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叔說】你的隱瞞,就是對所有人的野蠻

| 俠客島

兩天前,山東成武縣,當地首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田某治癒出院,激動的他不停向醫護人員致謝;可惜還沒踏出醫院大門,田某就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帶走調查。
田某此前在湖北荊州工作,年前返回老家後出現發熱、乾咳、乏力症狀。在村、鎮、縣三級醫院就診期間,他故意隱瞞疫區接觸史,被安排至普通病房住院,造成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70多人被隔離觀察。
給戰“疫”添亂的田某,並非個案。

武漢漢口火車站工作人員對旅客進行體溫監測

“如實”
我國《傳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一切單位和個人,必須接受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醫療機構有關傳染病的調查、檢驗、採集樣本、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如實提供有關情況
所謂“如實”,就是實事求是;所謂“必須”,則標示着這一法律上的義務性規範,不容任何例外和特殊
在來勢洶洶的疫情面前,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刻意隱瞞病情、接觸史、旅行史,不僅延誤自身治療時機,情形嚴重者更會觸犯法律法規、干擾防疫大局
2月2日,徐州市公安局對轄區內自武漢返鄉的張某進行立案偵查,這也是全國因隱瞞病情而被立案偵查的第一人。隨後,廣東、廣西、吉林、四川、青海、陝西、河北、內蒙古等地相繼爆出了類似案例。
陝西丹鳳縣,一對公婆王某張某在排查詢問及就診過程中始終不承認有湖北旅居史,導致12名醫護人員被隔離,懷孕8個月的兒媳被感染。
桂林市臨桂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周某不但隱瞞了自己在武漢的旅行史、多次到人員密集場所活動,還參加了單位的疫情防控工作會議,致使44人被隔離觀察
更有甚者,湖北省通城縣實驗小學副校長張某某與其妻黃某某在隱瞞疫區旅行史的情況下,違規給父親操辦壽宴,逾百人蔘加;繼而在就診過程中再次隱瞞事實,致使參加壽宴的數十名村民、縣人民醫院20名醫護人員、37名患者及家屬被隔離

桂林通報隱瞞武漢旅行史案例

嚴懲
防疫戰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越要堅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軌道上統籌推進各項工作,保障疫情防控順利推進。
我國對傳染病一直採取“預防爲主、防治結合”的方針,此次抗擊新冠肺炎也不例外。醫學界普遍認爲,面對傳染病的強擴散性和高病死率,“防”比“治”更爲緊迫
早預防、早發現、早預警、早準備既是科學,也是《傳染病防治法》的明確規定,這也是爲什麼上下各級反覆強調“不得隱瞞”的重要原因。
疫情發生後,各地政府、政法機關、衛生行政部門先後發佈了積極防控新冠肺炎的通知,不少地方還明確要求必須如實提供有關情況,否則就要接受法律的嚴懲:
北京市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未依法履行報告職責,隱瞞、緩報、謊報,或者阻礙疫情防控工作人員執行職務的,對有關責任人員依法給予政務處分;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爲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重慶市規定,“來自病毒感染高發地區、與病毒感染高發地區人員密切接觸,故意隱瞞情況,抗拒隔離管理,造成病毒傳播嚴重後果的”,將依法從嚴從快打擊。
江蘇省規定,“個人有隱瞞病情、在疫情嚴重地區旅居、與患者或者疑似患者接觸等情況的……除依法嚴格追究相應法律責任外,有關部門還應當將其認定爲失信行爲,依法予以懲戒
嚴懲的背後,是形勢的嚴峻——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指出,無症狀感染者也可能成爲傳染源

