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保護好我的村”

| 南方人物週刊


玉龍雪山腳下的玉湖村。(受訪者供圖/圖)


全文共4244字,閱讀大約需要10分鐘。

  • 在求助信裏,我寫了四樣求支援的物品,是因爲我只知道這四樣。而實際情況是,現在村裏幾乎什麼都沒有。


  • “第一點,這個病會人傳人,潛伏期就會傳染。第二點,暫時還沒有治療這個病的藥。第三點,這個病可能會死人。”我們就這樣直接去跟他們說,現在好多了,村裏走動的人很少了。


  • 白天,村是封鎖的,但一些遊客把車停在村外小樹林,然後徒步進來,藏到村子裏。這些人,我們查出來都送去安置點。


本文首發於南方週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文 | 南方週末記者 敬奕步
南方週末實習生 龔柔善 葉梓
責任編輯 | 張玥


2020年1月29日,一則求助帖四處流轉。

這則求助帖來自雲南麗江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白沙鎮下轄的玉湖村。截至2020年2月3日0時,雲南省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05例,其中麗江市7例。在全國新冠肺炎疫情猛烈蔓延態勢中,這個村莊發出了求救的呼喊。

“目前醫護防疫用品告急……全城口罩都售空了,農村裏幾乎無有效防護用品。”求助帖寫道,因爲防護用品太缺乏,玉湖村村委會在做防護宣傳工作時,擔心會形成交叉感染。

求助帖顯示,玉湖村目前共有1800餘人,現在急缺有效防護措施。求助帖呼籲求援的幾種防護用品包括:抗病毒藥物、防護眼罩、口罩和消毒殺菌用品。

在納西語裏,玉湖村叫“巫魯肯”,意爲“雪山腳下”。這是距離玉龍雪山最近的村莊,旅遊業是當地村民的主要收入來源。2019年11月,玉湖村入選當年中國美麗休閒鄉村名單。

每年春節都是玉湖村的旅遊旺季,來自全國各地的旅客在這裏度假。但在2020年春節,一場來勢洶洶的疫情打破了村莊的寧靜。

1月25日,全國疫情洶涌。在村委會的部署下,玉湖村開始實行“軟封村”。村內飯館全部停業,49歲的村民呂羣志感到害怕,想關掉自己的雜貨鋪,但沒能如願。“主任說,我們這個店沒特殊情況不能關門。我們一關店,他們(村民)就更慌了。”

不讓呂羣志關店的人是和旺盛,他是玉湖村的村委會主任。在這次疫情中,31歲的和旺盛帶着十多名村幹部,在醫療物資極其缺乏的情況下,始終站在防治一線。

1月30日晚間,南方週末記者與和旺盛進行了對話。他的普通話說得並不標準,但字字懇切。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我知道咱們祖國現在哪裏都困難,但我作爲一個村長(村委會主任),我想保護好我的村。”

以下爲村主任自述:

1

家家關大門


我大學畢業以後,先去景區創業,三年多後回到村裏。2016年5月25日,我參加村民投票選舉,當選了村主任。

我們村資源豐富,但資源優勢又是劣勢。因爲村子在玉龍雪山腳下,地處半山區,是整個麗江市的水源涵養地,受國家的保護,所以很多資源都沒法開發,只能做生態旅遊。

村裏有1600多個原住村民,還有一些外地的朋友,來這裏租院子做民宿客棧,他們現在也回不去,加起來一共1800多人。我們原住民是納西族,我也是納西族。

我們村一直在做初級的旅遊服務,比如騎馬、農家樂、民宿酒店。有的村民在民宿酒店裏做保潔,有的人開旅遊車、商務車,賺點車費。村裏80%的人員都是做旅遊服務的。

從玉湖村開車到白沙鎮,只要15分鐘,到麗江也只要20分鐘。因爲跟城裏近,又是旅遊中心,我們心裏特別忐忑。現在麗江有6個病例,都是從湖北過來玩的朋友發病,而我們村跟外界接觸的機率太高了。

