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新時代領導者的素質要求

| 華營管理私塾

10月30日,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在2019雁棲湖企業家論壇上發表了題爲《新時代領導者的素質要求》的精彩演講,並強調任何一個國家、團體、民族或企業,無論是復興還是發展,都需要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以下是演講精編。


來源:致良知四合院、正和島

作者:金一南國防大學教授

備註:管理諮詢or商務合作請致電:400-886-5185


一、人的本質在權力中盡顯


希臘悲劇大師索福克勒斯說:“世間最難以揣測的事物,莫過於人的思想和心靈。要想看清楚一個人,最好的方法是將權杖塞在他的手裏,看他如何行權號令。”

一個人掌握了權力,就很難隱藏自己。沒權力時,人小心謹慎、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說自己有遠大抱負,是道德楷模;處高位時,就貪得無厭、貪贓枉法、目空一切。

是這個人變了嗎?不是。因爲人的本質在權力中盡顯。權力小的時候,心魔是藏起來的;權力一大,魔瓶就打開了,妖怪全出來了。

爲什麼要提忠誠、乾淨、擔當?不是說我們已經做得很好了,而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好。在今天的權力環境下,我們尤其要注意這三點。

任何一個國家、團體、民族或企業,無論是復興還是發展,都需要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



二、忠誠:忠於使命,不盲從領導


什麼叫忠誠?忠於事業、忠於理想、忠於信念。

舉例,陳賡當年和蔣介石有很深的關係,在黃埔(軍校)一期,蔣介石最信任他,陳賡還救過蔣介石一命。

陳賡如果留在國民黨,如果忠於蔣介石個人,那他是“高官任坐,駿馬任騎”。但陳賡不幹,就要跟共產黨走。

他爲什麼堅決跟共產黨走?

臺軍退役將領、原來蔣介石的侍從副官到大陸來訪問,提到一個歷史細節:“我的老班長(陳賡)看不起蔣,不是因爲別的事兒,而是蔣在指揮作戰之餘,總是打開收音機,收聽上海的股市。”

陳賡認爲,蔣不是真正的革命者,而只是個商人,到了革命北伐、統一中國的關鍵時刻,卻在關心股市賺了多少、賠了多少。

後來,陳賡離開蔣介石,再不願見他。

這般不畏官、不貪錢、不怕死、不懼苦,而只爲主義和信仰的人,共產黨內有很多。中國近代以來,沒有哪個政治團體能做到這樣。所以,共產黨有勝利的資格。


今天的華爲,就建設了一支這樣的隊伍。老任(任正非)說,現在社會上吹華爲的太多了,沒人挑華爲毛病,於是就組織了“藍軍”並投入大量資金,專門給自家企業找麻煩。

2008年,華爲準備以80億美元的價格,賣掉終端業務,日後只對接企業用戶。任正非請藍軍提意見,結果,藍軍直接否定了這個計劃,說:“放棄終端就是放棄華爲的未來。”華爲的終端業務才得以保留,手機業務纔有今日的輝煌:

華爲員工18萬,其中15萬做管道,直接對各供應商、基站、路由器、服務器;3萬人做終端。預計到2030年,管道業務能達到1300億美元,而到2023年,終端業務能達到3000億美元。


後來,任正非就說,想升官,先到藍軍去,不把紅軍打敗,不要升司令,紅軍如果沒有藍軍的經歷,也不要再提拔了。你都不知道如何打敗華爲,說明你到天花板了。

任正非還要求,如果他到任何地方去檢查工作,哪個主管到機場接他,就地免職。“你們是服務客戶的,不要整天來伺候我。”墨西哥的華爲地區事務部老總去機場接人了,結果真的被當場免職。


