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最後一個華人高管離職沈向洋給微軟AI留下什麼?

| iFeng科技

iFeng科技
鳳凰網科技官方賬號,帶你直擊真相

出品 |鳳凰網科技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 蕭雨

就在微軟公司的人工智能(AI)業務剛剛起步之際,這家軟件巨頭卻失去了一位關鍵高管。這位高管幫助微軟把AI研究轉化成了實實在在的產品。
沈向洋掌管微軟人工智能和研究事業部,在供職23年後他將於明年2月離職。他已經把自己負責的部門和職責轉交給了微軟首席技術官(CTO)凱文·斯科特(Kevin Scott),包括負責公司的AI策略,對基礎設施、服務、應用的研發以及包括搜索引擎必應在內的聚焦AI的產品事業羣。
微軟大力投資AI
他的離職恰逢微軟正在大力投資AI之際。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近期表示,AI等技術將在公司的未來扮演重要角色,對於公司制定策略爲其重要雲業務贏得更多客戶十分關鍵。納德拉稱,微軟的人工智能技術剛剛進入“第一回合”。
微軟依靠學術性思維更濃厚的微軟研究院從事前沿研究,然後把這些研究轉化成微軟能夠銷售的實實在在的產品。在這一過程中,沈向洋發揮了關鍵作用,他所領導的人工智能和研究事業部明顯就是爲了這一目的而建立。現在,微軟將不得不在沒有沈向洋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
沈向洋並沒有公佈他的下一步動向,但是微軟發言人表示,他在離職後將繼續擔任納德拉和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顧問。
“沈向洋對微軟產生了深遠影響,他在計算機科學和AI領域的貢獻爲未來創新留下了遺產並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納德拉稱。
微軟CEO納德拉
AI一直是微軟過去幾年的重點。納德拉甚至在2017年改變了公司的願景描述,加入了AI。“我們相信一種新的技術範式正在興起,並通過智能雲、智能邊緣得到體現。這裏的計算更爲分散,AI驅動着洞察力代表用戶採取行動,用戶體驗橫跨攜帶着用戶可用數據和信息的設備。”
微軟的策略就是找到簡化AI的方法,以便任何公司都可以使用它,並在近日向着這一目標爲Azure AI發佈了新功能。專家稱,真正明白如何銷售實際AI應用的公司能夠在激烈的雲計算客戶爭奪戰中佔得先機。
與此同時,微軟已經是僅次於亞馬遜AWS的第二大雲服務提供商,並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包括在近期擊敗亞馬遜拿下了100億美元的美國防部雲計算合同。
Azure對於微軟的業務及其未來的增長依舊至關重要。在最近一個財季,微軟整體商業雲業務收入達到116億美元,同比增長36%,其中包括Azure、Office 365以及其他雲服務。
沈向洋的“遺產”
1996年,沈向洋以研究員身份在微軟雷德蒙德總部加入了微軟研究院。1998年,他前往北京協助創建了現在的微軟亞洲研究院,一路高升至院長和微軟“傑出工程師。2007年至2013年,他負責必應搜索引擎的產品開發。
2016年9月,微軟合併了包括必應、虛擬助手“小娜”(Cortana)、機器人業務等多個團隊,成立了人工智能和研究事業部。微軟的初衷是想把更多注意力放到把AI研究轉化成AI產品上,這一努力由沈向洋負責。
去年,微軟在沈向洋的指引下再次加倍押注AI,成立了聚焦AI產品的新事業羣,例如專注於微軟Azure雲業務的AI認知服務和平臺、AI認知和混合現實事業羣。AI認知和混合現實事業羣能夠將Azure與尖端計算機視覺技術、HoloLens 2等增強現實技術融合在一起。
其中一項成果就是Azure AI平臺,它幫助開發者將微軟的AI技術運用到他們的自主雲計算應用中。微軟稱,這一平臺現在擁有2萬個客戶,超過85%的財富100強公司在過去12個月使用了Azure AI平臺。
硅谷華人高管已全面失勢
在沈向洋之前,上一個獲得“美國科技巨頭公司中最高職位的華人高管”頭銜的明星高管是前百度COO陸奇。同樣在1996年,35歲的陸奇同樣從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博士畢業,來到硅谷加入IBM Almaden實驗室。
1998年,陸奇決定離開IBM加入雅虎,投入時下正大熱的搜索技術研發,此後陸續升任資深副總裁、執行副總裁。
陸奇
2008年年底,陸奇離開IBM,出任微軟互聯網業務部門總裁,成爲這家市值高達2500億美元的科技巨頭四大業務負責人之一,同時也帶來了“華人在微軟最高職位者”光環。
在微軟期間,陸奇領導了包括Microsoft Office、Office365、SharePoint、Skype、Bing等多項業務,並在2013年升任微軟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這讓他在“華人在微軟最高職位者”之外,又多了一個“硅谷科技圈最有權勢華人”的光環。
2016年9月,陸奇在宣佈離職後,硅谷科技圈最有權勢華人”的光環就落在了微軟執行副總裁沈向洋的頭上。
三年之後,在沈向洋宣佈離職的今天,美國科技巨頭中剩下的高管職位基本以印度裔爲主,華人高管已全面失勢。
新AI掌門人
自2017年從職業社交網站領英跳槽至微軟以來,斯科特一直擔任微軟CTO。他在領英擔任的是工程和運營高級副總裁。
作爲CTO,斯科特主要扮演未來主義者的角色,幫助公司洞察行業趨勢,發現新機遇。研發此前並不在他的職責範圍內,但是他通過招募工程團隊領袖,舉行像AI論壇AI 365這樣的活動接觸着微軟的AI業務。
去年,斯科特在接受採訪時分享了他的未來主要技術趨勢預測,包括未來五年至八年出現的高性價比處理器將使得每款設備配備能夠運行先進AI技術的微處理器。
斯科特稱,AI可能是僅次於Windows、Office、Azure等旗艦業務,微軟正在做的第二重要的事情。
參考資料:智東西《突發!微軟執行副總裁沈向洋離職,硅谷華人高管或已全面失勢》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我就知道你在看!











