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家快遞企業恢復正常運營快遞員稱上崗前先隔離

| 新華網

13家快遞企業恢復正常運營

13家快遞公司恢復運營,快遞員稱上崗前先隔離;遠程辦公吐槽家人“干擾”及工作時間長

快遞員接受體溫檢測。受訪者供圖

2月9日,工信部印發通知,明確六方面20條措施,幫助廣大中小企業實現有序復工復產,渡過難關。10日,北京迎來鼠年久違的復工潮。“三通一達”等13家快遞企業恢復正常運營。

“不好意思,請問您下來了沒有?”達達的快遞員王兵站在小區外給客戶打了第二通電話。這是王兵當天派送的第12單,隨着疫情發展,他已習慣被攔在大門外挨個催促等不來的客戶。

與王兵戴着口罩滿京城跑不同,閆茹在北京正式復工的第一天,依然在家遠程辦公。但一切並沒有計劃中的那樣順利,電話採訪中,記者多次聽到閆茹告訴孩子自己在忙。

上崗攬件

快遞員被攔小區外客戶獨自搬百個包裹

王兵今年沒有回家過年,原本希望過年期間多跑幾單,賺點配送費和假期工作獎勵,沒想到,今年春節受到疫情影響,全國進入了防疫狀態。如今,戴着口罩和不停消毒成爲現在工作的日常。

2月10日,快遞公司正式開工,不過,許多提前從老家回來的快遞員必須先在北京隔離一段時間,才能正式上崗。“公司還要求我們配送的時候都得與客人距離2米,保證彼此的安全。”王兵說。

不過,復工後,小區的封閉式管理還是讓韻達快遞員王今朝有些措手不及。他的老客戶是文具商,過年就等着發貨。爲此,王今朝特意提前趕回了北京,2月10日一大早就到客戶所在小區攬件。“一共400多個包裹,前兩車沒啥問題,第三車保安不讓進了。”王今朝得知,這個客戶的小區剛實行了封閉式管理,出於安全考慮快遞員不能進。

最終,王今朝只能等着客戶一個人搬完剩下的一百多個包裹。

韻達西城宣武網點的負責人徐飛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公司已正式復工,網點已有一半以上快遞員相繼到崗,還有十幾名快遞員因交通管制等原因,目前還在家隔離,“我們快遞行業比較有意思的是,如果有人幹得好,就會介紹同村的或者親戚來一起幹,所以很多快遞員的老家都比較近,一個被困在家也代表着一羣來不了了”。

徐飛坦言,目前的單量與去年春節後相比明顯減少。近幾日,每天的派件量爲1100件,去年春節過後這一數字則能到9000件。不可忽視的是,各家快遞公司面臨人手問題。

徐飛每天都會處理一些客戶因爲快件着急的情況,他也會挨個兒給客戶打電話解釋。而着急的基本上都是在網上購買口罩、消毒液等物資的客戶,“他們急,我也急,基本上東西一到我們站點,我們都會盡快給他們送過去”。

多位快遞小哥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無論是從件量還是派送來說,都未恢復到正常的狀態。“確實很難,但早已做好了準備”。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中通、圓通、申通、百世、韻達、德邦等快遞公司均於2月10日恢復正常運營,中國郵政、順豐和京東物流等春節期間爲正常收派。據國家郵政局透露,按照計劃,在2月中旬,快遞業生產要恢復到正常產能的4成以上。到2月下旬,根據疫情變化和形勢發展,繼續提高產能比重。此外,郵政管理部門將協調相關部門出臺政策,推動解決車輛通行、快遞員進小區投遞智能快件箱等問題。

遠程辦公

揹着寶寶“趕工”,在家工作不輕鬆

印着米奇頭像的紅色棉衣,一雙棉拖鞋,在正月寒涼的山城重慶,蔣欣師身着這套保暖舒適的居家服,迎來鼠年的第一次復工。她身後揹着將滿8個月的寶寶,雙眼緊盯堆滿電腦屏的微信對話框。

“中午點了一個外賣,但外賣送不進來。社區工作人員送到家裏後,看到我的狀況,正好給我拍了這張照片。”蔣欣師說,開始復工的大部分時間都是一邊揹着寶寶、一邊處理工作,遇到寶寶需要吃飯或者哭的時候纔會放下來。

蔣欣師是馬上消費金融客戶體驗部服務設計師,也是一位軍嫂。公婆到重慶後於房間內隔離,老公初一歸隊。2月3日,公司全體員工線上復工,蔣欣師就把寶寶背在身上。由於寶寶還不能完全坐着不倒,蔣欣師就買了一個護欄放地上,讓寶寶在裏面玩。“我的腳隨時撥弄一下,讓他感覺到我還在。”