如實報告接觸史、旅行史,積極採取隔離措施,不僅是對自己、家人負責,更是對全社會負責。
一個人的隱瞞,往往會讓無數人的努力付諸東流。


罪名
今天下午,中央依法治國辦、中央政法委等六部門聯合召開新聞發佈會,《關於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正式落地。
由“兩高兩部”共同制定的《意見》指出,確診病人、疑似病人拒絕執行疫情防控措施,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其他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傳播或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顯然,“隱瞞”就屬於典型的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有關防控措施的情形
本次《意見》可以視作2003年“非典”時期《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升級版,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的基礎上,增加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適用
罪名的增加,實際上也是根據具體情形作出的調整。舉例來說,假設某人已被確診,還到處亂跑,引起新冠病毒傳播,就應該被認定爲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假如某人從武漢來,隱瞞旅行史,導致新冠病毒傳播,無論本人是否確診,從結果的角度都應認定爲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6部門聯合召開依法防控疫情新聞發佈會
法治
一場疫情,也是一面照妖鏡。
除了刻意隱瞞,島叔近期還看到了造謠傳謠、哄擡物價、製假售假、尋釁滋事、暴力傷醫、拒絕隔離等諸多違法行爲,當然還有往電梯按鍵上吐口水、對着別人咳嗽或哈氣等不文明的舉動。
在全國上下齊心抗疫的戰鬥中,對於這些令人憤怒的行爲,法律要長出“牙齒”來,把任性和妄爲關進法治的籠子,爲疫情防控提供法律支撐
2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強調,要從立法、執法、司法、守法各環節發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爲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遏制疫情蔓延,要從嚴從實;依法防控疫情,也要從嚴從實。
刻意隱瞞,可能是出於多重原因,比如怕麻煩、怕被歧視,或者乾脆是無知無畏,但隱瞞帶來的後果卻非常可怕:在福建晉江,一名自湖北歸來的男子致使91人被居家隔離觀察、3557名一般接觸者被醫學隨訪及全程管控。
在聲勢浩大的防疫阻擊戰面前,任何有病史、接觸史、旅行史的人都該明白隱瞞實情將造成的嚴重後果;這種對疫情傳播後果的重視,也足以解釋《意見》爲何沒有采用“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來定罪——
在立法者眼中,事關疫情,只有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沒有“過失”;你的隱瞞,就是對所有人的野蠻。


文/蔡斐(西南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編輯/點蒼居士






























“天使印記”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福建省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醫護人員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重症監護室觀察病人情況。新華社記者熊琦攝
| 新華網

【島叔說】你的隱瞞,就是對所有人的野蠻

| 俠客島

兩天前,山東成武縣,當地首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田某治癒出院,激動的他不停向醫護人員致謝;可惜還沒踏出醫院大門,田某就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帶走調查。
田某此前在湖北荊州工作,年前返回老家後出現發熱、乾咳、乏力症狀。在村、鎮、縣三級醫院就診期間,他故意隱瞞疫區接觸史,被安排至普通病房住院,造成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70多人被隔離觀察。
給戰“疫”添亂的田某,並非個案。

武漢漢口火車站工作人員對旅客進行體溫監測

“如實”
我國《傳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一切單位和個人,必須接受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醫療機構有關傳染病的調查、檢驗、採集樣本、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如實提供有關情況
所謂“如實”,就是實事求是;所謂“必須”,則標示着這一法律上的義務性規範,不容任何例外和特殊
在來勢洶洶的疫情面前,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刻意隱瞞病情、接觸史、旅行史,不僅延誤自身治療時機,情形嚴重者更會觸犯法律法規、干擾防疫大局
2月2日,徐州市公安局對轄區內自武漢返鄉的張某進行立案偵查,這也是全國因隱瞞病情而被立案偵查的第一人。隨後,廣東、廣西、吉林、四川、青海、陝西、河北、內蒙古等地相繼爆出了類似案例。
陝西丹鳳縣,一對公婆王某張某在排查詢問及就診過程中始終不承認有湖北旅居史,導致12名醫護人員被隔離,懷孕8個月的兒媳被感染。
桂林市臨桂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周某不但隱瞞了自己在武漢的旅行史、多次到人員密集場所活動,還參加了單位的疫情防控工作會議,致使44人被隔離觀察
更有甚者,湖北省通城縣實驗小學副校長張某某與其妻黃某某在隱瞞疫區旅行史的情況下,違規給父親操辦壽宴,逾百人蔘加;繼而在就診過程中再次隱瞞事實,致使參加壽宴的數十名村民、縣人民醫院20名醫護人員、37名患者及家屬被隔離

