。


我一個人住青山的家裏,斷斷續續燒了7天,燒多少度我也不知道,一直也沒用體溫計量。白天精神稍稍好一點,就開車去公司。這次感冒跟以前不同,沒胃口,一碗熱乾麪吃不了兩口,還拉肚子。10日上午,摸着額頭滾燙,拿體溫計一量,39度,食慾還是很差,一口東西都不想吃。


這天,我媽來我家,一看情況不對,把我拉到附近的社區醫院,醫生查了血,開了一些感冒藥,帶回家吃。回去後吃藥症狀沒有好轉,呼吸開始困難,胸悶喘不上氣。


元月12日下午2點又去社區醫院拍了片子,片子出來肺已經是“白肺”,我愛人在讀博士,覺得病情很嚴重,立即和我媽、助理,三個人拖着我開車去協和醫院。


下午5點,靠新華路體育館的協和醫院發熱門診大廳擠滿了人,咳嗽聲此起彼伏,護士給我們發了口罩。我媽幫我去掛號,愛人扶着我跟着人羣排隊,20分鐘,看着前面黑壓壓的人頭,沒往前走一步。


我每吸一口氣,都會引起劇烈咳嗽,只能儘量控制自己,一小口一小口往裏勻氣,其實去醫院之前,我的情況就很差了,不能自己上廁所了,蹲下去起不來,又喘不上氣,身體這部機器,我第一次感覺駕馭不了。


不知道張勁農教授是怎麼發現我的,我當時迷迷糊糊的,他指着我對身邊的護士長說,“這個人不行了,必須搶救”。護士長說沒有病房,張教授說我給院長打電話。他推來一輛輪椅,讓我坐下,然後掏出電話跟院長打電話。


具體經過我不記得了,記得過來一撥人穿着防護服推着病牀,我當時就不害怕了,真的,我覺得躺在協和醫院的病牀上,就能活過來。


六點,我住進了協和醫院病房,一住進去醫生就給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我愛人和我媽當時就哭了。就算我病成那個樣子,我媽也都認爲我是普通感冒,感冒發燒多大的事呢,怎麼還可能死人?


難忘的除夕夜,我自己走進救護車


搶救的過程我沒有太具體的記憶,記得一位醫生過來,他穿着防護服戴着口罩,只露出兩隻眼睛,幫我抽血。後來才知道他是心外科的醫生。


他看了我媽一眼,說,“阿姨,我認識您。”原來他老婆和我愛人生孩子的時候住同一個病房。“別擔心,有我在。”他說了六個字,我媽沒那麼慌了。


我真是幸運,是被張教授撿回來的一條命。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從門診那次,我再也沒見過張教授,後來還是從報紙上看到被感染的專家組副組長張勁農的報道,纔對上號。他怎麼發現我快不行了?事後我媽形容我當時“面無人色”,血氧飽和度70%,一進去就上了高流量的呼吸機。


血氧飽和度70%是什麼概念呢,後來我自己查閱醫學資料瞭解:血氧飽和度低於70%,是有可能導致生命危險的,我還能“挺住”,一方面得益於醫生搶救及時,一方面我身體基礎比較好。


經過一晚的搶救,元月13日,我不發燒了,可以說闖過一道鬼門關,但是呼吸還是侷促,不能深呼吸,不能下牀。15日,吃得進東西,能自己上廁所,最高興的是能深呼吸了。


元月24日,爲什麼記得很清楚呢?這天不僅是中國的除夕,這一天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通告,決定全面實行發熱市民分級分類就醫服務。我們一批病人被轉到香港路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當時轉院的病人都躺在病牀上,我是唯一一個自己走下樓上救護車的。


這是我人生最難忘的庚子鼠年的寂靜除夕。


在住院期間與護士們合影


擡起身子說謝謝,竟然感動了護士長


無論是在協和醫院還是紅十字會醫院,我都特別感激醫護人員。在協和,一組醫護人員大概5—8個人,要管30個重症病人,每個人每小時測體溫、血糖、血壓,我見到的護士不是走路,都一路小跑。我能做什麼呢?我能做的就是配合治療。


協和醫院護士長王偉仙跟我說,“這麼多病人,你永遠是最乖最配合的那個,感謝你總是逗大家開心。


我比較胖,很難找到血管,護士長看到了,趕緊幫我在另外一隻手上打了留置針。當時我一邊喘氣,一邊擡起身子連聲說謝謝。


這麼普通的一個動作,一句話,對完全透支的她們來說,竟然是莫大的安慰,我沒想到王護士長還對前來採訪的記者特意說起了這一幕,說她非常感動。


穿着厚厚的防護服,我看到醫護人員都是一個樣,沒啥區別。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照顧我的醫生說四川話,很驚訝,就問了她們是從哪兒來的。這位名叫王晨的護士告訴我,她來自四川瀘州的西南醫科大學,“當年汶川地震的時候,湖北和全國各地都給予了四川很多支持和幫助,這次,我們是懷着感恩的心來武漢的。”聽了這話,我特別感動。


原來,1月27日,赴鄂瀘州醫療隊35名隊員正式加入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的輪班。

在發熱七病區,我被大家稱爲“胖哥”,小有名氣是因爲“針不好打”。


每次打針,都是一場戰鬥,護士隔着防護服、護目鏡和三層手套,再做靜脈穿刺難上加難。每次打針時,當班的三四個護士都會聚在一起,相互協作,花比其他病人N倍的時間和精力找血管,才能完成靜脈穿刺。


1月底,我的症狀就基本恢復正常了,只是這個時候核酸檢測還沒有完成,所以沒有具體確診。


2月3日一早,醫生告訴我,兩次核酸測試都成陰性,可以出院。當時醫療隊隊長、西南醫科大學呼吸與危重症教授李多,一個大男人哽咽着說“值了!


當時我是紅會醫院第一個出院的病人,四川醫科大學和紅十字會醫院的護士小姐姐們都紛紛趕來合影,我發了一張朋友圈說:“畢竟我們也是深厚革命友誼的生死之交。”生與死,是我此時此刻最能體會的兩個字。


出院當天就接受17位朋友諮詢


我經常發朋友圈,但是我得病之後,從1月9日,中斷了朋友圈,直到1月23日,我發了一張病牀上和護士的合影,大家才知道我就是他們每天聽到的“確診患者”。


2月3日我出院了,本來計劃出院就填寫志願者報名表,但還需要在酒店隔離兩週。出院當天我就接受了17個朋友的諮詢,關於症狀、關於注意事項、關於治療手段。


我朋友圈裏有很多年輕的企業家和成功人士,這些人被社會稱之爲精英。17個電話,我感受到大家的恐慌,就算是讀了很多書,學歷很高,對這個病流露的恐慌情緒不亞於普通人。


前天半夜一點,還有朋友給我打電話,說自己體溫37度,是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我勸他可能就是普通感冒,不要自己嚇自己。我在住院時候用了人血白蛋白,有朋友聽後一下就買了100瓶,我啞口無言,爲什麼要買這麼多呢?其他真正的患者也許就買不到了。


從茫然無知到極度恐慌,大家在情緒的兩極奔突。包括朋友圈裏,羣裏各種謠言滿天飛,求助的,轉發的,我知道大家是好心,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百分百認識的人、百分百確定的事,就不要轉發信息,不要給公衆系統造成更大的負擔。


乖乖在家待着,就是爲祖國做貢獻。


識別下圖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

瞭解最全資訊信息及防護知識↓


更多新聞,掃描二維碼
關注央視網

©央視網


編輯:吳明澤
責任編輯:文燕
來源:武漢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