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睡覺的時候,國家又一次保住了香港

| 華爾街工場

來源|蔣校長公衆號(jiangxiaozhang666)文章已獲授權



11月14日,阿里巴巴向港交所提交初步招股文件,宣佈將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11月20日,港交所宣佈,阿里巴巴將於11月26日正式發行股票,股價爲176港元,募股數爲5億股。

當香港整個社會淪陷於暴力之時,阿里巴巴卻選擇在此時重返香港上市,難道不擔心香港的動盪環境影響資本信心麼?

▲ 11月1日發佈的阿里第二季財報顯示,阿里淨利潤增長達到262.1%。財報發佈後三天內,股價上漲7%,表明資本投資信心極高。

實際上,阿里此次赴港上市,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背後有着更爲深遠的意義。

阿里巴巴此次赴港,就是臨危受命的“救火隊員”。

因爲街頭上的連天烽火,已經燒到了港股。


01 港股,是國際炒家收割香港的突破口


港股一直是國際金融大鱷眼中的“一塊肥肉”,廣爲人知的1998年金融保衛戰,和最近甚囂塵上的“索羅斯做空”,主戰場都是港股。

爲何港股會成爲國際炒家的必爭之地?

原因就在於香港金融環境(或者說金融制度)的特殊。

在別的國家做空,例如泰國,國際炒家們砸的都是貨幣。簡單講就是,借一大筆目標貨幣去瘋狂拋售,把貨幣砸貶值了,匯率崩了,就可以用更少的錢還上借款,前後匯率差價就是做空匯率的利潤。

▲ 以索羅斯爲首的國際炒家,席捲了東南亞各國上百億美金外匯儲備

舉個例子:我以1美元換20泰銖的價格借來200泰銖(花費10美元),然後一股腦的拋出這筆錢,賣多了以後匯率就會下去,這時候1美元可以換40泰銖,所以我還上這筆200泰銖的帳,只需要5美元(及利息)就夠了。

剩下的錢,就是我做空的收益。何況還可以加槓桿,利潤就更大了。這就是做空匯率的原理。

但是對香港來說,港幣的匯率卻沒有泰銖那麼脆弱。最根本的支撐在於:香港的貨幣政策叫“聯繫貨幣政策”,就是港元和美元直接掛鉤,銀行每發行一港元,就要向香港金融管理局繳納0.128美元(7.8:1),記入外匯基金賬目,領取了負債證明書後纔可印鈔。這樣,外匯基金所持的美元就爲港元紙幣的穩定提供支持。

▲ 港幣背後有美元的堅實支撐

所以港幣比較堅挺,不好下手,只能選擇別的目標——港股。

另外一個促使國際炒家們對港股下手的原因是——港交所實在是太肥了!

港交所上市企業總市值超過三萬億美元,高居全球交易所第六。

▲ 看看前五名都是誰

前面的要麼是自己人,要麼“幹不動”,綜合比較之下,只有港交所的勝算最大。

當世界“從增量走向存量之爭”時,國際資本們財富增長放緩,只有向高度成熟的市場下手,纔有機會繼續攫取鉅額財富。

港股,就是國際炒家收割香港的突破口!


02驚心動魄的“香港保衛戰”


