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劇還在發糖,有的劇已經爛尾|2019年中國視頻紅皮書

| 新週刊

“中國視頻行業的從業者已經很努力了!”/《陳情令》

能夠勾勒2019年中國電視和視頻生態的關鍵詞很多,如何把握那些暗流涌動的情緒——曖昧、混沌、焦慮、治癒、恐慌、不甘、亢奮、嘶吼、憤怒、熱烈,是留給中國視頻行業的最大難題。

寒冬中不乏生機,視頻業的“小年”也遍佈驚喜——只要你將預期調低,依然能找到閃光點:“中國視頻行業的從業者已經很努力了!”


這不是反話。


市場仍未從2018年的寒冬中回暖,所有入場者必須爭先佈局,等待重新洗牌。優愛騰芒四大視頻巨頭鉚足勁兒以自制綜藝貼近青年人的新語態,傳統一線衛視播送的劇集則倔強地表達現實關懷。


11月上旬剛過,騰訊視頻已經初定第4季度的綜藝版圖。


能夠勾勒2019年中國電視和視頻生態的關鍵詞很多,如何把握那些暗流涌動的情緒——曖昧、混沌、焦慮、治癒、恐慌、不甘、亢奮、嘶吼、憤怒、熱烈,則是留給中國視頻行業的最大難題。


節目製作人希望儘可能接近和臨摹當下,國人也希望從節目中找到自我定位。只可惜,就目前的結果來看,我們距離內在的深刻仍然很遠。


同質化追逐下,還剩多少洞見


2019年的時間軸上,《樂隊的夏天》(下稱《樂夏》)是最值得吶喊的名字。


今年幾大視頻巨頭在音樂綜藝上集體發力:愛奇藝是《我是唱作人》和《樂夏》,優酷是《這!就是原創》《一起樂隊吧》,騰訊視頻是《合唱吧!300》《音浪合夥人》。

《樂夏》是其中唯一熱度突破圈層的現象級節目。


作爲一檔聚焦樂隊的垂直音樂綜藝節目,《樂夏》勾起了一衆搖滾樂迷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時代記憶,也成功激活了圈層以外的大衆熱情——

節目播出期間,誰都會哼唱幾句“你你你你要跳舞嗎”或“一直往南方開一直往南方開”,傳唱熱度可與兩年前《中國有嘻哈》熱播時的“老子吃火鍋,你吃火鍋底料”一比高下。

《樂夏》的走紅,證明了中國搖滾仍在。/《樂隊的夏天》

自媒體“北方公園”認爲,《樂夏》的勝利,是一種舊日情懷的復興——搖滾樂的精神底色和價值觀與媒體、樂評人、文化人、知識分子圈層緊密契合:


“搖滾樂成爲中國青年人精神解放的某種象徵,被賦予了很多進步、自由,更現代性的意義。於是《樂夏》這個節目出來,配合着懷緬舊日的情懷,在我們的輿論圈裏炸出了巨大的反響。”


進入第三年的《中國新說唱》的光芒則黯淡得多,傳唱度最高的金曲是淘汰選手寶石gem的《野狼Disco》,冠軍楊和蘇則聞者寥寥。

更多人提出疑問:中國說唱是不是偃旗息鼓了?畢竟現在更火的是“來左邊跟我一起畫條龍,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的東北土嗨蒸汽波。

斷言推崇“Real”的嘻哈文化即將退場還爲時尚早,但說不定這些信號是預示未來的起點。


然而,比起呈井噴之勢擴張娛樂版圖的觀察類綜藝,《樂夏》只能退守二線。借鏡於韓國綜藝,2019年涌現了一大波觀察類節目:


有討論原生家庭之殤的(《我家那小子》),也有討論婚戀觀的代溝的(《我家那閨女》《女兒們的戀愛》);

有探討夫妻之間的親密表達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也有探討家庭內的性別分工的(《做家務的男人》)。


觀察類節目觀察的究竟是什麼?/《妻子的浪漫旅行》

傳統節目形態已經玩不出花,綜藝節目亟需引入第三人視角,以彌補、調和紀實內容的單薄。

真人秀+演播室觀察的萬能公式被證明奏效後,優愛騰芒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蜂擁而上,觀察類綜藝攻城略地,在不同人羣之中收穫喜愛、引發共鳴。


那麼,當我們在看觀察類綜藝時,我們在觀察什麼?從整體來看,相較於展演明星真實痛點的傳統真人秀,觀察類綜藝更像一檔語言類節目,藉助探討現代生活的普遍性話題,展演嘉賓的道德觀和價值觀。


附加一道思考題:如果說真人秀投射了觀衆的幻想,那麼在觀察類綜藝中,我們投射的對象是真人秀明星還是坐在演播室的觀察員?