職場辦公時,蔣欣師的正常作息時間是“朝九晚六”,但也會加班。不過,兩相比較,在家工作也沒有讓她感覺到更輕鬆。

閆茹遠程復工,同樣頻遇“干擾”。閆茹爲國內一家大的文化公司員工,因疫情防控需要,公司下發了“壓縮現場值班人數,儘量在家,輪流來公司”的防控要求,微信羣和釘釘成爲了主要工作陣地。

但這一天的工作並沒有計劃中順利。孩子只是影響因素的一方面,五口之家中,目前只有閆茹在家辦公,家人均處於居家隔離狀態,他們時不時出現在自己眼前,讓工作狀態中的她很是苦惱。

2月10日,閆茹看到羣裏的同事發圖片,公司專門對前來上班的同事發放了消毒液等防疫物資。“我看到有同事發一個抖音,他們開門都不用手而是用胳膊肘。之前公司有食堂,但是有的人爲了安全起見,選擇自己帶飯。”閆茹對記者說道。

同樣是這一天,解決完一盒泡麪,印小蕾再次坐回電腦旁邊,多角色輪崗+“VPN”遠程辦公,成爲了過去一週不少證券公司員工的生活常態。與2月10日復工的大部分企業不同,隨着2月3日證券市場開市,證券公司員工已基本到崗。

如今,上下班與日常生活之間的界限日漸模糊,“以前的覆盤可能會很快結束,現在單單是當日覆盤的視頻會議就可以開上一兩個鐘頭”。

不過,馬上消費金融運營部負責人羅寧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家辦公的各項指標反而比集中辦公要稍微好一些。比如客戶問題的一次解決率、客戶的滿意度在家辦公要高。在羅寧看來,臨時採用在家辦公的方式,雖然系統能夠拉出員工生產力的報表,但線上管理跟集中辦公還有一定差異,可能更多還是要用技術手段做一些數據的跟蹤。目前是差不多過兩個小時,組長會去監控一下員工數據,看看員工的工作狀態、效率。

導購“上線”

商場閉店直播帶貨,導購變身“雲櫃姐”

“疫情期間商場閉店,我們導購也很着急。現在,銀泰百貨聯手淘寶,邀請近千名導購在家直播賣貨,實現無接觸購物。吃飯、睡覺、做直播,正在成爲我每天必做的三件事。”在銀泰百貨從事導購工作已經近六年的小花告訴記者,從元宵節開始,自己吃完午飯後,第一件事不再是話家常,而是找個角落,打開手機開始直播。

“真的好用嗎?”“這款產品特別適合敏感肌的寶寶”、“多大歲數啦”?小花這次直播介紹的產品是一款明星眼霜。直播間中,各個年齡段的粉絲都有。小花邊說,邊在自己的臉上做示範。

從線下實體店導購,到近期全新上線的“雲櫃姐”,小花認爲,特殊時期“變身”非常有用。

“平時在專櫃裏一次只能接待一位顧客,直播就不一樣了,一次能服務上百人。”小花說,除了介紹產品,有的時候也做主題直播。“比如‘春季如何護膚’,我就會爲顧客推薦一整套護膚流程。雖然現在不方便出門,但顧客的護膚需求真的一點都沒少。”

記者注意到,直播間裏不時有顧客留言“缺洗面奶了”,“精華用光了”,“這套產品適合混合膚質嗎”?隨着小花的講解,不少顧客點進產品鏈接查看詳情,直播界面中不時閃現“×××正在去買”的字樣,幫助顧客實現“無接觸購物”。

小花第一次參與直播時,粉絲很活躍,正跟粉絲互動火熱的時候,小花的女兒一不小心從身後闖入直播鏡頭做了個鬼臉,然後就“閃退”了。

“2月7日第一次參與直播,我跟粉絲互動得挺默契,但家裏小朋友在哭,我不得不一邊哄娃一邊直播;2月9日第二次直播時,我家孩子跟我一起坐在了主播臺前。後來,我不僅在直播中跟粉絲聊商品、講搭配,還聊到在家的這段時間廚藝大有進步,學會了手抓餅、烤腸和好幾種炒菜的做法。”小花講道。

(文中王兵、閆茹、王今朝、印小蕾、小花均爲化名)

