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過生死之間!一名危重症治癒者的救治經歷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頸椎保健操3組,手臂上推舒展運動3組,輕微擴胸運動3組……2月6日上午,在家中完成一系列恢復性運動後,37歲的李振東接受了本網記者採訪。


李振東是湖北荊州人,在當地旅行社工作。在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李振東成爲荊州市首個確診的危重症患者。所幸,經過積極治療,經歷了生死考驗的他已於1月31日出院。


據李振東介紹,他曾於1月10日和13日兩次去武漢參加會議。從1月10日夜間開始,身體出現不適,有發熱跡象。也是從這時候起,以爲得了流感的他,戴上了口罩。


“去年12月,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上新聞後,我就知道這個事了,武漢的同事、同學也知道,但大家都沒當回事。1月10日晚上,我還和武漢的同學小聚了下。13日再去武漢,與會人員中也只有我戴了口罩。”李振東說,在1月14日晚上拍胸片之前,他一直以爲自己是流感。


胸片結果出來後,李振東根據醫生建議,連夜趕到定點醫院荊州市胸科醫院就診,一天後從普通單人病房轉入隔離病區。記者拿到的一份報告顯示,1月18日,荊州市衛健委組織專家爲李振東會診,考慮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觀察病例;20日,李振東發熱情況未見好轉,呼吸頻率增快,肺部病竈持續惡化,並出現肝功能異常,經市級專家再次會診,診斷爲疑似病例(危重症);22日,核酸檢測結果爲陽性,這就意味着李振東成爲確診病例。


隔離治療期間,因合併哮喘等基礎性疾病,李振東的病情曾一度危急,一連5天高燒不能下牀,體溫最高達到39.7℃。李振東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


“印象最深的是1月17日凌晨3點左右,哮喘突然發作,發燒不知道多少度了,因爲人是迷糊的,咳嗽得厲害,口也很渴,再加上哮喘讓我幾乎無法呼吸……身體沒有任何力氣,無法動彈也無法說話。”李振東回憶說,自己不是個心理脆弱的人,但那段時間每天晚上都流淚,不知不覺眼淚就流下來了。


記者瞭解到,針對李振東的情況,荊州市胸科醫院專門成立了兩個醫療團隊,實行24小時值班。經過醫務人員十多天的全力救治和精心護理,在與死神數次交手後,李振東終於轉危爲安。


“醫務人員態度很好,照顧得很周到,讓我非常感動,也給了我信心。醫生一直說沒問題,可以治好,讓我不要有心理負擔。而且,可能是爲了減輕我壓力,到現在都沒有告訴我是確診病例。”李振東說,爲了表達心意,他已通過荊州團市委的捐助渠道向醫院捐款捐物。


除了捐贈款物,李振東在病情平穩後,根據自己的經歷和體會,總結出隔離治療的四個階段性特點,以供其他患者參考:“第一階段爲檢查階段,每天早中晚抽血,還要提取咳痰去化驗,需要自己把痰都咳出來,有時候咳得撕心裂肺;第二階段可以說是鬼門關階段,病情發展到頂峯,一定要用毅力扛過去,不然就會非常危險;到了第三階段,不會再天天高燒,咳嗽也好了很多,每天按時打針吃藥就行了;第四階段是停藥、留院觀察階段,做各種檢查,等待出院。


出院後的李振東,從2月5日起開始嘗試少量的恢復性運動。這幾天,陸續有朋友通過微信向他送來慰問和祝福,讓他深受鼓舞。而他最牽掛的,還是荊州乃至全國的疫情防控。


“作爲一名治癒的危重症患者,我感謝國家爲我們承擔了高額的醫療費用,感謝醫務人員用自己的無私奉獻幫助我們渡過難關。我願意分享我的經歷和感悟,也希望大家都能自覺遵守疫情防控規定,拒絕僥倖心理,對自己負責,對他人、對社會負責,不給疫情防控添亂添堵。”李振東說。(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瞿芃 自湖北報道)


更多內容,爲您推薦


疫病的自述:和我打過架的人,都成長了


疫情下的"朋友圈"


疫情之下,這個“口罩”你一定需要 | 科學戰疫


說"北京暫無社區傳播",到底啥叫社區傳播?


別來無恙:你別來,我無恙


世衛組織總幹事爲何這樣評價中國疫情防控?


野生動物交易監管責任必須落實到位













“天使印記”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福建省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醫護人員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重症監護室觀察病人情況。新華社記者熊琦攝
| 新華網



















戰“疫”,我們同在!