我們很難判斷,在同質化的追逐下還剩下多少洞見。其他綜藝節目也一樣:《樂夏》之後,優酷和燦星製作攜手打造《一起樂隊吧》,芒果TV和江蘇衛視共同推出《我們的樂隊》;


《演員請就位》和《我就是演員之巔峯對決》正在熱播,優酷的《演技派》即將加入battle;

《Battle 好身材》《加油好身材》《哎呀好身材》《超級減肥王》《減出我人生》以及《人生加減法》則淹沒在健身類綜藝的茫茫菜單之中。


“偶像糊年”出道的偶像們,也只能用玩笑掩飾慘淡現況——“我們不配所以我們糊。”/ 《創造營2019》


要比慘,去年最火的偶像綜藝《創造101》和《偶像練習生》也應該有名字——有媒體都直接用“偶像糊年”這樣的標題了。


現實越緊繃,幻想越爽快


騰訊新聞旗下自媒體“貴圈”將《演員請就位》形容爲“一個大型招聘現場”:“中國演員羣體有30萬人,突如其來的影視寒冬讓他們中的多數人境況狼狽。”

“這個綜藝充分暴露演員和在招聘市場中求職的年輕人沒什麼區別,他們的身上都透着一種焦慮感。”


焦慮感始終是表演競技類綜藝的底色。從《演員的誕生》開始,演員們在熒幕上公開訴苦,說老戲骨敵不過流量小鮮肉。


天價片酬和稚嫩演技的不對稱,最終在“看得見的手”進行市場整肅後退場。橫店影城的許多劇組紛紛停工,演員們也一同被褪去皇帝的新衣,他們在節目中發問:我覺得自己演得還行,可爲什麼沒有導演找我拍戲?


焦慮者也包括電視劇《小歡喜》中“方一凡”的扮演者周奇,他同時在兩個同類節目中流連。(猜猜他會在哪一個節目中走得更遠?)


當年的霸道總裁標杆明道,也找不到戲可以演了。/ 《演員請就位》


劇中“方一凡母親”的扮演者海清也曾在不同場合表達焦慮——7月28日,海清在第13屆FIRST青年電影展閉幕式上懇求導演和製片們多給“中年女演員”演出機會。


你或許可以將這些花邊看作《小歡喜》在現實的映射,儘管二者傳達的焦慮並不一致,但這種現實和故事的交疊互文,卻可以形成時代的一種黑色趣味。


很多人認爲《小歡喜》傳達了中產家庭的教育焦慮,但總製片人徐曉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強調,《小歡喜》的立意是討論親子關係,更多的是探討父母如何面對自己的成長。在這個意義上說,“小歡喜”是在焦慮之外的暖意、鼓勵和啓發。


2019年另一部刺痛中國人的現實主義題材劇集是《都挺好》,其核心衝突來源於原生家庭中兩代人的親子關係和養老問題。

與《小歡喜》相反,《都挺好》的蘇大強恰恰是無法成長的父親,因爲害怕孤獨,他只能以各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獲取子女的關愛。


2019年最火父親,非蘇大強莫屬。/ 《都挺好》


《小歡喜》和《都挺好》可謂互爲鏡像。《小歡喜》沿用傳統現實主義題材的框架,好看,但剋制;《都挺好》的創作思路則更像《延禧攻略》的大女主模式,寫實,但十分drama。《都挺好》造成這麼廣泛的迴響,正是因爲主角蘇明玉解決問題時爽快利落,一手一個。


