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曼人:影響力保持至今的東歐半遊牧集團

| 冷炮歷史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麼看庫曼人的經歷和他們的影響?



中世紀時代,庫曼人的勢力迅速躥起。相比先前的佩切涅格人,他們有着更強大的綜合實力和更廣泛影響。這些人憑藉強大的軍事力量和鮮明的文化,即使轉向定居也能將自己的特色保持到近現代。

起源與擴張

最初的庫曼人 發源於西伯利亞南部

庫曼人的確切起源,從古至今就有巨大的爭議。與之發生接觸的波斯、中原、亞美尼亞、突厥和拜占庭等不同勢力,都給出過不同的起源記載。範圍從南西伯利亞到黃河大拐彎之間都有分佈。但最有可能的起始點,是位於南西伯利亞的伊西姆河流域。根據周邊民族的記憶,早期的庫曼人是金髮藍眼、皮膚白皙,以長相俊美而著稱。


在傳統的庫曼社會,用牛羣象徵財富而馬匹代表文化圖騰。爲了便於遷徙,他們會打造只用1匹馬牽引的小車,帶上全部家當遊牧。他們會在夏季到北方或高海拔地區放牧,等到冬季再會回到南方或者山谷過定居生活。這種自然形成的半農半牧生活,創造了諸如農夫、木工、鐵匠、武器工匠和製革人等職業。

庫曼特色的小型馬車

如此全面的技能樹,有助於適應各種環境和減少經濟不穩定因素。反映在飲食上,就是除奶製品和肉製品外,還有小米粥與麪包等常見主食。表現在文化上,就是屬於突厥語族的庫曼人,會隨着所在地變遷而接受當地宗教。他們對於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非常寬容,讓自己能夠迅速適應不同的文化氛圍。


公元11世紀,庫曼人進行了第一次大規模遷徙。他們從南西伯利亞地區進入俄羅斯南部草原,並開始與周邊勢力發生密切接觸。其中就包括匈牙利、羅斯諸公國、拜占庭帝國和塞爾維亞等不同國度。他們擊敗原先的佩切涅格人,並迫使後者踏上前往匈牙利的道路。

庫曼人通過一系列擴張影響範圍極廣

經過了漫長的遷徙,庫曼聯盟的地盤也大爲增漲。其勢力西起多瑙河流域,東到哈薩克斯坦境內的達羅斯,幾乎佔據了整個內亞草原。由於沒有統一的聯盟君主,就只是按照血緣關係和文化認同來進行協調。由於所在花剌字模、波斯、克里米亞、高加索地區、和羅斯等貿易中轉站之間,庫曼語也一度成爲了當時的國際通用語言。在局勢混亂的中世紀時代,跨越國家分佈且具備武裝能力的庫曼人,就是草原商路的日常守護者。


在1055年前後,庫曼人開始同北方的羅斯諸國開戰。此後的175年時間裏,他們彼此都征戰不休。雖然羅斯人有更出色的步兵和守城能力,但庫曼騎兵遠比對手更爲成熟。長期衝突消耗了羅斯諸公國和庫曼部落聯盟的實力。最後的結果便是兩敗俱傷,讓他們失去了繼續面對強敵威脅的能力。後來的蒙古西征成功,就有這些長期火拼的因素存在。

北方的羅斯 是庫曼前期的最大對手

也是在11世紀末期,庫曼人作爲傭兵參與了曼奇刻爾特之戰。但他們的傭兵習慣,讓自己很容易在沒有領取到軍餉時叛變投敵。1089年,庫曼人首次侵犯匈牙利被擊敗,讓部分俘虜被國王收編進衛隊。

兩年後,庫曼人在百廢待興的拜占庭帝國的招引下,參與了裏沃尼昂戰役。他們與帝國的軍隊縝密合作,將曾經的對手佩切涅格人趕盡殺絕。後來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十字軍東征,也讓庫曼騎兵受到帝國僱傭。但他們的任務卻是被派去尾隨和襲擊十字軍,防止他們在拜占庭地界內安然無恙。

