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託利沃在動亂時期臨危受命,卻也只能嘆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足球王國


撰文/莫空


意大利和中國一樣,是個喜歡講究傳承的民族。而意大利的足球迷也彷彿總有這樣一種習慣,假如國內出現了一個現象級的偉大球星,他們總會想要在這名球星隱退之後爲他尋找接班人。

在巴喬獲得成功之後,皮耶羅、托蒂以及卡薩諾都曾被看作巴喬的接班人。而在皮爾洛功成身退之後,爲他尋找接班人就成了意大利球迷的日常工作。


2004年,蒙託利沃被選入意大利U21國家隊時,他還被認爲是“新托蒂”。而隨着意大利足球體系的演變,加之氣質的接近,蒙託利沃也逐漸開始被認爲是“新皮爾洛”了。

他球風優雅,眼神憂鬱,像極了一位文藝復興時期翡冷翠的藝術家,“文藝蒙”的外號也由此得名。蒙託利沃在佛羅倫薩成名,並在此效力了7個春秋。或許,他身上那種藝術家的氣質正是這座藝術之都所賦予的。


2012年歐洲盃,蒙託利沃終於迎來了第一次登上大舞臺的機會,在皮爾洛身邊,他獲得了極大的發揮空間。在1/4決賽,意大利與德國的經典戰役中,成就了巴神的傳說。巴神打入的第二球也是歐洲盃歷史上的經典進球之一。

雖然,許多人都只記得巴神進球后脫衣秀肌肉的經典畫面,再多也就是那個鏡頭所衍生出的表情包而已,但那個射懵諾伊爾的單刀球,正是來源於蒙託利沃手術刀一樣的長傳。不得不說,蒙託利沃的長傳此時已經有了皮爾洛的一點影子。


在歐洲盃之後,蒙託利沃自由轉會AC米蘭,童年的夢想終於得以實現,只是這個自由轉會的過程,或多或少有一點點不愉快。

彼時的AC米蘭,正處於貝盧斯科尼後期的動亂之初,雖然各方面矛盾尚未爆發,卻也初現端倪。在前一年,皮爾洛因爲和阿萊格里的體系衝突自由離隊,去了尤文。而這一年因扎吉、內斯塔、加圖索等功勳球員的集體離隊更是直接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

而那個夏天最後時刻,貝盧斯科尼爲了區區幾千萬將伊布和席爾瓦打包出售給大巴黎,更是被視作放棄豪門尊嚴的舉動。蒙託利沃接下的這件紅黑戰袍,顯得愈發燙手。

2012-2013賽季的米蘭過得尤其掙扎,在上半賽季成績一塌糊塗的情況下,米蘭下半賽季依靠着巴神的爆發,勉強保住了歐冠資格,而在歐冠的淘汰賽中,雖然在主場2-0領先的情況下客場遭到巴薩4-0的翻盤,卻也不算太令人失望了。那個賽季結束後,效力球隊18年的老隊長安布羅西尼自由離隊,令人意外的是,接過隊長袖標的,竟然是效力球隊僅僅一年的蒙託利沃。

時至今日仍有人對此表示不平,認爲當年隊長的最佳人選絕不應該是蒙託利沃,而是阿巴特。但仔細回味起來,這件事更像是當年米蘭宮鬥劇的一個縮影而已,加利亞尼在肅清老米蘭的圓桌騎士團,樹立自己的威信,所以他寧可將隊長袖標交給免費來投的蒙託利沃,也不會給留着紅黑血液的阿巴特。


蒙託利沃當隊長的這幾年,是米蘭最混亂的幾年。先是菜鳥教練因扎吉帶隊,半賽季就傳出了更衣室的不和諧新聞,更是有新聞直接指出,就是蒙託利沃帶頭在更衣室反對因扎吉。這些流言蜚語結合起米蘭圓桌騎士團和加利亞尼的矛盾故事,更是顯得如此真實。


