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有質量的“尬聊”,真不該黑丨毒藥頭條

| 毒藥



可能一些毒粉都已經發現了,最近好的綜藝是一部接一部。


無論是娛樂爲主的網綜,還是央視的主持人大賽。


似乎都缺乏一些文化的議題和內容。


前段時間,《圓桌派》第四季收官,毒藥君生活頓時少了一些期待。


好在最近,又有一檔節目的迴歸,填補了這一空缺。


那就是,中國最“做作”的訪談節目——


十三邀



說這檔節目“做作”,估計是每一個初看節目的人的感受。


作爲訪談節目,主持人兼創始人許知遠並沒有故意的去標籤化。


節目的slogan是:看世界,帶着偏見。


事實上,對於畢業北大的老文青許知遠來說,這檔節目渾身上下都帶着知識分子的偏見



這種“做作”,甚至透過許知遠“不講人話”的自述片頭中,都能看出自以爲是的逼格。



所謂“十三邀”,就是邀請十三位不同領域,不同年紀,不同身份的嘉賓,進行深度的交談。


從第一季到第四季,節目邀請到了商界的羅振宇,王小川。


影視圈的張藝謀、李安、賈樟柯,姜文。


文學藝術圈白先勇、王健,也有偶像娛樂圈的李誕、李宇春,木村拓哉。



從專業角度來說,許知遠並不是一個合格的訪談主持人


對於他來說,最難逾越的就是情商的鴻溝。


而當知識分子的“做作”,遇到實在人,一種尬聊就奇妙地產生了。


在訪問香港美食家蔡瀾時,對方正在埋頭享受美食。


許知遠沒有把話題引向食材,不停地提出“道德困境”和“讀聖賢書所爲何事”這樣的問題。


對方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笑着說:吃吃喝喝才能平衡。



當許知遠問蔡瀾喜歡讀什麼書時。


蔡瀾說以前喜歡讀深奧的《戰爭與和平》,《約翰·克里斯多夫》。


誰料這種無心的回答,卻激起了許知遠發問的熱情。



很顯然,許知遠在等待着對方給出一個有意義且滿意的回答。


但是,蔡瀾卻連忙搖着頭說:丟掉了,都丟掉了。


許知遠還問了一句,真的丟掉了嗎?


蔡瀾卻表示自己年紀大了,都不記得了。



許知遠那些來自於靈魂深處的發問和擔憂。


最後被蔡瀾老人笑着說道:不要想得太多呀,老兄。



對於這種“許氏發問”,許知遠一直是樂此不疲。


而真實的情況卻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面對鬼才導演姜文,許知遠試圖從現狀來剖析對方的危機感。


