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香港上市,東南亞變全球化下半場了?

| iFeng科技

iFeng科技
鳳凰網科技官方賬號,帶你直擊真相

東南亞有着深厚的人口紅利和互聯網潛力,阿里的全球化戰略要想成功,仍然繞不開東南亞。長期以來,香港是東南亞的“離岸”金融中心,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也將增強它在地區的商業影響力。

來源 | 中國企業家雜誌(id:iceo-com-cn)

文 | 劉哲銘


11月13日晚間,阿里巴巴集團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網站提交初步招股書文件,正式啓動港股IPO。這是時隔12年後,阿里重新登陸港交所。


和當年將B2B業務拆分上市不同的是,本次阿里將新發行5億股普通股新股,新股與阿里在紐交所上市的美國存托股將可互相轉換,每一份美國存托股可轉換八股普通股。據悉,發行價將於11月20日左右確定。之前有傳言,市場機構希望阿里能給一定的折扣詢價。但14日中午,上證報報道,阿里在港交所上市的最終發行價定爲11月20日當天阿里在紐交所收盤價的1/8,不會給予市場折扣。《中國企業家》從接近該交易的人士處獲悉,確有其事。


本已經在美國上市的阿里,爲何選擇再次在香港上市?


從賬面上看,阿里並不缺錢,根據其在11月1日發佈的第二財季財報,截至二季度末,阿里賬面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高達2341.8億元人民幣,比財年初的1899.8億元,增加約442億元。上述人士認爲,“阿里在港上市的一大好處是拉近和本地及區域投資者的距離,豐富和擴大股東基礎,並且,香港與紐約存在時差,兩地上市能滿足投資者全天候交易的需求,進一步提高流動性。”


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並不僅僅只有這個好處,還有另一個“隱性收益”。據接近阿里的知情人士分析,近年阿里巴巴着重佈局海外市場,尤其在東南亞有很多重要戰略佈局。“香港是亞洲金融中心,(阿里)在香港上市,這將是它全球化佈局的重要一步,通過港股擴大在東南亞市場的影響力,再通過東南亞市場推進全球化。”


上述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從東南亞,從華人聚集地區起步,最終走向全球。香港成爲(阿里)重要的起始站。”

打新!打新!


事實上,阿里選擇重新在港上市的時機非常“巧妙”。今年雙11剛剛過去,根據阿里公佈的數據,11月11日全天,阿里平臺的總成交額(GMV)達到2684億元人民幣,比2018年雙11的全天成交額2135億元增長25.7%。馬雲對此表示,“雙11的數字是超過預期的,超過了大家對今天經濟形勢的預判。”


超預期的GMV某種程度上給了投資者信心。《中國企業家》從金融機構瞭解到,由於時間窗口太短,有些機構來不及申請額度只好錯過。《中國企業家》還從互聯網券商處獲悉,個人投資者對申購也相當踊躍。據悉,互聯網券商富途證券此次爲阿里預留了100億港元的孖展額度,並推出“阿里IPO•組團打新”優惠活動,專爲打新阿里的港股投資者。從另一家互聯網券商處獲悉,其配售基金開放3天,募集規模已經有1000萬美金。


但本次阿里赴港IPO,收益最大的還是軟銀。根據公佈的初步招股書文件,軟銀仍持有阿里25.8%股份,是第一大股東。創始人馬雲持有6.1%的股份,聯合創始人蔡崇信持有2%,而包括馬雲和蔡崇信在內的全體董事和高管合計持有9%的股份。


軟銀的創始人孫正義有一套著名的“時間機器”理論:各國的互聯網行業發展階段不同,比如美國比日本先進,那就先在美國發展,等時機成熟再帶着美國經驗進軍日本。這就彷彿坐上時間機器,回到幾年前的美國。這樣不僅能快速取得成功,也能幫助當地快速提升互聯網行業。


在這一理論的指導下,孫正義在美國“收穫”了雅虎之後,又在中國投中了阿里。如果說,2007年,阿里把B2B業務分拆在港上市,中美兩國在互聯網存在較大差距的話。那麼,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後,中國依靠經驗積累、人才、供應鏈等優勢,已經在移動支付、網購、物流、共享經濟等領域與美國同行相比並不遜色。