實際上,這並不是國際炒家第一次對港股下手。

二十多年那場廣爲人知的“香港金融保衛戰”,硝煙四起的主戰場就是港股。

1997年7月,羈蕩百年的遊子歸家,東方之珠正沉浸在紫金花的芬芳裏時,一朵陰雲從東南亞飄來。

▲ 索羅斯給泰國留下的,只有無盡的痛

在泰國完成收割的國際炒家們開始集結香港,和狙擊英鎊、泰銖的策略一樣,他們開始大肆拋售借入的港幣,衝擊港元匯率。

第一輪交鋒開始。

事先做好準備的香港金管局將港幣全部吃下,穩住匯率,與此同時,金管局迅速提升銀行的同業拆借利率。簡言之,就是提高借貸利息,把炒家的成本拉到最高。

每次炒家一拋售港幣,金管局就提高利率,由於當時的金管局只會用這一招,所以時任金管局局長的任志剛也被戲稱爲“任一招”。

▲ 任志剛爲了避免重蹈泰銖的覆轍,嚴控匯率,但沒想到索羅斯還有後手

只不過,任一招沒有憑這一招“吃遍天”。

這一招帶來了一個嚴重的負面影響,超高的利率使得正常借貸需求望而退步,市面上流動資金量大大減少。

緊接着,人們紛紛將股票賣出換現金,存入銀行賺取高額利息,股票市場上拋盤如潮。

“任一招“的高利率,使得港股承受巨大壓力。匯率、利率、恆生指數(股市),形成一個打不開的死結。

第一輪交鋒完成,國際炒家完成佈局和洞察。港股就是這輪狙擊香港的勝負手!

▲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港股交易大廳

經過第一輪的試探後,炒家們決心佯攻港元,實攻港股。

第二輪交鋒開始。

國際炒家們繼續拋售港元,“任一招”全然不知,繼續拉昇利率收緊銀根,隔夜拆借利率(借一天錢的利率)一度高達280釐。

此時的港府,全然不知炒家們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重壓之下,港股持續走低,股民們的信心開始動搖。加之媒體的煽風點火,一股巨大的恐慌感在股市上彌散開來,一部分騎牆的跟風投機者更是紛紛拋盤而逃,港股一路狂瀉。

港股的晴雨表“恆生指數”,從10月3日的15000點暴跌至10月28日的9060點。

引用人民網的一段報道:1997年10月20日,香港市民蘇頂明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這名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從內地遊玩六天後返港,發現價值30多萬的股票只剩下不足4萬。

無數股民,尤其是散戶的財富幾乎被洗劫一空!

而國際炒家們早已買好了看空股市的“恆指期貨合約”,簡單解釋:恆指期貨合約就是一種押大押小的賭約,只要壓中了股市的漲跌就可以直接獲利。

國際炒家先大量“買空”提前佈局,然後再佯攻匯率打壓股市,最終從恆指合約中獲利,好一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第二輪交鋒中,金管局單一而遲滯的戰術使得恆指節節下跌,到1998年8月13日,恆指跌穿到6600點。

爲了保住匯率,香港的股市徹底淪爲國際炒家的“提款機”。

▲ TVB 經典《大時代》裏的一句經典臺詞

8月28日,買空港股的期貨合約即將交割,這一天如果恆指還處於低位,炒家就可以贏得“買空合約”。

留給香港的時間只有最後10個交易日。

要麼是用高利率守住港幣,任由港股“自由落體”;要麼是降低利率吸引買家入市“接盤”,鬆開一直死守的匯率。

丟掉港股還是丟掉匯率,兩杯毒藥,港府必須選一杯喝下。

▲ 《大時代》劇中,一夜破產後變得瘋瘋癲癲的股民

而無論丟下二者之中的哪一個,對香港而言都是“不可承受”的慘敗。

索羅斯開始在《華爾街日報》上公然叫囂:港府必敗!

這是香港的至暗時刻,難道香港也要像其它東南亞國家一樣,幾十年的財富都被國際炒家們洗劫一空?亦或是爲了保住恆指放棄聯繫匯率制度?


03 朱鎔基對經濟的洞察力非比尋常——德國前總理施密特


危急存亡之際,中央出手——

“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保護它的聯繫匯率制度”——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

香港方面領導爲保衛香港,立下“軍令狀”。

“如果有人覺得我們會有所動搖,他們是錯的!我們絕對有能力與決心維持聯繫匯率,我們一定會做得到”——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

“如果政府入市還保不住香港,別說引咎辭職,我將以死謝罪”——時任香港特區財務司司長、香港第二、三任特首曾蔭權

具體戰略是:在保住匯率的同時,港府將動用外匯入市,吃下所有被拋售的股票,拉昇恆指。

對香港而言,這是一招“先傷己後傷人”的七傷拳。

一方面,政府入市干預市場,會極大程度的損害香港作爲“自由港”的名聲;另一方面,短時間動用外匯儲備買入股票,這是香港所有人民的血汗錢,一旦虧損,香港幾代人的財富將被收割殆盡。