1月25日之前,我們還在興高采烈,大家都想着要過年了。25日當天,鎮裏來了通知,讓我們開始排查有沒有從疫情重點地區回來的人。

我們發現有從那裏回來的學生,就去溝通,他們也主動來上報,暫時在家裏隔離。每天讓他們量三次體溫,彙報到村委會,村委會又報給上級,現在村裏還沒有發現病人。

村裏當時有湖北、廣東、湖南、上海和深圳來的遊客,我們就去勸返他們回家過年。後來,麗江市政府作了部署,給湖北籍和非湖北籍的人安排了不同的酒店。我們就把所有的“外籍”遊客都護送過去了。

安置點更安全,那裏有醫護人員、消毒措施,村裏反而啥都沒有。我們是旅遊城市,政府對“外籍”的人的保護措施是最好的,但往往落下了本地人。

也是從25日起,村裏開始封村,沒有再接待客人。但村子現在依然處於危險狀態。因爲疫病有潛伏期,現在還不敢完全保證安全。封村那天,我們還接觸過湖北籍的人。

現在村裏大家都不出來了。家家關大門,在家看電視。

村民有兩極分化的狀態。一些人特別敏感,但有一些在家務農的村民反而特別不怕。我也不知道他爲什麼不怕,他們說“(疫情)不會上這兒來,這裏空氣這麼好”。不怕的這些人中,家庭條件差者居多。


2

“現在村子裏幾乎什麼都沒有”


在求助信裏,我寫了四樣求支援的物品,是因爲我只知道這四樣。而實際情況是,現在村裏幾乎什麼都沒有。

之前,我們讓村民去市區買口罩,有人在藥店買到一些,但現在全都買不到了。說實話,我們這邊沒有什麼霧霾,空氣質量很好,所以我們對於口罩都很陌生,從來不用的。我們去醫藥公司買的時候,基本上被城裏人買完了。

村裏的醫務室只剩下一兩瓶酒精和幾小包醫務人員用的一次性口罩。

前幾天,我們自個兒想辦法,有一些人“裸奔”上戰場。27日,口罩就買不到了,大家都是託自己的關係,去跟買好的朋友、親戚要的。口罩很薄,雖然擔心達不到效果,但也必須戴,不然我們幾個會變成交叉感染源,帶着病毒到處走。

我戴的是一次性口罩。一個口罩,用了三天。每天用完回來,拿酒精噴。酒精是我妹妹給的,她以前是做美容的,家裏有一瓶,送給了我。我每天都去麗江所有藥店轉一圈,但買不到。

村裏防治工作最難點在於裝備,其中口罩又是難中之難。

我們工作組開了一個短會,會上說,我們都不怕死,但我們牽掛着背後的家人。自己死了不怕,但家裏的人足不出戶,我們工作完要回去。大家都只有一個家,村委會裏面也沒辦法住。所以回家前,大家只能用酒精噴一下。

今天,白沙鎮鎮政府給村委會發了20個N95口罩,還有十袋消毒水。村委會做事的人有9個,工作組有10個人,一人分了一個,戴着在村口工作。村裏的旅遊合作社、小賣部,還有村委會的服務場所,這些區域都要消毒。

發求助信,是朋友的建議。我其實想問他有沒有購買的渠道,我算了一筆賬,因爲村委會沒錢,要買的話也只敢買一兩萬元,多的不敢保證,不然又要向上級爭取資金。爭取的話,我也擔心,因爲現在重心在武漢。

我很糾結。我作爲一個村委會主任,有義務先保全我們村,但我的能力也有限,所以非常糾結。

玉湖村村委會張貼的宣傳橫幅。 (受訪者供圖/圖)


3

喊話“三個點”