《都挺好》的前期衝突越是大鳴大放、金句頻出,越是凸顯後期的疲軟、妥協、保守。還記得《都挺好》上線之初網友的評論嗎——“如果是大團圓結局,我就去把評分改爲一星”,因此,其結局“世界線”的劇烈收縮引發了觀衆劇烈的反彈。


這種改動帶來的爭議是有益的——這樣才能發現這個故事的草率、現實的殘缺、觀念的滑稽。


根據學者張頤武的解讀,孩子和老人是中產家庭的兩大焦慮來源,今年的影視劇凸顯了當代生活種種緊繃的張力。現實越緊繃,幻想就越要爽快。


現實中那麼多焦慮,至少在影視劇裏能夠快樂吧。/ 《小歡喜》


3月,劇評人李星文在中國電視劇發展北京論壇中提出,隨着觀衆的迭代,觀衆的審美趣味已發生轉變,近兩年來年輕觀衆的關鍵字是甜、酥、痛、爽。

幾部大熱劇集可以依此對號入座:《親愛的,熱愛的》是甜,《陳情令》是酥,《都挺好》和《小歡喜》是痛,《長安十二時辰》是爽。


《親愛的,熱愛的》《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都基於大IP進行開發。


去年的視頻榜,我們的觀察是“大IP+流量明星”的模式逐漸失靈,今年的情況是大IP培育流量明星:肖戰、王一博、李現、楊紫因爲熱劇躥紅,本來便人氣高漲的“四字弟弟”易烊千璽則讓我們看到他在表演上的天賦和野心。


這個夏天,無數飯圈女孩收穫了夏日限定的快樂。/ 《陳情令》泰國粉絲見面會


央視“直播”,召喚中華民族的共同體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鋒芒被優愛騰芒遮掩已久的中央廣播電視總檯今年久違地刷了幾次存在感。


北京時間5月30日,在中美貿易摩擦甚囂塵上之際,美國福克斯商業頻道主播翠西·里根和中國國際電視臺主持人劉欣相約進行公開辯論,雙方就公平貿易、知識產權、華爲、關稅、中國發展中國家地位等議題進行了長達16分鐘的對話。


10月1日上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慶祝大會在北京天安門舉行。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全程採用4K超高清信號進行直播,並同步製作成電影《此時此刻》,在全國指定70家影院直播。


10月23日,NBA新賽季開始。兩場揭幕戰分別爲:湖人隊對陣快艇隊,衛冕冠軍多倫多猛龍隊主場對陣新奧爾良鵜鶘隊。因火箭隊總經理達利爾·莫雷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相關言論,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並未轉播任何NBA賽事。

無論在場還是缺席,央視的“直播”都在召喚中華民族的共同體精神。它依然是輿論,是喉舌,是陣地,影響、塑造着這個國家的風向和麪貌。


《中央廣播電視總檯2019主持人大賽》於10月26日迴歸。這個睽違8年、旨在遴選電視界最高水平人才的節目一播出便被譽爲“神仙打架”(這個比喻確實有點老土),不僅在34城收視率破1%(收視率,多久沒見過這個詞了),更在微博熱搜榜連登9個熱搜(這纔是正常操作)。


自媒體“Sir電影”用快、準、狠三個字評價節目:“它讓我們看到,還有人相信,相信純粹的實力對碰,也能‘精彩’;相信日復一日的付出,也能俘獲‘粉絲’;相信撥開人云亦云,務實地傳遞真相,也能有‘流量’。”


央視擁抱新媒體、新媒介、新平臺、新受衆的決心濃厚。8月20日,央視在B站上開設賬號“央視網快看”,上述主持人大賽也在B站上同步播放。


這屆年輕人,發現了B站的101種用途。/ 央視網


去年央視曾點名批評B站內容低俗,爲此B站進行了爲期一個月的整改,下架App,清掃低俗內容。到了今年4月17日,央視網刊發文章《知道嗎?這屆年輕人愛上B站搞學習》,表揚B站歸來後仍然是個好同志。

誠如某句古老的箴言所說:現實是互聯網的一部分。


傳播媒介嬗變
被分隔的圈層重新聚合


除了上B站,以往一本正經的《新聞聯播》也入駐了抖音、快手,在短視頻平臺上展示主播的日常工作狀態,主持人康輝也成了流量大V。


QuestMobile公司發佈的“短視頻2019半年報告”顯示,短視頻行業新安裝用戶接近1億,用戶主要來源於35歲及以上、三四線城市的下沉用戶,月活躍用戶量達8.21億,月人均時長超過22小時。短視頻行業也從增量用戶競爭進入存量用戶競爭階段。


