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池富豪的欠錢魔咒:衆泰汽車6億欠款未收回,6家公司找他討債

| 財經天下週刊

到目前爲止,比克動力已經集齊了來自容百科技、當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四家上市企業的“風險提示性公告”,被風險提示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總額達到了7.31億元。



財經天下週刊(ID:cjtxzk)

汪弘量

編輯|鹿鳴



短短十天,比克動力已經引發了一場爆雷“連連看”:自2019年11月7日開始,四家供應商接連發布風險提示公告,讓比克動力站上風口浪尖。


11月12日晚間,比克電池官方公衆號發佈聲明稱,未能如約付清供應商貨款主要是因爲公司目前面臨着一定的現金流壓力,其中主要受衆泰汽車及華泰汽車未付貨款影響,並因此波及上游廠商。目前比克正與兩家公司積極磋商,並藉助法律手段對涉及的債權進行了充分保護。


上市公司連環爆雷


資料顯示,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有限公司(以下稱“深圳比克”)成立於 2005 年,總部位於廣東深圳,母公司爲深圳市比克電池有限公司。鄭州比克電池有限公司(以下稱“鄭州比克”)成立於 2013 年,註冊地位於河南鄭州,母公司爲深圳比克。深圳比克及鄭州比克(以下合稱“比克動力”)主要從事鋰離子電池研發、生產和銷售。


早在2006年時,比克動力實控人李向前家族就以20億元的財富進入福布斯中國富豪榜。


到目前爲止,比克動力已經集齊了來自容百科技、當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四家上市企業的“風險提示性公告”,被風險提示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總額達到了7.31億元。


11月7日,容百科技發佈公告稱,客戶比克動力的7002.84萬元商業承兌匯票已到期但未能實現兌付,容百科技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不含銀行承兌匯票)合計近2.08億元,其中逾期賬款及已到期未兌付匯票合計達到2.06億元。


同一天,當升科技發佈公告稱,當升科技及其子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近3.79億元。這個數字遠大於其2019年1-9月的淨利潤6857.39萬元。公告表明,雖然當升科技已經取得《債務擔保協議》及《保證合同》,並且對比克動力的全部生產線採取了訴中財產保全等措施,但上述應收賬款仍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



11月10日,杭可科技發佈公告稱,其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1.06億元。鑑於當前存在的回款風險,杭可科技已對該部分應收賬款補充計提壞賬準備2220.40萬元,補充計提後相關壞賬準備爲3421.07萬元,綜合計提比例達到32.19%。


11月11日,新宙邦發佈關於應收賬款風險的提示性公告,公告顯示,新宙邦及其子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3814.47萬元,該應收賬款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新宙邦自2019年7月起對比克動力停止銷售供貨。


上述四家企業均爲比克動力的上游企業,當升科技和新宙邦爲A股上市企業,容百科技和杭可科技則在科創板上市。其中,杭可科技向比克動力銷售鋰離子充放電後處理系統設備;在2016年至2018年間,比克動力則爲容百科技主要客戶之一,主要向容百科技收購三元正極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還有另一家客戶——福建猛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導致當升科技應收賬款發生逾期。當升科技已採取了包括要求其控股股東提供擔保、訴訟等措施追索款項。該案件目前處於法院採取強制執行階段,依法輪候凍結了被告相關銀行賬戶、相關專利。


受比克電池“牽連”的還有其股東長信科技和中利集團。


據長信科技回覆深交所關注函的公告,長信科技期末持有的比克動力股權可收回金額爲7億元,低於長期股權投資賬面價值9.62億元,按照可收回金額與賬面價值差額計提減值準備2.62億元。


2018年,中利集團通過購買股權及增資的形式,取得比克動力8.29%的股權,累計出資8.5億元;同樣在這一年,中利集團對所持比克動力股權計提資產減值2.55億元,從而造成公司2018年業績出現非經營性虧損。


衆泰華泰欠債超9億


比克動力的危機主要來源於其下游企業——衆泰汽車和華泰汽車。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衆泰汽車銷量爲13.5萬輛,同比大幅下降32.4%。衆泰汽車第三季度營業收入3.61億元,同比下降88.41%,淨利潤虧損4.69億元,同比下降524.04%。


2019年以來,華泰汽車則頻頻被爆出欠薪、工廠停產、股份凍結等負面信息。據媒體報道,華泰汽車的銷量因前些年造假被相關部門拒絕錄入。
據比克官方聲明,關於衆泰汽車約6億元應收賬款,相關訴訟在審理進程中。爲了實現債權,比克還對“衆泰股份”的控股股東鐵牛集團提起了代位權訴訟。永康市人民法院於2019年11月6日對鐵牛集團持有的衆泰股份6410萬股進行了查封。比克這筆債權由多方提供擔保,擔保人爲:衆泰新能源、永康衆泰、衆泰股份、衆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浙勇。


據衆泰汽車第三季度報告,其第一大股東鐵牛集團有限公司持有衆泰汽車7.86億股,其中82.4%已被質押,6.1%被凍結。



聲明中還提到,關於華泰汽車約3億元應收賬款,比克已經取得山東省高院的一審勝訴判決,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將對比克欠款承擔連帶還款責任,目前案件在最高院進行二審。此外,比克凍結了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銀行、曙光股份兩家上市公司股權及其分紅。


—End—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原創出品,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圖片素材源自視覺中國


回覆:


