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來:想靠不斷印錢把經濟拉出泥潭,這是不可能的

| 創意地產

11月12日消息 主題爲“預測與戰略”的財經年會2020今天在北京召開。金融專業人士朱雲來出席並演講。朱雲來稱,2008年發生國際金融危機後,各國政府大量發放貨幣以解決經濟問題。“短時間看貌似是解救了經濟,但是長時間以後,它就像毒藥一樣,會惡化整個經濟的效率”。朱雲來解釋,“因爲本來你做得不對,就得停了,現在不停,還讓它繼續,什麼人都救,都發更多的錢,實際上變得效率更低。靠不斷地印錢想把你從經濟的泥潭裏邊拉出來,其實這是不可能的”。朱雲來強調,現在真正需要做的是認真審查經濟,真正客觀的衡量它,好的可以繼續投資,不好的就需要停。“停的話,可能會帶來一些短時間的社會調整問題,過去也曾經用過,通過培訓機制、調整機制,國家可以有一個過渡的職業培訓的調整,包括失業保險”。“這個東西是一個死結,如果不

調整,不斷地往前做,其實那個行業可能已經不行了,已經錯

了,它必須改,不改它也不會好,投更多的錢它也只會更不好。這是我們轉型的一個最大的挑戰”,他稱,“特別是考慮到行業的結構,房子畢竟蓋了這麼多,我們未來真正新的產業應該是什麼?如果是服務業,而且它面臨的服務業是相對經濟效率是比較低的,你怎麼能夠變得比較高效一點,這都是我們的一些挑戰”。

以下爲演講實錄:

朱雲來:大家下午好,有幸與大家一起討論、分享一下 我 做 的分析。我的題目是《經濟新常態,轉型新挑戰》。增速放緩是一個“經濟新常態”的變化。轉型也是我們講了多年的事情,現在這個轉型又隨着發展被賦予了一些新的含義。我們的經濟在過去幾十年的發展中,悄然之間有了非常巨大的結構性變化,同時它也決定了我們將來經濟發展的挑戰核心。


這張圖可以看出經濟規模系統性的增長以及人口的變化。可能讓人有一些錯覺,感覺從整體來看前面三十年的數字相 對較 低,這是根據統計局系統性的統計結果,呈現給我們的中國經濟的數字歷史還是很完整的,這是很珍貴的記錄。很多數字是從1952年開始記錄的,國家統計局就是1952年成立的,所以自那時開始就有了非常系統的數據,當然數據可能存在一定的侷限性,但畢竟是當時客觀的真實記錄,至於怎麼理解、解讀,就需要根據數據更多的分析並考慮當時一定的情況。總而言之,這張圖反映出我們的經濟在快速地增長,我們比較了一下,自1949年建國以來,國際資料從1960年開始記錄中國的 經濟發展,其實中國的經濟增速一直很快,基本高於世界經濟的平均增速,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經濟增長得更快了。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經濟中的幾大行業:農業、工業、建築、服務業。在城市人口方面,大家可以看到紅色(人口)和棕色(城鎮人口)兩條線,1949年中國的城市化率只有10%,1978年的時候只有18%,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到現在,城市化率達到了將近60%,而且還會繼續往下發展。城鎮化怎麼去定義?過去可能叫一個鄉,鄉的概念是“50%以上都是農業經 濟”。等到有一天,非農經濟的佔比超過了50%,就可以把這個鄉變成鎮,所以我們的城鎮化因此而產生。


這張圖可看到農、工、建、服四大行業結構性的變化。值得注意的是1978-2018年這40年中紫色(服務業)和藍色(工業)的變化趨勢,呈現一個X型,我們的工業佔比從44%降到現在的34%,服務業佔比從24%漲到現在的52%,提高了近30個百分點,不僅頂掉了同期工業降低的10個百分點補償了農業降低20個百分點。另外一個趨勢是農業佔比一直在下降 ,現在農業生產效率越來越高,所以農業的佔比反而越來越低。再看前面30年,也有一個類似這樣的轉變,前面30年綠色(農業)和藍色(工業)發生了轉變。1952年農業佔據51%的比重,一半以上是農業,服務業佔的比重也比較大,約28%,都是手工業那種類型的服務業,而工業比重相對較小,約18%。但是中國在前30年大力發展教育科技、發展工業,到1978年完成了工業化的轉變。1978年以後,改革開放像二級火箭推力一樣,推動我們完成了系統性的工業轉型。中國的 工業行業門類非常齊全。其他發展中國家通常就只有幾個行業,而我們幾乎覆蓋了所有行業。當然,我們的工業水平隨着整體經濟的發展和進步還在不斷的提升之中,現在有一些行業也比較先進了。同時,我們確實要冷靜地認識到,等到有一天我們真正能夠自己設計、自己製造了,那我們就真的很厲害了。從上面這張圖可以看出一個巨大的經濟結構的轉變。實際上,這纔是未來經濟要面臨的任務和挑戰。其實經濟很複雜,但有兩個東西是最重要的:一個是材料,一個是能源 。


