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杯”一月後,李國慶投了一家新公司

| 投中網



CRYSTO剛“黃”,李國慶又入股區塊鏈公司,標的背後現多位頂尖投資人。



文丨王滿華

來源丨投中網

沉寂了一個月的李國慶再次出現在公衆視野裏,而這次則是因爲他投資了一家新公司。

近日,據企查查數據顯示,長沙冪度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從原來深圳冪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新增4家企業股東。而新增的股東列表裏,出現了宿遷國略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身影,持股比例爲0.5%。

據悉,宿遷國略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是由李國慶、俞渝夫婦共同持股,其中李國慶爲公司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爲99.9%,俞渝持股0.1%。



通過查閱李國慶的過往對外投資信息可以發現,跟那些熱衷“買買買”的企業家相比,李國慶絕不是一個愛“廣撒網”的有錢人。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李國慶和宿遷國略擔任股東的公司有二十餘家,但多數爲噹噹、早晚讀書的關聯公司。

那麼,這家名爲“冪度”的公司是如何吸引了李國慶的注意呢?

冪度是誰?

公開資料顯示,長沙冪度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9年4月,此前由深圳冪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據瞭解,冪度的主要產品Midu是一個區塊鏈搜索引擎服務商,其功能囊括了:基於公鏈上交易、區塊、哈希、交易所、指數、錢包地址、實時行情、行業資訊聚合等數據的一站式搜索服務。

投中網通過查閱冪度及關聯公司的股權穿透時發現,該公司的創始團隊及投資人陣容堪稱豪華。

據瞭解,冪度公司創始團隊之一爲創新谷創始人朱波發起成立的追夢者基金,目前,該基金主要投資中美兩地的移動互聯網和TMT領域的早期項目,首期基金規模近2億元人民幣。

投資人方面,2018年10月,冪度宣佈完成天使輪融資,投資人包括美圖董事長蔡文勝、紫輝創投董事長鄭剛、德同資本創始合夥人邵俊、啓明創投創始合夥人鄺子平、達晨創投總裁肖冰、小村資本董事長馮華偉以及柯羅尼新揚子基金創始合夥人王知新,這些無一不是知名互聯網公司與 VC 的掌門人。

此外,在本次新增的4家企業股東中,除了上述李國慶持股的宿遷國略外,還出現了啓賦資本的名字。



雖然擁有衆多行業大佬及頂級VC的背書,但對於在商場上征戰已久的李國慶來說,這想必不足以成爲他投資的主要原因,真正吸引他的還是“區塊鏈”本身。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李國慶第一次投資區塊鏈了。

首戰折戟:負面纏身,投資人虧損慘重

今年2月,李國慶曾宣佈正式進軍區塊鏈領域,並投身文娛產業垂直公鏈Crysto項目。

據官方資料顯示,CRYSTO(水晶)是服務於全球無形資產的垂直公鏈,主要爲無形資產提供確權、保護、分發、定價、權益證券化和商業化等多項服務。CRYSTO將實行兩步走戰略,第一步是要做垂直內容公鏈,第二步是要基於孵化大量的應用。

今年8月,CRYSTO(水晶)完成基石融資,投資機構包括TAOBICapital、Cocolabs、幣備資本、大聖資本、東聯創投、研幣資本、塔寨資本、巨邦資本。

但事實上,CRYSTO的發展並不順利。據《科創板日報》報道,Crysto於今年8月上線了水晶Ex交易所,推出《紅樓夢》IP通證HONG打新和持幣生息活動,但該幣一經上線,不但涉嫌變相ICO,還被指“空氣幣”、收“智商稅”。

此外,8月22日,水晶CRYSTO的代幣CSO在BIKI上市,發行總量爲10億枚,流通量爲3億枚,上線之初,CSO價格最高曾達0.078美元,隨後價格一路下跌。

10月份,李國慶與俞渝夫妻二人在網上隔空“互懟”,其中,俞渝在曝料提到的馬某某被指正是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馬銘澤,受該負面新聞的影響,CSO的價格更是一跌再跌。據虛擬貨幣信息綜合平臺非小號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20日,CSO的收盤價爲0.021美元,較兩個月前上市時已跌去超70%,值得一提的是,水晶CRYSTO當初的私募發行價約爲0.06美元,也就是說,此前參與水晶CRYSTO的投資人也損失慘重。

據證券日報最新報道,今年5月份,水晶區塊鏈已進行簡易註銷。天眼查顯示,馬銘澤、繆凱、李國慶在該公司的簡易註銷全體投資人承諾書上籤了字。該承諾書顯示,水晶區塊鏈的清算工作已全面完結。

追風區塊鏈,但區塊鏈真的能幫到李國慶嗎?