在接近阿里的人士看來,“中國已經不再是時間機器的目的地,而是起點。而東南亞則成爲新的目的地。”

下一站東南亞


相比於中國,東南亞的整個電商市場纔剛起步,網購僅佔總購物量的3%,買家的消費習慣也剛剛從PC轉移到手機上,一如五六年前的中國。


曾在東南亞從事電子支付業務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從支付角度來說,東南亞和中國相差5-10年,該地區的金融基礎設施不齊全,甚至很多人還沒有銀行賬戶,現在該地區電商主流的支付方式還是貨到付款,無論是電商還是支付的潛力都很大。東南亞十國都在致力國家主導的支付網絡計劃,阿里參與度很高,他們在各國投資的電子錢包都是頭部的。”


從“時光機器”理論來看,東南亞真如同中國的“過去”,而對於想要做好全球化的中國企業,東南亞都是個重要的戰略前哨和支點,從BAT的全球化佈局中可見一斑。


過去幾年,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發展迅猛,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的“人口紅利”:一個省的人口數就比歐洲很多國家的人要多。並且,隨着智能手機和4G網絡的普及,三四五線城市乃至農村用戶,都成爲移動互聯網的新用戶,也成爲阿里的用戶,中國4G用戶總數11.7億戶,而淘寶天貓的月度活躍用戶有7.85億戶。


但中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人口紅利”逐漸見頂,根據QuestMobile中國移動互聯網2019春季大報告,中國移動互聯網月活躍用戶規模達到11.38億,同比增速首次跌至4%以下。


對於已經在本地取得成功的互聯網企業而言,全球化將是人口紅利最高效的增長點,而東南亞是一個長期被忽視的市場。東南亞是全球除中國、印度外人口最大的國家或地區:僅東盟十國就有6億人口。如果加上中國以及位於南亞的印度,人口總數則超過全球人口的一半。

螞蟻金服CEO井賢棟與外籍員工一起喝咖啡,他們中大多數來自東南亞的研發中心。來源:中企圖庫


除了地理位置、文化與中國相近,東南亞的人口紅利更值得關注的一個理由是,根據YouGov在全球範圍內的調研,東南亞是全球化最大的支持者:“所有的(東南亞)國家都有至少70%的受訪者相信全球化是好的。在越南,高達91%的受訪者相信全球化帶來好處。”


2017年,馬雲在致投資者信裏表示,“到2036年,我們希望能夠服務20億的消費者”。阿里要實現這個目標,顯然全球化是唯一的選擇,而東南亞和南亞無疑是最可行的方案。

阿里巴巴的海外軍團


阿里早就佈局東南亞。在2015年8月,阿里雲就在新加坡設立國際業務總部,並在當年9月開放了新加坡數據中心,這是阿里雲在亞洲區的第二個境外數據中心。


2016年4月12日,阿里斥資10億美元拿下東南亞地區最大電商Lazada 51%股份,並累計投資40億美元,取得了絕對控股權。2018年3月,阿里“元老”彭蕾卸任螞蟻金服董事長,親自擔任 Lazada 的 CEO。2017年8月17日,阿里又以11億美元投資印尼最大的電商平臺Tokopedia。此外,螞蟻金服還與菲律賓本地電子錢包 GCash、馬來西亞本地電子錢包TnG等建立了深度合作。


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全球化可以分爲3個階段:工具出海、內容出海和系統出海。第一階段出海的以工具類產品爲主,比如手機優化、文件管理、瀏覽器App等產品,這類產品受地域文化影響小,典型代表是獵豹、UC;第二階段是內容類產品的出海,比如新聞資訊、視頻娛樂等,典型代表是今日頭條、抖音;第三階段的全球化則是商業模式、解決方案、基礎設施的出海。


接近阿里的人士介紹,在阿里商業操作系統的支持下,Lazada已不僅僅是一家本地電商公司,通過和“天貓出海”項目的對接,Lazada能成爲當地用戶與中國海量商品的橋樑;還與菜鳥打通了彼此的物流網絡,完成最後一公里的對接。阿里雲則將海外總部設在新加坡,並在馬來西亞及印尼設立數據中心,讓東南亞的用戶和商家駛入雲計算的快車道。