1月25日,村子實行了“軟封村”。我們在村子裏的主入口設了服務點,村委會幹部在那蹲守,村裏的車出去了要登記;除了村裏的車,其他車不準進。

那一天,村裏的旅遊合作社也停業了。合作社已經開了十多年。每戶村民都養了一匹馬,做初級的騎馬旅遊服務。每天,每一家都有一個人去合作社。所以我們村裏的接觸率太高了。我們擔心,只要有一例病人,整個村都難以避免,因爲村民與村民之間,90%以上都已經互相接觸過了。

我還擔心,有一些人即使是感冒、發燒,現在也說不好究竟是不是新冠肺炎。說實話,在我們這個區域,因爲非常冷,感冒的人太多了。而藥物也拿不到,都賣完了。

全國都圍着湖北武漢,我真擔心一旦疫情在村裏暴發,那就麻煩。最近,我都到很晚才睡得着。

我們呼籲小賣部不要關門,因爲他們也害怕,想關門。但我們擔心關了以後,老百姓的生活會有困擾。所以我每天想着去哪買口罩,願意花錢先買幾個給小賣部的人。

玉湖村分了9個組,每個組都有村民組長。做防治工作時,組長給戶主建微信羣,在羣裏不停地說新冠肺炎的危害性。用我們當地話說“三個點”,這也是白沙鎮鎮政府領導教我們的:

“第一點,這個病會人傳人,潛伏期就會傳染;第二點,暫時還沒有治療這個病的藥;第三點,這個病可能會死人。”

我們就這樣直接去跟他們說,現在好多了,村裏走動的人很少了。

但前幾天,我還很擔心,因爲村民都覺得拜年重要。我們少數民族地區在傳統的方面又太古板,一定要去拜訪長輩,所以我們壓力比較大。老百姓的原話就是說,“人活着就是爲了結個情”。有時候我們跟他說不清楚,只能講,如果你們沒有命了,以後就沒辦法見了。我們只能這麼講。

我家七口人,奶奶八十多歲了,姑姑想念老母親,想來拜年,我叫他們不要來,用視頻拜年。我說,我是主任,要從我做起。雖然我們只離了幾公里,但是我不接待他們回家,也不准我家人出門。

我特別感謝我的家人理解我。一開始,他們跟我說,你一個人到處跑,如果你帶了病毒回來,一家都得傳染,要不你就別回了?最後他們還是讓我回家。我回家的時候,都是把衣服脫在門口,媳婦給我備一小瓶酒精,讓我去噴。

除了線上宣傳,我們還掛橫幅、發廣播。村裏的廣播,用民族話做了錄音,循環播放,告訴大家怎麼預防。

村裏的2名醫務人員一直在醫務室,給村裏感冒的人檢查,從早忙到晚。白沙鎮沒有收治新冠肺炎的定點醫院,只能送到玉龍縣和麗江市。現在,全部病患集中到麗江市人民醫院隔離了。

現在,我們黨支部又開展了一個工作,因爲村裏有一百多個黨員,就讓黨員、組長和支部書記分配任務,讓黨員掛鉤農戶,每個黨員負責三個農戶,去做宣傳。我建議他們用手機通訊宣傳,微信或是打電話,避免更多的交叉感染。因爲大家都沒有有效的防護措施,所以我不讓他們去串門。

我們村的區域面積是36.7平方公里,繞着走一圈至少一小時。因爲我們在雪山腳下,水源好,空氣也好,很多客人覺得我們這裏很安全,都跑來躲避。但以我對病毒的認識,沒有什麼安全區。

前幾天出了些問題。白天,村是封鎖的,但一些遊客把車停在村外小樹林,然後徒步進來,藏到村子裏。這些人,我們查出來都送去安置點。我和村支書幾個人每天巡邏,巡查每一家民宿。