所以,不要以爲忠於(老闆)個人就是忠誠。“他是老闆,我忠於他”“他是領導,我忠於他”……這些都不是忠誠。


三、乾淨:高尚行爲的原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


有這麼一句話:我們需求越少,越接近神。反過來講,我們的需求越多,越接近鬼。

聖雄甘地有什麼?他沒有權力,沒有一兵一卒,沒有辦事處,就隨身帶只山羊,以羊奶爲食,周遊貧困的鄉村和污穢的城市,以自己蒙受苦難的方式喚醒衆人。

但就是這麼一個穿着單薄,看似弱不禁風,主張非暴力的人,最終摧毀了大英帝國在印度的殖民體系。

甘地怎麼做到的?印巴分制,印度教、錫克教大屠殺,死幾萬人。甘地沒有別的招兒,就絕食,絕食到第六、第七天,教主們都圍在他的牀前,哀求他:“我們不再打了,不血拼了,不互相殺了,你吃飯吧!”甘地才喝了一碗稀飯。

這種力量來自於哪裏?就是“無欲則剛”。

甘地說,有七種東西摧毀我們:不勞而獲、昧心享樂、沒有人格的知識、沒有道德的商業、沒有人性的科學、沒有犧牲的宗教、沒有原則的政治。

我們下一代子孫恐怕很難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過這樣一個人(甘地)。

當年,毛澤東的親弟弟毛澤覃,把豬販子當土豪打,要沒收豬,給部隊改善生活。毛澤東知道了,非常生氣,當即責罵甚至動手打他。

在場等候吃豬肉的衆多官兵,強烈不滿。當時很多人的想法是分光吃盡。毛澤東內心非常着急。針對紅軍內部種種流寇主義、盲動主義、軍閥主義殘餘……毛澤東指出:“若不徹底修正,則中國偉大革命鬥爭給予紅軍第四軍的任務,是必然擔負不起來的。”

爲人民謀幸福、謀復興,不是打家劫舍,不是個人發財、個人致富。沒有初心,沒有乾淨的隊伍,那跟農民起義毫無二致。

在《井岡山的鬥爭》一文中,毛澤東寫過一段話:

“現全軍五千人冬衣,有了棉花還缺少布。這樣冷了,許多士兵還是穿兩層單衣。好在苦慣了。而且什麼人都是一樣的,從軍長到伙伕,除糧食外一律吃五分錢的伙食。發零用錢,兩角即一律兩角,四角即一律四角。因此士兵也不怨恨什麼人。”


朱德和毛澤東會師,問過毛澤東:你在井岡山是怎麼穩住隊伍的?

毛澤東就講了這句話:“官兵一致、上下一致,大家都一樣,因此士兵也不怨恨什麼人。”

所以,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偉大的真理:信譽、高尚行爲的原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

要求下屬做到什麼的時候,先問自己:“你做到了沒有?”


四、擔當:敢於承擔風險


沒有擔當,乾淨成了空談,忠誠變爲口號。領導者爲將,自己都不擔當,隊伍怎麼能打勝仗?

1947年,人民解放戰場即將由戰略防禦轉爲戰略進攻,毛澤東連問四個“敢不敢”:

“我們長期在農村打游擊,我們敢不敢進攻打城市?進去之後敢不敢守住它?敢不敢打正規戰、攻堅戰?我們這麼大的國家,這麼多的人口,要吃、要穿,面臨這麼多的問題,我們共產黨人敢不敢負起責任來?”


毛澤東連問四個“敢不敢”,既是問部屬,也是問自己。共產黨敢不敢負起責任來?敢不敢擔當?擔當需要意志、需要膽略、需要決斷。

今天講領導力,最好的方式是什麼呢?