《中國企業家》在走訪螞蟻金服時也瞭解到,目前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有了自己的“支付寶”:Truemoney、GCash、Touch n’Go。爲了完善這些東南亞版的“支付寶”,螞蟻金服派駐了大量的技術人員,僅派到菲律賓的團隊一度就達三四十人。


Lazada的雙11廣告鋪滿了新加坡地鐵站。來源:中企圖庫


然而,盯上東南亞的不僅僅只有阿里,騰訊、京東等巨頭也在數年前就逐步在東南亞佈局。


在阿里投資Tokopedia前,京東就曾與Tokopedia商談要投資其數億美元。京東還通過印尼站點向印尼提供電商服務,京東金融(京東數科前身)也曾在東南亞投入大量力量幫助建設在線支付系統。2017年7月,騰訊對印尼打車服務創業公司Go-Jek投資約1-1.5億美元,一個月後,京東也對Go-Jek投資近1億美元。


但中國互聯網公司進入東南亞絕非簡單的“降維打擊”。因爲東南亞十國與中國的國情有很多不同之處,涉及政治、宗教、文化、商業化環境。《中國企業家》從上述支付行業人士處瞭解到,在東南亞國家做支付,必須申請牌照,每個國家的政策都不一樣,要做很多工作,並且還需要與當地有實力的企業合作。螞蟻金服在東南亞的各個本地錢包裏,都只佔少數股份。甚至早在2016年就開始進入東南亞市場的微信支付,因爲與微信捆綁的緣故,推廣效果收效不佳。而東南亞也尚未形成統一大市場,基礎設施也有待完善。


但即便困難重重,東南亞有着深厚的人口紅利和互聯網潛力,阿里的全球化戰略要想成功,仍然繞不開東南亞。長期以來,香港是東南亞的“離岸”金融中心,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也將增強它在地區的商業影響力。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我就知道你在看!































阿里香港上市,東南亞變全球化下半場了?

| iFeng科技

iFeng科技
鳳凰網科技官方賬號,帶你直擊真相

東南亞有着深厚的人口紅利和互聯網潛力,阿里的全球化戰略要想成功,仍然繞不開東南亞。長期以來,香港是東南亞的“離岸”金融中心,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也將增強它在地區的商業影響力。

來源 | 中國企業家雜誌(id:iceo-com-cn)

文 | 劉哲銘


11月13日晚間,阿里巴巴集團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網站提交初步招股書文件,正式啓動港股IPO。這是時隔12年後,阿里重新登陸港交所。


和當年將B2B業務拆分上市不同的是,本次阿里將新發行5億股普通股新股,新股與阿里在紐交所上市的美國存托股將可互相轉換,每一份美國存托股可轉換八股普通股。據悉,發行價將於11月20日左右確定。之前有傳言,市場機構希望阿里能給一定的折扣詢價。但14日中午,上證報報道,阿里在港交所上市的最終發行價定爲11月20日當天阿里在紐交所收盤價的1/8,不會給予市場折扣。《中國企業家》從接近該交易的人士處獲悉,確有其事。


本已經在美國上市的阿里,爲何選擇再次在香港上市?


從賬面上看,阿里並不缺錢,根據其在11月1日發佈的第二財季財報,截至二季度末,阿里賬面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高達2341.8億元人民幣,比財年初的1899.8億元,增加約442億元。上述人士認爲,“阿里在港上市的一大好處是拉近和本地及區域投資者的距離,豐富和擴大股東基礎,並且,香港與紐約存在時差,兩地上市能滿足投資者全天候交易的需求,進一步提高流動性。”


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並不僅僅只有這個好處,還有另一個“隱性收益”。據接近阿里的知情人士分析,近年阿里巴巴着重佈局海外市場,尤其在東南亞有很多重要戰略佈局。“香港是亞洲金融中心,(阿里)在香港上市,這將是它全球化佈局的重要一步,通過港股擴大在東南亞市場的影響力,再通過東南亞市場推進全球化。”


上述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從東南亞,從華人聚集地區起步,最終走向全球。香港成爲(阿里)重要的起始站。”

打新!打新!