而在長視頻平臺競技場上,競爭格局已經明朗化:優愛騰三家佔據第一梯隊,背靠湖南廣電的芒果TV和成立10年的B站屬於第二梯隊。

第一梯隊之間的競爭呈白熱化之勢:版權費用和自制節目的成本持續上漲,會員業務和廣告收入仍未能減少虧損。憑藉差異化經營策略突圍的芒果TV是少有的、可以盈利的視頻平臺。


更大的未知還在明年。大洋彼岸即將打響流媒體大混戰,亞馬遜、HBO、迪士尼、Hulu、蘋果將一同挑戰奈飛的流媒體霸主地位。


華納傳媒CEO約翰·斯坦基接受《好萊塢報道者》採訪時指出:“在亞馬遜、蘋果、谷歌和奈飛的時代,規模將不再由向四分之一的美國用戶分銷來定義。這是場全球性的比賽。”


流媒體大混戰時代,誰能搶佔先機?結果尚未可知。/ 《黑鏡》


混戰對中國視頻行業可能產生的影響還有待觀察,至少目前已知,和迪士尼的版權合作今年到期之後,曾一度下架(現已重新上線)。


從《新週刊》首提“小屏,你好!”算起,過去6年,就傳播媒介而言,中國的娛樂生態實現了從電視到網絡、從直播到短視頻、從小屏到碎屏的嬗變。如今,被分隔的圈層重新聚合,我們亟需找到恰當的語言描述這種共鳴。

✎作者 | 鍾慧芊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廣告合作請聯繫微信號:xzk96818
本期現已上市
點擊封面即可獲取

本 期 看 點


甜寵當道,飯圈瘋狂


國慶大典央視直播團隊幕後


當甘肅民間藝人成爲網紅


星球研究所:從地理出發,解構世間萬物































有的劇還在發糖,有的劇已經爛尾|2019年中國視頻紅皮書

| 新週刊

“中國視頻行業的從業者已經很努力了!”/《陳情令》

能夠勾勒2019年中國電視和視頻生態的關鍵詞很多,如何把握那些暗流涌動的情緒——曖昧、混沌、焦慮、治癒、恐慌、不甘、亢奮、嘶吼、憤怒、熱烈,是留給中國視頻行業的最大難題。

寒冬中不乏生機,視頻業的“小年”也遍佈驚喜——只要你將預期調低,依然能找到閃光點:“中國視頻行業的從業者已經很努力了!”


這不是反話。


市場仍未從2018年的寒冬中回暖,所有入場者必須爭先佈局,等待重新洗牌。優愛騰芒四大視頻巨頭鉚足勁兒以自制綜藝貼近青年人的新語態,傳統一線衛視播送的劇集則倔強地表達現實關懷。


11月上旬剛過,騰訊視頻已經初定第4季度的綜藝版圖。


能夠勾勒2019年中國電視和視頻生態的關鍵詞很多,如何把握那些暗流涌動的情緒——曖昧、混沌、焦慮、治癒、恐慌、不甘、亢奮、嘶吼、憤怒、熱烈,則是留給中國視頻行業的最大難題。


節目製作人希望儘可能接近和臨摹當下,國人也希望從節目中找到自我定位。只可惜,就目前的結果來看,我們距離內在的深刻仍然很遠。


同質化追逐下,還剩多少洞見


2019年的時間軸上,《樂隊的夏天》(下稱《樂夏》)是最值得吶喊的名字。


今年幾大視頻巨頭在音樂綜藝上集體發力:愛奇藝是《我是唱作人》和《樂夏》,優酷是《這!就是原創》《一起樂隊吧》,騰訊視頻是《合唱吧!300》《音浪合夥人》。

《樂夏》是其中唯一熱度突破圈層的現象級節目。


作爲一檔聚焦樂隊的垂直音樂綜藝節目,《樂夏》勾起了一衆搖滾樂迷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時代記憶,也成功激活了圈層以外的大衆熱情——