庫曼人很早就加入了匈牙利軍事系統


蒙古入侵

蒙古入侵給庫曼人以很大沖擊

然而,生機勃勃的庫曼-欽察部落聯盟,卻因爲蒙古西征而遭到喀拉喀河戰役的慘敗。由於庫曼人的遊牧屬性,讓自己避免了全軍覆沒的厄運。但蒙古大軍的威脅,也迫使自己必須另謀出路。等到蒙古大軍暫時後撤,部分庫曼部落就開始了新一輪遷徙,遷徙到南方的瓦拉幾亞地區避難。


1239-40年之間,第二次蒙古西征又讓庫曼人在瓦拉幾亞的小國崩潰。流亡者又進行了大流散,分頭前往周邊政權的境內躲避。但是無論是在匈牙利、塞爾維亞和拜占庭,還是拉丁帝國、保加利亞與格魯吉亞,他們都因爲軍事技能而成爲了特殊階層和精英分子。

瓦拉幾亞是庫曼人通向新家園的必經之路

相比早期的佩切涅格人,庫曼勢力有着更爲優良的鐵片鱗甲。他們的戰士也會在羊毛外套內穿着精良鍊甲,戴着內嵌鐵片的皮毛頭盔。精銳的貴族部隊,則配有鐵面具、鍊甲面簾、尖頂頭盔、和額外的護腿。胯下的坐騎也能披掛馬鎧。按照西歐觀察者的記載,每個庫曼貴族可以攜帶10匹戰馬上陣,以便保證坐騎的充沛體力。追隨他們的瓦拉幾亞人、斯拉夫人和羅斯人,則能提供各種風格的步兵。所以他們具有比較齊全的兵種樹,可以適應多種多樣的戰鬥需要。部落中的成年女性,在必要的時刻也會上陣殺敵。


1227年,爲了安置大批西逃的難民,匈牙利國王安德魯二世在邊境上設置了庫曼主教區,歸化那些前來投奔的牧民。十多年後,由於蒙古人的持續壓迫,更多庫曼人前往匈牙利和保加利亞尋求庇護。在首領忽灘汗的帶領下,加入逃難的人羣多達7個部落,總計約5-7萬人。他們按照匈牙利人的要求皈依了基督教,被收編爲拱衛王室的輔助軍。雖然拔都給貝拉國王送信,要求他停止收容更多難民,但其目的是爲了分化匈牙利土著和庫曼勢力。

匈牙利國王身邊的馬扎爾與庫曼侍衛

當時的匈牙利人,還以東西方混合風格的軍隊聞名。由馬紮兒人帶來的草原騎射傳統還沒完全消失,但部分貴族在法蘭西封建文化的影響下,已經逐漸走向西歐化。他們的突然出現,也讓匈牙利等地的貴族大爲恐慌。對於重視維護自己權利的封建貴族而言,國王的部隊擴張足以引發自己警惕。因爲在過去的20多裏,庫曼人一直在騷擾匈牙利邊境。很多人只是在形式上皈依了基督教,私下卻是不折不扣的祕密穆斯林。所以匈牙利的男爵們都拒絕執行國王的安置決定,繼續採取敵視庫曼人的政策。


爲了緩和矛盾,貝拉四世將忽灘汗和他的家屬安置在都城布達,處於自己的保護和監視之下。但是隨着喀爾巴阡山前線的戰局不利和南邊奧地利人的趁火打劫,讓本國男爵也加重了對庫曼部落的懷疑,擔心他們會和蒙古人相互勾結。最終,這些人衝進忽灘汗的住所,殺死了可汗和他的家人。一直努力對抗蒙古的庫曼人大爲失望,開始在匈牙利境內燒殺搶掠,幾乎是在蒙古入侵前就預演了一次焦土政策。最後殺出一條血路,前往東南面的保加利亞謀求生路。受到削弱的貝拉四世,也只能帶着自己的殘軍在賽約河奮被蒙古人擊敗。

