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產荒”捲土重來:銀行貸款額度有很多優質企業客戶少

| 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記者 冉學東見習記者 劉佳 北京報道

11月19日,東旭光電一紙停牌公告引起軒然大波。公告稱,旗下兩隻債券違約,而石家莊國資委將接盤。東旭光電季報顯示,在截至今年三季度,賬上尚有現金183億元的情況下,卻被30億的中期債拖入困境,各種質疑隨之而來。同時,來自東旭光電的解釋是一筆來自銀行的20億元的抽貸,導致公司陷入短期流動性枯竭的窘境。

抽貸、壓貸、惜貸成爲現在不少企業頭上抹不去的陰影。



事實上,今年在債務壓力的約束下,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依然下降,特別是房地產等高利率主體投資回報率下行導致部分高收益資產供給萎縮。同時,居民高收入減少、投資意願降低,用存款搬家的方式尋找更高收益的資產,這也導致了資產荒矛盾的進一步激化。

在此背景下,11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易綱主持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這是去年11月以來再度召集的座談會,央行相關司局負責人和工行、農行、建行董事長,中信銀行、浦發銀行、興業銀行行長悉數參會。會上,易綱強調,要繼續強化逆週期調節,增強信貸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基本匹配,促進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北大國發院副院長黃益平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都在抱怨金融不支持實體經濟,我認爲主要原因是經濟在轉型、金融沒有轉過來,所以金融的創新和改革變成迫在眉睫的事情。我非常支持任何金融活動都應該放在監管框架下面,但核心是怎樣把握在創新和穩定之間的平衡,這是對我們監管部門的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又見“資產荒”

回看上一輪的資產荒,出現在2015-2016年,當時經濟正處於L型下行通道,企業投資回報率快速下滑,去槓桿、去產能使得信用風險增加,經濟部門能夠提供安全、高收益資產越來越少,同時疊加2015年股災的衝擊,出現了鉅額存量資金追逐較少的安全資產的情況,不過,隨後兩年的房地產去庫存,使得資產荒的問題大大緩解。如今,這種情況再次出現。

滬上一股份制商業銀行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現在中小企業融資方式非常多,可以用交稅證明貸款、個人經營貸等,只要材料齊全,最多個把星期就可以放貸,有的可以在手機APP上貸款,速度比櫃面更快。但這樣一個快速標準是需要審覈企業的實際經營狀況以及他貸款用途是否跟實際銷售相匹配。如果說已經飽和的狀態下,一般銀行是不會再給中小企業發放貸款的。“目前銀行貸款額度還是很多,審批也很快,但是市場上優質小企業客戶比較少,如果企業屬於高污染、高耗能以及電子商務等這類行業,銀行是沒辦法幫助申請的。

按照傳統銀行的做法,一般在第一、二季度放貸較多,三、四季度放貸較少。加上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實體經濟難做,大概率會增加銀行的不良率,因此中小銀行也會從自身風險承受能力考慮,對放貸工作慎之又慎。“監管從去年開始拔高要求,央行又要‘兩增兩控’,壓力更大。” 西北地區某城商行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直言。

據記者瞭解到,“兩增兩控”即小微企業貸款金額增加,小微企業貸款戶數增加,小微企業貸款成本和小微企業貸款風險有效控制。“央行提出的‘兩增兩控’,五大行多數支持基建設施去了,這種壓力無形中轉給中小銀行,我們資金成本高,利率自然就高,但是風險需要自己承擔,我們的日子也很難過。“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

事實上,記者近期在走訪中也發現,一些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還存在貸款難、融資貴的現狀。

東莞一家民營企業的董事長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我們雖然是A類信用公司,通過稅貸在銀行貸了一點,但額度不是很大,現在找銀行貸款,銀行一般都交給貸款公司去做。如果不是A類,那一般是貸不到的。

近年來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爲企業發展的瓶頸。業內人士普遍認爲,實體經濟回報率下行是出現資金週轉困難的根本原因。