節目播出期間,誰都會哼唱幾句“你你你你要跳舞嗎”或“一直往南方開一直往南方開”,傳唱熱度可與兩年前《中國有嘻哈》熱播時的“老子吃火鍋,你吃火鍋底料”一比高下。

《樂夏》的走紅,證明了中國搖滾仍在。/《樂隊的夏天》

自媒體“北方公園”認爲,《樂夏》的勝利,是一種舊日情懷的復興——搖滾樂的精神底色和價值觀與媒體、樂評人、文化人、知識分子圈層緊密契合:


“搖滾樂成爲中國青年人精神解放的某種象徵,被賦予了很多進步、自由,更現代性的意義。於是《樂夏》這個節目出來,配合着懷緬舊日的情懷,在我們的輿論圈裏炸出了巨大的反響。”


進入第三年的《中國新說唱》的光芒則黯淡得多,傳唱度最高的金曲是淘汰選手寶石gem的《野狼Disco》,冠軍楊和蘇則聞者寥寥。

更多人提出疑問:中國說唱是不是偃旗息鼓了?畢竟現在更火的是“來左邊跟我一起畫條龍,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的東北土嗨蒸汽波。

斷言推崇“Real”的嘻哈文化即將退場還爲時尚早,但說不定這些信號是預示未來的起點。


然而,比起呈井噴之勢擴張娛樂版圖的觀察類綜藝,《樂夏》只能退守二線。借鏡於韓國綜藝,2019年涌現了一大波觀察類節目:


有討論原生家庭之殤的(《我家那小子》),也有討論婚戀觀的代溝的(《我家那閨女》《女兒們的戀愛》);

有探討夫妻之間的親密表達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也有探討家庭內的性別分工的(《做家務的男人》)。


觀察類節目觀察的究竟是什麼?/《妻子的浪漫旅行》

傳統節目形態已經玩不出花,綜藝節目亟需引入第三人視角,以彌補、調和紀實內容的單薄。

真人秀+演播室觀察的萬能公式被證明奏效後,優愛騰芒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蜂擁而上,觀察類綜藝攻城略地,在不同人羣之中收穫喜愛、引發共鳴。


那麼,當我們在看觀察類綜藝時,我們在觀察什麼?從整體來看,相較於展演明星真實痛點的傳統真人秀,觀察類綜藝更像一檔語言類節目,藉助探討現代生活的普遍性話題,展演嘉賓的道德觀和價值觀。


附加一道思考題:如果說真人秀投射了觀衆的幻想,那麼在觀察類綜藝中,我們投射的對象是真人秀明星還是坐在演播室的觀察員?


我們很難判斷,在同質化的追逐下還剩下多少洞見。其他綜藝節目也一樣:《樂夏》之後,優酷和燦星製作攜手打造《一起樂隊吧》,芒果TV和江蘇衛視共同推出《我們的樂隊》;


《演員請就位》和《我就是演員之巔峯對決》正在熱播,優酷的《演技派》即將加入battle;

《Battle 好身材》《加油好身材》《哎呀好身材》《超級減肥王》《減出我人生》以及《人生加減法》則淹沒在健身類綜藝的茫茫菜單之中。


“偶像糊年”出道的偶像們,也只能用玩笑掩飾慘淡現況——“我們不配所以我們糊。”/ 《創造營2019》


要比慘,去年最火的偶像綜藝《創造101》和《偶像練習生》也應該有名字——有媒體都直接用“偶像糊年”這樣的標題了。


現實越緊繃,幻想越爽快


騰訊新聞旗下自媒體“貴圈”將《演員請就位》形容爲“一個大型招聘現場”:“中國演員羣體有30萬人,突如其來的影視寒冬讓他們中的多數人境況狼狽。”

“這個綜藝充分暴露演員和在招聘市場中求職的年輕人沒什麼區別,他們的身上都透着一種焦慮感。”


焦慮感始終是表演競技類綜藝的底色。從《演員的誕生》開始,演員們在熒幕上公開訴苦,說老戲骨敵不過流量小鮮肉。


天價片酬和稚嫩演技的不對稱,最終在“看得見的手”進行市場整肅後退場。橫店影城的許多劇組紛紛停工,演員們也一同被褪去皇帝的新衣,他們在節目中發問:我覺得自己演得還行,可爲什麼沒有導演找我拍戲?