隊長往往是傳承一個球隊精神的存在,蒙託利沃在這方面,或許做得並不夠好,但也有留下過一段故事。

2012年,米蘭青年隊裏,14歲的洛卡特利曾在蒙託利沃的社交網絡賬號下留言:我也想成爲你這樣的球員。到了2016年,蒙託利沃受傷,蒙特拉將18歲的洛卡特利提拔爲主力。而洛卡特利也不負衆望,接連絕殺薩索洛和尤文,成爲米蘭球迷眼中的“天選之子”。

只是如今天選之子也早已成爲了一個美麗又難以實現的願望了。這個故事假如發生在米蘭的鼎盛時期,一定會是一段佳話;但它發生在米蘭如此動盪的年代,註定只能被遺忘在時間的浪潮之中。



在2017年,米蘭終於結束了30年的貝盧斯科尼時代,取而代之的是神祕的中國商人“李哥”。米蘭球迷本以爲老貝後期的動盪即將結束,球隊終於迎來新的篇章,後來卻發現這只是另一場動盪的開始。

執掌米蘭30年的加利亞尼離隊,雖然他也被認爲是米蘭後期動亂的罪魁禍首之一。但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說明了米蘭的動亂已經深入骨髓,換掉加利亞尼,迎來的卻是新一輪的動亂。蒙託利沃的隊長袖標被新的管理層拿走了,交給了從尤文投奔而來的博努奇。

而隨着比格利亞的到來,蒙託利沃徹底失去了自己的位置。之後米蘭的教練無論是蒙特拉還是加圖索,都將蒙託利沃死死地按在了替補席上。

到了2018年夏天,蒙託利沃更是落得獨自一人在健身房訓練,無法隨隊出征美國商業比賽的下場。

從球隊隊長,到被強行排除在大名單外的邊緣人,這種落差不是誰都能承受的。只是蒙託利沃也不想去別的球隊尋求位置了,畢竟,他在米蘭還有最後一年的高薪合同,畢竟,他覺得自己還有出場的能力。

然而他也沒想到從當初的雄心壯志來投豪門俱樂部,卻落得一個連告別賽都沒有的下場。


2019年夏天,蒙託利沃和米蘭的合同到期,正式結束了7年的米蘭生涯。蒙託利沃或許不是米蘭歷史上最差的隊長,卻是最無奈的一個。

我們不能說他完全沒有錯,只是他的經歷,完全就是這些年米蘭內部宮鬥劇的一個縮影。他是加利亞尼的槍子,也是米拉貝利的炮灰。或許他並不想這樣,但球員就是這麼沒有人權,在球隊高層的你來我往之中,他就只能任人擺佈,聽天由命。

在失去工作的四個月後,蒙託利沃終於選擇宣佈退役,此時他也終於能將自己的心事敞開了說,他表達了自己被排擠後,獨自訓練的孤獨;也表示當初將隊長袖標交給博努奇,是自己非常不情願的結果。

在米蘭的最後幾年,他如同一個征戰多年的將軍最後被降爲馬伕,在苟延殘喘之中度過晚年,這樣的境遇實在是讓人唏噓。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他本應是一個從佛羅倫薩來的藝術家,卻在米蘭城陷入了一場自己無法控制的權力鬥爭漩渦之中。他一度是球隊權勢滔天的大佬,最後卻落得了一個晚景淒涼的結局。

這一切也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也只是蒙託利沃和米蘭的命運與選擇,誰都不知道這動盪從何而來,又要如何結束。甚至可以說蒙託利沃的職業生涯命運已經結束,可是米蘭的動亂,仍在繼續。


再見蒙託利沃!始終忘不了你那驚豔的遠射和銷魂的長傳


【本賬號是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再見9號,再見GDP

2019年11月12日,馬刺爲託尼-帕克舉辦了球衣退役儀式,帕克的9號戰袍,與蒂姆-鄧肯的21號,馬努-吉諾比利的20號,共同飄揚在AT&T中心的上空。
| 騰訊NBA