有的授權也授責,權力交給你,出了問題是你的,大量領導做到這一步就不錯了;但真正的擔當是什麼?授權不授責,權力交給你,出了風險我來承擔,這纔是敢於擔當的領導者。

敢擔風險的領導者,才能獲得部下真正的信賴。他真正信賴你,是因爲他覺得,你這個人仗義、夠意思,到了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爲部下遮風避雨,覺得你敢擔當、你敢負責、敢承擔責任。

2014年2月,最高領導人在接受俄羅斯記者採訪時,講了下面這段話:“我的執政理念,概括起來說就是:爲人民服務,擔當起該擔當的責任。”

十八大反腐,力度是非常大的。黨的十八大以來,立案審查的省軍局長黨員幹部440人,十八屆中委、候補中委43人,中紀委委員9人,廳局級幹部8900餘人,縣處級幹部6.3萬餘人,處分基層黨員幹部27.8萬餘人,追回外逃人員3453人……

最高領導人講:“得罪千百人,不負十三億。”得罪千百人就是擔當,堅決地幹,不負十三億是力量的源泉,爲了十三億人民,必須得變革,必須得反腐,必須得前行!



五、結語


今天,我們面臨着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華民族由過去器不如人、制不如人、思想文化不如人,橫看豎看都不如人,發展到今天擁有“四個自信”。

最高領導人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鬆鬆、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全黨必須準備付出更爲艱鉅、更爲艱苦的努力。”

我們的面前,沒有紅地毯,沒有夾道歡迎,沒有鼓掌,沒有鞭炮,沒有剪綵,而是一條不進則退的雄關漫道。

中美關係什麼時候能改善?清華大學閻學通教授的判斷很簡單:中國國力江河日下,中美關係一定改善;中國國力蒸蒸日上,中美關係一定麻煩。

現在,中美兩國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很大。雙方都需要喘息,我們的股市需要恢復,經濟需要提振,而特朗普需要2020年的選票。

但不要就此以爲,兩國就不打了。特朗普的經濟顧問建議他,“先和中國人達成協議,明年大選勝選後,再對中國‘來硬的’”。

美國今天面臨的是什麼?美國國務院政策研究室主任斯金納說:“與蘇聯的競爭,在某種程度上是西方大家庭內部爭鬥。這次是我們第一次面臨一個非白人強大競爭對手。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

很多人認爲中美矛盾屬於國家利益或價值觀的衝突,但從斯金納的話來看,這種矛盾已經上升到“人種、文明差別”的層面。現在談復興,絕不僅是中國共產黨的勝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勝利,而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的復興!

恩格斯講,一切問題取決於經濟。今天中國社會所取得的成功,許多企業家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中華民族復興過程中,企業家也扮演着至關重要的角色。

和平時期沒有戰爭了,企業家卻天天在“打仗”。“人的本質在權力中盡顯”,你是懦夫還是勇士,都在權力中盡顯。

今天提出“忠誠、乾淨、擔當”,就是呼喚精神、呼喚信仰、呼喚思想、呼喚人格。正如最高領導人所說,我們“四個自信”,最根本的是文化自信。我們要對中華文明有信心。

完成民族復興,需要企業家們和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完)


人的天性會在富裕以後惰怠的,組織領袖們一生的使命,就是與組織的疲憊和疲勞做鬥爭。


12月12日-14日,爲幫助企業家系統瞭解華爲的組織建設邏輯,把能力建在組織上,華營特開設《創始人班(組織邏輯)》3位華爲前高管+1位華爲公司首席管理科學家,帶您探尋華爲組織能力建設的本質,把握組織進化邏輯。

▍講師介紹:

黃老師 華爲公司首席管理科學家

洪老師 華爲公司前常務副總裁、EMT輪值主席

胡老師 華爲公司前高級副總裁

唐老師華爲公司前無線產品線幹部部部長


▍課程介紹:

課程一:《華爲管理哲學的演進:從華爲公司基本法談起》

課程二:《華爲的價值鏈管理》

課程三:《客戶價值驅動的企業組織能力構建與管理變革》

課程四:《組織與組織能力建設》


課程諮詢:

400-886-5158

13911609930

▼點擊閱讀原文,在線報名!






永遠不要和別人解釋你自己!