庫曼人的反叛讓半個匈牙利遭到破壞

庫曼人離開匈牙利後,保加利亞沙皇也準備對他們加以收編。由於他們自己就是南遷的保加爾牧民後裔,所以對北來的遊牧同胞比較歡迎。在南遷庫曼人的協助下,不堪拜占庭重稅壓迫的保加利亞人,就在1185年以起義恢復了獨立地位。1205年,隨着君士坦丁堡的淪後,保加利亞人又聯合14000名庫曼騎兵對抗拉丁帝國。在後來的阿得里亞堡戰役中,庫曼騎兵以側翼合圍的方式,配合保加利亞重裝部隊擊敗十字軍,生擒了拉丁皇帝鮑德溫。

但在1237-40年前後,庫曼牧民的數目已遠遠超過保加利亞沙皇的期待。後者只好選擇爲他們讓道,勸部落民儘快離開本土。隨着禍水南引,庫曼騎兵開始席捲巴爾幹半島北部,保加利亞人則趁機趁着希臘人和庫曼人忙於廝殺之際,跟在後面從中漁利。當時的希臘人普遍哀嘆:遭庫曼人蹂躪的地區,是斯基泰人經過後的沙漠。

庫曼部落是所有勢力都要爭取的即戰力

也有庫曼人加入拉丁帝國陣營。1240年左右,在名叫喬納斯和撒羅尼烏斯的首領的帶領下,他們進入君士坦丁堡,成爲了皇帝鮑德溫二世的封臣。撒羅尼烏斯的2個女兒也分別嫁給了帝國的重臣鮑德溫和威廉。在他死後,庫曼人依舊在君士坦丁堡進行了斯基泰式的人殉和馬殉,給邊上的希臘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對岸的尼西亞帝國,拜占庭流亡者同樣以優厚的條件,將庫曼人安置在對抗拉丁人的前線。這些人在戰場上作爲側翼包抄力量,數次擊敗了敵對的希臘地方勢力和十字軍小國。也在指揮不當的時候,遭到敵方陣營中的庫曼親戚虐殺。在君士坦丁堡光復後,隨着拉丁兵源的短缺,庫曼和其他突厥人的作用更加明顯。一些庫曼人構成了帝國的邊防軍和皇帝禁衛軍,指揮官也成爲皇帝的乘龍快婿。

部分庫曼人也成爲拉丁帝國的封建領主

此外,還有一些庫曼人去了格魯吉亞,成功地幫助當地人對抗突厥襲擾。這些人在格魯吉亞也成爲了不折不扣的軍事中堅。


與此同時,留在東歐故地的庫曼人和保加爾人一起,與金帳汗國的蒙古人混血。這些人的後裔,構成了後來的韃靼人前身。作爲統治者的蒙古貴族,在他們的影響下也迅速完成了突厥化。同時受到波及的,還有周邊的斯拉夫貴族。


當然,也有庫曼人通過間接地形式站在蒙古擴張的對立面上。不少人在東歐老家淪陷後,通過奴隸貿易被販運到了南方的埃及地區,成爲了馬穆魯克部隊的兵源。他們通過嚴格的訓練,並擁有比蒙古人更加高大的戰馬和防禦更加完善的盔甲。20年後,正是有他們參與的艾魯賈戰役,終結了蒙古黃金時代的擴張浪潮。

庫曼貴族穿戴的多層護甲

持續影響

庫曼人在匈牙利扮演了重要地位

不過,後世庫曼人的最大根據地,還是在他們大量遷入的匈牙利地區。鑑於蒙古入侵的巨大破壞,他們得以在匈牙利國王的邀請下返回多瑙河與蒂薩河之間的平原定居。作爲防禦蒙古人的第一道屏障,這些區域又被分爲大庫曼尼亞和小庫曼尼亞。


