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評|第一次上呼麥課,我把老師鎖喉了...

| 世界音樂


...

可能是真的愛聽恆哈圖
世界音樂菌經常在辦公室瞎呼麥
同事們稱之爲“噪音製造機”
直到老闆突然的訊息出現
...



...

雖然有點無語但突然想到

雖然經常寫關於恆哈圖、呼麥的世界音樂

但都只是“紙上談兵”

真實地體驗學習一次

應該會有不一樣的趕腳吧!

...



10月31日06:55,趁着朝霞,列車啓動...



朝霞下的列車


因爲已經定時好當天的微信推文,世界音樂菌終於有了難得的放鬆。


當然,除了放鬆,這兩個小時還是有一些的興奮與緊張,畢竟是和4位大爺面對面的溝通與學習,怕是原來在辦公室的三腳貓的呼麥怕是要露餡了。

想起來便沒有了睏意,翻了翻之前寫過“恆哈圖”的文章,也算是複習了。


D45的窗外


10月31日09:07,順利抵達北戴河,緊張感沒有了,代替的是真實的飢餓感...

經歷的300公里的旅途,終於抵達阿那亞!畢竟是國內“優質生活方式”的推崇者,阿那亞的演出展覽自是不能少。


一進這3天要住的旅館,恆哈圖的活動海報便映入眼簾,但一下子就被周邊的“桑拿”吸去了目光是什麼鬼...大爺們,對不起!


HUUN-HUUR-TU
恆哈圖的海報


漫步在阿那亞小鎮,尋找下午上課的地點——單向街書店。


現在是阿那亞的淡季,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沿途錯落的建築會讓人產生錯覺,以爲自己正走在國外的小路上,但一口地道的秦皇島話,就可以馬上把你拉回現實。


漫步阿那亞小鎮


10月31日16:00,第一節課...

安頓了行李,吃完了午飯,正式開始了第一天的課程。


老師和同學圍坐一圈,首先便是自我介紹。恆哈圖的四位大爺,翻譯小姐姐,自學了兩年呼麥的畫家,布魯斯吉他手、恆哈圖的粉絲、文字編輯,還有每天在辦公室瞎唱的世界音樂菌,基礎真是參差不齊。




課程的主講人是Sayan Bapa,各聲部的呼麥則是由Kaygal-ool Khovalyg與Radik Tyulyush來親身展示。
(鼓手大爺Alexey Saryglar:我呢???



Radik Tyulyush的課堂示範


這次的接觸也讓世界音樂菌對恆哈圖的印象完全改變。原本他們就像那張四個石人的專輯封面一樣,有着一絲神祕的距離感,突變成了生活中的可愛大爺

恆哈圖樂隊裏最年輕的Radik Tyulyush總是不苟言笑,一副酷酷的樣子,但每當做起事來便十分的認真
(可能也有裝酷的成分...)。原來的Alexey Saryglar長得特別像《七龍珠》裏的桃白白,看着很兇的樣子,然而鬍子一刮,氣勢也隨之被颳走了~話說Alexey Saryglar最近一直在努力地學習中文,吃飯時還脫口而出恆哈圖的最愛:牛肉拉麪!


Ancestors Call -Huun-Huur-Tu


Kaygal-ool Khovalyg英文不太好,但總千萬百計,使用了一切的方法,讓你感受到呼麥的發聲位置...(世界音樂菌甚至被大爺抱在懷裏聽呼麥!


最具親和力的Sayan Bapa總是十分耐心且溫和的爲大家解說疑惑,帶上了黑框眼鏡的他,某些角度還挺像《飛屋環遊記》的老爺爺。


課堂與間歇


在面對面的課程上,終於發現世界音樂菌原先演唱的問題,Sayan Bapa更是一語道破:你發聲的位置太高了,儘管有雙聲與音高變化,但這不是呼麥,這是哨音。


謎底終於解開,原來同事說世界音樂菌瞎唱,都是實話啊!