事實上,阿里選擇重新在港上市的時機非常“巧妙”。今年雙11剛剛過去,根據阿里公佈的數據,11月11日全天,阿里平臺的總成交額(GMV)達到2684億元人民幣,比2018年雙11的全天成交額2135億元增長25.7%。馬雲對此表示,“雙11的數字是超過預期的,超過了大家對今天經濟形勢的預判。”


超預期的GMV某種程度上給了投資者信心。《中國企業家》從金融機構瞭解到,由於時間窗口太短,有些機構來不及申請額度只好錯過。《中國企業家》還從互聯網券商處獲悉,個人投資者對申購也相當踊躍。據悉,互聯網券商富途證券此次爲阿里預留了100億港元的孖展額度,並推出“阿里IPO•組團打新”優惠活動,專爲打新阿里的港股投資者。從另一家互聯網券商處獲悉,其配售基金開放3天,募集規模已經有1000萬美金。


但本次阿里赴港IPO,收益最大的還是軟銀。根據公佈的初步招股書文件,軟銀仍持有阿里25.8%股份,是第一大股東。創始人馬雲持有6.1%的股份,聯合創始人蔡崇信持有2%,而包括馬雲和蔡崇信在內的全體董事和高管合計持有9%的股份。


軟銀的創始人孫正義有一套著名的“時間機器”理論:各國的互聯網行業發展階段不同,比如美國比日本先進,那就先在美國發展,等時機成熟再帶着美國經驗進軍日本。這就彷彿坐上時間機器,回到幾年前的美國。這樣不僅能快速取得成功,也能幫助當地快速提升互聯網行業。


在這一理論的指導下,孫正義在美國“收穫”了雅虎之後,又在中國投中了阿里。如果說,2007年,阿里把B2B業務分拆在港上市,中美兩國在互聯網存在較大差距的話。那麼,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後,中國依靠經驗積累、人才、供應鏈等優勢,已經在移動支付、網購、物流、共享經濟等領域與美國同行相比並不遜色。


在接近阿里的人士看來,“中國已經不再是時間機器的目的地,而是起點。而東南亞則成爲新的目的地。”

下一站東南亞


相比於中國,東南亞的整個電商市場纔剛起步,網購僅佔總購物量的3%,買家的消費習慣也剛剛從PC轉移到手機上,一如五六年前的中國。


曾在東南亞從事電子支付業務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從支付角度來說,東南亞和中國相差5-10年,該地區的金融基礎設施不齊全,甚至很多人還沒有銀行賬戶,現在該地區電商主流的支付方式還是貨到付款,無論是電商還是支付的潛力都很大。東南亞十國都在致力國家主導的支付網絡計劃,阿里參與度很高,他們在各國投資的電子錢包都是頭部的。”


從“時光機器”理論來看,東南亞真如同中國的“過去”,而對於想要做好全球化的中國企業,東南亞都是個重要的戰略前哨和支點,從BAT的全球化佈局中可見一斑。


過去幾年,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發展迅猛,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的“人口紅利”:一個省的人口數就比歐洲很多國家的人要多。並且,隨着智能手機和4G網絡的普及,三四五線城市乃至農村用戶,都成爲移動互聯網的新用戶,也成爲阿里的用戶,中國4G用戶總數11.7億戶,而淘寶天貓的月度活躍用戶有7.85億戶。


但中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人口紅利”逐漸見頂,根據QuestMobile中國移動互聯網2019春季大報告,中國移動互聯網月活躍用戶規模達到11.38億,同比增速首次跌至4%以下。


對於已經在本地取得成功的互聯網企業而言,全球化將是人口紅利最高效的增長點,而東南亞是一個長期被忽視的市場。東南亞是全球除中國、印度外人口最大的國家或地區:僅東盟十國就有6億人口。如果加上中國以及位於南亞的印度,人口總數則超過全球人口的一半。