這是賭上香港命運的一場保衛戰。

有些時候,歷史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艱難的決定,壯烈地揹負家國命運。

而幸運的是,我們都是這場偉大勝利的見證者。

8月14日,第三輪交鋒,生死之戰開始。

這一天,金管局委託10家券商進入股票市場,大舉買入股票,當天恆指即反彈560點,以7224點收盤。

接下來,雙方短兵相接,你來我往,恆指開始在震盪中緩慢爬升。

8月27日,結算日前一天,香港政府動用200億港元,在排山倒海般的砸盤下守住“高地”。最終恆指報收7922點,達到97年11月4日以來最高點。

這一夜,全港無人入眠,靜靜等待着最後的決戰時刻。

8月28日,凌晨二時,天文臺發出雷暴警告,整座城市與600萬港人的命運,都在這一天迎來狂風驟雨。

8月28日,上午十時,香港保衛戰開始。7500點,就是港府與國際炒家的生死線。

開市5分鐘,成交額破39億港幣。

開市30分鐘內,成交額破100億港幣。

一個上午,成交額破400億港幣。

下午4點,收盤鐘聲響起,顯示屏上的恆指和成交金額定格在7829點和790億港幣。

7500點,香港守住了!

隨後,曾蔭權發表公開講話: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貨幣的戰鬥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

1998年夏天,在這個驚心動魄的8月裏。

我們守住了長江,也守住了香港的聯繫匯率和股市。

這是香港的勝利,更是中國對國際炒家的勝利。

波瀾壯闊,蕩氣迴腸。



04 賊心不死,捲土重來



21年後,陰雲又一次集結在香港上空。

先是9月16日,《大公報》刊文稱:索羅斯企圖做空港股謀取暴利,而且是亂港分子背後的金主,勾結黎智英亂港。

11月13日,《證券日報》報道:恆生指數的看空比例自11月11日起暴增至22%以上,連日增幅高達180%以上。

緊接着,傳言JP摩根在港股瘋狂砸盤,想要將恆生指數拉到25000點以下。

在香港局勢動盪不安的今天,做空港股,似乎又一次成爲了嗜血的國際資本收割香港的凜凜利刃。

和上一次的金融手段相比,這一次國際炒家們採取的策略更加粗暴直接,也更加下流卑劣。

他們想利用香港的亂局對港股造成衝擊。

暴恐持續升級,動搖股民信心,然後拋售股票,他們再持續砸盤,最後從看空期貨合約中獲利。

爲了實現這一切,他們以充足的資金保障,爲暴徒“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

這絕非是空穴來風的揣測。

11月13日晚,長安劍推文披露了香港暴徒收錢鬧事的“工資條”:

500至5000塊:這是普通學生參與暴力犯罪的酬勞。

3萬塊:這是一個13歲小暴徒參加幾次暴力犯罪活動後所獲酬勞。

1.5萬塊:這是《反蒙面法》出臺以後,參加暴力活動者每天的酬勞。

還有500萬,2000萬....

這些從“地下錢莊流出的資金”,大頭都源自於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及金融資本集團。

國際炒家們,就是香港暴徒背後的金主之一!以股養暴,以暴養股,雙向輸血,這就是資本集團的戰術。

當街頭硝煙四起的同時,金融市場上同樣是暗流涌動。

檯面下的博弈不爲人知,但卻同樣兇險異常。


05 一直有人在背後撐住香港


只有撥開表象後的迷霧,我們才能離真相更近。

有三組數據,頗能說明問題,但似乎一直以來都鮮有人察覺。這三組數據都可以在香港金融管理局官網上查到。

第一組數據是匯率。

2019年前10個月份中,港幣兌美元匯率持續逼近7.85這一臨界點(兌換弱方保證線)。

▲ 聯繫匯率制度保障港元與美元的匯率穩定在7.75—7.85之間,當美元兌港幣到達7.85時候,就買入港幣賣出美元,當到達7.75的時候,就賣出港幣買入美元。

匯率持續逼近7.85,意味着港幣的流通量較大且有貶值壓力,需要釋放外匯儲備以吸入港元。

連續兩年持續逼近匯率最低點,平均值達到7.844,金管局必須穩定拉住匯率不超過7.85,外匯承擔的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第二組數據,外匯。

反常的地方就在這兒了。

在過去的一年中,香港的外匯不降反升

這並不符合規律,爲了穩住港幣貶值,外匯流出壓力持續加大,但是總量卻在緩慢上升。

爲什麼會多出來美金?