10月31日20:30,一同觀影《成吉思汗藍調》


晚上的觀影分享會是開放給所有的遊客與阿那亞的業主,說好8點半開始的電影,8點就已經座無虛席。剛吃完渤海海鮮的恆哈圖大爺在掌聲中登場,電影介紹與呼麥表演過後,電影便正式開始了。


Kaygal-ool Khovalyg

在電影分享會上的呼麥表演

因爲寫文章的緣由,之前一直知道但卻沒有時間看的這部電影,主要講述了美國盲人歌手Paul Pena在短波收音機中,無意聽到了來自圖瓦的呼麥,迷戀不已,希望能夠將其融入於藍調音樂。


一次偶然的機會,促使他出發尋找發源地——圖瓦,在那裏與呼麥大師Kongar-ol Onda找到真摯的友情,與自己生命的意義。



在電影裏的一些片段,還偶爾會出現Sayan Bapa與Kaygal-ool Khovalyg年輕時,意氣風發的樣子。


每當這樣的畫面出現,大爺們便開懷大笑。



11月1日14:00,新的一個月,新的一天!


今天的課程與第一天有些不同,原來是昨晚的電影讓大爺們感慨不已。


電影裏出現了許多的人,都是恆哈圖的朋友或老師,比如主角Kongar-ol Ondar,便在13年離開了人世。


Sayan Bapa說,恆哈圖曾與他們一起演奏過《Chyraa-Khoor(小黃馬)》,
今天與學員們再次分享,也算是一種紀念。


恆哈圖的樂器


演奏樂曲,大爺彷彿也在與這些老朋友交心:聽啊老師,聽啊朋友,我是不是唱歌比之前好了?


演畢,依次介紹完恆哈圖使用的樂器——圖瓦二胡、圖瓦馬頭琴、潮爾,馬蹄(演奏小黃馬時的馬蹄聲便是由此而來),甚至還有略微“重口味”的牛睾丸樂器~


恆哈圖的樂器


課堂休息,昨天來看電影的一位蒙古大哥,帶來了自制的奶茶與奶豆腐,恆哈圖大爺們應該在其中也吃到了故鄉的味道吧。



第二天的重頭戲來了——一對一的呼麥教學。


沒錯,先前提到世界音樂菌被Kaygal-ool Khovalyg抱在懷裏聽呼麥的場景,便在這裏發生了~有學員甚至“鎖喉”Alexey Saryglar(其實是感受聲音的震動,粉絲們不要激動



世界音樂菌被分到了Kaygal-ool Khovalyg與Sayan Bapa的小組,兩位大爺除了認真地教導外,總會時不時地提到一句話:累了就休息。


發出呼麥的肌肉十分的脆弱,我們需要循循漸進地練習,而不能冒進”,Sayan Bapa還開玩笑說,假如不聽我的喉嚨唱壞了,可別怪我~



課程的最後,畫家大哥拿出了自己爲恆哈圖所創作的畫像,Radik Tyulyush一眼便認出了自己,也不再高冷了,也是讓世界音樂菌笑到不行。



11月1日18:30,結業小典禮


在孤獨圖書館,舉行了這次大師班的結業小典禮。


學員們被要求每人都唱一小段這幾天所學,之後再與恆哈圖一起合唱一曲。這首看過恆哈圖音樂會的觀衆,應該都會唱的歌——《Aa-Shuu-Dekei-oo》。


最後的合影,大爺們也學會了“茄子”



之前世界音樂菌說

聽不懂他們唱什麼,卻淚流滿面

如今上課,終於能聽懂了一些

恆哈圖的作品不僅是一首歌而已

世界音樂菌在《Konguroi》裏

就聽到了對故人的追思




彩 蛋 時 間


第三日音樂會的第一首歌,一羣大雁從天空飛過...





五個步驟

歡迎星標關注世界音樂好內容

愛音樂、愛世界的你

不容錯過哦

































測評|第一次上呼麥課,我把老師鎖喉了...

| 世界音樂


...

