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人爲什麼會無聊?

| 如學傳媒

▲ 音樂與美文的跨界混搭,你有調,我有譜。


人爲什麼會無聊?


◈ | 王 朔

每天晚上我都睡得很晚,不是不困,而是不想睡,強迫自己不要睡。我似乎得了強迫症,我很憂鬱。

因爲我總覺得一天什麼都沒幹就這麼過去了,實在不甘心!於是我就儘量延長這一天的時間。我真是個有志氣的人,我很欣慰。

志氣是有了,可是找不到有志氣的事情幹,我很憂鬱。幸好還有個電視,最妙的是還有個遙控器。

遙控器真是個好東西,拿着它還真似乎有些上帝的味道,在你陰暗的小房子裏終於有了你可以掌握的東西,不喜歡看!換臺!太醜!換臺!太平!換臺!終於你發現你的生活還不是那麼失敗。

我也是這樣,可是時間不長,我發現換了半天台,都是些似曾相識的畫面,於是我悲哀地發現我終究還是成不了上帝,上帝是那些做廣告的人,你看不到他的人,但是你必須看他的廣告。

於是我更憂鬱了,於是我去問叔本華。

叔本華是誰?如果你不瞭解沒關係,我也不瞭解,只要瞭解他不姓叔就好了。

叔本華說:人在各種慾望不得滿足時處於痛苦的一端;得到滿足時便處於無聊的一端。人的一生就像鐘擺一樣在這兩端之間擺動。

原來是這樣啊,我有些似是而非,但我還是點點頭,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其實不太懂,有點丟人。梅蘭芳說:“輸不可怕,丟人最可怕!”

我必須要提些問題以顯示我的高明。


我問:我有些無聊,也有些痛苦,它們並不是在兩端,而是糾結在一起,這是爲何?

叔本華說:那是因爲你的兩端相距很短,你的鐘擺像一個電子錶,這一秒痛苦,下一秒無聊。知道你的兩端爲什麼這麼短嗎?因爲你的境界太低,你的痛苦、你的無聊大都基於你個人的生理需求。說穿了,你就是一個俗人!

我問:我很無聊,但並沒有得到什麼滿足啊,你不是說因爲滿足而無聊嗎?

叔本華說:你已經得到滿足了,只是你沒意識到而已,你們俗人大多如此。試問如果你沒飯吃沒衣穿沒地住,你還會這麼無聊地按遙控器換臺嗎?你的無聊正是來自這些滿足,而你的痛苦則更顯而易見了,比如說一個漂亮女人。

我說:大師果然是大師!真的所有人都逃不過痛苦和無聊這兩端嗎?似乎有些人活得挺滋潤啊,比如那些明星們。


叔本華說:你錯了!大錯特錯!你認爲那些人活得滋潤,是以你自己的慾望來衡量的,而那些人的慾望你又怎麼能瞭解呢?只要有慾望,只要慾望沒得到滿足,他們就會痛苦,比如那些明星,可能沒得獎,可能會過氣,可能有流言,可能有豔照。這種痛苦並非撕心裂肺,可能只是些不舒服,這就是爲什麼有人會抑鬱了。當他們的慾望得到滿足了,一樣會無聊,因爲不管是明星還是高官,如果沒了慾望,一樣是個俗人,吃喝拉撒,一樣無聊,於是自然有新的慾望,比如明星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比如高官想做個好官,這些都是慾望。


不管是畫畫,還是唱歌,還是拍電影,還是所謂的這些那些所謂的藝術,還是什麼博客播客堂客,起因都不過是無聊二字,因爲無聊所以做這些事,然後給我們這些無聊的人看,如果沒有我們這些無聊的人看,就更無聊了。


我問:怎麼樣才能不痛苦不無聊呢?

叔本華笑了,很迷人的樣子,說:只有像我一樣。

我問:做個哲學家嗎?

叔本華又笑了,搖搖頭說:做個死人。

你一定要記住:人之所以爲人,就因爲無聊。動物也許會痛苦,但絕對不會無聊。你是個人,所以你感到無聊就對了,說明你是個很正常的人。否則你就是個禽獸!如果你連痛苦也沒有,那你就禽獸不如!

這一刻,我哭了,有些熱淚盈眶。原來我是個正常的人,我一直以爲我很變態呢!

我問了最後一個問題:那我該怎麼做呢?

叔本華又笑了,三笑留情,說:該吃吃,該喝喝,該睡覺睡覺,該痛苦痛苦,該無聊無聊。

我想了想,還是問了最最後一個問題,我覺得我必須要問:叔本華,你貴姓?

【如學傳媒】今日閱讀推薦
《涼州詞》
-人民文學出版社-

※ 下拉屏幕參與文章評論


熱門推薦閱讀
若你有緣遇見我,請別讓我錯過你
那些年,我們曾與多少人互道晚安?
加繆:如果你一直在找人生的意義,你永遠不會生活
木心:至少,每天要看書
梵高:沒人懂我的孤獨
柴靜:一個國家應該尊重這樣的頭腦和靈魂
野夫:在路上
柴靜:野夫帶我看江湖
黑格爾:一個深刻的靈魂,即使痛苦也是美的
哈佛大學推薦的20個快樂的習慣
你的生活,會塑造你的容貌與氣質
爲什麼我們缺少特立獨行的人生態度?
陳丹青: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這類事
西北偏北,願你與這個世界溫暖相擁
【如學傳媒】人文丨藝術丨閱讀丨深度丨文藝

















雙胞胎的丁丁一樣大嗎?

