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叔說】今天,武漢搞了個大動作

| 俠客島

今天(2月9日),武漢全市開展了一個大行動:整合市直機關企事業單位黨員幹部、職工及高校教師,共16739人,下沉到疫情較重的社區,統一編入街道社區工作隊,全天候全覆蓋排查“四類人員,確保應收盡收、不漏一人

在一個1000多萬人口的大城市,做這項工作相當不易。但同時,這也是一個必須要做、儘快要做的重要工作,對最終打贏武漢防疫攻堅戰具有關鍵意義。


2月7日,武漢市蔡甸區街道幹部用喇叭告知居民參加排查(圖源:新華社)


這段時間,防疫一線的社區工作者已是超負荷運轉。

前幾天,在武漢島叔居住的小區,社區書記寫了一個感言,很讓人感動。

他說,他們克服物資短缺、人員不足的困難,每天忙着防控宣傳、轄區巡查、測體溫、送醫協調、張貼通知、排查、登記造表、上報信息、送藥、送生活物資、消毒、聽取羣衆意見、諮詢、居民勸導、物資發放、關注羣內信息、突發事件處理、學習文件、迎檢、困難幫扶等等(你看完這一串頓號有多煩,基層幹部的真實工作就有多累)。

按說這個時候,社區和物業工作人員應該得到掌聲和讚美,應當得到更多理解和支持。然而,他們既要面臨上級的檢查,又要面對羣衆的壓力。


少數不瞭解情況的居民還會“雲監督”,投訴社區工作者在樓道消毒時怎麼不穿防護服?天地良心,這個時候,哪個社區工作者不希望有套防護服?

2月7日,武漢市江岸區工作人員給社區老人打電話登記體溫


平心而論,基層工作人員是理解防疫特殊性的,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們沒想法。

設身處地想一想,自從啓動一級響應以來,防疫指揮部的命令每天都有,往往一天還有好幾個。而每一條命令下達,都要街道社區去執行,市區兩級機關基本上都變成督查者

尤其是,自從國家衛健委提出“四集中”(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的要求以來,街道和社區的工作量急劇增加;與此同時,爲了保證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上級的檢查和督查又不斷增加。

於是,出現了“一個人幹活,兩個人督導,還有一個人督查”的現象,基層幹部實在心累。


根據島叔的調查,由於人手缺乏,武漢至今還有一些老舊小區和遠城區處於管理不到位的狀態,社區只能完成每天一次消毒、拍照留痕這樣的基本工作,“四類人員”摸排遠未完成。

所以,武漢這次組織1.6萬餘機關幹部職工下沉一線,協助基層工作,十分必要。此舉不僅可以緩解基層工作壓力,“多一個人多一份力”,更重要的是,還可以減少中間環節,減少上下級之間的心理隔閡。

實際上,防疫工作隊這一做法,在別的地區已經開展。


鄂西南的恩施州在1月24日就下發通知,要求全州各級各部門駐村工作隊和尖刀班的全體同志在1月25日(大年初一)12:00之前駐村,協助村兩委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同樣,位於鄂西北的鄖陽區,從臘月二十八開始,全區分爲100多個網格,無死角排查管控。隨着形勢日趨嚴峻,從大年初二開始,所有四大班子領導都下沉鄉鎮,帶上自己的生活必需品,不允許回城區從正月初三開始,全區132個扶貧工作隊就地轉化爲防疫工作隊,創建文明城市的工作機制就地轉化爲防疫工作機制。同時,動員所有機關幹部、黨員進社區,縣級領導擔任重點樓棟(有疑似或確診病例)的樓棟長。

1月底,鄖陽區防疫人員對小區發熱患者家裏進行消毒


總之,當地及時啓動工作隊,下沉鄉鎮村莊社區一線,對積極開展防疫工作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今,武漢也開始這樣做了。不過,島叔想提醒一句,工作隊是去工作的,而不是下去當官老爺的。

自防疫戰打響以來,已有一些黨員幹部犧牲在防疫一線,他們都是可敬可佩的英雄。但是,在少數地方,有些機關幹部下沉街道社區後,基層還是把他們當領導看,這些幹部的身份意識也沒有轉變過來,擺官架子、融不到基層工作中,結果什麼忙也幫不上

於是,下沉社區成了一個形式,拍個照、籤個字就完了。甚至還有些幹部作風不踏實,搞官僚主義,反而“帶壞了”基層工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島叔聽到的一個極端案例是,某地下去督查的人員全副武裝,對有危險的地方避之不及,檢查過後還要向鞋子噴酒精消毒——這可是基層都不捨得用的寶貴防護物資。這樣的作風讓基層幹部羣衆怎麼想?