之後的幾個世紀裏,庫曼人得到了各種軍事、賦稅和法律上特權。他們以皇家輕騎兵部隊爲國王攘外安內,部分基督教化的庫曼女子也嫁入豪門。13世紀中期,庫曼的貴族女子伊麗莎白就嫁給了國王斯蒂芬五世。隨着伊麗莎白成爲皇后,斯蒂芬也自動獲得了庫曼尼亞-多米尼庫斯的稱號,變成了匈牙利境內庫曼最高領袖。

歡迎庫曼人重返境內的匈牙利國王
匈牙利境內的庫曼尼亞-多米尼庫斯紋章

庫曼首領身份 也是匈牙利君主的必備頭銜

庫曼尼亞-多米尼庫斯這個頭銜,也成爲僅次於國王的最高貴族頭銜。伊麗莎白的兒子拉迪斯勞斯四世,甚至因爲具有一半的庫曼血統而喜歡庫曼文化,直接被人稱爲庫曼人。


在庫曼的定居點裏,他們享有充分的自治權利。擁有自己的法官、神父和治安官,不用受匈牙利法律的制約的特權,並保留了部分古老的異教文化傳統。在轉向定居的歷程中,庫曼後裔開始逐漸失去了作爲世襲軍事階層的地位。他們的牧場也逐漸被定居的馬扎爾人所填充,自己紛紛放棄了異教信仰。但卻依舊保持着自己的軍事技能和精良的馬術,並以納稅和提供騎兵部隊的方式維持自治權利。

奧斯曼帝國的入侵 讓很多庫曼定居點遭破壞

直到近代早期的16世紀,庫曼人依舊保持着相當明顯的種族特徵。比如穿着土耳其短袍、蓄着突厥式的髮辮和小帽,女子帶着類似於中世紀庫曼祖先的頭巾。經濟結構中畜牧業成分佔比很高,在家中保留着馬頭骨做的裝飾。多數人依舊將牛羣視爲最重要的財富象徵,這都是遊牧遺風的體現。

但在之後的奧斯曼帝國入侵中,60%的庫曼定居點遭到破壞。使許多人加速逃亡到中歐,最終融合進其他民族。留在庫曼尼亞故地的居民,從18世紀中期開始變成了自由農民和莊園主。但是他們的庫曼語民謠和祈禱詞,被一直沿用到19世紀。獨特的語言風俗,最終在民族主義復興大潮中成爲認同基石。

當代的匈牙利庫曼人後裔

在匈牙利舉辦的世界匈人大會

在今天的庫曼尼亞,還有每2年都會舉辦的世界匈人大會。在這片庫曼文化的自留地內,會聚集起世界各地的匈人後裔。他們選擇在這片內亞草原的西端進行聚會,重溫先祖的文化和傳統。

推薦閱讀

遊牧鼻祖:斯基泰人的千年歷程簡史


薩爾瑪提亞:歐亞草原上的第二代伊朗系霸主


哈扎爾帝國:猶太教強權與南俄草原的突厥化先鋒


佩切涅格:轉瞬即逝的突厥化南俄草原霸主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加入冷炮的知識星球








李鴻章復出與“清流”的幕後籌劃

隨着史料的不斷髮現和開掘,從前塗在張佩綸臉上的小丑式白粉正在被逐步洗去,對於晚清政治的研究,將會獲得更多精彩的結果。
| 東方歷史評論









陸宗達、王寧先生:“時”、“待”同源說

《訓詁簡論》第一版“訓詁的運用”一節中,曾談到《論語·陽貨》“時其亡也而往拜之”中的“時”是“待”字的假借。該書再版時,擬將“時”是“待”字的假借,改爲“時”與“待”通用,或“時”與“待”同源。...
| 章黃國學