點擊上面免費訂閱問:怎麼每天都能免費收到這種好文章呢?答:只需點上邊《總裁商業思維》免費關注活在這個世上,沒
| 頂級企業家的思維

























會批評你的人,都是你的貴人

年輕的時候心高氣傲,面對他人的批評常常認爲是挑釁,是找茬,是無理取鬧,很少安靜地審視自己的錯誤。回顧一下,從
| 經典語錄精粹

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新時代領導者的素質要求

| 華營管理私塾

10月30日,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在2019雁棲湖企業家論壇上發表了題爲《新時代領導者的素質要求》的精彩演講,並強調任何一個國家、團體、民族或企業,無論是復興還是發展,都需要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以下是演講精編。


來源:致良知四合院、正和島

作者:金一南國防大學教授

備註:管理諮詢or商務合作請致電:400-886-5185


一、人的本質在權力中盡顯


希臘悲劇大師索福克勒斯說:“世間最難以揣測的事物,莫過於人的思想和心靈。要想看清楚一個人,最好的方法是將權杖塞在他的手裏,看他如何行權號令。”

一個人掌握了權力,就很難隱藏自己。沒權力時,人小心謹慎、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說自己有遠大抱負,是道德楷模;處高位時,就貪得無厭、貪贓枉法、目空一切。

是這個人變了嗎?不是。因爲人的本質在權力中盡顯。權力小的時候,心魔是藏起來的;權力一大,魔瓶就打開了,妖怪全出來了。

爲什麼要提忠誠、乾淨、擔當?不是說我們已經做得很好了,而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好。在今天的權力環境下,我們尤其要注意這三點。

任何一個國家、團體、民族或企業,無論是復興還是發展,都需要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



二、忠誠:忠於使命,不盲從領導


什麼叫忠誠?忠於事業、忠於理想、忠於信念。

舉例,陳賡當年和蔣介石有很深的關係,在黃埔(軍校)一期,蔣介石最信任他,陳賡還救過蔣介石一命。

陳賡如果留在國民黨,如果忠於蔣介石個人,那他是“高官任坐,駿馬任騎”。但陳賡不幹,就要跟共產黨走。

他爲什麼堅決跟共產黨走?

臺軍退役將領、原來蔣介石的侍從副官到大陸來訪問,提到一個歷史細節:“我的老班長(陳賡)看不起蔣,不是因爲別的事兒,而是蔣在指揮作戰之餘,總是打開收音機,收聽上海的股市。”

陳賡認爲,蔣不是真正的革命者,而只是個商人,到了革命北伐、統一中國的關鍵時刻,卻在關心股市賺了多少、賠了多少。

後來,陳賡離開蔣介石,再不願見他。

這般不畏官、不貪錢、不怕死、不懼苦,而只爲主義和信仰的人,共產黨內有很多。中國近代以來,沒有哪個政治團體能做到這樣。所以,共產黨有勝利的資格。


今天的華爲,就建設了一支這樣的隊伍。老任(任正非)說,現在社會上吹華爲的太多了,沒人挑華爲毛病,於是就組織了“藍軍”並投入大量資金,專門給自家企業找麻煩。

2008年,華爲準備以80億美元的價格,賣掉終端業務,日後只對接企業用戶。任正非請藍軍提意見,結果,藍軍直接否定了這個計劃,說:“放棄終端就是放棄華爲的未來。”華爲的終端業務才得以保留,手機業務纔有今日的輝煌:

華爲員工18萬,其中15萬做管道,直接對各供應商、基站、路由器、服務器;3萬人做終端。預計到2030年,管道業務能達到1300億美元,而到2023年,終端業務能達到3000億美元。


後來,任正非就說,想升官,先到藍軍去,不把紅軍打敗,不要升司令,紅軍如果沒有藍軍的經歷,也不要再提拔了。你都不知道如何打敗華爲,說明你到天花板了。

任正非還要求,如果他到任何地方去檢查工作,哪個主管到機場接他,就地免職。“你們是服務客戶的,不要整天來伺候我。”墨西哥的華爲地區事務部老總去機場接人了,結果真的被當場免職。