可能是真的愛聽恆哈圖
世界音樂菌經常在辦公室瞎呼麥
同事們稱之爲“噪音製造機”
直到老闆突然的訊息出現
...



...

雖然有點無語但突然想到

雖然經常寫關於恆哈圖、呼麥的世界音樂

但都只是“紙上談兵”

真實地體驗學習一次

應該會有不一樣的趕腳吧!

...



10月31日06:55,趁着朝霞,列車啓動...



朝霞下的列車


因爲已經定時好當天的微信推文,世界音樂菌終於有了難得的放鬆。


當然,除了放鬆,這兩個小時還是有一些的興奮與緊張,畢竟是和4位大爺面對面的溝通與學習,怕是原來在辦公室的三腳貓的呼麥怕是要露餡了。

想起來便沒有了睏意,翻了翻之前寫過“恆哈圖”的文章,也算是複習了。


D45的窗外


10月31日09:07,順利抵達北戴河,緊張感沒有了,代替的是真實的飢餓感...

經歷的300公里的旅途,終於抵達阿那亞!畢竟是國內“優質生活方式”的推崇者,阿那亞的演出展覽自是不能少。


一進這3天要住的旅館,恆哈圖的活動海報便映入眼簾,但一下子就被周邊的“桑拿”吸去了目光是什麼鬼...大爺們,對不起!


HUUN-HUUR-TU
恆哈圖的海報


漫步在阿那亞小鎮,尋找下午上課的地點——單向街書店。


現在是阿那亞的淡季,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沿途錯落的建築會讓人產生錯覺,以爲自己正走在國外的小路上,但一口地道的秦皇島話,就可以馬上把你拉回現實。


漫步阿那亞小鎮


10月31日16:00,第一節課...

安頓了行李,吃完了午飯,正式開始了第一天的課程。


老師和同學圍坐一圈,首先便是自我介紹。恆哈圖的四位大爺,翻譯小姐姐,自學了兩年呼麥的畫家,布魯斯吉他手、恆哈圖的粉絲、文字編輯,還有每天在辦公室瞎唱的世界音樂菌,基礎真是參差不齊。




課程的主講人是Sayan Bapa,各聲部的呼麥則是由Kaygal-ool Khovalyg與Radik Tyulyush來親身展示。
(鼓手大爺Alexey Saryglar:我呢???



Radik Tyulyush的課堂示範


這次的接觸也讓世界音樂菌對恆哈圖的印象完全改變。原本他們就像那張四個石人的專輯封面一樣,有着一絲神祕的距離感,突變成了生活中的可愛大爺

恆哈圖樂隊裏最年輕的Radik Tyulyush總是不苟言笑,一副酷酷的樣子,但每當做起事來便十分的認真
(可能也有裝酷的成分...)。原來的Alexey Saryglar長得特別像《七龍珠》裏的桃白白,看着很兇的樣子,然而鬍子一刮,氣勢也隨之被颳走了~話說Alexey Saryglar最近一直在努力地學習中文,吃飯時還脫口而出恆哈圖的最愛:牛肉拉麪!


Ancestors Call -Huun-Huur-Tu


Kaygal-ool Khovalyg英文不太好,但總千萬百計,使用了一切的方法,讓你感受到呼麥的發聲位置...(世界音樂菌甚至被大爺抱在懷裏聽呼麥!


最具親和力的Sayan Bapa總是十分耐心且溫和的爲大家解說疑惑,帶上了黑框眼鏡的他,某些角度還挺像《飛屋環遊記》的老爺爺。


課堂與間歇


在面對面的課程上,終於發現世界音樂菌原先演唱的問題,Sayan Bapa更是一語道破:你發聲的位置太高了,儘管有雙聲與音高變化,但這不是呼麥,這是哨音。


謎底終於解開,原來同事說世界音樂菌瞎唱,都是實話啊!