那麼,下沉幹部如何做好工作呢?

島叔認爲,一是下沉幹部應當迅速轉變角色。戰時狀態,下沉到一線,就意味着被編入了具體的戰鬥單元,要服從一線指揮官的指揮。因而,下沉的機關幹部不再是上級領導,而是街道社區工作隊的普通一員,要服從街道指揮部的指揮

二是下沉幹部應當迅速轉變機關作風,和基層幹部融爲一體。基層的工作文化和機關畢竟有所不同,雖然沒有優劣之分,但一定有適合不適合的區別。過去,上級幹部下基層講究“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目的就是要打破機關作風和官僚做派。如今,雖然不一定做到“三同”,但“三同”的精神是一樣的。


三是下沉幹部應當充分發揮自己的專長爲基層排憂解難。很多下沉幹部下去以後,因爲工作不熟悉,都有無從下手的感覺,並且,基層也不好意思“指揮”他們。如果自己不積極,就會變得無所事事,遊離在外。

但是,機關幹部是有自己優勢的,至少可以上連下通,利用上級機關的力量,幫基層解決一些實際問題。新任務來的時候,主動衝上前去接手,免得基層幹部應接不暇。而對基層極其厭煩的“表格防疫”等形式主義問題,上級機關幹部下沉基層後,很可能會有更切身的體會,有利於今後改進工作。


2月7日,武漢市江岸區社區工作人員爲一獨居老人送去體溫計和蔬菜


大戰當前,鐵的紀律是“戰疫”成功的保證。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紀律執行不能以損傷士氣爲代價,不能因爲紀律監督而進一步拉大上下級之間的隔閡

工作隊是兼顧紀律和士氣的一個非常好的做法。上級機關要在和基層共同工作中貫徹落實好政策,同時爲基層排憂解難,像一個戰壕裏的戰士一樣不分彼此,形成精神共同體。

基層幹部沒有了後顧之憂,沒有了思想包袱,“戰疫”才能勢如破竹早日走向勝利。

期待經過今天這一役,武漢不會再發生患者沒有牀位、無法得到救治的事情。

文/呂德文(武漢大學社會學院研究員)

編輯/宇文雷格





























“天使印記”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福建省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醫護人員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重症監護室觀察病人情況。新華社記者熊琦攝
| 新華網


【島叔說】今天,武漢搞了個大動作

| 俠客島

今天(2月9日),武漢全市開展了一個大行動:整合市直機關企事業單位黨員幹部、職工及高校教師,共16739人,下沉到疫情較重的社區,統一編入街道社區工作隊,全天候全覆蓋排查“四類人員,確保應收盡收、不漏一人

在一個1000多萬人口的大城市,做這項工作相當不易。但同時,這也是一個必須要做、儘快要做的重要工作,對最終打贏武漢防疫攻堅戰具有關鍵意義。


2月7日,武漢市蔡甸區街道幹部用喇叭告知居民參加排查(圖源:新華社)


這段時間,防疫一線的社區工作者已是超負荷運轉。

前幾天,在武漢島叔居住的小區,社區書記寫了一個感言,很讓人感動。

他說,他們克服物資短缺、人員不足的困難,每天忙着防控宣傳、轄區巡查、測體溫、送醫協調、張貼通知、排查、登記造表、上報信息、送藥、送生活物資、消毒、聽取羣衆意見、諮詢、居民勸導、物資發放、關注羣內信息、突發事件處理、學習文件、迎檢、困難幫扶等等(你看完這一串頓號有多煩,基層幹部的真實工作就有多累)。

按說這個時候,社區和物業工作人員應該得到掌聲和讚美,應當得到更多理解和支持。然而,他們既要面臨上級的檢查,又要面對羣衆的壓力。


少數不瞭解情況的居民還會“雲監督”,投訴社區工作者在樓道消毒時怎麼不穿防護服?天地良心,這個時候,哪個社區工作者不希望有套防護服?