4

每天損失60萬


大約從2003年起,玉湖村開始發展旅遊業。目前,村裏每年要接待約20萬遊客。其中,旅遊合作社每天就有三四百位遊客,再加上村裏民宿接待的客人和自駕遊的客人。

春節和十一黃金週是村裏的旅遊高峯。春節時,玉龍雪山上有雪,很多人慕名而來。

但今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們村產生了較大影響。村裏現在開業的民宿有8家,春節前就被預定完了,直到初十,全部滿房。但我們從初一就開始勸返了。80%-90%的村民都從事旅遊業,一般情況下,他們初一、初二拜完年就開始工作,但今年,全都在家裏呆着。

這個春節至今,村裏的經濟損失大概有300萬(自1.26-30日)。

大頭部分是民宿,一天的損失就差不多四五十萬。一些民宿比較高端,一晚房價是5800元,最低的民宿也是1280元,平均下來民宿的虧損在3000多元/間/晚,一家就有20多間房。

另一部分是村民的損失。村裏養馬做租馬生意的村民有四百戶,每戶一天能收入100元,一天就是4萬元。村裏還有一百多輛旅遊車,比如一天500元,加起來就是5萬。再加上餐飲方面的損失,一天利潤500元左右,三家就是1500元。

以上這些加起來,村裏一天差不多損失60萬。

2019年春節,每天的營收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從初一到初七,每天接待1000-1500人。今年原本的遊客數量比去年還要上升10%。

玉湖村目前的發展水平,在整個麗江的農村裏屬於中上。因爲我們全靠旅遊,而很多其他村是靠水果蔬菜。但我們海拔也在2700米左右,土地沒法種,只能靠旅遊。

1月26日之前,每天都有一千多名遊客來村裏,整個一月將近接待了3萬人。遊客來自全國各地,旅行社的、自駕遊的、住宿的、吃飯的都有,還有徒步的驢友。

值得欣慰的是,那幾個湖北籍遊客被送到安置點後,我們一直和他們保持聯繫,目前還沒有一個人發病。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題:














西媒:泰國出組合拳幫扶旅遊業

參考消息網2月3日報道西媒稱,泰國正在採取措施,緩解疫情對經濟尤其是旅遊業和出口造成的影響。據埃菲社2月1
| 參考消息






















2019年酒店大住宿白皮書

2019年消費經濟升級轉型促使我國中高端酒店需求增幅增大;同時“一帶一路”國際化戰略的入境等旅遊風口的出現,也爲酒店住宿業迎來新的需求。
| 邁點研究院

“我想保護好我的村”

| 南方人物週刊


玉龍雪山腳下的玉湖村。(受訪者供圖/圖)


全文共4244字,閱讀大約需要10分鐘。

  • 在求助信裏,我寫了四樣求支援的物品,是因爲我只知道這四樣。而實際情況是,現在村裏幾乎什麼都沒有。


  • “第一點,這個病會人傳人,潛伏期就會傳染。第二點,暫時還沒有治療這個病的藥。第三點,這個病可能會死人。”我們就這樣直接去跟他們說,現在好多了,村裏走動的人很少了。


  • 白天,村是封鎖的,但一些遊客把車停在村外小樹林,然後徒步進來,藏到村子裏。這些人,我們查出來都送去安置點。


本文首發於南方週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文 | 南方週末記者 敬奕步
南方週末實習生 龔柔善 葉梓
責任編輯 | 張玥


2020年1月29日,一則求助帖四處流轉。

這則求助帖來自雲南麗江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白沙鎮下轄的玉湖村。截至2020年2月3日0時,雲南省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05例,其中麗江市7例。在全國新冠肺炎疫情猛烈蔓延態勢中,這個村莊發出了求救的呼喊。

“目前醫護防疫用品告急……全城口罩都售空了,農村裏幾乎無有效防護用品。”求助帖寫道,因爲防護用品太缺乏,玉湖村村委會在做防護宣傳工作時,擔心會形成交叉感染。

求助帖顯示,玉湖村目前共有1800餘人,現在急缺有效防護措施。求助帖呼籲求援的幾種防護用品包括:抗病毒藥物、防護眼罩、口罩和消毒殺菌用品。

在納西語裏,玉湖村叫“巫魯肯”,意爲“雪山腳下”。這是距離玉龍雪山最近的村莊,旅遊業是當地村民的主要收入來源。2019年11月,玉湖村入選當年中國美麗休閒鄉村名單。