紅軍週記4:觸碰夢想

一場經典的勝利,雖然我們已經習慣在主場勝利。對手是那麼與衆不同,多年的夙願,相逢的對手,既生瑜何生亮,當有一天我們距離夢想如此之近的時候,才發現,一切幸福來得並不突然
| 肆客足球









​蒙託利沃在動亂時期臨危受命,卻也只能嘆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足球王國


撰文/莫空


意大利和中國一樣,是個喜歡講究傳承的民族。而意大利的足球迷也彷彿總有這樣一種習慣,假如國內出現了一個現象級的偉大球星,他們總會想要在這名球星隱退之後爲他尋找接班人。

在巴喬獲得成功之後,皮耶羅、托蒂以及卡薩諾都曾被看作巴喬的接班人。而在皮爾洛功成身退之後,爲他尋找接班人就成了意大利球迷的日常工作。


2004年,蒙託利沃被選入意大利U21國家隊時,他還被認爲是“新托蒂”。而隨着意大利足球體系的演變,加之氣質的接近,蒙託利沃也逐漸開始被認爲是“新皮爾洛”了。

他球風優雅,眼神憂鬱,像極了一位文藝復興時期翡冷翠的藝術家,“文藝蒙”的外號也由此得名。蒙託利沃在佛羅倫薩成名,並在此效力了7個春秋。或許,他身上那種藝術家的氣質正是這座藝術之都所賦予的。


2012年歐洲盃,蒙託利沃終於迎來了第一次登上大舞臺的機會,在皮爾洛身邊,他獲得了極大的發揮空間。在1/4決賽,意大利與德國的經典戰役中,成就了巴神的傳說。巴神打入的第二球也是歐洲盃歷史上的經典進球之一。

雖然,許多人都只記得巴神進球后脫衣秀肌肉的經典畫面,再多也就是那個鏡頭所衍生出的表情包而已,但那個射懵諾伊爾的單刀球,正是來源於蒙託利沃手術刀一樣的長傳。不得不說,蒙託利沃的長傳此時已經有了皮爾洛的一點影子。


在歐洲盃之後,蒙託利沃自由轉會AC米蘭,童年的夢想終於得以實現,只是這個自由轉會的過程,或多或少有一點點不愉快。

彼時的AC米蘭,正處於貝盧斯科尼後期的動亂之初,雖然各方面矛盾尚未爆發,卻也初現端倪。在前一年,皮爾洛因爲和阿萊格里的體系衝突自由離隊,去了尤文。而這一年因扎吉、內斯塔、加圖索等功勳球員的集體離隊更是直接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

而那個夏天最後時刻,貝盧斯科尼爲了區區幾千萬將伊布和席爾瓦打包出售給大巴黎,更是被視作放棄豪門尊嚴的舉動。蒙託利沃接下的這件紅黑戰袍,顯得愈發燙手。

2012-2013賽季的米蘭過得尤其掙扎,在上半賽季成績一塌糊塗的情況下,米蘭下半賽季依靠着巴神的爆發,勉強保住了歐冠資格,而在歐冠的淘汰賽中,雖然在主場2-0領先的情況下客場遭到巴薩4-0的翻盤,卻也不算太令人失望了。那個賽季結束後,效力球隊18年的老隊長安布羅西尼自由離隊,令人意外的是,接過隊長袖標的,竟然是效力球隊僅僅一年的蒙託利沃。

時至今日仍有人對此表示不平,認爲當年隊長的最佳人選絕不應該是蒙託利沃,而是阿巴特。但仔細回味起來,這件事更像是當年米蘭宮鬥劇的一個縮影而已,加利亞尼在肅清老米蘭的圓桌騎士團,樹立自己的威信,所以他寧可將隊長袖標交給免費來投的蒙託利沃,也不會給留着紅黑血液的阿巴特。