材料以鋼鐵爲很重要的代表。現在鋼鐵產量一年能到八九億

噸,比如十種有色金屬的材料不過8千萬噸,加上塑料差不多1億噸。在其他的材料裏,鋼鐵是最有代表性的,量非常大,與它相關的還有混凝土、水泥,2018年水泥產量約20多億噸。圖中我們可以看出一個較爲完整的歷史,2002年以後整個坡度迅速變陡,鋼鐵在這些年產量迅速增加。圖中藍色的方柱是它的儲量,因爲經濟發展到這樣的規模,將來有一個長遠的問題,就像剛纔高院長提到我們有一些新的指標要考慮:我們總共還有多少儲量,這種發展可不可持續?根據統計局數據,

2002年以前是一個比較高的數字,我們當時做寶鋼上市的時候研究過,傳統科學所認證的儲量,跟市場經濟有時不能完全接軌。傳統從工程的角度出發,而站在國際經濟可行性角度來講,標準會有些不同,我們可以看到2002年以後就降低了。紅色方點爲2019年的統計局年鑑公佈數據,在這點上統計局年鑑中沒有做細節的說明來解釋爲什麼做這個調整。所以還需要有一個科學的論證,我們暫且把它作爲參考。有了儲量和產量數據就可以推算可採年限了。比如你有100億噸的儲量,如

果一年用掉10億噸,那就還有10年可以採,有1000億噸儲量那就可以採100年。如果開採量增加1倍(20億噸一年),可採年限就降低1倍(可以採50年),這是它的可持續性關係。

再往下看人均鋼鐵產量,每年產鐵能到半噸。鐵是可以複用的,這麼多年累計下來人均已經8.1噸,累計產鐵113億噸。




2002年以後可以看到產量迅速增長,這幾年開始見頂。


煤炭儲量也與剛纔說的類似,由於時間所限,不能再說了,謝謝大家。










便宜籌碼

整個市場分化明顯。截止收盤,創業板指數漲幅0.62%,而上證指數領跌。這三個指數的差異性正是符合我們昨日這裏
| 投機浪子

























朱雲來:想靠不斷印錢把經濟拉出泥潭,這是不可能的

| 創意地產

11月12日消息 主題爲“預測與戰略”的財經年會2020今天在北京召開。金融專業人士朱雲來出席並演講。朱雲來稱,2008年發生國際金融危機後,各國政府大量發放貨幣以解決經濟問題。“短時間看貌似是解救了經濟,但是長時間以後,它就像毒藥一樣,會惡化整個經濟的效率”。朱雲來解釋,“因爲本來你做得不對,就得停了,現在不停,還讓它繼續,什麼人都救,都發更多的錢,實際上變得效率更低。靠不斷地印錢想把你從經濟的泥潭裏邊拉出來,其實這是不可能的”。朱雲來強調,現在真正需要做的是認真審查經濟,真正客觀的衡量它,好的可以繼續投資,不好的就需要停。“停的話,可能會帶來一些短時間的社會調整問題,過去也曾經用過,通過培訓機制、調整機制,國家可以有一個過渡的職業培訓的調整,包括失業保險”。“這個東西是一個死結,如果不

調整,不斷地往前做,其實那個行業可能已經不行了,已經錯

了,它必須改,不改它也不會好,投更多的錢它也只會更不好。這是我們轉型的一個最大的挑戰”,他稱,“特別是考慮到行業的結構,房子畢竟蓋了這麼多,我們未來真正新的產業應該是什麼?如果是服務業,而且它面臨的服務業是相對經濟效率是比較低的,你怎麼能夠變得比較高效一點,這都是我們的一些挑戰”。

以下爲演講實錄:

朱雲來:大家下午好,有幸與大家一起討論、分享一下 我 做 的分析。我的題目是《經濟新常態,轉型新挑戰》。增速放緩是一個“經濟新常態”的變化。轉型也是我們講了多年的事情,現在這個轉型又隨着發展被賦予了一些新的含義。我們的經濟在過去幾十年的發展中,悄然之間有了非常巨大的結構性變化,同時它也決定了我們將來經濟發展的挑戰核心。