以上述企業爲例,因爲信用好,規模以上A級企業去銀行貸款,假如要貸300萬,銀行方最多貸100萬。“其他A級以下的企業是很難貸到款的。這些企業需要資金的時候,他們會找一些金融公司的人,通過金融公司從銀行貸款,但要交比較高的佣金和手續費,貸款的利息也相對高一點。”上述民營企業董事長表示。

如此一來,企業總利潤下降,實體經濟回報率隨之下降,周而復始,資產荒變得越來越嚴重。


如何滿足企業融資需求

央行方面,爲推動銀行貸款利率下行,16天內四度“降息”,先後下調MLF利率、逆回購利率、LPR利率,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既向銀行注入了流動性,又降低了銀行資金成本,對銀行而言無疑是利好。

作爲銀行端,因銀行間流動性分層現象比較突出,中小銀行流動性緊張情況仍然存在。儘管央行擴大了MLF擔保品範圍,但中小銀行合格擔保品仍然較少,部分銀行申請MLF困難較大。大部分中小銀行負債來源渠道較窄且成本高,影響了其服務中小企業的意願和能力。

對此,黃益平對本報記者表示,大家都在抱怨金融不支持實體經濟,還有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尤其是民營企業的金融服務問題。具體來看,實體經濟中一些對金融服務的需求,首先是對投資渠道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多,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需求沒有得到很好的滿足。

與東莞民營企業主境況相同的是,《華夏時報》記者在採訪初創企業主時,一位企業主對記者表示自己去銀行貸款時,銀行端根據政策需要企業主提供一年內經營收入,然後根據營收情況來放貸。“我們有專利、有技術,但早期社會不認可,收入就不好評估,因此很難從銀行貸到款。”該企業主表示。

爲此,11月19日,央行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易綱在會上強調發揮好銀行體系爲實體經濟提供融資的關鍵作用,促進經濟金融良性循環。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從監管層面看,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同時,應引入“監管沙盒”理念,實行差異化監管,減輕中小銀行監管負擔,支持開展產品和服務的良性創新。同時,支持和鼓勵中小銀行之間加強和深化合作,如建立流動性互助機制,有效地管理和分散風險。


強化逆週期調節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利率不斷走低並存的現狀,使得貨幣政策走向成爲各方關注焦點,而“流動性陷阱”能否在中短期內得到扭轉也亟待觀察。

央行數據顯示,中國10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6613億元人民幣,同比少增357億元,住戶部門貸款增加4210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623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587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1262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1178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2216億元,票據融資增加214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123億元。

恆大研究院任澤平認爲,10 月新增企業中長期貸款2216億元,同比多增787億元,佔比從9月的33.4%提升至33.5%,或受基建投資影響,實際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短期貸款及票據融資惡化拖累新增人民幣貸款,其中新增居民戶短期貸款僅623億元,同比少增1284億元。8月起監管部門嚴查消費貸涉房交易,9-10月份逐步落實,導致居民戶新增短期貸款大幅下滑。

另外,10月CPI同比上漲3.8%,較9月大幅跳漲0.8個百分點,明顯超出3.4%的市場預期,漲幅創2012 年2月以來新高,環比上漲0.9%。其中,食品價格同比上漲15.5%,豬肉價格繼續是CPI上漲的核心。

央行一方面要“應對短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另一方面還要“防止通脹預期發散”,可謂左右爲難。

因此,易綱強調,要繼續強化逆週期調節,增強信貸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基本匹配,促進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2019年貨幣投放相對寬鬆,央行三次降準、小幅多次降息,貨幣環境整體穩健。央行的政策意圖十分清晰,即通過改革完善LPR報價機制,形成“MLF操作利率—LPR—貸款利率”傳導路徑,通過MLF操作利率調降引導貸款實際利率下行,進而推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下一步,央行仍將可能通過這種方式,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銀行降低貸款利率,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NEWS
















時隔7年,阿里巴巴重返港交所!