10月31日20:30,一同觀影《成吉思汗藍調》


晚上的觀影分享會是開放給所有的遊客與阿那亞的業主,說好8點半開始的電影,8點就已經座無虛席。剛吃完渤海海鮮的恆哈圖大爺在掌聲中登場,電影介紹與呼麥表演過後,電影便正式開始了。


Kaygal-ool Khovalyg

在電影分享會上的呼麥表演

因爲寫文章的緣由,之前一直知道但卻沒有時間看的這部電影,主要講述了美國盲人歌手Paul Pena在短波收音機中,無意聽到了來自圖瓦的呼麥,迷戀不已,希望能夠將其融入於藍調音樂。


一次偶然的機會,促使他出發尋找發源地——圖瓦,在那裏與呼麥大師Kongar-ol Onda找到真摯的友情,與自己生命的意義。



在電影裏的一些片段,還偶爾會出現Sayan Bapa與Kaygal-ool Khovalyg年輕時,意氣風發的樣子。


每當這樣的畫面出現,大爺們便開懷大笑。



11月1日14:00,新的一個月,新的一天!


今天的課程與第一天有些不同,原來是昨晚的電影讓大爺們感慨不已。


電影裏出現了許多的人,都是恆哈圖的朋友或老師,比如主角Kongar-ol Ondar,便在13年離開了人世。


Sayan Bapa說,恆哈圖曾與他們一起演奏過《Chyraa-Khoor(小黃馬)》,
今天與學員們再次分享,也算是一種紀念。


恆哈圖的樂器


演奏樂曲,大爺彷彿也在與這些老朋友交心:聽啊老師,聽啊朋友,我是不是唱歌比之前好了?


演畢,依次介紹完恆哈圖使用的樂器——圖瓦二胡、圖瓦馬頭琴、潮爾,馬蹄(演奏小黃馬時的馬蹄聲便是由此而來),甚至還有略微“重口味”的牛睾丸樂器~


恆哈圖的樂器


課堂休息,昨天來看電影的一位蒙古大哥,帶來了自制的奶茶與奶豆腐,恆哈圖大爺們應該在其中也吃到了故鄉的味道吧。



第二天的重頭戲來了——一對一的呼麥教學。


沒錯,先前提到世界音樂菌被Kaygal-ool Khovalyg抱在懷裏聽呼麥的場景,便在這裏發生了~有學員甚至“鎖喉”Alexey Saryglar(其實是感受聲音的震動,粉絲們不要激動



世界音樂菌被分到了Kaygal-ool Khovalyg與Sayan Bapa的小組,兩位大爺除了認真地教導外,總會時不時地提到一句話:累了就休息。


發出呼麥的肌肉十分的脆弱,我們需要循循漸進地練習,而不能冒進”,Sayan Bapa還開玩笑說,假如不聽我的喉嚨唱壞了,可別怪我~



課程的最後,畫家大哥拿出了自己爲恆哈圖所創作的畫像,Radik Tyulyush一眼便認出了自己,也不再高冷了,也是讓世界音樂菌笑到不行。



11月1日18:30,結業小典禮


在孤獨圖書館,舉行了這次大師班的結業小典禮。


學員們被要求每人都唱一小段這幾天所學,之後再與恆哈圖一起合唱一曲。這首看過恆哈圖音樂會的觀衆,應該都會唱的歌——《Aa-Shuu-Dekei-oo》。


最後的合影,大爺們也學會了“茄子”



之前世界音樂菌說

聽不懂他們唱什麼,卻淚流滿面

如今上課,終於能聽懂了一些

恆哈圖的作品不僅是一首歌而已

世界音樂菌在《Konguroi》裏

就聽到了對故人的追思




彩 蛋 時 間


第三日音樂會的第一首歌,一羣大雁從天空飛過...





五個步驟

歡迎星標關注世界音樂好內容

愛音樂、愛世界的你

不容錯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