每年春節都是玉湖村的旅遊旺季,來自全國各地的旅客在這裏度假。但在2020年春節,一場來勢洶洶的疫情打破了村莊的寧靜。

1月25日,全國疫情洶涌。在村委會的部署下,玉湖村開始實行“軟封村”。村內飯館全部停業,49歲的村民呂羣志感到害怕,想關掉自己的雜貨鋪,但沒能如願。“主任說,我們這個店沒特殊情況不能關門。我們一關店,他們(村民)就更慌了。”

不讓呂羣志關店的人是和旺盛,他是玉湖村的村委會主任。在這次疫情中,31歲的和旺盛帶着十多名村幹部,在醫療物資極其缺乏的情況下,始終站在防治一線。

1月30日晚間,南方週末記者與和旺盛進行了對話。他的普通話說得並不標準,但字字懇切。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我知道咱們祖國現在哪裏都困難,但我作爲一個村長(村委會主任),我想保護好我的村。”

以下爲村主任自述:

1

家家關大門


我大學畢業以後,先去景區創業,三年多後回到村裏。2016年5月25日,我參加村民投票選舉,當選了村主任。

我們村資源豐富,但資源優勢又是劣勢。因爲村子在玉龍雪山腳下,地處半山區,是整個麗江市的水源涵養地,受國家的保護,所以很多資源都沒法開發,只能做生態旅遊。

村裏有1600多個原住村民,還有一些外地的朋友,來這裏租院子做民宿客棧,他們現在也回不去,加起來一共1800多人。我們原住民是納西族,我也是納西族。

我們村一直在做初級的旅遊服務,比如騎馬、農家樂、民宿酒店。有的村民在民宿酒店裏做保潔,有的人開旅遊車、商務車,賺點車費。村裏80%的人員都是做旅遊服務的。

從玉湖村開車到白沙鎮,只要15分鐘,到麗江也只要20分鐘。因爲跟城裏近,又是旅遊中心,我們心裏特別忐忑。現在麗江有6個病例,都是從湖北過來玩的朋友發病,而我們村跟外界接觸的機率太高了。

1月25日之前,我們還在興高采烈,大家都想着要過年了。25日當天,鎮裏來了通知,讓我們開始排查有沒有從疫情重點地區回來的人。

我們發現有從那裏回來的學生,就去溝通,他們也主動來上報,暫時在家裏隔離。每天讓他們量三次體溫,彙報到村委會,村委會又報給上級,現在村裏還沒有發現病人。

村裏當時有湖北、廣東、湖南、上海和深圳來的遊客,我們就去勸返他們回家過年。後來,麗江市政府作了部署,給湖北籍和非湖北籍的人安排了不同的酒店。我們就把所有的“外籍”遊客都護送過去了。

安置點更安全,那裏有醫護人員、消毒措施,村裏反而啥都沒有。我們是旅遊城市,政府對“外籍”的人的保護措施是最好的,但往往落下了本地人。

也是從25日起,村裏開始封村,沒有再接待客人。但村子現在依然處於危險狀態。因爲疫病有潛伏期,現在還不敢完全保證安全。封村那天,我們還接觸過湖北籍的人。

現在村裏大家都不出來了。家家關大門,在家看電視。

村民有兩極分化的狀態。一些人特別敏感,但有一些在家務農的村民反而特別不怕。我也不知道他爲什麼不怕,他們說“(疫情)不會上這兒來,這裏空氣這麼好”。不怕的這些人中,家庭條件差者居多。


2

“現在村子裏幾乎什麼都沒有”