新京報記者 程子姣 張澤炎 陳鵬 李雲琦 張思源































13家快遞企業恢復正常運營快遞員稱上崗前先隔離

| 新華網

13家快遞企業恢復正常運營

13家快遞公司恢復運營,快遞員稱上崗前先隔離;遠程辦公吐槽家人“干擾”及工作時間長

快遞員接受體溫檢測。受訪者供圖

2月9日,工信部印發通知,明確六方面20條措施,幫助廣大中小企業實現有序復工復產,渡過難關。10日,北京迎來鼠年久違的復工潮。“三通一達”等13家快遞企業恢復正常運營。

“不好意思,請問您下來了沒有?”達達的快遞員王兵站在小區外給客戶打了第二通電話。這是王兵當天派送的第12單,隨着疫情發展,他已習慣被攔在大門外挨個催促等不來的客戶。

與王兵戴着口罩滿京城跑不同,閆茹在北京正式復工的第一天,依然在家遠程辦公。但一切並沒有計劃中的那樣順利,電話採訪中,記者多次聽到閆茹告訴孩子自己在忙。

上崗攬件

快遞員被攔小區外客戶獨自搬百個包裹

王兵今年沒有回家過年,原本希望過年期間多跑幾單,賺點配送費和假期工作獎勵,沒想到,今年春節受到疫情影響,全國進入了防疫狀態。如今,戴着口罩和不停消毒成爲現在工作的日常。

2月10日,快遞公司正式開工,不過,許多提前從老家回來的快遞員必須先在北京隔離一段時間,才能正式上崗。“公司還要求我們配送的時候都得與客人距離2米,保證彼此的安全。”王兵說。

不過,復工後,小區的封閉式管理還是讓韻達快遞員王今朝有些措手不及。他的老客戶是文具商,過年就等着發貨。爲此,王今朝特意提前趕回了北京,2月10日一大早就到客戶所在小區攬件。“一共400多個包裹,前兩車沒啥問題,第三車保安不讓進了。”王今朝得知,這個客戶的小區剛實行了封閉式管理,出於安全考慮快遞員不能進。

最終,王今朝只能等着客戶一個人搬完剩下的一百多個包裹。

韻達西城宣武網點的負責人徐飛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公司已正式復工,網點已有一半以上快遞員相繼到崗,還有十幾名快遞員因交通管制等原因,目前還在家隔離,“我們快遞行業比較有意思的是,如果有人幹得好,就會介紹同村的或者親戚來一起幹,所以很多快遞員的老家都比較近,一個被困在家也代表着一羣來不了了”。

徐飛坦言,目前的單量與去年春節後相比明顯減少。近幾日,每天的派件量爲1100件,去年春節過後這一數字則能到9000件。不可忽視的是,各家快遞公司面臨人手問題。

徐飛每天都會處理一些客戶因爲快件着急的情況,他也會挨個兒給客戶打電話解釋。而着急的基本上都是在網上購買口罩、消毒液等物資的客戶,“他們急,我也急,基本上東西一到我們站點,我們都會盡快給他們送過去”。

多位快遞小哥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無論是從件量還是派送來說,都未恢復到正常的狀態。“確實很難,但早已做好了準備”。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中通、圓通、申通、百世、韻達、德邦等快遞公司均於2月10日恢復正常運營,中國郵政、順豐和京東物流等春節期間爲正常收派。據國家郵政局透露,按照計劃,在2月中旬,快遞業生產要恢復到正常產能的4成以上。到2月下旬,根據疫情變化和形勢發展,繼續提高產能比重。此外,郵政管理部門將協調相關部門出臺政策,推動解決車輛通行、快遞員進小區投遞智能快件箱等問題。

遠程辦公

揹着寶寶“趕工”,在家工作不輕鬆

印着米奇頭像的紅色棉衣,一雙棉拖鞋,在正月寒涼的山城重慶,蔣欣師身着這套保暖舒適的居家服,迎來鼠年的第一次復工。她身後揹着將滿8個月的寶寶,雙眼緊盯堆滿電腦屏的微信對話框。

“中午點了一個外賣,但外賣送不進來。社區工作人員送到家裏後,看到我的狀況,正好給我拍了這張照片。”蔣欣師說,開始復工的大部分時間都是一邊揹着寶寶、一邊處理工作,遇到寶寶需要吃飯或者哭的時候纔會放下來。

蔣欣師是馬上消費金融客戶體驗部服務設計師,也是一位軍嫂。公婆到重慶後於房間內隔離,老公初一歸隊。2月3日,公司全體員工線上復工,蔣欣師就把寶寶背在身上。由於寶寶還不能完全坐着不倒,蔣欣師就買了一個護欄放地上,讓寶寶在裏面玩。“我的腳隨時撥弄一下,讓他感覺到我還在。”