爲何雲原生在吞噬世界?

來源:雲頭條長話短說,本文的目的是幫助你瞭解雲原生的功能及帶來的業務效益,並探討準備遷移到這種新型計算模式的
| 人工智能學家






老父親的需求

六隻腳是一款易用的運動軌跡、戶外旅行線路追蹤應用,俗稱GPS軌跡追蹤。支持離線地圖,並且可無偏移直接使用
| 小衆軟件





聯通帶你走進進博

上海聯通從安全保障、AR智慧觀展、5G高清直播到5G媒體直播,給予觀展者前所未有的體驗。
| 中國聯通微學堂




【熱點聚焦】如何提升網約車安全水平?

網約車安全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也是交通運輸新業態安全發展的組成部分。一方面是日益增長的市場需求,一方面是對安全的擔憂,那麼,如何提升網約車安全水平,推動行業健康發展?
| 安防展覽網





微軟最後一個華人高管離職沈向洋給微軟AI留下什麼?

| iFeng科技

iFeng科技
鳳凰網科技官方賬號,帶你直擊真相

出品 |鳳凰網科技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 蕭雨

就在微軟公司的人工智能(AI)業務剛剛起步之際,這家軟件巨頭卻失去了一位關鍵高管。這位高管幫助微軟把AI研究轉化成了實實在在的產品。
沈向洋掌管微軟人工智能和研究事業部,在供職23年後他將於明年2月離職。他已經把自己負責的部門和職責轉交給了微軟首席技術官(CTO)凱文·斯科特(Kevin Scott),包括負責公司的AI策略,對基礎設施、服務、應用的研發以及包括搜索引擎必應在內的聚焦AI的產品事業羣。
微軟大力投資AI
他的離職恰逢微軟正在大力投資AI之際。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近期表示,AI等技術將在公司的未來扮演重要角色,對於公司制定策略爲其重要雲業務贏得更多客戶十分關鍵。納德拉稱,微軟的人工智能技術剛剛進入“第一回合”。
微軟依靠學術性思維更濃厚的微軟研究院從事前沿研究,然後把這些研究轉化成微軟能夠銷售的實實在在的產品。在這一過程中,沈向洋發揮了關鍵作用,他所領導的人工智能和研究事業部明顯就是爲了這一目的而建立。現在,微軟將不得不在沒有沈向洋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
沈向洋並沒有公佈他的下一步動向,但是微軟發言人表示,他在離職後將繼續擔任納德拉和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顧問。
“沈向洋對微軟產生了深遠影響,他在計算機科學和AI領域的貢獻爲未來創新留下了遺產並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納德拉稱。
微軟CEO納德拉
AI一直是微軟過去幾年的重點。納德拉甚至在2017年改變了公司的願景描述,加入了AI。“我們相信一種新的技術範式正在興起,並通過智能雲、智能邊緣得到體現。這裏的計算更爲分散,AI驅動着洞察力代表用戶採取行動,用戶體驗橫跨攜帶着用戶可用數據和信息的設備。”
微軟的策略就是找到簡化AI的方法,以便任何公司都可以使用它,並在近日向着這一目標爲Azure AI發佈了新功能。專家稱,真正明白如何銷售實際AI應用的公司能夠在激烈的雲計算客戶爭奪戰中佔得先機。
與此同時,微軟已經是僅次於亞馬遜AWS的第二大雲服務提供商,並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包括在近期擊敗亞馬遜拿下了100億美元的美國防部雲計算合同。