孫嘉琪︱靈知的前世今生(上):馬西昂主義及其背叛者

靈知主義,可以被視爲政治神學的終極版本,它意味着靈性對塵世的徹底勝利,意味着神學對政治的徹底廢止。在靈知主義政治神學中,最爲關鍵的是“敵意”,換言之,其事業的重心是以神學來攻擊政治,政治-神學乃...
| 上海書評



東亞陽明學與維新革命

不論是陽明弟子的推展陽明學或官方的壓抑陽明學,在政壇裏早已鑼鼓喧天,它從來就不只是學術問題而已。
| 東方歷史評論






庫曼人:影響力保持至今的東歐半遊牧集團

| 冷炮歷史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麼看庫曼人的經歷和他們的影響?



中世紀時代,庫曼人的勢力迅速躥起。相比先前的佩切涅格人,他們有着更強大的綜合實力和更廣泛影響。這些人憑藉強大的軍事力量和鮮明的文化,即使轉向定居也能將自己的特色保持到近現代。

起源與擴張

最初的庫曼人 發源於西伯利亞南部

庫曼人的確切起源,從古至今就有巨大的爭議。與之發生接觸的波斯、中原、亞美尼亞、突厥和拜占庭等不同勢力,都給出過不同的起源記載。範圍從南西伯利亞到黃河大拐彎之間都有分佈。但最有可能的起始點,是位於南西伯利亞的伊西姆河流域。根據周邊民族的記憶,早期的庫曼人是金髮藍眼、皮膚白皙,以長相俊美而著稱。


在傳統的庫曼社會,用牛羣象徵財富而馬匹代表文化圖騰。爲了便於遷徙,他們會打造只用1匹馬牽引的小車,帶上全部家當遊牧。他們會在夏季到北方或高海拔地區放牧,等到冬季再會回到南方或者山谷過定居生活。這種自然形成的半農半牧生活,創造了諸如農夫、木工、鐵匠、武器工匠和製革人等職業。

庫曼特色的小型馬車

如此全面的技能樹,有助於適應各種環境和減少經濟不穩定因素。反映在飲食上,就是除奶製品和肉製品外,還有小米粥與麪包等常見主食。表現在文化上,就是屬於突厥語族的庫曼人,會隨着所在地變遷而接受當地宗教。他們對於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非常寬容,讓自己能夠迅速適應不同的文化氛圍。


公元11世紀,庫曼人進行了第一次大規模遷徙。他們從南西伯利亞地區進入俄羅斯南部草原,並開始與周邊勢力發生密切接觸。其中就包括匈牙利、羅斯諸公國、拜占庭帝國和塞爾維亞等不同國度。他們擊敗原先的佩切涅格人,並迫使後者踏上前往匈牙利的道路。

庫曼人通過一系列擴張影響範圍極廣

經過了漫長的遷徙,庫曼聯盟的地盤也大爲增漲。其勢力西起多瑙河流域,東到哈薩克斯坦境內的達羅斯,幾乎佔據了整個內亞草原。由於沒有統一的聯盟君主,就只是按照血緣關係和文化認同來進行協調。由於所在花剌字模、波斯、克里米亞、高加索地區、和羅斯等貿易中轉站之間,庫曼語也一度成爲了當時的國際通用語言。在局勢混亂的中世紀時代,跨越國家分佈且具備武裝能力的庫曼人,就是草原商路的日常守護者。


在1055年前後,庫曼人開始同北方的羅斯諸國開戰。此後的175年時間裏,他們彼此都征戰不休。雖然羅斯人有更出色的步兵和守城能力,但庫曼騎兵遠比對手更爲成熟。長期衝突消耗了羅斯諸公國和庫曼部落聯盟的實力。最後的結果便是兩敗俱傷,讓他們失去了繼續面對強敵威脅的能力。後來的蒙古西征成功,就有這些長期火拼的因素存在。