這張圖可以看出經濟規模系統性的增長以及人口的變化。可能讓人有一些錯覺,感覺從整體來看前面三十年的數字相 對較 低,這是根據統計局系統性的統計結果,呈現給我們的中國經濟的數字歷史還是很完整的,這是很珍貴的記錄。很多數字是從1952年開始記錄的,國家統計局就是1952年成立的,所以自那時開始就有了非常系統的數據,當然數據可能存在一定的侷限性,但畢竟是當時客觀的真實記錄,至於怎麼理解、解讀,就需要根據數據更多的分析並考慮當時一定的情況。總而言之,這張圖反映出我們的經濟在快速地增長,我們比較了一下,自1949年建國以來,國際資料從1960年開始記錄中國的 經濟發展,其實中國的經濟增速一直很快,基本高於世界經濟的平均增速,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經濟增長得更快了。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經濟中的幾大行業:農業、工業、建築、服務業。在城市人口方面,大家可以看到紅色(人口)和棕色(城鎮人口)兩條線,1949年中國的城市化率只有10%,1978年的時候只有18%,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到現在,城市化率達到了將近60%,而且還會繼續往下發展。城鎮化怎麼去定義?過去可能叫一個鄉,鄉的概念是“50%以上都是農業經 濟”。等到有一天,非農經濟的佔比超過了50%,就可以把這個鄉變成鎮,所以我們的城鎮化因此而產生。


這張圖可看到農、工、建、服四大行業結構性的變化。值得注意的是1978-2018年這40年中紫色(服務業)和藍色(工業)的變化趨勢,呈現一個X型,我們的工業佔比從44%降到現在的34%,服務業佔比從24%漲到現在的52%,提高了近30個百分點,不僅頂掉了同期工業降低的10個百分點補償了農業降低20個百分點。另外一個趨勢是農業佔比一直在下降 ,現在農業生產效率越來越高,所以農業的佔比反而越來越低。再看前面30年,也有一個類似這樣的轉變,前面30年綠色(農業)和藍色(工業)發生了轉變。1952年農業佔據51%的比重,一半以上是農業,服務業佔的比重也比較大,約28%,都是手工業那種類型的服務業,而工業比重相對較小,約18%。但是中國在前30年大力發展教育科技、發展工業,到1978年完成了工業化的轉變。1978年以後,改革開放像二級火箭推力一樣,推動我們完成了系統性的工業轉型。中國的 工業行業門類非常齊全。其他發展中國家通常就只有幾個行業,而我們幾乎覆蓋了所有行業。當然,我們的工業水平隨着整體經濟的發展和進步還在不斷的提升之中,現在有一些行業也比較先進了。同時,我們確實要冷靜地認識到,等到有一天我們真正能夠自己設計、自己製造了,那我們就真的很厲害了。從上面這張圖可以看出一個巨大的經濟結構的轉變。實際上,這纔是未來經濟要面臨的任務和挑戰。其實經濟很複雜,但有兩個東西是最重要的:一個是材料,一個是能源 。


材料以鋼鐵爲很重要的代表。現在鋼鐵產量一年能到八九億

噸,比如十種有色金屬的材料不過8千萬噸,加上塑料差不多1億噸。在其他的材料裏,鋼鐵是最有代表性的,量非常大,與它相關的還有混凝土、水泥,2018年水泥產量約20多億噸。圖中我們可以看出一個較爲完整的歷史,2002年以後整個坡度迅速變陡,鋼鐵在這些年產量迅速增加。圖中藍色的方柱是它的儲量,因爲經濟發展到這樣的規模,將來有一個長遠的問題,就像剛纔高院長提到我們有一些新的指標要考慮:我們總共還有多少儲量,這種發展可不可持續?根據統計局數據,

2002年以前是一個比較高的數字,我們當時做寶鋼上市的時候研究過,傳統科學所認證的儲量,跟市場經濟有時不能完全接軌。傳統從工程的角度出發,而站在國際經濟可行性角度來講,標準會有些不同,我們可以看到2002年以後就降低了。紅色方點爲2019年的統計局年鑑公佈數據,在這點上統計局年鑑中沒有做細節的說明來解釋爲什麼做這個調整。所以還需要有一個科學的論證,我們暫且把它作爲參考。有了儲量和產量數據就可以推算可採年限了。比如你有100億噸的儲量,如

果一年用掉10億噸,那就還有10年可以採,有1000億噸儲量那就可以採100年。如果開採量增加1倍(20億噸一年),可採年限就降低1倍(可以採50年),這是它的可持續性關係。

再往下看人均鋼鐵產量,每年產鐵能到半噸。鐵是可以複用的,這麼多年累計下來人均已經8.1噸,累計產鐵113億噸。




2002年以後可以看到產量迅速增長,這幾年開始見頂。


煤炭儲量也與剛纔說的類似,由於時間所限,不能再說了,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