一個游泳池在打開出水口的時候蓄水量還能緩慢上升。只可能有一個原因——注水口的注水量加大了。

第三組數據,利率。

這是2019年前10個月的銀行借款利率。

這是三年前的對比數據。

利率上升,並不是這兩張圖表現出的主要問題,最大的反常在於:香港現在的短期利率(隔夜拆借利率和周拆借利率),大幅增長,逼近甚至高於年利率。

這是什麼概念?

你向銀行借一筆錢,明天還錢要付的利息比一年後還錢還要高。

提高短期拆借利率,這又有了“任一招”當年的味道。背後的原因,就是爲了防止炒家短期拆借港元。

似曾相識燕歸來。

有人拆借港元並意圖拋售砸價,金管局將港元的匯率Hold住,而在一股“神祕力量”的支持下,外匯儲備不降反升。

這樣分析下去,我們好像已經撥開了一部分迷霧。

但還沒有撥雲見日。

06 是誰,在用盡全力


香港的經濟在這場持續五個多月的騷亂中,蒙受了多大的損失?

6-9月同期赴港遊客較2018年同期減少超378萬人次;

6-9月零售業銷售額只有1289億港元,較去年同期少收224億港元,下跌近15%;

9月進出口貿易總額爲7270億港元,較去年同期下跌9.5%;

根據相關政府統計處公佈數據,香港第二季度GDP環比下跌0.4%,第三季度GDP環比跌幅達3.2%,全年GDP增長預估爲負。

暴力籠罩下的香港,各個產業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應聲而倒。

更大的“隱憂”在於對香港金融環境的衝擊,資本是最厭惡風險的,一個危險動盪的市場環境,一定會動搖資本的信心甚至大量出逃。

首當其衝受到最大打擊的,本應是港股。但是港股的表現,卻頗爲耐人尋味。

六月初,香港開始出現激進遊行,並且態勢持續升級,港股本應在此時受到衝擊,繼續“狂瀉”。

但6月6日這一天,卻“出乎意料”的止住了頹勢,開始被拉起。緊接着,香港的局勢開始持續惡化,可恆指卻在4輪的震盪中保持着相對的穩定。

背後一直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持續爲恆指注入資金與信心。

讓我們再回到開篇提到的問題,爲什麼阿里巴巴在此時選擇返港火線上市?

他確實是去輸血救火的,將爲港股帶來巨大的交易量。

但阿里巴巴,也只是救火隊員中的一個普通名字。還有更多家企業,衝進港股當中,守護着香港,守護着港人。

▲ 港股上市企業中,總市值前五名全部是內地企業,前十名中有8家內地企業,前20名中有15家內地企業。

在15家內地企業中,其中13家是“國字號”(剩下兩家是騰訊和美團)。這13家“國字號”總市值相加超過14萬億港元,接近港股總市值的半壁江山。

他們都有同一面旗幟,中國。

從21年前朱鎔基總理那句: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到今天所做的這一切,注入外匯穩住匯率,動用央企力量穩住港股大盤.....

很多時候,國家沒有發聲,並不代表很多人認爲的那樣是在對香港亂局放任不管。

恰恰相反,在急流之下的暗戰交鋒上,國家一直竭盡全力的輸出着對香港的保護。祖國的強大還有她深沉的愛,不該被曲解,更不該被淹沒。

我們查閱歷史資料,撥開層層數據,只想證明一件事——

我們的祖國,她有多強大,她又有多偉大。

而你我有幸,皆爲見證。




分享精選的內部信息,用眼界和知識成長,做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可長按二維碼加微信交流⬇️

















時隔7年,阿里巴巴重返港交所!