Azure對於微軟的業務及其未來的增長依舊至關重要。在最近一個財季,微軟整體商業雲業務收入達到116億美元,同比增長36%,其中包括Azure、Office 365以及其他雲服務。
沈向洋的“遺產”
1996年,沈向洋以研究員身份在微軟雷德蒙德總部加入了微軟研究院。1998年,他前往北京協助創建了現在的微軟亞洲研究院,一路高升至院長和微軟“傑出工程師。2007年至2013年,他負責必應搜索引擎的產品開發。
2016年9月,微軟合併了包括必應、虛擬助手“小娜”(Cortana)、機器人業務等多個團隊,成立了人工智能和研究事業部。微軟的初衷是想把更多注意力放到把AI研究轉化成AI產品上,這一努力由沈向洋負責。
去年,微軟在沈向洋的指引下再次加倍押注AI,成立了聚焦AI產品的新事業羣,例如專注於微軟Azure雲業務的AI認知服務和平臺、AI認知和混合現實事業羣。AI認知和混合現實事業羣能夠將Azure與尖端計算機視覺技術、HoloLens 2等增強現實技術融合在一起。
其中一項成果就是Azure AI平臺,它幫助開發者將微軟的AI技術運用到他們的自主雲計算應用中。微軟稱,這一平臺現在擁有2萬個客戶,超過85%的財富100強公司在過去12個月使用了Azure AI平臺。
硅谷華人高管已全面失勢
在沈向洋之前,上一個獲得“美國科技巨頭公司中最高職位的華人高管”頭銜的明星高管是前百度COO陸奇。同樣在1996年,35歲的陸奇同樣從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博士畢業,來到硅谷加入IBM Almaden實驗室。
1998年,陸奇決定離開IBM加入雅虎,投入時下正大熱的搜索技術研發,此後陸續升任資深副總裁、執行副總裁。
陸奇
2008年年底,陸奇離開IBM,出任微軟互聯網業務部門總裁,成爲這家市值高達2500億美元的科技巨頭四大業務負責人之一,同時也帶來了“華人在微軟最高職位者”光環。
在微軟期間,陸奇領導了包括Microsoft Office、Office365、SharePoint、Skype、Bing等多項業務,並在2013年升任微軟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這讓他在“華人在微軟最高職位者”之外,又多了一個“硅谷科技圈最有權勢華人”的光環。
2016年9月,陸奇在宣佈離職後,硅谷科技圈最有權勢華人”的光環就落在了微軟執行副總裁沈向洋的頭上。
三年之後,在沈向洋宣佈離職的今天,美國科技巨頭中剩下的高管職位基本以印度裔爲主,華人高管已全面失勢。
新AI掌門人
自2017年從職業社交網站領英跳槽至微軟以來,斯科特一直擔任微軟CTO。他在領英擔任的是工程和運營高級副總裁。
作爲CTO,斯科特主要扮演未來主義者的角色,幫助公司洞察行業趨勢,發現新機遇。研發此前並不在他的職責範圍內,但是他通過招募工程團隊領袖,舉行像AI論壇AI 365這樣的活動接觸着微軟的AI業務。
去年,斯科特在接受採訪時分享了他的未來主要技術趨勢預測,包括未來五年至八年出現的高性價比處理器將使得每款設備配備能夠運行先進AI技術的微處理器。
斯科特稱,AI可能是僅次於Windows、Office、Azure等旗艦業務,微軟正在做的第二重要的事情。
參考資料:智東西《突發!微軟執行副總裁沈向洋離職,硅谷華人高管或已全面失勢》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我就知道你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