水晶區塊鏈結局尚不可知,又繼續加碼投資冪度,足以看出李國慶對於區塊鏈的認可。而李國慶也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達自己對於區塊鏈的暢想。

此前,李國慶曾表示,傳統內容產業邊際成本幾乎爲零、高度依賴個人、可複製性差、商業模式只有廣告和用戶付費,而區塊鏈可以通過內容確權和經濟激勵機制,在撮合交易上去除中介和廣告費,通過內容衆籌將消費者和投資者收益合二爲一,減少大資本的控制,從而解決傳統內容產業痛點,促進行業發展。

但就目前來看,區塊鏈似乎沒有爲李國慶的二次創業項目“早晚讀書”幫上什麼忙。

據CRYSTO官網顯示,水晶CRYSTO目前主要上線了兩個應用程序,一個是上文提到的水晶Ex交易所,另一個是就是李國慶的創業項目讀書分享平臺“早晚讀書”。

根據其商業描述顯示:“用戶在早晚讀書消費可獲得CSO,CSO可在早晚讀書App內兌換課程和會員,或提取至CRYSTO其他平臺進行使用。”也就是說,在早晚讀書的場景下,CSO更像是作爲積分使用的,其本質還是一款虛擬貨幣,並未涉及更多的區塊鏈技術,更何談在技術上幫助早晚讀書了。

那麼,新投資的冪度呢?

據《科創板日報》報道,冪度的官網域名(midu.com)尚未備案,而其提供的備案號在工信部網站也查詢不到。換句話說,這家公司還未正式提供服務。

就目前來看,區塊鏈的創業項目距離實際落地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李國慶想要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他熟悉的圖書領域,一切還都是設想而已。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羣請聯繫小助理
(微信號:
ChinaVentureWeixin


掃描二維碼,立即下載















時隔7年,阿里巴巴重返港交所!

投資銀行在線是一個資本與項目對接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圍繞“早期投資、私募股權融資、項目併購退出”提供一站式金融
| 投資銀行在線
















“摔杯”一月後,李國慶投了一家新公司

| 投中網



CRYSTO剛“黃”,李國慶又入股區塊鏈公司,標的背後現多位頂尖投資人。



文丨王滿華

來源丨投中網

沉寂了一個月的李國慶再次出現在公衆視野裏,而這次則是因爲他投資了一家新公司。

近日,據企查查數據顯示,長沙冪度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從原來深圳冪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新增4家企業股東。而新增的股東列表裏,出現了宿遷國略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身影,持股比例爲0.5%。

據悉,宿遷國略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是由李國慶、俞渝夫婦共同持股,其中李國慶爲公司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爲99.9%,俞渝持股0.1%。



通過查閱李國慶的過往對外投資信息可以發現,跟那些熱衷“買買買”的企業家相比,李國慶絕不是一個愛“廣撒網”的有錢人。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李國慶和宿遷國略擔任股東的公司有二十餘家,但多數爲噹噹、早晚讀書的關聯公司。

那麼,這家名爲“冪度”的公司是如何吸引了李國慶的注意呢?

冪度是誰?

公開資料顯示,長沙冪度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9年4月,此前由深圳冪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據瞭解,冪度的主要產品Midu是一個區塊鏈搜索引擎服務商,其功能囊括了:基於公鏈上交易、區塊、哈希、交易所、指數、錢包地址、實時行情、行業資訊聚合等數據的一站式搜索服務。

投中網通過查閱冪度及關聯公司的股權穿透時發現,該公司的創始團隊及投資人陣容堪稱豪華。

據瞭解,冪度公司創始團隊之一爲創新谷創始人朱波發起成立的追夢者基金,目前,該基金主要投資中美兩地的移動互聯網和TMT領域的早期項目,首期基金規模近2億元人民幣。

投資人方面,2018年10月,冪度宣佈完成天使輪融資,投資人包括美圖董事長蔡文勝、紫輝創投董事長鄭剛、德同資本創始合夥人邵俊、啓明創投創始合夥人鄺子平、達晨創投總裁肖冰、小村資本董事長馮華偉以及柯羅尼新揚子基金創始合夥人王知新,這些無一不是知名互聯網公司與 VC 的掌門人。