北方的羅斯 是庫曼前期的最大對手

也是在11世紀末期,庫曼人作爲傭兵參與了曼奇刻爾特之戰。但他們的傭兵習慣,讓自己很容易在沒有領取到軍餉時叛變投敵。1089年,庫曼人首次侵犯匈牙利被擊敗,讓部分俘虜被國王收編進衛隊。

兩年後,庫曼人在百廢待興的拜占庭帝國的招引下,參與了裏沃尼昂戰役。他們與帝國的軍隊縝密合作,將曾經的對手佩切涅格人趕盡殺絕。後來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十字軍東征,也讓庫曼騎兵受到帝國僱傭。但他們的任務卻是被派去尾隨和襲擊十字軍,防止他們在拜占庭地界內安然無恙。

庫曼人很早就加入了匈牙利軍事系統


蒙古入侵

蒙古入侵給庫曼人以很大沖擊

然而,生機勃勃的庫曼-欽察部落聯盟,卻因爲蒙古西征而遭到喀拉喀河戰役的慘敗。由於庫曼人的遊牧屬性,讓自己避免了全軍覆沒的厄運。但蒙古大軍的威脅,也迫使自己必須另謀出路。等到蒙古大軍暫時後撤,部分庫曼部落就開始了新一輪遷徙,遷徙到南方的瓦拉幾亞地區避難。


1239-40年之間,第二次蒙古西征又讓庫曼人在瓦拉幾亞的小國崩潰。流亡者又進行了大流散,分頭前往周邊政權的境內躲避。但是無論是在匈牙利、塞爾維亞和拜占庭,還是拉丁帝國、保加利亞與格魯吉亞,他們都因爲軍事技能而成爲了特殊階層和精英分子。

瓦拉幾亞是庫曼人通向新家園的必經之路

相比早期的佩切涅格人,庫曼勢力有着更爲優良的鐵片鱗甲。他們的戰士也會在羊毛外套內穿着精良鍊甲,戴着內嵌鐵片的皮毛頭盔。精銳的貴族部隊,則配有鐵面具、鍊甲面簾、尖頂頭盔、和額外的護腿。胯下的坐騎也能披掛馬鎧。按照西歐觀察者的記載,每個庫曼貴族可以攜帶10匹戰馬上陣,以便保證坐騎的充沛體力。追隨他們的瓦拉幾亞人、斯拉夫人和羅斯人,則能提供各種風格的步兵。所以他們具有比較齊全的兵種樹,可以適應多種多樣的戰鬥需要。部落中的成年女性,在必要的時刻也會上陣殺敵。


1227年,爲了安置大批西逃的難民,匈牙利國王安德魯二世在邊境上設置了庫曼主教區,歸化那些前來投奔的牧民。十多年後,由於蒙古人的持續壓迫,更多庫曼人前往匈牙利和保加利亞尋求庇護。在首領忽灘汗的帶領下,加入逃難的人羣多達7個部落,總計約5-7萬人。他們按照匈牙利人的要求皈依了基督教,被收編爲拱衛王室的輔助軍。雖然拔都給貝拉國王送信,要求他停止收容更多難民,但其目的是爲了分化匈牙利土著和庫曼勢力。

匈牙利國王身邊的馬扎爾與庫曼侍衛

當時的匈牙利人,還以東西方混合風格的軍隊聞名。由馬紮兒人帶來的草原騎射傳統還沒完全消失,但部分貴族在法蘭西封建文化的影響下,已經逐漸走向西歐化。他們的突然出現,也讓匈牙利等地的貴族大爲恐慌。對於重視維護自己權利的封建貴族而言,國王的部隊擴張足以引發自己警惕。因爲在過去的20多裏,庫曼人一直在騷擾匈牙利邊境。很多人只是在形式上皈依了基督教,私下卻是不折不扣的祕密穆斯林。所以匈牙利的男爵們都拒絕執行國王的安置決定,繼續採取敵視庫曼人的政策。