焦慮者也包括電視劇《小歡喜》中“方一凡”的扮演者周奇,他同時在兩個同類節目中流連。(猜猜他會在哪一個節目中走得更遠?)


當年的霸道總裁標杆明道,也找不到戲可以演了。/ 《演員請就位》


劇中“方一凡母親”的扮演者海清也曾在不同場合表達焦慮——7月28日,海清在第13屆FIRST青年電影展閉幕式上懇求導演和製片們多給“中年女演員”演出機會。


你或許可以將這些花邊看作《小歡喜》在現實的映射,儘管二者傳達的焦慮並不一致,但這種現實和故事的交疊互文,卻可以形成時代的一種黑色趣味。


很多人認爲《小歡喜》傳達了中產家庭的教育焦慮,但總製片人徐曉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強調,《小歡喜》的立意是討論親子關係,更多的是探討父母如何面對自己的成長。在這個意義上說,“小歡喜”是在焦慮之外的暖意、鼓勵和啓發。


2019年另一部刺痛中國人的現實主義題材劇集是《都挺好》,其核心衝突來源於原生家庭中兩代人的親子關係和養老問題。

與《小歡喜》相反,《都挺好》的蘇大強恰恰是無法成長的父親,因爲害怕孤獨,他只能以各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獲取子女的關愛。


2019年最火父親,非蘇大強莫屬。/ 《都挺好》


《小歡喜》和《都挺好》可謂互爲鏡像。《小歡喜》沿用傳統現實主義題材的框架,好看,但剋制;《都挺好》的創作思路則更像《延禧攻略》的大女主模式,寫實,但十分drama。《都挺好》造成這麼廣泛的迴響,正是因爲主角蘇明玉解決問題時爽快利落,一手一個。


《都挺好》的前期衝突越是大鳴大放、金句頻出,越是凸顯後期的疲軟、妥協、保守。還記得《都挺好》上線之初網友的評論嗎——“如果是大團圓結局,我就去把評分改爲一星”,因此,其結局“世界線”的劇烈收縮引發了觀衆劇烈的反彈。


這種改動帶來的爭議是有益的——這樣才能發現這個故事的草率、現實的殘缺、觀念的滑稽。


根據學者張頤武的解讀,孩子和老人是中產家庭的兩大焦慮來源,今年的影視劇凸顯了當代生活種種緊繃的張力。現實越緊繃,幻想就越要爽快。


現實中那麼多焦慮,至少在影視劇裏能夠快樂吧。/ 《小歡喜》


3月,劇評人李星文在中國電視劇發展北京論壇中提出,隨着觀衆的迭代,觀衆的審美趣味已發生轉變,近兩年來年輕觀衆的關鍵字是甜、酥、痛、爽。

幾部大熱劇集可以依此對號入座:《親愛的,熱愛的》是甜,《陳情令》是酥,《都挺好》和《小歡喜》是痛,《長安十二時辰》是爽。


《親愛的,熱愛的》《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都基於大IP進行開發。


去年的視頻榜,我們的觀察是“大IP+流量明星”的模式逐漸失靈,今年的情況是大IP培育流量明星:肖戰、王一博、李現、楊紫因爲熱劇躥紅,本來便人氣高漲的“四字弟弟”易烊千璽則讓我們看到他在表演上的天賦和野心。


這個夏天,無數飯圈女孩收穫了夏日限定的快樂。/ 《陳情令》泰國粉絲見面會


央視“直播”,召喚中華民族的共同體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鋒芒被優愛騰芒遮掩已久的中央廣播電視總檯今年久違地刷了幾次存在感。


北京時間5月30日,在中美貿易摩擦甚囂塵上之際,美國福克斯商業頻道主播翠西·里根和中國國際電視臺主持人劉欣相約進行公開辯論,雙方就公平貿易、知識產權、華爲、關稅、中國發展中國家地位等議題進行了長達16分鐘的對話。


10月1日上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慶祝大會在北京天安門舉行。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全程採用4K超高清信號進行直播,並同步製作成電影《此時此刻》,在全國指定70家影院直播。