投資銀行在線是一個資本與項目對接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圍繞“早期投資、私募股權融資、項目併購退出”提供一站式金融
| 投資銀行在線















在你睡覺的時候,國家又一次保住了香港

| 華爾街工場

來源|蔣校長公衆號(jiangxiaozhang666)文章已獲授權



11月14日,阿里巴巴向港交所提交初步招股文件,宣佈將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11月20日,港交所宣佈,阿里巴巴將於11月26日正式發行股票,股價爲176港元,募股數爲5億股。

當香港整個社會淪陷於暴力之時,阿里巴巴卻選擇在此時重返香港上市,難道不擔心香港的動盪環境影響資本信心麼?

▲ 11月1日發佈的阿里第二季財報顯示,阿里淨利潤增長達到262.1%。財報發佈後三天內,股價上漲7%,表明資本投資信心極高。

實際上,阿里此次赴港上市,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背後有着更爲深遠的意義。

阿里巴巴此次赴港,就是臨危受命的“救火隊員”。

因爲街頭上的連天烽火,已經燒到了港股。


01 港股,是國際炒家收割香港的突破口


港股一直是國際金融大鱷眼中的“一塊肥肉”,廣爲人知的1998年金融保衛戰,和最近甚囂塵上的“索羅斯做空”,主戰場都是港股。

爲何港股會成爲國際炒家的必爭之地?

原因就在於香港金融環境(或者說金融制度)的特殊。

在別的國家做空,例如泰國,國際炒家們砸的都是貨幣。簡單講就是,借一大筆目標貨幣去瘋狂拋售,把貨幣砸貶值了,匯率崩了,就可以用更少的錢還上借款,前後匯率差價就是做空匯率的利潤。

▲ 以索羅斯爲首的國際炒家,席捲了東南亞各國上百億美金外匯儲備

舉個例子:我以1美元換20泰銖的價格借來200泰銖(花費10美元),然後一股腦的拋出這筆錢,賣多了以後匯率就會下去,這時候1美元可以換40泰銖,所以我還上這筆200泰銖的帳,只需要5美元(及利息)就夠了。

剩下的錢,就是我做空的收益。何況還可以加槓桿,利潤就更大了。這就是做空匯率的原理。

但是對香港來說,港幣的匯率卻沒有泰銖那麼脆弱。最根本的支撐在於:香港的貨幣政策叫“聯繫貨幣政策”,就是港元和美元直接掛鉤,銀行每發行一港元,就要向香港金融管理局繳納0.128美元(7.8:1),記入外匯基金賬目,領取了負債證明書後纔可印鈔。這樣,外匯基金所持的美元就爲港元紙幣的穩定提供支持。

▲ 港幣背後有美元的堅實支撐

所以港幣比較堅挺,不好下手,只能選擇別的目標——港股。

另外一個促使國際炒家們對港股下手的原因是——港交所實在是太肥了!

港交所上市企業總市值超過三萬億美元,高居全球交易所第六。

▲ 看看前五名都是誰

前面的要麼是自己人,要麼“幹不動”,綜合比較之下,只有港交所的勝算最大。

當世界“從增量走向存量之爭”時,國際資本們財富增長放緩,只有向高度成熟的市場下手,纔有機會繼續攫取鉅額財富。

港股,就是國際炒家收割香港的突破口!


02驚心動魄的“香港保衛戰”