所以,不要以爲忠於(老闆)個人就是忠誠。“他是老闆,我忠於他”“他是領導,我忠於他”……這些都不是忠誠。


三、乾淨:高尚行爲的原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


有這麼一句話:我們需求越少,越接近神。反過來講,我們的需求越多,越接近鬼。

聖雄甘地有什麼?他沒有權力,沒有一兵一卒,沒有辦事處,就隨身帶只山羊,以羊奶爲食,周遊貧困的鄉村和污穢的城市,以自己蒙受苦難的方式喚醒衆人。

但就是這麼一個穿着單薄,看似弱不禁風,主張非暴力的人,最終摧毀了大英帝國在印度的殖民體系。

甘地怎麼做到的?印巴分制,印度教、錫克教大屠殺,死幾萬人。甘地沒有別的招兒,就絕食,絕食到第六、第七天,教主們都圍在他的牀前,哀求他:“我們不再打了,不血拼了,不互相殺了,你吃飯吧!”甘地才喝了一碗稀飯。

這種力量來自於哪裏?就是“無欲則剛”。

甘地說,有七種東西摧毀我們:不勞而獲、昧心享樂、沒有人格的知識、沒有道德的商業、沒有人性的科學、沒有犧牲的宗教、沒有原則的政治。

我們下一代子孫恐怕很難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過這樣一個人(甘地)。

當年,毛澤東的親弟弟毛澤覃,把豬販子當土豪打,要沒收豬,給部隊改善生活。毛澤東知道了,非常生氣,當即責罵甚至動手打他。

在場等候吃豬肉的衆多官兵,強烈不滿。當時很多人的想法是分光吃盡。毛澤東內心非常着急。針對紅軍內部種種流寇主義、盲動主義、軍閥主義殘餘……毛澤東指出:“若不徹底修正,則中國偉大革命鬥爭給予紅軍第四軍的任務,是必然擔負不起來的。”

爲人民謀幸福、謀復興,不是打家劫舍,不是個人發財、個人致富。沒有初心,沒有乾淨的隊伍,那跟農民起義毫無二致。

在《井岡山的鬥爭》一文中,毛澤東寫過一段話:

“現全軍五千人冬衣,有了棉花還缺少布。這樣冷了,許多士兵還是穿兩層單衣。好在苦慣了。而且什麼人都是一樣的,從軍長到伙伕,除糧食外一律吃五分錢的伙食。發零用錢,兩角即一律兩角,四角即一律四角。因此士兵也不怨恨什麼人。”


朱德和毛澤東會師,問過毛澤東:你在井岡山是怎麼穩住隊伍的?

毛澤東就講了這句話:“官兵一致、上下一致,大家都一樣,因此士兵也不怨恨什麼人。”

所以,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偉大的真理:信譽、高尚行爲的原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

要求下屬做到什麼的時候,先問自己:“你做到了沒有?”


四、擔當:敢於承擔風險


沒有擔當,乾淨成了空談,忠誠變爲口號。領導者爲將,自己都不擔當,隊伍怎麼能打勝仗?

1947年,人民解放戰場即將由戰略防禦轉爲戰略進攻,毛澤東連問四個“敢不敢”:

“我們長期在農村打游擊,我們敢不敢進攻打城市?進去之後敢不敢守住它?敢不敢打正規戰、攻堅戰?我們這麼大的國家,這麼多的人口,要吃、要穿,面臨這麼多的問題,我們共產黨人敢不敢負起責任來?”


毛澤東連問四個“敢不敢”,既是問部屬,也是問自己。共產黨敢不敢負起責任來?敢不敢擔當?擔當需要意志、需要膽略、需要決斷。

今天講領導力,最好的方式是什麼呢?