投資銀行在線是一個資本與項目對接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圍繞“早期投資、私募股權融資、項目併購退出”提供一站式金融
| 投資銀行在線

















便宜籌碼

整個市場分化明顯。截止收盤,創業板指數漲幅0.62%,而上證指數領跌。這三個指數的差異性正是符合我們昨日這裏
| 投機浪子

“資產荒”捲土重來:銀行貸款額度有很多優質企業客戶少

| 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記者 冉學東見習記者 劉佳 北京報道

11月19日,東旭光電一紙停牌公告引起軒然大波。公告稱,旗下兩隻債券違約,而石家莊國資委將接盤。東旭光電季報顯示,在截至今年三季度,賬上尚有現金183億元的情況下,卻被30億的中期債拖入困境,各種質疑隨之而來。同時,來自東旭光電的解釋是一筆來自銀行的20億元的抽貸,導致公司陷入短期流動性枯竭的窘境。

抽貸、壓貸、惜貸成爲現在不少企業頭上抹不去的陰影。



事實上,今年在債務壓力的約束下,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依然下降,特別是房地產等高利率主體投資回報率下行導致部分高收益資產供給萎縮。同時,居民高收入減少、投資意願降低,用存款搬家的方式尋找更高收益的資產,這也導致了資產荒矛盾的進一步激化。

在此背景下,11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易綱主持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這是去年11月以來再度召集的座談會,央行相關司局負責人和工行、農行、建行董事長,中信銀行、浦發銀行、興業銀行行長悉數參會。會上,易綱強調,要繼續強化逆週期調節,增強信貸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基本匹配,促進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北大國發院副院長黃益平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都在抱怨金融不支持實體經濟,我認爲主要原因是經濟在轉型、金融沒有轉過來,所以金融的創新和改革變成迫在眉睫的事情。我非常支持任何金融活動都應該放在監管框架下面,但核心是怎樣把握在創新和穩定之間的平衡,這是對我們監管部門的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又見“資產荒”

回看上一輪的資產荒,出現在2015-2016年,當時經濟正處於L型下行通道,企業投資回報率快速下滑,去槓桿、去產能使得信用風險增加,經濟部門能夠提供安全、高收益資產越來越少,同時疊加2015年股災的衝擊,出現了鉅額存量資金追逐較少的安全資產的情況,不過,隨後兩年的房地產去庫存,使得資產荒的問題大大緩解。如今,這種情況再次出現。

滬上一股份制商業銀行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現在中小企業融資方式非常多,可以用交稅證明貸款、個人經營貸等,只要材料齊全,最多個把星期就可以放貸,有的可以在手機APP上貸款,速度比櫃面更快。但這樣一個快速標準是需要審覈企業的實際經營狀況以及他貸款用途是否跟實際銷售相匹配。如果說已經飽和的狀態下,一般銀行是不會再給中小企業發放貸款的。“目前銀行貸款額度還是很多,審批也很快,但是市場上優質小企業客戶比較少,如果企業屬於高污染、高耗能以及電子商務等這類行業,銀行是沒辦法幫助申請的。

按照傳統銀行的做法,一般在第一、二季度放貸較多,三、四季度放貸較少。加上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實體經濟難做,大概率會增加銀行的不良率,因此中小銀行也會從自身風險承受能力考慮,對放貸工作慎之又慎。“監管從去年開始拔高要求,央行又要‘兩增兩控’,壓力更大。” 西北地區某城商行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直言。

據記者瞭解到,“兩增兩控”即小微企業貸款金額增加,小微企業貸款戶數增加,小微企業貸款成本和小微企業貸款風險有效控制。“央行提出的‘兩增兩控’,五大行多數支持基建設施去了,這種壓力無形中轉給中小銀行,我們資金成本高,利率自然就高,但是風險需要自己承擔,我們的日子也很難過。“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

事實上,記者近期在走訪中也發現,一些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還存在貸款難、融資貴的現狀。

東莞一家民營企業的董事長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我們雖然是A類信用公司,通過稅貸在銀行貸了一點,但額度不是很大,現在找銀行貸款,銀行一般都交給貸款公司去做。如果不是A類,那一般是貸不到的。