此外,在本次新增的4家企業股東中,除了上述李國慶持股的宿遷國略外,還出現了啓賦資本的名字。



雖然擁有衆多行業大佬及頂級VC的背書,但對於在商場上征戰已久的李國慶來說,這想必不足以成爲他投資的主要原因,真正吸引他的還是“區塊鏈”本身。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李國慶第一次投資區塊鏈了。

首戰折戟:負面纏身,投資人虧損慘重

今年2月,李國慶曾宣佈正式進軍區塊鏈領域,並投身文娛產業垂直公鏈Crysto項目。

據官方資料顯示,CRYSTO(水晶)是服務於全球無形資產的垂直公鏈,主要爲無形資產提供確權、保護、分發、定價、權益證券化和商業化等多項服務。CRYSTO將實行兩步走戰略,第一步是要做垂直內容公鏈,第二步是要基於孵化大量的應用。

今年8月,CRYSTO(水晶)完成基石融資,投資機構包括TAOBICapital、Cocolabs、幣備資本、大聖資本、東聯創投、研幣資本、塔寨資本、巨邦資本。

但事實上,CRYSTO的發展並不順利。據《科創板日報》報道,Crysto於今年8月上線了水晶Ex交易所,推出《紅樓夢》IP通證HONG打新和持幣生息活動,但該幣一經上線,不但涉嫌變相ICO,還被指“空氣幣”、收“智商稅”。

此外,8月22日,水晶CRYSTO的代幣CSO在BIKI上市,發行總量爲10億枚,流通量爲3億枚,上線之初,CSO價格最高曾達0.078美元,隨後價格一路下跌。

10月份,李國慶與俞渝夫妻二人在網上隔空“互懟”,其中,俞渝在曝料提到的馬某某被指正是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馬銘澤,受該負面新聞的影響,CSO的價格更是一跌再跌。據虛擬貨幣信息綜合平臺非小號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20日,CSO的收盤價爲0.021美元,較兩個月前上市時已跌去超70%,值得一提的是,水晶CRYSTO當初的私募發行價約爲0.06美元,也就是說,此前參與水晶CRYSTO的投資人也損失慘重。

據證券日報最新報道,今年5月份,水晶區塊鏈已進行簡易註銷。天眼查顯示,馬銘澤、繆凱、李國慶在該公司的簡易註銷全體投資人承諾書上籤了字。該承諾書顯示,水晶區塊鏈的清算工作已全面完結。

追風區塊鏈,但區塊鏈真的能幫到李國慶嗎?

水晶區塊鏈結局尚不可知,又繼續加碼投資冪度,足以看出李國慶對於區塊鏈的認可。而李國慶也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達自己對於區塊鏈的暢想。

此前,李國慶曾表示,傳統內容產業邊際成本幾乎爲零、高度依賴個人、可複製性差、商業模式只有廣告和用戶付費,而區塊鏈可以通過內容確權和經濟激勵機制,在撮合交易上去除中介和廣告費,通過內容衆籌將消費者和投資者收益合二爲一,減少大資本的控制,從而解決傳統內容產業痛點,促進行業發展。

但就目前來看,區塊鏈似乎沒有爲李國慶的二次創業項目“早晚讀書”幫上什麼忙。

據CRYSTO官網顯示,水晶CRYSTO目前主要上線了兩個應用程序,一個是上文提到的水晶Ex交易所,另一個是就是李國慶的創業項目讀書分享平臺“早晚讀書”。

根據其商業描述顯示:“用戶在早晚讀書消費可獲得CSO,CSO可在早晚讀書App內兌換課程和會員,或提取至CRYSTO其他平臺進行使用。”也就是說,在早晚讀書的場景下,CSO更像是作爲積分使用的,其本質還是一款虛擬貨幣,並未涉及更多的區塊鏈技術,更何談在技術上幫助早晚讀書了。

那麼,新投資的冪度呢?

據《科創板日報》報道,冪度的官網域名(midu.com)尚未備案,而其提供的備案號在工信部網站也查詢不到。換句話說,這家公司還未正式提供服務。

就目前來看,區塊鏈的創業項目距離實際落地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李國慶想要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他熟悉的圖書領域,一切還都是設想而已。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羣請聯繫小助理
(微信號:
ChinaVentureWeixin


掃描二維碼,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