爲了緩和矛盾,貝拉四世將忽灘汗和他的家屬安置在都城布達,處於自己的保護和監視之下。但是隨着喀爾巴阡山前線的戰局不利和南邊奧地利人的趁火打劫,讓本國男爵也加重了對庫曼部落的懷疑,擔心他們會和蒙古人相互勾結。最終,這些人衝進忽灘汗的住所,殺死了可汗和他的家人。一直努力對抗蒙古的庫曼人大爲失望,開始在匈牙利境內燒殺搶掠,幾乎是在蒙古入侵前就預演了一次焦土政策。最後殺出一條血路,前往東南面的保加利亞謀求生路。受到削弱的貝拉四世,也只能帶着自己的殘軍在賽約河奮被蒙古人擊敗。

庫曼人的反叛讓半個匈牙利遭到破壞

庫曼人離開匈牙利後,保加利亞沙皇也準備對他們加以收編。由於他們自己就是南遷的保加爾牧民後裔,所以對北來的遊牧同胞比較歡迎。在南遷庫曼人的協助下,不堪拜占庭重稅壓迫的保加利亞人,就在1185年以起義恢復了獨立地位。1205年,隨着君士坦丁堡的淪後,保加利亞人又聯合14000名庫曼騎兵對抗拉丁帝國。在後來的阿得里亞堡戰役中,庫曼騎兵以側翼合圍的方式,配合保加利亞重裝部隊擊敗十字軍,生擒了拉丁皇帝鮑德溫。

但在1237-40年前後,庫曼牧民的數目已遠遠超過保加利亞沙皇的期待。後者只好選擇爲他們讓道,勸部落民儘快離開本土。隨着禍水南引,庫曼騎兵開始席捲巴爾幹半島北部,保加利亞人則趁機趁着希臘人和庫曼人忙於廝殺之際,跟在後面從中漁利。當時的希臘人普遍哀嘆:遭庫曼人蹂躪的地區,是斯基泰人經過後的沙漠。

庫曼部落是所有勢力都要爭取的即戰力

也有庫曼人加入拉丁帝國陣營。1240年左右,在名叫喬納斯和撒羅尼烏斯的首領的帶領下,他們進入君士坦丁堡,成爲了皇帝鮑德溫二世的封臣。撒羅尼烏斯的2個女兒也分別嫁給了帝國的重臣鮑德溫和威廉。在他死後,庫曼人依舊在君士坦丁堡進行了斯基泰式的人殉和馬殉,給邊上的希臘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對岸的尼西亞帝國,拜占庭流亡者同樣以優厚的條件,將庫曼人安置在對抗拉丁人的前線。這些人在戰場上作爲側翼包抄力量,數次擊敗了敵對的希臘地方勢力和十字軍小國。也在指揮不當的時候,遭到敵方陣營中的庫曼親戚虐殺。在君士坦丁堡光復後,隨着拉丁兵源的短缺,庫曼和其他突厥人的作用更加明顯。一些庫曼人構成了帝國的邊防軍和皇帝禁衛軍,指揮官也成爲皇帝的乘龍快婿。

部分庫曼人也成爲拉丁帝國的封建領主

此外,還有一些庫曼人去了格魯吉亞,成功地幫助當地人對抗突厥襲擾。這些人在格魯吉亞也成爲了不折不扣的軍事中堅。


與此同時,留在東歐故地的庫曼人和保加爾人一起,與金帳汗國的蒙古人混血。這些人的後裔,構成了後來的韃靼人前身。作爲統治者的蒙古貴族,在他們的影響下也迅速完成了突厥化。同時受到波及的,還有周邊的斯拉夫貴族。