近年來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爲企業發展的瓶頸。業內人士普遍認爲,實體經濟回報率下行是出現資金週轉困難的根本原因。

以上述企業爲例,因爲信用好,規模以上A級企業去銀行貸款,假如要貸300萬,銀行方最多貸100萬。“其他A級以下的企業是很難貸到款的。這些企業需要資金的時候,他們會找一些金融公司的人,通過金融公司從銀行貸款,但要交比較高的佣金和手續費,貸款的利息也相對高一點。”上述民營企業董事長表示。

如此一來,企業總利潤下降,實體經濟回報率隨之下降,周而復始,資產荒變得越來越嚴重。


如何滿足企業融資需求

央行方面,爲推動銀行貸款利率下行,16天內四度“降息”,先後下調MLF利率、逆回購利率、LPR利率,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既向銀行注入了流動性,又降低了銀行資金成本,對銀行而言無疑是利好。

作爲銀行端,因銀行間流動性分層現象比較突出,中小銀行流動性緊張情況仍然存在。儘管央行擴大了MLF擔保品範圍,但中小銀行合格擔保品仍然較少,部分銀行申請MLF困難較大。大部分中小銀行負債來源渠道較窄且成本高,影響了其服務中小企業的意願和能力。

對此,黃益平對本報記者表示,大家都在抱怨金融不支持實體經濟,還有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尤其是民營企業的金融服務問題。具體來看,實體經濟中一些對金融服務的需求,首先是對投資渠道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多,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需求沒有得到很好的滿足。

與東莞民營企業主境況相同的是,《華夏時報》記者在採訪初創企業主時,一位企業主對記者表示自己去銀行貸款時,銀行端根據政策需要企業主提供一年內經營收入,然後根據營收情況來放貸。“我們有專利、有技術,但早期社會不認可,收入就不好評估,因此很難從銀行貸到款。”該企業主表示。

爲此,11月19日,央行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易綱在會上強調發揮好銀行體系爲實體經濟提供融資的關鍵作用,促進經濟金融良性循環。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從監管層面看,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同時,應引入“監管沙盒”理念,實行差異化監管,減輕中小銀行監管負擔,支持開展產品和服務的良性創新。同時,支持和鼓勵中小銀行之間加強和深化合作,如建立流動性互助機制,有效地管理和分散風險。


強化逆週期調節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利率不斷走低並存的現狀,使得貨幣政策走向成爲各方關注焦點,而“流動性陷阱”能否在中短期內得到扭轉也亟待觀察。

央行數據顯示,中國10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6613億元人民幣,同比少增357億元,住戶部門貸款增加4210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623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587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1262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1178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2216億元,票據融資增加214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123億元。

恆大研究院任澤平認爲,10 月新增企業中長期貸款2216億元,同比多增787億元,佔比從9月的33.4%提升至33.5%,或受基建投資影響,實際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短期貸款及票據融資惡化拖累新增人民幣貸款,其中新增居民戶短期貸款僅623億元,同比少增1284億元。8月起監管部門嚴查消費貸涉房交易,9-10月份逐步落實,導致居民戶新增短期貸款大幅下滑。

另外,10月CPI同比上漲3.8%,較9月大幅跳漲0.8個百分點,明顯超出3.4%的市場預期,漲幅創2012 年2月以來新高,環比上漲0.9%。其中,食品價格同比上漲15.5%,豬肉價格繼續是CPI上漲的核心。

央行一方面要“應對短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另一方面還要“防止通脹預期發散”,可謂左右爲難。

因此,易綱強調,要繼續強化逆週期調節,增強信貸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基本匹配,促進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2019年貨幣投放相對寬鬆,央行三次降準、小幅多次降息,貨幣環境整體穩健。央行的政策意圖十分清晰,即通過改革完善LPR報價機制,形成“MLF操作利率—LPR—貸款利率”傳導路徑,通過MLF操作利率調降引導貸款實際利率下行,進而推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下一步,央行仍將可能通過這種方式,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銀行降低貸款利率,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