螞蟻金服CEO井賢棟與外籍員工一起喝咖啡,他們中大多數來自東南亞的研發中心。來源:中企圖庫


除了地理位置、文化與中國相近,東南亞的人口紅利更值得關注的一個理由是,根據YouGov在全球範圍內的調研,東南亞是全球化最大的支持者:“所有的(東南亞)國家都有至少70%的受訪者相信全球化是好的。在越南,高達91%的受訪者相信全球化帶來好處。”


2017年,馬雲在致投資者信裏表示,“到2036年,我們希望能夠服務20億的消費者”。阿里要實現這個目標,顯然全球化是唯一的選擇,而東南亞和南亞無疑是最可行的方案。

阿里巴巴的海外軍團


阿里早就佈局東南亞。在2015年8月,阿里雲就在新加坡設立國際業務總部,並在當年9月開放了新加坡數據中心,這是阿里雲在亞洲區的第二個境外數據中心。


2016年4月12日,阿里斥資10億美元拿下東南亞地區最大電商Lazada 51%股份,並累計投資40億美元,取得了絕對控股權。2018年3月,阿里“元老”彭蕾卸任螞蟻金服董事長,親自擔任 Lazada 的 CEO。2017年8月17日,阿里又以11億美元投資印尼最大的電商平臺Tokopedia。此外,螞蟻金服還與菲律賓本地電子錢包 GCash、馬來西亞本地電子錢包TnG等建立了深度合作。


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全球化可以分爲3個階段:工具出海、內容出海和系統出海。第一階段出海的以工具類產品爲主,比如手機優化、文件管理、瀏覽器App等產品,這類產品受地域文化影響小,典型代表是獵豹、UC;第二階段是內容類產品的出海,比如新聞資訊、視頻娛樂等,典型代表是今日頭條、抖音;第三階段的全球化則是商業模式、解決方案、基礎設施的出海。


接近阿里的人士介紹,在阿里商業操作系統的支持下,Lazada已不僅僅是一家本地電商公司,通過和“天貓出海”項目的對接,Lazada能成爲當地用戶與中國海量商品的橋樑;還與菜鳥打通了彼此的物流網絡,完成最後一公里的對接。阿里雲則將海外總部設在新加坡,並在馬來西亞及印尼設立數據中心,讓東南亞的用戶和商家駛入雲計算的快車道。


《中國企業家》在走訪螞蟻金服時也瞭解到,目前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有了自己的“支付寶”:Truemoney、GCash、Touch n’Go。爲了完善這些東南亞版的“支付寶”,螞蟻金服派駐了大量的技術人員,僅派到菲律賓的團隊一度就達三四十人。


Lazada的雙11廣告鋪滿了新加坡地鐵站。來源:中企圖庫


然而,盯上東南亞的不僅僅只有阿里,騰訊、京東等巨頭也在數年前就逐步在東南亞佈局。


在阿里投資Tokopedia前,京東就曾與Tokopedia商談要投資其數億美元。京東還通過印尼站點向印尼提供電商服務,京東金融(京東數科前身)也曾在東南亞投入大量力量幫助建設在線支付系統。2017年7月,騰訊對印尼打車服務創業公司Go-Jek投資約1-1.5億美元,一個月後,京東也對Go-Jek投資近1億美元。


但中國互聯網公司進入東南亞絕非簡單的“降維打擊”。因爲東南亞十國與中國的國情有很多不同之處,涉及政治、宗教、文化、商業化環境。《中國企業家》從上述支付行業人士處瞭解到,在東南亞國家做支付,必須申請牌照,每個國家的政策都不一樣,要做很多工作,並且還需要與當地有實力的企業合作。螞蟻金服在東南亞的各個本地錢包裏,都只佔少數股份。甚至早在2016年就開始進入東南亞市場的微信支付,因爲與微信捆綁的緣故,推廣效果收效不佳。而東南亞也尚未形成統一大市場,基礎設施也有待完善。


但即便困難重重,東南亞有着深厚的人口紅利和互聯網潛力,阿里的全球化戰略要想成功,仍然繞不開東南亞。長期以來,香港是東南亞的“離岸”金融中心,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也將增強它在地區的商業影響力。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我就知道你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