但對方的回答不是什麼自我認同,身份焦慮,工作壓力,而是起牀。



許知遠想從姜文的個性以及作品中,探討批判意識。


可是姜文直接做了一個比喻,然後終結了話題。



許知遠越是深邃,越是需要拐彎思考的問題,到了“娛樂至上”的李誕面前,都被一一解構。


許知遠想要知道如何贏得觀衆,從而能夠掙錢。


李誕告訴許知遠,不要說太多真話,不要挑戰大多人



當然對於這種尷尬的氛圍,許知遠在鏡頭面前也沒有表現出不適。


反倒是,被訪問的嘉賓陷入到了一種不知所措的境地。


在對話日本偶像天王木村拓哉時,或許是找不到合適的話題,許知遠突然問對方哪一顆盆栽和你最像。



面對這樣超綱又奇特的問題,木村拓哉一時不知道如何作答。


可許知遠依然堅持着話題,結果還真選出了一顆。



而在面對女神俞飛鴻時,許知遠更是展現了自己的坦蕩和直白。


他望着對方,然後說着對方好看,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愛慕。



文化人講話總有一個習慣,就是帶着一種精英視角去審視一樣東西


我們深入淺出的矮大緊老師,也有這樣的老毛病。


這種感覺,在第一季當中顯得尤爲突出。


談到俞飛鴻的作品《喜福會》時,許知遠尤爲喜歡。


然而在說到對方其他作品時,他卻用了“庸俗”二字。



有人用詞彙頻率檢索,總結出了許知遠的文章和節目用詞。


在他的語言和文字中,總是包含着歷史、時代、青春、我們,他們,世界,中國。



在這些宏大的詞彙之中,你能感受到一個曾經傳統知識分子和如今社會的格格不入



在一期許知遠對話二次元中,他親自來到一個漫展現場。


面對眼前cosplay的二次元萌妹,尷尬終於寫在了他的臉上。



許知遠從頭到腳都有一種反娛樂的精神,試圖在一切事物中找到嚴肅的存在。


在對話馬東時,一個是清高的知識分子,一個是入世的娛樂弄潮兒,這樣的碰撞尤爲突出。





作爲相聲藝術家馬季的兒子,許知遠從家庭文化影響方面詢問馬東關於《奇葩說》的看法。


然而,此時馬東的情商遠遠高於許知遠,你會看見各種乾坤大挪移的回答。


許:現在回憶起來,你父親對你最重要的影響是什麼?


馬:應該是他給了我一個特權,就是你爸很忙,沒功夫搭理你。



許知遠想讓馬東對於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表達一些質疑。


然而幾輪過招,許知遠就完全敗下陣來。


許:你喜歡這個新時代,還是說......


馬:我喜歡。


許:一點牴觸的情緒也沒有。


馬:(搖頭)沒有,沒有。


許:爲什麼呢?


馬:我沒那麼自戀。



很多人看完這期《十三邀》,覺得許知遠永遠沉浸在自己的象牙塔世界中


當無法再和狡猾的馬東進行深度的探討時。


許知遠決定親自給對方讀簡·莫里斯關於悉尼的書。


然而在整個過程中,馬東都顯得毫無興趣,尷尬的氣氛溢出屏幕。



當然,許知遠的堅持在面對健談且真誠的採訪對象時


這樣高層次的對話效果,就逐步顯現出來了。


比如,文化大家白先勇



比如,第六代導演賈樟柯



再比如,和國民偶像李宇春,探討偶像是什麼。



也許是在網上被詬病的太多,在《十三邀》第三季時,許知遠變得更加的善於聆聽


雖然,他依然堅持知識分子的偏見。


但是在節目裏,你會從另一個層面瞭解到人物和事件不爲人知的幕後。



同時,《十三邀》的嘉賓陣容,也是爲這檔節目增添了不少亮點。


許知遠在吃喝之間,便與他們完成了一次輕鬆的交談。


沒有什麼暖心或者淚目故事的刻意挖掘,聊天的內容大都是觀點的交融和碰撞


從這一點來說,這檔“做作”的節目一點也不做作


最新一期對話女演員陳沖


從國民小花,到遠赴美國的叛逆女孩,再到獨立女導演。


在聊天裏,你能夠從多維度地瞭解到這個人物,以及人物背後的時代。



對於許知遠這樣的知識分子,他的油膩和做作,或許是如今網絡時代最反感的一類人。


同時關於他的赤誠、嚴肅和犀利,也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精神。


現在的人都希望用最簡單的語言,去回答不用思考的問題。


而《十三邀》還能夠去深度挖掘人物與現象,從而進行反思,本來就難能可貴。


事實上,在一場場“尬聊”中,彆扭的不是他們,反而是大腦空洞的我們。


P.S:


今天推薦的小說,感興趣的小夥伴記得去火星小說APP關注喔~


書名:《我們的春風萬里》

作者:玉珊瑚

關鍵詞:現代言情

簡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一個年輕人從小鎮來到廣州

與衆多進城尋夢的人一道投身到改革開放後第一次的創業大潮中

有版權合作意向者歡迎來電垂詢~

18600038437 劉先生




近 期 熱 點

直接點擊即可查看

崔雪莉,致永遠美麗的你

中國機長,你不值這四個字

AI換臉,監控嫁禍,這劇越看越後怕

滿分題材被兩分導演毀了,它墊底不奇怪

爲拍片數月不洗澡,她卻被奉爲東方第一美女

真實案件拍攝,尺度超出想象,編劇都不敢這麼寫































國內最有質量的“尬聊”,真不該黑丨毒藥頭條

| 毒藥



可能一些毒粉都已經發現了,最近好的綜藝是一部接一部。


無論是娛樂爲主的網綜,還是央視的主持人大賽。


似乎都缺乏一些文化的議題和內容。


前段時間,《圓桌派》第四季收官,毒藥君生活頓時少了一些期待。


好在最近,又有一檔節目的迴歸,填補了這一空缺。


那就是,中國最“做作”的訪談節目——


十三邀



說這檔節目“做作”,估計是每一個初看節目的人的感受。


作爲訪談節目,主持人兼創始人許知遠並沒有故意的去標籤化。


節目的slogan是:看世界,帶着偏見。


事實上,對於畢業北大的老文青許知遠來說,這檔節目渾身上下都帶着知識分子的偏見



這種“做作”,甚至透過許知遠“不講人話”的自述片頭中,都能看出自以爲是的逼格。



所謂“十三邀”,就是邀請十三位不同領域,不同年紀,不同身份的嘉賓,進行深度的交談。


從第一季到第四季,節目邀請到了商界的羅振宇,王小川。


影視圈的張藝謀、李安、賈樟柯,姜文。


文學藝術圈白先勇、王健,也有偶像娛樂圈的李誕、李宇春,木村拓哉。



從專業角度來說,許知遠並不是一個合格的訪談主持人


對於他來說,最難逾越的就是情商的鴻溝。


而當知識分子的“做作”,遇到實在人,一種尬聊就奇妙地產生了。


在訪問香港美食家蔡瀾時,對方正在埋頭享受美食。


許知遠沒有把話題引向食材,不停地提出“道德困境”和“讀聖賢書所爲何事”這樣的問題。


對方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笑着說:吃吃喝喝才能平衡。



當許知遠問蔡瀾喜歡讀什麼書時。


蔡瀾說以前喜歡讀深奧的《戰爭與和平》,《約翰·克里斯多夫》。


誰料這種無心的回答,卻激起了許知遠發問的熱情。



很顯然,許知遠在等待着對方給出一個有意義且滿意的回答。


但是,蔡瀾卻連忙搖着頭說:丟掉了,都丟掉了。


許知遠還問了一句,真的丟掉了嗎?


蔡瀾卻表示自己年紀大了,都不記得了。



許知遠那些來自於靈魂深處的發問和擔憂。


最後被蔡瀾老人笑着說道:不要想得太多呀,老兄。



對於這種“許氏發問”,許知遠一直是樂此不疲。


而真實的情況卻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面對鬼才導演姜文,許知遠試圖從現狀來剖析對方的危機感。