10月23日,NBA新賽季開始。兩場揭幕戰分別爲:湖人隊對陣快艇隊,衛冕冠軍多倫多猛龍隊主場對陣新奧爾良鵜鶘隊。因火箭隊總經理達利爾·莫雷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相關言論,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並未轉播任何NBA賽事。

無論在場還是缺席,央視的“直播”都在召喚中華民族的共同體精神。它依然是輿論,是喉舌,是陣地,影響、塑造着這個國家的風向和麪貌。


《中央廣播電視總檯2019主持人大賽》於10月26日迴歸。這個睽違8年、旨在遴選電視界最高水平人才的節目一播出便被譽爲“神仙打架”(這個比喻確實有點老土),不僅在34城收視率破1%(收視率,多久沒見過這個詞了),更在微博熱搜榜連登9個熱搜(這纔是正常操作)。


自媒體“Sir電影”用快、準、狠三個字評價節目:“它讓我們看到,還有人相信,相信純粹的實力對碰,也能‘精彩’;相信日復一日的付出,也能俘獲‘粉絲’;相信撥開人云亦云,務實地傳遞真相,也能有‘流量’。”


央視擁抱新媒體、新媒介、新平臺、新受衆的決心濃厚。8月20日,央視在B站上開設賬號“央視網快看”,上述主持人大賽也在B站上同步播放。


這屆年輕人,發現了B站的101種用途。/ 央視網


去年央視曾點名批評B站內容低俗,爲此B站進行了爲期一個月的整改,下架App,清掃低俗內容。到了今年4月17日,央視網刊發文章《知道嗎?這屆年輕人愛上B站搞學習》,表揚B站歸來後仍然是個好同志。

誠如某句古老的箴言所說:現實是互聯網的一部分。


傳播媒介嬗變
被分隔的圈層重新聚合


除了上B站,以往一本正經的《新聞聯播》也入駐了抖音、快手,在短視頻平臺上展示主播的日常工作狀態,主持人康輝也成了流量大V。


QuestMobile公司發佈的“短視頻2019半年報告”顯示,短視頻行業新安裝用戶接近1億,用戶主要來源於35歲及以上、三四線城市的下沉用戶,月活躍用戶量達8.21億,月人均時長超過22小時。短視頻行業也從增量用戶競爭進入存量用戶競爭階段。


而在長視頻平臺競技場上,競爭格局已經明朗化:優愛騰三家佔據第一梯隊,背靠湖南廣電的芒果TV和成立10年的B站屬於第二梯隊。

第一梯隊之間的競爭呈白熱化之勢:版權費用和自制節目的成本持續上漲,會員業務和廣告收入仍未能減少虧損。憑藉差異化經營策略突圍的芒果TV是少有的、可以盈利的視頻平臺。


更大的未知還在明年。大洋彼岸即將打響流媒體大混戰,亞馬遜、HBO、迪士尼、Hulu、蘋果將一同挑戰奈飛的流媒體霸主地位。


華納傳媒CEO約翰·斯坦基接受《好萊塢報道者》採訪時指出:“在亞馬遜、蘋果、谷歌和奈飛的時代,規模將不再由向四分之一的美國用戶分銷來定義。這是場全球性的比賽。”


流媒體大混戰時代,誰能搶佔先機?結果尚未可知。/ 《黑鏡》


混戰對中國視頻行業可能產生的影響還有待觀察,至少目前已知,和迪士尼的版權合作今年到期之後,曾一度下架(現已重新上線)。


從《新週刊》首提“小屏,你好!”算起,過去6年,就傳播媒介而言,中國的娛樂生態實現了從電視到網絡、從直播到短視頻、從小屏到碎屏的嬗變。如今,被分隔的圈層重新聚合,我們亟需找到恰當的語言描述這種共鳴。

✎作者 | 鍾慧芊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廣告合作請聯繫微信號:xzk96818
本期現已上市
點擊封面即可獲取

本 期 看 點


甜寵當道,飯圈瘋狂


國慶大典央視直播團隊幕後


當甘肅民間藝人成爲網紅


星球研究所:從地理出發,解構世間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