當然,也有庫曼人通過間接地形式站在蒙古擴張的對立面上。不少人在東歐老家淪陷後,通過奴隸貿易被販運到了南方的埃及地區,成爲了馬穆魯克部隊的兵源。他們通過嚴格的訓練,並擁有比蒙古人更加高大的戰馬和防禦更加完善的盔甲。20年後,正是有他們參與的艾魯賈戰役,終結了蒙古黃金時代的擴張浪潮。

庫曼貴族穿戴的多層護甲

持續影響

庫曼人在匈牙利扮演了重要地位

不過,後世庫曼人的最大根據地,還是在他們大量遷入的匈牙利地區。鑑於蒙古入侵的巨大破壞,他們得以在匈牙利國王的邀請下返回多瑙河與蒂薩河之間的平原定居。作爲防禦蒙古人的第一道屏障,這些區域又被分爲大庫曼尼亞和小庫曼尼亞。


之後的幾個世紀裏,庫曼人得到了各種軍事、賦稅和法律上特權。他們以皇家輕騎兵部隊爲國王攘外安內,部分基督教化的庫曼女子也嫁入豪門。13世紀中期,庫曼的貴族女子伊麗莎白就嫁給了國王斯蒂芬五世。隨着伊麗莎白成爲皇后,斯蒂芬也自動獲得了庫曼尼亞-多米尼庫斯的稱號,變成了匈牙利境內庫曼最高領袖。

歡迎庫曼人重返境內的匈牙利國王
匈牙利境內的庫曼尼亞-多米尼庫斯紋章

庫曼首領身份 也是匈牙利君主的必備頭銜

庫曼尼亞-多米尼庫斯這個頭銜,也成爲僅次於國王的最高貴族頭銜。伊麗莎白的兒子拉迪斯勞斯四世,甚至因爲具有一半的庫曼血統而喜歡庫曼文化,直接被人稱爲庫曼人。


在庫曼的定居點裏,他們享有充分的自治權利。擁有自己的法官、神父和治安官,不用受匈牙利法律的制約的特權,並保留了部分古老的異教文化傳統。在轉向定居的歷程中,庫曼後裔開始逐漸失去了作爲世襲軍事階層的地位。他們的牧場也逐漸被定居的馬扎爾人所填充,自己紛紛放棄了異教信仰。但卻依舊保持着自己的軍事技能和精良的馬術,並以納稅和提供騎兵部隊的方式維持自治權利。

奧斯曼帝國的入侵 讓很多庫曼定居點遭破壞

直到近代早期的16世紀,庫曼人依舊保持着相當明顯的種族特徵。比如穿着土耳其短袍、蓄着突厥式的髮辮和小帽,女子帶着類似於中世紀庫曼祖先的頭巾。經濟結構中畜牧業成分佔比很高,在家中保留着馬頭骨做的裝飾。多數人依舊將牛羣視爲最重要的財富象徵,這都是遊牧遺風的體現。

但在之後的奧斯曼帝國入侵中,60%的庫曼定居點遭到破壞。使許多人加速逃亡到中歐,最終融合進其他民族。留在庫曼尼亞故地的居民,從18世紀中期開始變成了自由農民和莊園主。但是他們的庫曼語民謠和祈禱詞,被一直沿用到19世紀。獨特的語言風俗,最終在民族主義復興大潮中成爲認同基石。

當代的匈牙利庫曼人後裔

在匈牙利舉辦的世界匈人大會

在今天的庫曼尼亞,還有每2年都會舉辦的世界匈人大會。在這片庫曼文化的自留地內,會聚集起世界各地的匈人後裔。他們選擇在這片內亞草原的西端進行聚會,重溫先祖的文化和傳統。

推薦閱讀

遊牧鼻祖:斯基泰人的千年歷程簡史


薩爾瑪提亞:歐亞草原上的第二代伊朗系霸主


哈扎爾帝國:猶太教強權與南俄草原的突厥化先鋒


佩切涅格:轉瞬即逝的突厥化南俄草原霸主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加入冷炮的知識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