截至2月7日,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聯合入選企業共同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已向武漢等地捐贈超17億元現金、
| 新華網

挺過生死之間!一名危重症治癒者的救治經歷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頸椎保健操3組,手臂上推舒展運動3組,輕微擴胸運動3組……2月6日上午,在家中完成一系列恢復性運動後,37歲的李振東接受了本網記者採訪。


李振東是湖北荊州人,在當地旅行社工作。在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李振東成爲荊州市首個確診的危重症患者。所幸,經過積極治療,經歷了生死考驗的他已於1月31日出院。


據李振東介紹,他曾於1月10日和13日兩次去武漢參加會議。從1月10日夜間開始,身體出現不適,有發熱跡象。也是從這時候起,以爲得了流感的他,戴上了口罩。


“去年12月,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上新聞後,我就知道這個事了,武漢的同事、同學也知道,但大家都沒當回事。1月10日晚上,我還和武漢的同學小聚了下。13日再去武漢,與會人員中也只有我戴了口罩。”李振東說,在1月14日晚上拍胸片之前,他一直以爲自己是流感。


胸片結果出來後,李振東根據醫生建議,連夜趕到定點醫院荊州市胸科醫院就診,一天後從普通單人病房轉入隔離病區。記者拿到的一份報告顯示,1月18日,荊州市衛健委組織專家爲李振東會診,考慮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觀察病例;20日,李振東發熱情況未見好轉,呼吸頻率增快,肺部病竈持續惡化,並出現肝功能異常,經市級專家再次會診,診斷爲疑似病例(危重症);22日,核酸檢測結果爲陽性,這就意味着李振東成爲確診病例。


隔離治療期間,因合併哮喘等基礎性疾病,李振東的病情曾一度危急,一連5天高燒不能下牀,體溫最高達到39.7℃。李振東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


“印象最深的是1月17日凌晨3點左右,哮喘突然發作,發燒不知道多少度了,因爲人是迷糊的,咳嗽得厲害,口也很渴,再加上哮喘讓我幾乎無法呼吸……身體沒有任何力氣,無法動彈也無法說話。”李振東回憶說,自己不是個心理脆弱的人,但那段時間每天晚上都流淚,不知不覺眼淚就流下來了。


記者瞭解到,針對李振東的情況,荊州市胸科醫院專門成立了兩個醫療團隊,實行24小時值班。經過醫務人員十多天的全力救治和精心護理,在與死神數次交手後,李振東終於轉危爲安。


“醫務人員態度很好,照顧得很周到,讓我非常感動,也給了我信心。醫生一直說沒問題,可以治好,讓我不要有心理負擔。而且,可能是爲了減輕我壓力,到現在都沒有告訴我是確診病例。”李振東說,爲了表達心意,他已通過荊州團市委的捐助渠道向醫院捐款捐物。


除了捐贈款物,李振東在病情平穩後,根據自己的經歷和體會,總結出隔離治療的四個階段性特點,以供其他患者參考:“第一階段爲檢查階段,每天早中晚抽血,還要提取咳痰去化驗,需要自己把痰都咳出來,有時候咳得撕心裂肺;第二階段可以說是鬼門關階段,病情發展到頂峯,一定要用毅力扛過去,不然就會非常危險;到了第三階段,不會再天天高燒,咳嗽也好了很多,每天按時打針吃藥就行了;第四階段是停藥、留院觀察階段,做各種檢查,等待出院。


出院後的李振東,從2月5日起開始嘗試少量的恢復性運動。這幾天,陸續有朋友通過微信向他送來慰問和祝福,讓他深受鼓舞。而他最牽掛的,還是荊州乃至全國的疫情防控。


“作爲一名治癒的危重症患者,我感謝國家爲我們承擔了高額的醫療費用,感謝醫務人員用自己的無私奉獻幫助我們渡過難關。我願意分享我的經歷和感悟,也希望大家都能自覺遵守疫情防控規定,拒絕僥倖心理,對自己負責,對他人、對社會負責,不給疫情防控添亂添堵。”李振東說。(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瞿芃 自湖北報道)


更多內容,爲您推薦


疫病的自述:和我打過架的人,都成長了


疫情下的"朋友圈"


疫情之下,這個“口罩”你一定需要 | 科學戰疫


說"北京暫無社區傳播",到底啥叫社區傳播?


別來無恙:你別來,我無恙


世衛組織總幹事爲何這樣評價中國疫情防控?


野生動物交易監管責任必須落實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