有的授權也授責,權力交給你,出了問題是你的,大量領導做到這一步就不錯了;但真正的擔當是什麼?授權不授責,權力交給你,出了風險我來承擔,這纔是敢於擔當的領導者。

敢擔風險的領導者,才能獲得部下真正的信賴。他真正信賴你,是因爲他覺得,你這個人仗義、夠意思,到了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爲部下遮風避雨,覺得你敢擔當、你敢負責、敢承擔責任。

2014年2月,最高領導人在接受俄羅斯記者採訪時,講了下面這段話:“我的執政理念,概括起來說就是:爲人民服務,擔當起該擔當的責任。”

十八大反腐,力度是非常大的。黨的十八大以來,立案審查的省軍局長黨員幹部440人,十八屆中委、候補中委43人,中紀委委員9人,廳局級幹部8900餘人,縣處級幹部6.3萬餘人,處分基層黨員幹部27.8萬餘人,追回外逃人員3453人……

最高領導人講:“得罪千百人,不負十三億。”得罪千百人就是擔當,堅決地幹,不負十三億是力量的源泉,爲了十三億人民,必須得變革,必須得反腐,必須得前行!



五、結語


今天,我們面臨着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華民族由過去器不如人、制不如人、思想文化不如人,橫看豎看都不如人,發展到今天擁有“四個自信”。

最高領導人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鬆鬆、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全黨必須準備付出更爲艱鉅、更爲艱苦的努力。”

我們的面前,沒有紅地毯,沒有夾道歡迎,沒有鼓掌,沒有鞭炮,沒有剪綵,而是一條不進則退的雄關漫道。

中美關係什麼時候能改善?清華大學閻學通教授的判斷很簡單:中國國力江河日下,中美關係一定改善;中國國力蒸蒸日上,中美關係一定麻煩。

現在,中美兩國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很大。雙方都需要喘息,我們的股市需要恢復,經濟需要提振,而特朗普需要2020年的選票。

但不要就此以爲,兩國就不打了。特朗普的經濟顧問建議他,“先和中國人達成協議,明年大選勝選後,再對中國‘來硬的’”。

美國今天面臨的是什麼?美國國務院政策研究室主任斯金納說:“與蘇聯的競爭,在某種程度上是西方大家庭內部爭鬥。這次是我們第一次面臨一個非白人強大競爭對手。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

很多人認爲中美矛盾屬於國家利益或價值觀的衝突,但從斯金納的話來看,這種矛盾已經上升到“人種、文明差別”的層面。現在談復興,絕不僅是中國共產黨的勝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勝利,而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的復興!

恩格斯講,一切問題取決於經濟。今天中國社會所取得的成功,許多企業家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中華民族復興過程中,企業家也扮演着至關重要的角色。

和平時期沒有戰爭了,企業家卻天天在“打仗”。“人的本質在權力中盡顯”,你是懦夫還是勇士,都在權力中盡顯。

今天提出“忠誠、乾淨、擔當”,就是呼喚精神、呼喚信仰、呼喚思想、呼喚人格。正如最高領導人所說,我們“四個自信”,最根本的是文化自信。我們要對中華文明有信心。

完成民族復興,需要企業家們和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完)


人的天性會在富裕以後惰怠的,組織領袖們一生的使命,就是與組織的疲憊和疲勞做鬥爭。


12月12日-14日,爲幫助企業家系統瞭解華爲的組織建設邏輯,把能力建在組織上,華營特開設《創始人班(組織邏輯)》3位華爲前高管+1位華爲公司首席管理科學家,帶您探尋華爲組織能力建設的本質,把握組織進化邏輯。

▍講師介紹:

黃老師 華爲公司首席管理科學家

洪老師 華爲公司前常務副總裁、EMT輪值主席

胡老師 華爲公司前高級副總裁

唐老師華爲公司前無線產品線幹部部部長


▍課程介紹:

課程一:《華爲管理哲學的演進:從華爲公司基本法談起》

課程二:《華爲的價值鏈管理》

課程三:《客戶價值驅動的企業組織能力構建與管理變革》

課程四:《組織與組織能力建設》


課程諮詢:

400-886-5158

13911609930

▼點擊閱讀原文,在線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