實際上,這並不是國際炒家第一次對港股下手。

二十多年那場廣爲人知的“香港金融保衛戰”,硝煙四起的主戰場就是港股。

1997年7月,羈蕩百年的遊子歸家,東方之珠正沉浸在紫金花的芬芳裏時,一朵陰雲從東南亞飄來。

▲ 索羅斯給泰國留下的,只有無盡的痛

在泰國完成收割的國際炒家們開始集結香港,和狙擊英鎊、泰銖的策略一樣,他們開始大肆拋售借入的港幣,衝擊港元匯率。

第一輪交鋒開始。

事先做好準備的香港金管局將港幣全部吃下,穩住匯率,與此同時,金管局迅速提升銀行的同業拆借利率。簡言之,就是提高借貸利息,把炒家的成本拉到最高。

每次炒家一拋售港幣,金管局就提高利率,由於當時的金管局只會用這一招,所以時任金管局局長的任志剛也被戲稱爲“任一招”。

▲ 任志剛爲了避免重蹈泰銖的覆轍,嚴控匯率,但沒想到索羅斯還有後手

只不過,任一招沒有憑這一招“吃遍天”。

這一招帶來了一個嚴重的負面影響,超高的利率使得正常借貸需求望而退步,市面上流動資金量大大減少。

緊接着,人們紛紛將股票賣出換現金,存入銀行賺取高額利息,股票市場上拋盤如潮。

“任一招“的高利率,使得港股承受巨大壓力。匯率、利率、恆生指數(股市),形成一個打不開的死結。

第一輪交鋒完成,國際炒家完成佈局和洞察。港股就是這輪狙擊香港的勝負手!

▲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港股交易大廳

經過第一輪的試探後,炒家們決心佯攻港元,實攻港股。

第二輪交鋒開始。

國際炒家們繼續拋售港元,“任一招”全然不知,繼續拉昇利率收緊銀根,隔夜拆借利率(借一天錢的利率)一度高達280釐。

此時的港府,全然不知炒家們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重壓之下,港股持續走低,股民們的信心開始動搖。加之媒體的煽風點火,一股巨大的恐慌感在股市上彌散開來,一部分騎牆的跟風投機者更是紛紛拋盤而逃,港股一路狂瀉。

港股的晴雨表“恆生指數”,從10月3日的15000點暴跌至10月28日的9060點。

引用人民網的一段報道:1997年10月20日,香港市民蘇頂明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這名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從內地遊玩六天後返港,發現價值30多萬的股票只剩下不足4萬。

無數股民,尤其是散戶的財富幾乎被洗劫一空!

而國際炒家們早已買好了看空股市的“恆指期貨合約”,簡單解釋:恆指期貨合約就是一種押大押小的賭約,只要壓中了股市的漲跌就可以直接獲利。

國際炒家先大量“買空”提前佈局,然後再佯攻匯率打壓股市,最終從恆指合約中獲利,好一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第二輪交鋒中,金管局單一而遲滯的戰術使得恆指節節下跌,到1998年8月13日,恆指跌穿到6600點。

爲了保住匯率,香港的股市徹底淪爲國際炒家的“提款機”。

▲ TVB 經典《大時代》裏的一句經典臺詞

8月28日,買空港股的期貨合約即將交割,這一天如果恆指還處於低位,炒家就可以贏得“買空合約”。

留給香港的時間只有最後10個交易日。

要麼是用高利率守住港幣,任由港股“自由落體”;要麼是降低利率吸引買家入市“接盤”,鬆開一直死守的匯率。

丟掉港股還是丟掉匯率,兩杯毒藥,港府必須選一杯喝下。

▲ 《大時代》劇中,一夜破產後變得瘋瘋癲癲的股民

而無論丟下二者之中的哪一個,對香港而言都是“不可承受”的慘敗。

索羅斯開始在《華爾街日報》上公然叫囂:港府必敗!

這是香港的至暗時刻,難道香港也要像其它東南亞國家一樣,幾十年的財富都被國際炒家們洗劫一空?亦或是爲了保住恆指放棄聯繫匯率制度?


03 朱鎔基對經濟的洞察力非比尋常——德國前總理施密特


危急存亡之際,中央出手——

“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保護它的聯繫匯率制度”——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

香港方面領導爲保衛香港,立下“軍令狀”。

“如果有人覺得我們會有所動搖,他們是錯的!我們絕對有能力與決心維持聯繫匯率,我們一定會做得到”——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

“如果政府入市還保不住香港,別說引咎辭職,我將以死謝罪”——時任香港特區財務司司長、香港第二、三任特首曾蔭權

具體戰略是:在保住匯率的同時,港府將動用外匯入市,吃下所有被拋售的股票,拉昇恆指。

對香港而言,這是一招“先傷己後傷人”的七傷拳。

一方面,政府入市干預市場,會極大程度的損害香港作爲“自由港”的名聲;另一方面,短時間動用外匯儲備買入股票,這是香港所有人民的血汗錢,一旦虧損,香港幾代人的財富將被收割殆盡。