加入財天組織


點擊圖片即可閱讀



飛不動的貴人鳥:5億債務違約五年關店兩千家,老闆曾是泉州首富
王思聰1.5億欠款背後:泛文娛佈局失敗,電影項目融資難






























電池富豪的欠錢魔咒:衆泰汽車6億欠款未收回,6家公司找他討債

| 財經天下週刊

到目前爲止,比克動力已經集齊了來自容百科技、當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四家上市企業的“風險提示性公告”,被風險提示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總額達到了7.31億元。



財經天下週刊(ID:cjtxzk)

汪弘量

編輯|鹿鳴



短短十天,比克動力已經引發了一場爆雷“連連看”:自2019年11月7日開始,四家供應商接連發布風險提示公告,讓比克動力站上風口浪尖。


11月12日晚間,比克電池官方公衆號發佈聲明稱,未能如約付清供應商貨款主要是因爲公司目前面臨着一定的現金流壓力,其中主要受衆泰汽車及華泰汽車未付貨款影響,並因此波及上游廠商。目前比克正與兩家公司積極磋商,並藉助法律手段對涉及的債權進行了充分保護。


上市公司連環爆雷


資料顯示,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有限公司(以下稱“深圳比克”)成立於 2005 年,總部位於廣東深圳,母公司爲深圳市比克電池有限公司。鄭州比克電池有限公司(以下稱“鄭州比克”)成立於 2013 年,註冊地位於河南鄭州,母公司爲深圳比克。深圳比克及鄭州比克(以下合稱“比克動力”)主要從事鋰離子電池研發、生產和銷售。


早在2006年時,比克動力實控人李向前家族就以20億元的財富進入福布斯中國富豪榜。


到目前爲止,比克動力已經集齊了來自容百科技、當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四家上市企業的“風險提示性公告”,被風險提示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總額達到了7.31億元。


11月7日,容百科技發佈公告稱,客戶比克動力的7002.84萬元商業承兌匯票已到期但未能實現兌付,容百科技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不含銀行承兌匯票)合計近2.08億元,其中逾期賬款及已到期未兌付匯票合計達到2.06億元。


同一天,當升科技發佈公告稱,當升科技及其子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近3.79億元。這個數字遠大於其2019年1-9月的淨利潤6857.39萬元。公告表明,雖然當升科技已經取得《債務擔保協議》及《保證合同》,並且對比克動力的全部生產線採取了訴中財產保全等措施,但上述應收賬款仍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



11月10日,杭可科技發佈公告稱,其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1.06億元。鑑於當前存在的回款風險,杭可科技已對該部分應收賬款補充計提壞賬準備2220.40萬元,補充計提後相關壞賬準備爲3421.07萬元,綜合計提比例達到32.19%。


11月11日,新宙邦發佈關於應收賬款風險的提示性公告,公告顯示,新宙邦及其子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3814.47萬元,該應收賬款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新宙邦自2019年7月起對比克動力停止銷售供貨。


上述四家企業均爲比克動力的上游企業,當升科技和新宙邦爲A股上市企業,容百科技和杭可科技則在科創板上市。其中,杭可科技向比克動力銷售鋰離子充放電後處理系統設備;在2016年至2018年間,比克動力則爲容百科技主要客戶之一,主要向容百科技收購三元正極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還有另一家客戶——福建猛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導致當升科技應收賬款發生逾期。當升科技已採取了包括要求其控股股東提供擔保、訴訟等措施追索款項。該案件目前處於法院採取強制執行階段,依法輪候凍結了被告相關銀行賬戶、相關專利。


受比克電池“牽連”的還有其股東長信科技和中利集團。


據長信科技回覆深交所關注函的公告,長信科技期末持有的比克動力股權可收回金額爲7億元,低於長期股權投資賬面價值9.62億元,按照可收回金額與賬面價值差額計提減值準備2.62億元。


2018年,中利集團通過購買股權及增資的形式,取得比克動力8.29%的股權,累計出資8.5億元;同樣在這一年,中利集團對所持比克動力股權計提資產減值2.55億元,從而造成公司2018年業績出現非經營性虧損。


衆泰華泰欠債超9億


比克動力的危機主要來源於其下游企業——衆泰汽車和華泰汽車。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衆泰汽車銷量爲13.5萬輛,同比大幅下降32.4%。衆泰汽車第三季度營業收入3.61億元,同比下降88.41%,淨利潤虧損4.69億元,同比下降524.04%。


2019年以來,華泰汽車則頻頻被爆出欠薪、工廠停產、股份凍結等負面信息。據媒體報道,華泰汽車的銷量因前些年造假被相關部門拒絕錄入。
據比克官方聲明,關於衆泰汽車約6億元應收賬款,相關訴訟在審理進程中。爲了實現債權,比克還對“衆泰股份”的控股股東鐵牛集團提起了代位權訴訟。永康市人民法院於2019年11月6日對鐵牛集團持有的衆泰股份6410萬股進行了查封。比克這筆債權由多方提供擔保,擔保人爲:衆泰新能源、永康衆泰、衆泰股份、衆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浙勇。


據衆泰汽車第三季度報告,其第一大股東鐵牛集團有限公司持有衆泰汽車7.86億股,其中82.4%已被質押,6.1%被凍結。



聲明中還提到,關於華泰汽車約3億元應收賬款,比克已經取得山東省高院的一審勝訴判決,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將對比克欠款承擔連帶還款責任,目前案件在最高院進行二審。此外,比克凍結了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銀行、曙光股份兩家上市公司股權及其分紅。


—End—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原創出品,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圖片素材源自視覺中國


回覆:


加入財天組織


點擊圖片即可閱讀



飛不動的貴人鳥:5億債務違約五年關店兩千家,老闆曾是泉州首富
王思聰1.5億欠款背後:泛文娛佈局失敗,電影項目融資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