在求助信裏,我寫了四樣求支援的物品,是因爲我只知道這四樣。而實際情況是,現在村裏幾乎什麼都沒有。

之前,我們讓村民去市區買口罩,有人在藥店買到一些,但現在全都買不到了。說實話,我們這邊沒有什麼霧霾,空氣質量很好,所以我們對於口罩都很陌生,從來不用的。我們去醫藥公司買的時候,基本上被城裏人買完了。

村裏的醫務室只剩下一兩瓶酒精和幾小包醫務人員用的一次性口罩。

前幾天,我們自個兒想辦法,有一些人“裸奔”上戰場。27日,口罩就買不到了,大家都是託自己的關係,去跟買好的朋友、親戚要的。口罩很薄,雖然擔心達不到效果,但也必須戴,不然我們幾個會變成交叉感染源,帶着病毒到處走。

我戴的是一次性口罩。一個口罩,用了三天。每天用完回來,拿酒精噴。酒精是我妹妹給的,她以前是做美容的,家裏有一瓶,送給了我。我每天都去麗江所有藥店轉一圈,但買不到。

村裏防治工作最難點在於裝備,其中口罩又是難中之難。

我們工作組開了一個短會,會上說,我們都不怕死,但我們牽掛着背後的家人。自己死了不怕,但家裏的人足不出戶,我們工作完要回去。大家都只有一個家,村委會裏面也沒辦法住。所以回家前,大家只能用酒精噴一下。

今天,白沙鎮鎮政府給村委會發了20個N95口罩,還有十袋消毒水。村委會做事的人有9個,工作組有10個人,一人分了一個,戴着在村口工作。村裏的旅遊合作社、小賣部,還有村委會的服務場所,這些區域都要消毒。

發求助信,是朋友的建議。我其實想問他有沒有購買的渠道,我算了一筆賬,因爲村委會沒錢,要買的話也只敢買一兩萬元,多的不敢保證,不然又要向上級爭取資金。爭取的話,我也擔心,因爲現在重心在武漢。

我很糾結。我作爲一個村委會主任,有義務先保全我們村,但我的能力也有限,所以非常糾結。

玉湖村村委會張貼的宣傳橫幅。 (受訪者供圖/圖)


3

喊話“三個點”


1月25日,村子實行了“軟封村”。我們在村子裏的主入口設了服務點,村委會幹部在那蹲守,村裏的車出去了要登記;除了村裏的車,其他車不準進。

那一天,村裏的旅遊合作社也停業了。合作社已經開了十多年。每戶村民都養了一匹馬,做初級的騎馬旅遊服務。每天,每一家都有一個人去合作社。所以我們村裏的接觸率太高了。我們擔心,只要有一例病人,整個村都難以避免,因爲村民與村民之間,90%以上都已經互相接觸過了。

我還擔心,有一些人即使是感冒、發燒,現在也說不好究竟是不是新冠肺炎。說實話,在我們這個區域,因爲非常冷,感冒的人太多了。而藥物也拿不到,都賣完了。

全國都圍着湖北武漢,我真擔心一旦疫情在村裏暴發,那就麻煩。最近,我都到很晚才睡得着。

我們呼籲小賣部不要關門,因爲他們也害怕,想關門。但我們擔心關了以後,老百姓的生活會有困擾。所以我每天想着去哪買口罩,願意花錢先買幾個給小賣部的人。

玉湖村分了9個組,每個組都有村民組長。做防治工作時,組長給戶主建微信羣,在羣裏不停地說新冠肺炎的危害性。用我們當地話說“三個點”,這也是白沙鎮鎮政府領導教我們的:

“第一點,這個病會人傳人,潛伏期就會傳染;第二點,暫時還沒有治療這個病的藥;第三點,這個病可能會死人。”

我們就這樣直接去跟他們說,現在好多了,村裏走動的人很少了。

但前幾天,我還很擔心,因爲村民都覺得拜年重要。我們少數民族地區在傳統的方面又太古板,一定要去拜訪長輩,所以我們壓力比較大。老百姓的原話就是說,“人活着就是爲了結個情”。有時候我們跟他說不清楚,只能講,如果你們沒有命了,以後就沒辦法見了。我們只能這麼講。