桂林通報隱瞞武漢旅行史案例

嚴懲
防疫戰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越要堅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軌道上統籌推進各項工作,保障疫情防控順利推進。
我國對傳染病一直採取“預防爲主、防治結合”的方針,此次抗擊新冠肺炎也不例外。醫學界普遍認爲,面對傳染病的強擴散性和高病死率,“防”比“治”更爲緊迫
早預防、早發現、早預警、早準備既是科學,也是《傳染病防治法》的明確規定,這也是爲什麼上下各級反覆強調“不得隱瞞”的重要原因。
疫情發生後,各地政府、政法機關、衛生行政部門先後發佈了積極防控新冠肺炎的通知,不少地方還明確要求必須如實提供有關情況,否則就要接受法律的嚴懲:
北京市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未依法履行報告職責,隱瞞、緩報、謊報,或者阻礙疫情防控工作人員執行職務的,對有關責任人員依法給予政務處分;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爲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重慶市規定,“來自病毒感染高發地區、與病毒感染高發地區人員密切接觸,故意隱瞞情況,抗拒隔離管理,造成病毒傳播嚴重後果的”,將依法從嚴從快打擊。
江蘇省規定,“個人有隱瞞病情、在疫情嚴重地區旅居、與患者或者疑似患者接觸等情況的……除依法嚴格追究相應法律責任外,有關部門還應當將其認定爲失信行爲,依法予以懲戒
嚴懲的背後,是形勢的嚴峻——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指出,無症狀感染者也可能成爲傳染源

如實報告接觸史、旅行史,積極採取隔離措施,不僅是對自己、家人負責,更是對全社會負責。
一個人的隱瞞,往往會讓無數人的努力付諸東流。


罪名
今天下午,中央依法治國辦、中央政法委等六部門聯合召開新聞發佈會,《關於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正式落地。
由“兩高兩部”共同制定的《意見》指出,確診病人、疑似病人拒絕執行疫情防控措施,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其他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傳播或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顯然,“隱瞞”就屬於典型的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有關防控措施的情形
本次《意見》可以視作2003年“非典”時期《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升級版,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的基礎上,增加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適用
罪名的增加,實際上也是根據具體情形作出的調整。舉例來說,假設某人已被確診,還到處亂跑,引起新冠病毒傳播,就應該被認定爲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假如某人從武漢來,隱瞞旅行史,導致新冠病毒傳播,無論本人是否確診,從結果的角度都應認定爲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6部門聯合召開依法防控疫情新聞發佈會
法治
一場疫情,也是一面照妖鏡。
除了刻意隱瞞,島叔近期還看到了造謠傳謠、哄擡物價、製假售假、尋釁滋事、暴力傷醫、拒絕隔離等諸多違法行爲,當然還有往電梯按鍵上吐口水、對着別人咳嗽或哈氣等不文明的舉動。
在全國上下齊心抗疫的戰鬥中,對於這些令人憤怒的行爲,法律要長出“牙齒”來,把任性和妄爲關進法治的籠子,爲疫情防控提供法律支撐
2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強調,要從立法、執法、司法、守法各環節發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爲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遏制疫情蔓延,要從嚴從實;依法防控疫情,也要從嚴從實。
刻意隱瞞,可能是出於多重原因,比如怕麻煩、怕被歧視,或者乾脆是無知無畏,但隱瞞帶來的後果卻非常可怕:在福建晉江,一名自湖北歸來的男子致使91人被居家隔離觀察、3557名一般接觸者被醫學隨訪及全程管控。
在聲勢浩大的防疫阻擊戰面前,任何有病史、接觸史、旅行史的人都該明白隱瞞實情將造成的嚴重後果;這種對疫情傳播後果的重視,也足以解釋《意見》爲何沒有采用“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來定罪——
在立法者眼中,事關疫情,只有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沒有“過失”;你的隱瞞,就是對所有人的野蠻。


文/蔡斐(西南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編輯/點蒼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