快來關注囧囧搞笑笑話,搞笑趣聞早知道,每天都有包袱抖,撩妹不怕沒話題,說話再也不冷場!
| 囧囧搞笑笑話













王朔:人爲什麼會無聊?

| 如學傳媒

▲ 音樂與美文的跨界混搭,你有調,我有譜。


人爲什麼會無聊?


◈ | 王 朔

每天晚上我都睡得很晚,不是不困,而是不想睡,強迫自己不要睡。我似乎得了強迫症,我很憂鬱。

因爲我總覺得一天什麼都沒幹就這麼過去了,實在不甘心!於是我就儘量延長這一天的時間。我真是個有志氣的人,我很欣慰。

志氣是有了,可是找不到有志氣的事情幹,我很憂鬱。幸好還有個電視,最妙的是還有個遙控器。

遙控器真是個好東西,拿着它還真似乎有些上帝的味道,在你陰暗的小房子裏終於有了你可以掌握的東西,不喜歡看!換臺!太醜!換臺!太平!換臺!終於你發現你的生活還不是那麼失敗。

我也是這樣,可是時間不長,我發現換了半天台,都是些似曾相識的畫面,於是我悲哀地發現我終究還是成不了上帝,上帝是那些做廣告的人,你看不到他的人,但是你必須看他的廣告。

於是我更憂鬱了,於是我去問叔本華。

叔本華是誰?如果你不瞭解沒關係,我也不瞭解,只要瞭解他不姓叔就好了。

叔本華說:人在各種慾望不得滿足時處於痛苦的一端;得到滿足時便處於無聊的一端。人的一生就像鐘擺一樣在這兩端之間擺動。

原來是這樣啊,我有些似是而非,但我還是點點頭,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其實不太懂,有點丟人。梅蘭芳說:“輸不可怕,丟人最可怕!”

我必須要提些問題以顯示我的高明。


我問:我有些無聊,也有些痛苦,它們並不是在兩端,而是糾結在一起,這是爲何?

叔本華說:那是因爲你的兩端相距很短,你的鐘擺像一個電子錶,這一秒痛苦,下一秒無聊。知道你的兩端爲什麼這麼短嗎?因爲你的境界太低,你的痛苦、你的無聊大都基於你個人的生理需求。說穿了,你就是一個俗人!

我問:我很無聊,但並沒有得到什麼滿足啊,你不是說因爲滿足而無聊嗎?

叔本華說:你已經得到滿足了,只是你沒意識到而已,你們俗人大多如此。試問如果你沒飯吃沒衣穿沒地住,你還會這麼無聊地按遙控器換臺嗎?你的無聊正是來自這些滿足,而你的痛苦則更顯而易見了,比如說一個漂亮女人。

我說:大師果然是大師!真的所有人都逃不過痛苦和無聊這兩端嗎?似乎有些人活得挺滋潤啊,比如那些明星們。


叔本華說:你錯了!大錯特錯!你認爲那些人活得滋潤,是以你自己的慾望來衡量的,而那些人的慾望你又怎麼能瞭解呢?只要有慾望,只要慾望沒得到滿足,他們就會痛苦,比如那些明星,可能沒得獎,可能會過氣,可能有流言,可能有豔照。這種痛苦並非撕心裂肺,可能只是些不舒服,這就是爲什麼有人會抑鬱了。當他們的慾望得到滿足了,一樣會無聊,因爲不管是明星還是高官,如果沒了慾望,一樣是個俗人,吃喝拉撒,一樣無聊,於是自然有新的慾望,比如明星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比如高官想做個好官,這些都是慾望。


不管是畫畫,還是唱歌,還是拍電影,還是所謂的這些那些所謂的藝術,還是什麼博客播客堂客,起因都不過是無聊二字,因爲無聊所以做這些事,然後給我們這些無聊的人看,如果沒有我們這些無聊的人看,就更無聊了。


我問:怎麼樣才能不痛苦不無聊呢?

叔本華笑了,很迷人的樣子,說:只有像我一樣。

我問:做個哲學家嗎?

叔本華又笑了,搖搖頭說:做個死人。

你一定要記住:人之所以爲人,就因爲無聊。動物也許會痛苦,但絕對不會無聊。你是個人,所以你感到無聊就對了,說明你是個很正常的人。否則你就是個禽獸!如果你連痛苦也沒有,那你就禽獸不如!

這一刻,我哭了,有些熱淚盈眶。原來我是個正常的人,我一直以爲我很變態呢!

我問了最後一個問題:那我該怎麼做呢?

叔本華又笑了,三笑留情,說:該吃吃,該喝喝,該睡覺睡覺,該痛苦痛苦,該無聊無聊。

我想了想,還是問了最最後一個問題,我覺得我必須要問:叔本華,你貴姓?

【如學傳媒】今日閱讀推薦
《涼州詞》
-人民文學出版社-

※ 下拉屏幕參與文章評論


熱門推薦閱讀
若你有緣遇見我,請別讓我錯過你
那些年,我們曾與多少人互道晚安?
加繆:如果你一直在找人生的意義,你永遠不會生活
木心:至少,每天要看書
梵高:沒人懂我的孤獨
柴靜:一個國家應該尊重這樣的頭腦和靈魂
野夫:在路上
柴靜:野夫帶我看江湖
黑格爾:一個深刻的靈魂,即使痛苦也是美的
哈佛大學推薦的20個快樂的習慣
你的生活,會塑造你的容貌與氣質
爲什麼我們缺少特立獨行的人生態度?
陳丹青: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這類事
西北偏北,願你與這個世界溫暖相擁
【如學傳媒】人文丨藝術丨閱讀丨深度丨文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