這是賭上香港命運的一場保衛戰。

有些時候,歷史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艱難的決定,壯烈地揹負家國命運。

而幸運的是,我們都是這場偉大勝利的見證者。

8月14日,第三輪交鋒,生死之戰開始。

這一天,金管局委託10家券商進入股票市場,大舉買入股票,當天恆指即反彈560點,以7224點收盤。

接下來,雙方短兵相接,你來我往,恆指開始在震盪中緩慢爬升。

8月27日,結算日前一天,香港政府動用200億港元,在排山倒海般的砸盤下守住“高地”。最終恆指報收7922點,達到97年11月4日以來最高點。

這一夜,全港無人入眠,靜靜等待着最後的決戰時刻。

8月28日,凌晨二時,天文臺發出雷暴警告,整座城市與600萬港人的命運,都在這一天迎來狂風驟雨。

8月28日,上午十時,香港保衛戰開始。7500點,就是港府與國際炒家的生死線。

開市5分鐘,成交額破39億港幣。

開市30分鐘內,成交額破100億港幣。

一個上午,成交額破400億港幣。

下午4點,收盤鐘聲響起,顯示屏上的恆指和成交金額定格在7829點和790億港幣。

7500點,香港守住了!

隨後,曾蔭權發表公開講話: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貨幣的戰鬥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

1998年夏天,在這個驚心動魄的8月裏。

我們守住了長江,也守住了香港的聯繫匯率和股市。

這是香港的勝利,更是中國對國際炒家的勝利。

波瀾壯闊,蕩氣迴腸。



04 賊心不死,捲土重來



21年後,陰雲又一次集結在香港上空。

先是9月16日,《大公報》刊文稱:索羅斯企圖做空港股謀取暴利,而且是亂港分子背後的金主,勾結黎智英亂港。

11月13日,《證券日報》報道:恆生指數的看空比例自11月11日起暴增至22%以上,連日增幅高達180%以上。

緊接着,傳言JP摩根在港股瘋狂砸盤,想要將恆生指數拉到25000點以下。

在香港局勢動盪不安的今天,做空港股,似乎又一次成爲了嗜血的國際資本收割香港的凜凜利刃。

和上一次的金融手段相比,這一次國際炒家們採取的策略更加粗暴直接,也更加下流卑劣。

他們想利用香港的亂局對港股造成衝擊。

暴恐持續升級,動搖股民信心,然後拋售股票,他們再持續砸盤,最後從看空期貨合約中獲利。

爲了實現這一切,他們以充足的資金保障,爲暴徒“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

這絕非是空穴來風的揣測。

11月13日晚,長安劍推文披露了香港暴徒收錢鬧事的“工資條”:

500至5000塊:這是普通學生參與暴力犯罪的酬勞。

3萬塊:這是一個13歲小暴徒參加幾次暴力犯罪活動後所獲酬勞。

1.5萬塊:這是《反蒙面法》出臺以後,參加暴力活動者每天的酬勞。

還有500萬,2000萬....

這些從“地下錢莊流出的資金”,大頭都源自於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及金融資本集團。

國際炒家們,就是香港暴徒背後的金主之一!以股養暴,以暴養股,雙向輸血,這就是資本集團的戰術。

當街頭硝煙四起的同時,金融市場上同樣是暗流涌動。

檯面下的博弈不爲人知,但卻同樣兇險異常。


05 一直有人在背後撐住香港


只有撥開表象後的迷霧,我們才能離真相更近。

有三組數據,頗能說明問題,但似乎一直以來都鮮有人察覺。這三組數據都可以在香港金融管理局官網上查到。

第一組數據是匯率。

2019年前10個月份中,港幣兌美元匯率持續逼近7.85這一臨界點(兌換弱方保證線)。

▲ 聯繫匯率制度保障港元與美元的匯率穩定在7.75—7.85之間,當美元兌港幣到達7.85時候,就買入港幣賣出美元,當到達7.75的時候,就賣出港幣買入美元。

匯率持續逼近7.85,意味着港幣的流通量較大且有貶值壓力,需要釋放外匯儲備以吸入港元。

連續兩年持續逼近匯率最低點,平均值達到7.844,金管局必須穩定拉住匯率不超過7.85,外匯承擔的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第二組數據,外匯。

反常的地方就在這兒了。

在過去的一年中,香港的外匯不降反升

這並不符合規律,爲了穩住港幣貶值,外匯流出壓力持續加大,但是總量卻在緩慢上升。

爲什麼會多出來美金?