2月7日,武漢市江岸區工作人員給社區老人打電話登記體溫


平心而論,基層工作人員是理解防疫特殊性的,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們沒想法。

設身處地想一想,自從啓動一級響應以來,防疫指揮部的命令每天都有,往往一天還有好幾個。而每一條命令下達,都要街道社區去執行,市區兩級機關基本上都變成督查者

尤其是,自從國家衛健委提出“四集中”(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的要求以來,街道和社區的工作量急劇增加;與此同時,爲了保證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上級的檢查和督查又不斷增加。

於是,出現了“一個人幹活,兩個人督導,還有一個人督查”的現象,基層幹部實在心累。


根據島叔的調查,由於人手缺乏,武漢至今還有一些老舊小區和遠城區處於管理不到位的狀態,社區只能完成每天一次消毒、拍照留痕這樣的基本工作,“四類人員”摸排遠未完成。

所以,武漢這次組織1.6萬餘機關幹部職工下沉一線,協助基層工作,十分必要。此舉不僅可以緩解基層工作壓力,“多一個人多一份力”,更重要的是,還可以減少中間環節,減少上下級之間的心理隔閡。

實際上,防疫工作隊這一做法,在別的地區已經開展。


鄂西南的恩施州在1月24日就下發通知,要求全州各級各部門駐村工作隊和尖刀班的全體同志在1月25日(大年初一)12:00之前駐村,協助村兩委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同樣,位於鄂西北的鄖陽區,從臘月二十八開始,全區分爲100多個網格,無死角排查管控。隨着形勢日趨嚴峻,從大年初二開始,所有四大班子領導都下沉鄉鎮,帶上自己的生活必需品,不允許回城區從正月初三開始,全區132個扶貧工作隊就地轉化爲防疫工作隊,創建文明城市的工作機制就地轉化爲防疫工作機制。同時,動員所有機關幹部、黨員進社區,縣級領導擔任重點樓棟(有疑似或確診病例)的樓棟長。

1月底,鄖陽區防疫人員對小區發熱患者家裏進行消毒


總之,當地及時啓動工作隊,下沉鄉鎮村莊社區一線,對積極開展防疫工作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今,武漢也開始這樣做了。不過,島叔想提醒一句,工作隊是去工作的,而不是下去當官老爺的。

自防疫戰打響以來,已有一些黨員幹部犧牲在防疫一線,他們都是可敬可佩的英雄。但是,在少數地方,有些機關幹部下沉街道社區後,基層還是把他們當領導看,這些幹部的身份意識也沒有轉變過來,擺官架子、融不到基層工作中,結果什麼忙也幫不上

於是,下沉社區成了一個形式,拍個照、籤個字就完了。甚至還有些幹部作風不踏實,搞官僚主義,反而“帶壞了”基層工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島叔聽到的一個極端案例是,某地下去督查的人員全副武裝,對有危險的地方避之不及,檢查過後還要向鞋子噴酒精消毒——這可是基層都不捨得用的寶貴防護物資。這樣的作風讓基層幹部羣衆怎麼想?


那麼,下沉幹部如何做好工作呢?

島叔認爲,一是下沉幹部應當迅速轉變角色。戰時狀態,下沉到一線,就意味着被編入了具體的戰鬥單元,要服從一線指揮官的指揮。因而,下沉的機關幹部不再是上級領導,而是街道社區工作隊的普通一員,要服從街道指揮部的指揮

二是下沉幹部應當迅速轉變機關作風,和基層幹部融爲一體。基層的工作文化和機關畢竟有所不同,雖然沒有優劣之分,但一定有適合不適合的區別。過去,上級幹部下基層講究“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目的就是要打破機關作風和官僚做派。如今,雖然不一定做到“三同”,但“三同”的精神是一樣的。


三是下沉幹部應當充分發揮自己的專長爲基層排憂解難。很多下沉幹部下去以後,因爲工作不熟悉,都有無從下手的感覺,並且,基層也不好意思“指揮”他們。如果自己不積極,就會變得無所事事,遊離在外。

但是,機關幹部是有自己優勢的,至少可以上連下通,利用上級機關的力量,幫基層解決一些實際問題。新任務來的時候,主動衝上前去接手,免得基層幹部應接不暇。而對基層極其厭煩的“表格防疫”等形式主義問題,上級機關幹部下沉基層後,很可能會有更切身的體會,有利於今後改進工作。


2月7日,武漢市江岸區社區工作人員爲一獨居老人送去體溫計和蔬菜


大戰當前,鐵的紀律是“戰疫”成功的保證。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紀律執行不能以損傷士氣爲代價,不能因爲紀律監督而進一步拉大上下級之間的隔閡

工作隊是兼顧紀律和士氣的一個非常好的做法。上級機關要在和基層共同工作中貫徹落實好政策,同時爲基層排憂解難,像一個戰壕裏的戰士一樣不分彼此,形成精神共同體。

基層幹部沒有了後顧之憂,沒有了思想包袱,“戰疫”才能勢如破竹早日走向勝利。

期待經過今天這一役,武漢不會再發生患者沒有牀位、無法得到救治的事情。

文/呂德文(武漢大學社會學院研究員)

編輯/宇文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