職場辦公時,蔣欣師的正常作息時間是“朝九晚六”,但也會加班。不過,兩相比較,在家工作也沒有讓她感覺到更輕鬆。

閆茹遠程復工,同樣頻遇“干擾”。閆茹爲國內一家大的文化公司員工,因疫情防控需要,公司下發了“壓縮現場值班人數,儘量在家,輪流來公司”的防控要求,微信羣和釘釘成爲了主要工作陣地。

但這一天的工作並沒有計劃中順利。孩子只是影響因素的一方面,五口之家中,目前只有閆茹在家辦公,家人均處於居家隔離狀態,他們時不時出現在自己眼前,讓工作狀態中的她很是苦惱。

2月10日,閆茹看到羣裏的同事發圖片,公司專門對前來上班的同事發放了消毒液等防疫物資。“我看到有同事發一個抖音,他們開門都不用手而是用胳膊肘。之前公司有食堂,但是有的人爲了安全起見,選擇自己帶飯。”閆茹對記者說道。

同樣是這一天,解決完一盒泡麪,印小蕾再次坐回電腦旁邊,多角色輪崗+“VPN”遠程辦公,成爲了過去一週不少證券公司員工的生活常態。與2月10日復工的大部分企業不同,隨着2月3日證券市場開市,證券公司員工已基本到崗。

如今,上下班與日常生活之間的界限日漸模糊,“以前的覆盤可能會很快結束,現在單單是當日覆盤的視頻會議就可以開上一兩個鐘頭”。

不過,馬上消費金融運營部負責人羅寧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家辦公的各項指標反而比集中辦公要稍微好一些。比如客戶問題的一次解決率、客戶的滿意度在家辦公要高。在羅寧看來,臨時採用在家辦公的方式,雖然系統能夠拉出員工生產力的報表,但線上管理跟集中辦公還有一定差異,可能更多還是要用技術手段做一些數據的跟蹤。目前是差不多過兩個小時,組長會去監控一下員工數據,看看員工的工作狀態、效率。

導購“上線”

商場閉店直播帶貨,導購變身“雲櫃姐”

“疫情期間商場閉店,我們導購也很着急。現在,銀泰百貨聯手淘寶,邀請近千名導購在家直播賣貨,實現無接觸購物。吃飯、睡覺、做直播,正在成爲我每天必做的三件事。”在銀泰百貨從事導購工作已經近六年的小花告訴記者,從元宵節開始,自己吃完午飯後,第一件事不再是話家常,而是找個角落,打開手機開始直播。

“真的好用嗎?”“這款產品特別適合敏感肌的寶寶”、“多大歲數啦”?小花這次直播介紹的產品是一款明星眼霜。直播間中,各個年齡段的粉絲都有。小花邊說,邊在自己的臉上做示範。

從線下實體店導購,到近期全新上線的“雲櫃姐”,小花認爲,特殊時期“變身”非常有用。

“平時在專櫃裏一次只能接待一位顧客,直播就不一樣了,一次能服務上百人。”小花說,除了介紹產品,有的時候也做主題直播。“比如‘春季如何護膚’,我就會爲顧客推薦一整套護膚流程。雖然現在不方便出門,但顧客的護膚需求真的一點都沒少。”

記者注意到,直播間裏不時有顧客留言“缺洗面奶了”,“精華用光了”,“這套產品適合混合膚質嗎”?隨着小花的講解,不少顧客點進產品鏈接查看詳情,直播界面中不時閃現“×××正在去買”的字樣,幫助顧客實現“無接觸購物”。

小花第一次參與直播時,粉絲很活躍,正跟粉絲互動火熱的時候,小花的女兒一不小心從身後闖入直播鏡頭做了個鬼臉,然後就“閃退”了。

“2月7日第一次參與直播,我跟粉絲互動得挺默契,但家裏小朋友在哭,我不得不一邊哄娃一邊直播;2月9日第二次直播時,我家孩子跟我一起坐在了主播臺前。後來,我不僅在直播中跟粉絲聊商品、講搭配,還聊到在家的這段時間廚藝大有進步,學會了手抓餅、烤腸和好幾種炒菜的做法。”小花講道。

(文中王兵、閆茹、王今朝、印小蕾、小花均爲化名)

新京報記者 程子姣 張澤炎 陳鵬 李雲琦 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