蒙託利沃當隊長的這幾年,是米蘭最混亂的幾年。先是菜鳥教練因扎吉帶隊,半賽季就傳出了更衣室的不和諧新聞,更是有新聞直接指出,就是蒙託利沃帶頭在更衣室反對因扎吉。這些流言蜚語結合起米蘭圓桌騎士團和加利亞尼的矛盾故事,更是顯得如此真實。


隊長往往是傳承一個球隊精神的存在,蒙託利沃在這方面,或許做得並不夠好,但也有留下過一段故事。

2012年,米蘭青年隊裏,14歲的洛卡特利曾在蒙託利沃的社交網絡賬號下留言:我也想成爲你這樣的球員。到了2016年,蒙託利沃受傷,蒙特拉將18歲的洛卡特利提拔爲主力。而洛卡特利也不負衆望,接連絕殺薩索洛和尤文,成爲米蘭球迷眼中的“天選之子”。

只是如今天選之子也早已成爲了一個美麗又難以實現的願望了。這個故事假如發生在米蘭的鼎盛時期,一定會是一段佳話;但它發生在米蘭如此動盪的年代,註定只能被遺忘在時間的浪潮之中。



在2017年,米蘭終於結束了30年的貝盧斯科尼時代,取而代之的是神祕的中國商人“李哥”。米蘭球迷本以爲老貝後期的動盪即將結束,球隊終於迎來新的篇章,後來卻發現這只是另一場動盪的開始。

執掌米蘭30年的加利亞尼離隊,雖然他也被認爲是米蘭後期動亂的罪魁禍首之一。但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說明了米蘭的動亂已經深入骨髓,換掉加利亞尼,迎來的卻是新一輪的動亂。蒙託利沃的隊長袖標被新的管理層拿走了,交給了從尤文投奔而來的博努奇。

而隨着比格利亞的到來,蒙託利沃徹底失去了自己的位置。之後米蘭的教練無論是蒙特拉還是加圖索,都將蒙託利沃死死地按在了替補席上。

到了2018年夏天,蒙託利沃更是落得獨自一人在健身房訓練,無法隨隊出征美國商業比賽的下場。

從球隊隊長,到被強行排除在大名單外的邊緣人,這種落差不是誰都能承受的。只是蒙託利沃也不想去別的球隊尋求位置了,畢竟,他在米蘭還有最後一年的高薪合同,畢竟,他覺得自己還有出場的能力。

然而他也沒想到從當初的雄心壯志來投豪門俱樂部,卻落得一個連告別賽都沒有的下場。


2019年夏天,蒙託利沃和米蘭的合同到期,正式結束了7年的米蘭生涯。蒙託利沃或許不是米蘭歷史上最差的隊長,卻是最無奈的一個。

我們不能說他完全沒有錯,只是他的經歷,完全就是這些年米蘭內部宮鬥劇的一個縮影。他是加利亞尼的槍子,也是米拉貝利的炮灰。或許他並不想這樣,但球員就是這麼沒有人權,在球隊高層的你來我往之中,他就只能任人擺佈,聽天由命。

在失去工作的四個月後,蒙託利沃終於選擇宣佈退役,此時他也終於能將自己的心事敞開了說,他表達了自己被排擠後,獨自訓練的孤獨;也表示當初將隊長袖標交給博努奇,是自己非常不情願的結果。

在米蘭的最後幾年,他如同一個征戰多年的將軍最後被降爲馬伕,在苟延殘喘之中度過晚年,這樣的境遇實在是讓人唏噓。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他本應是一個從佛羅倫薩來的藝術家,卻在米蘭城陷入了一場自己無法控制的權力鬥爭漩渦之中。他一度是球隊權勢滔天的大佬,最後卻落得了一個晚景淒涼的結局。

這一切也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也只是蒙託利沃和米蘭的命運與選擇,誰都不知道這動盪從何而來,又要如何結束。甚至可以說蒙託利沃的職業生涯命運已經結束,可是米蘭的動亂,仍在繼續。


再見蒙託利沃!始終忘不了你那驚豔的遠射和銷魂的長傳


【本賬號是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