我家七口人,奶奶八十多歲了,姑姑想念老母親,想來拜年,我叫他們不要來,用視頻拜年。我說,我是主任,要從我做起。雖然我們只離了幾公里,但是我不接待他們回家,也不准我家人出門。

我特別感謝我的家人理解我。一開始,他們跟我說,你一個人到處跑,如果你帶了病毒回來,一家都得傳染,要不你就別回了?最後他們還是讓我回家。我回家的時候,都是把衣服脫在門口,媳婦給我備一小瓶酒精,讓我去噴。

除了線上宣傳,我們還掛橫幅、發廣播。村裏的廣播,用民族話做了錄音,循環播放,告訴大家怎麼預防。

村裏的2名醫務人員一直在醫務室,給村裏感冒的人檢查,從早忙到晚。白沙鎮沒有收治新冠肺炎的定點醫院,只能送到玉龍縣和麗江市。現在,全部病患集中到麗江市人民醫院隔離了。

現在,我們黨支部又開展了一個工作,因爲村裏有一百多個黨員,就讓黨員、組長和支部書記分配任務,讓黨員掛鉤農戶,每個黨員負責三個農戶,去做宣傳。我建議他們用手機通訊宣傳,微信或是打電話,避免更多的交叉感染。因爲大家都沒有有效的防護措施,所以我不讓他們去串門。

我們村的區域面積是36.7平方公里,繞着走一圈至少一小時。因爲我們在雪山腳下,水源好,空氣也好,很多客人覺得我們這裏很安全,都跑來躲避。但以我對病毒的認識,沒有什麼安全區。

前幾天出了些問題。白天,村是封鎖的,但一些遊客把車停在村外小樹林,然後徒步進來,藏到村子裏。這些人,我們查出來都送去安置點。我和村支書幾個人每天巡邏,巡查每一家民宿。


4

每天損失60萬


大約從2003年起,玉湖村開始發展旅遊業。目前,村裏每年要接待約20萬遊客。其中,旅遊合作社每天就有三四百位遊客,再加上村裏民宿接待的客人和自駕遊的客人。

春節和十一黃金週是村裏的旅遊高峯。春節時,玉龍雪山上有雪,很多人慕名而來。

但今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們村產生了較大影響。村裏現在開業的民宿有8家,春節前就被預定完了,直到初十,全部滿房。但我們從初一就開始勸返了。80%-90%的村民都從事旅遊業,一般情況下,他們初一、初二拜完年就開始工作,但今年,全都在家裏呆着。

這個春節至今,村裏的經濟損失大概有300萬(自1.26-30日)。

大頭部分是民宿,一天的損失就差不多四五十萬。一些民宿比較高端,一晚房價是5800元,最低的民宿也是1280元,平均下來民宿的虧損在3000多元/間/晚,一家就有20多間房。

另一部分是村民的損失。村裏養馬做租馬生意的村民有四百戶,每戶一天能收入100元,一天就是4萬元。村裏還有一百多輛旅遊車,比如一天500元,加起來就是5萬。再加上餐飲方面的損失,一天利潤500元左右,三家就是1500元。

以上這些加起來,村裏一天差不多損失60萬。

2019年春節,每天的營收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從初一到初七,每天接待1000-1500人。今年原本的遊客數量比去年還要上升10%。

玉湖村目前的發展水平,在整個麗江的農村裏屬於中上。因爲我們全靠旅遊,而很多其他村是靠水果蔬菜。但我們海拔也在2700米左右,土地沒法種,只能靠旅遊。

1月26日之前,每天都有一千多名遊客來村裏,整個一月將近接待了3萬人。遊客來自全國各地,旅行社的、自駕遊的、住宿的、吃飯的都有,還有徒步的驢友。

值得欣慰的是,那幾個湖北籍遊客被送到安置點後,我們一直和他們保持聯繫,目前還沒有一個人發病。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