但對方的回答不是什麼自我認同,身份焦慮,工作壓力,而是起牀。



許知遠想從姜文的個性以及作品中,探討批判意識。


可是姜文直接做了一個比喻,然後終結了話題。



許知遠越是深邃,越是需要拐彎思考的問題,到了“娛樂至上”的李誕面前,都被一一解構。


許知遠想要知道如何贏得觀衆,從而能夠掙錢。


李誕告訴許知遠,不要說太多真話,不要挑戰大多人



當然對於這種尷尬的氛圍,許知遠在鏡頭面前也沒有表現出不適。


反倒是,被訪問的嘉賓陷入到了一種不知所措的境地。


在對話日本偶像天王木村拓哉時,或許是找不到合適的話題,許知遠突然問對方哪一顆盆栽和你最像。



面對這樣超綱又奇特的問題,木村拓哉一時不知道如何作答。


可許知遠依然堅持着話題,結果還真選出了一顆。



而在面對女神俞飛鴻時,許知遠更是展現了自己的坦蕩和直白。


他望着對方,然後說着對方好看,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愛慕。



文化人講話總有一個習慣,就是帶着一種精英視角去審視一樣東西


我們深入淺出的矮大緊老師,也有這樣的老毛病。


這種感覺,在第一季當中顯得尤爲突出。


談到俞飛鴻的作品《喜福會》時,許知遠尤爲喜歡。


然而在說到對方其他作品時,他卻用了“庸俗”二字。



有人用詞彙頻率檢索,總結出了許知遠的文章和節目用詞。


在他的語言和文字中,總是包含着歷史、時代、青春、我們,他們,世界,中國。



在這些宏大的詞彙之中,你能感受到一個曾經傳統知識分子和如今社會的格格不入



在一期許知遠對話二次元中,他親自來到一個漫展現場。


面對眼前cosplay的二次元萌妹,尷尬終於寫在了他的臉上。



許知遠從頭到腳都有一種反娛樂的精神,試圖在一切事物中找到嚴肅的存在。


在對話馬東時,一個是清高的知識分子,一個是入世的娛樂弄潮兒,這樣的碰撞尤爲突出。





作爲相聲藝術家馬季的兒子,許知遠從家庭文化影響方面詢問馬東關於《奇葩說》的看法。


然而,此時馬東的情商遠遠高於許知遠,你會看見各種乾坤大挪移的回答。


許:現在回憶起來,你父親對你最重要的影響是什麼?


馬:應該是他給了我一個特權,就是你爸很忙,沒功夫搭理你。



許知遠想讓馬東對於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表達一些質疑。


然而幾輪過招,許知遠就完全敗下陣來。


許:你喜歡這個新時代,還是說......


馬:我喜歡。


許:一點牴觸的情緒也沒有。


馬:(搖頭)沒有,沒有。


許:爲什麼呢?


馬:我沒那麼自戀。



很多人看完這期《十三邀》,覺得許知遠永遠沉浸在自己的象牙塔世界中


當無法再和狡猾的馬東進行深度的探討時。


許知遠決定親自給對方讀簡·莫里斯關於悉尼的書。


然而在整個過程中,馬東都顯得毫無興趣,尷尬的氣氛溢出屏幕。



當然,許知遠的堅持在面對健談且真誠的採訪對象時


這樣高層次的對話效果,就逐步顯現出來了。


比如,文化大家白先勇



比如,第六代導演賈樟柯



再比如,和國民偶像李宇春,探討偶像是什麼。



也許是在網上被詬病的太多,在《十三邀》第三季時,許知遠變得更加的善於聆聽


雖然,他依然堅持知識分子的偏見。


但是在節目裏,你會從另一個層面瞭解到人物和事件不爲人知的幕後。



同時,《十三邀》的嘉賓陣容,也是爲這檔節目增添了不少亮點。


許知遠在吃喝之間,便與他們完成了一次輕鬆的交談。


沒有什麼暖心或者淚目故事的刻意挖掘,聊天的內容大都是觀點的交融和碰撞


從這一點來說,這檔“做作”的節目一點也不做作


最新一期對話女演員陳沖


從國民小花,到遠赴美國的叛逆女孩,再到獨立女導演。


在聊天裏,你能夠從多維度地瞭解到這個人物,以及人物背後的時代。



對於許知遠這樣的知識分子,他的油膩和做作,或許是如今網絡時代最反感的一類人。


同時關於他的赤誠、嚴肅和犀利,也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精神。


現在的人都希望用最簡單的語言,去回答不用思考的問題。


而《十三邀》還能夠去深度挖掘人物與現象,從而進行反思,本來就難能可貴。


事實上,在一場場“尬聊”中,彆扭的不是他們,反而是大腦空洞的我們。


P.S:


今天推薦的小說,感興趣的小夥伴記得去火星小說APP關注喔~


書名:《我們的春風萬里》

作者:玉珊瑚

關鍵詞:現代言情

簡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一個年輕人從小鎮來到廣州

與衆多進城尋夢的人一道投身到改革開放後第一次的創業大潮中

有版權合作意向者歡迎來電垂詢~

18600038437 劉先生




近 期 熱 點

直接點擊即可查看

崔雪莉,致永遠美麗的你

中國機長,你不值這四個字

AI換臉,監控嫁禍,這劇越看越後怕

滿分題材被兩分導演毀了,它墊底不奇怪

爲拍片數月不洗澡,她卻被奉爲東方第一美女

真實案件拍攝,尺度超出想象,編劇都不敢這麼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