一個游泳池在打開出水口的時候蓄水量還能緩慢上升。只可能有一個原因——注水口的注水量加大了。

第三組數據,利率。

這是2019年前10個月的銀行借款利率。

這是三年前的對比數據。

利率上升,並不是這兩張圖表現出的主要問題,最大的反常在於:香港現在的短期利率(隔夜拆借利率和周拆借利率),大幅增長,逼近甚至高於年利率。

這是什麼概念?

你向銀行借一筆錢,明天還錢要付的利息比一年後還錢還要高。

提高短期拆借利率,這又有了“任一招”當年的味道。背後的原因,就是爲了防止炒家短期拆借港元。

似曾相識燕歸來。

有人拆借港元並意圖拋售砸價,金管局將港元的匯率Hold住,而在一股“神祕力量”的支持下,外匯儲備不降反升。

這樣分析下去,我們好像已經撥開了一部分迷霧。

但還沒有撥雲見日。

06 是誰,在用盡全力


香港的經濟在這場持續五個多月的騷亂中,蒙受了多大的損失?

6-9月同期赴港遊客較2018年同期減少超378萬人次;

6-9月零售業銷售額只有1289億港元,較去年同期少收224億港元,下跌近15%;

9月進出口貿易總額爲7270億港元,較去年同期下跌9.5%;

根據相關政府統計處公佈數據,香港第二季度GDP環比下跌0.4%,第三季度GDP環比跌幅達3.2%,全年GDP增長預估爲負。

暴力籠罩下的香港,各個產業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應聲而倒。

更大的“隱憂”在於對香港金融環境的衝擊,資本是最厭惡風險的,一個危險動盪的市場環境,一定會動搖資本的信心甚至大量出逃。

首當其衝受到最大打擊的,本應是港股。但是港股的表現,卻頗爲耐人尋味。

六月初,香港開始出現激進遊行,並且態勢持續升級,港股本應在此時受到衝擊,繼續“狂瀉”。

但6月6日這一天,卻“出乎意料”的止住了頹勢,開始被拉起。緊接着,香港的局勢開始持續惡化,可恆指卻在4輪的震盪中保持着相對的穩定。

背後一直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持續爲恆指注入資金與信心。

讓我們再回到開篇提到的問題,爲什麼阿里巴巴在此時選擇返港火線上市?

他確實是去輸血救火的,將爲港股帶來巨大的交易量。

但阿里巴巴,也只是救火隊員中的一個普通名字。還有更多家企業,衝進港股當中,守護着香港,守護着港人。

▲ 港股上市企業中,總市值前五名全部是內地企業,前十名中有8家內地企業,前20名中有15家內地企業。

在15家內地企業中,其中13家是“國字號”(剩下兩家是騰訊和美團)。這13家“國字號”總市值相加超過14萬億港元,接近港股總市值的半壁江山。

他們都有同一面旗幟,中國。

從21年前朱鎔基總理那句: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到今天所做的這一切,注入外匯穩住匯率,動用央企力量穩住港股大盤.....

很多時候,國家沒有發聲,並不代表很多人認爲的那樣是在對香港亂局放任不管。

恰恰相反,在急流之下的暗戰交鋒上,國家一直竭盡全力的輸出着對香港的保護。祖國的強大還有她深沉的愛,不該被曲解,更不該被淹沒。

我們查閱歷史資料,撥開層層數據,只想證明一件事——

我們的祖國,她有多強大,她又有多偉大。

而你我有幸,皆爲見證。




分享精選的內部信息,用眼界和知識成長,做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可長按二維碼加微信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