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一捧就紅、一冷就死”的怪圈!

| 半月談

導讀

青海潔神裝備製造集團有限公司,是由三線製造企業組建而成的民營企業,2010年正式轉型生產環衛設備。2014年,由於銀行抽貸斷貸,正處於發展鼎盛期的潔神陷入債務糾紛被迫停產。幾年間,企業資產和銀行賬戶相繼被查封,產品市場丟失,職工因下崗欠薪和醫保等問題持續上訪。民企座談會以來,當地政府、法院、金融機構各方面轉變思路,溝通協調,多方努力推進資產重組和債務化解,使企業得以起死回生。




“聽了激動、看了感動,到了底下一動不動”

回顧潔神從倒閉到重生的過程,無論是民營企業自身,還是政府、金融、司法等方面,都有值得反思的深層次問題:如何增強企業發展內生動力,避免對銀行貸款的高度依賴;如何秉承善意執法理念,避免“一刀切”的粗暴做法;如何發揮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作用,避免“紅時捧、冷時扔”的怪圈出現。


潔神從組建、發展到被收購僅用8年時間,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有不少潔神員工表示不理解:從開業時“衆星捧月”,各大銀行搶着辦貸款,潔神儼然是各界爭相追捧的“寵兒”,到風險突如其來後的束手無策,“過山車”般的心理落差,讓很多員工難以適應。


受訪的民企人士認爲,政策需要連貫性,中央提出六大措施支持民營經濟發展,政策也在陸續出臺,但一到地方就會出現“調門高,企業聽不到”的情況。有的政府部門和單位的觀念、意識仍沒有轉變,出臺的政策還是存在“玻璃門”現象,“聽了激動、看了感動,到了底下一動不動”。


一些政府部門手中有些資源,比如各種發展基金、技改資金等,但對民企來說,就是“聽說了也就過去了”,爭取起來不知如何操作,亟須地方政府細化出臺實質性的措施。



金融支持實體,需解決“腸梗阻”盤活機制

潔神整合中,華融資產管理公司發揮了對問題企業的救助功能,履行了央企的社會擔當。在前期收購不良資產包盡職調查的基礎上,華融引進了符合園區條件的、有實力的戰略投資方,通過省級報紙、專業網站等途徑,徵集投資人或者是重組方,對不符合要求的投資人果斷說“不”。

潔神有自己的產品、自己的市場、自己的主營業務。即便在3年停產期間,也一直有美國的訂單,“本來是很好的優質資產,爲什麼變成了不良資產?就是銀行突然抽貸之後造成資金鍊的斷裂,形成了不良資產。”採訪中金融業內人士如是說。

潔神新業主邢利民說,2018年10月青海潔神全部股權、資產及債權債務被收購後,便致力於恢復生產經營,但是債權債務的處置經歷了漫長而痛苦的過程。目前仍有幾家銀行債務未能處置完畢,主要原因就是銀行要價過高,難以達成共識。

究其背後原因,銀行的考覈體系、機製造成對民企惜貸,國家多次下文件要求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但是到了銀行就難以落實。有的銀行甚至下了文件,明確要求對民企慎重貸款。

銀行對民企的貸款門檻過高,利率至少在10%以上,而且還附加有苛刻擔保條件。調研中有民營企業家反映,在銀行貸款時,不僅要求他本人以法人身份簽字,還要求配偶甚至兒子、兒媳都簽字畫押,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受訪人士呼籲,銀行不能搞“一刀切”,要區別不同的行業、產品、產業、市場、業主的信用等,採取靈活的措施。建議銀行在地區發展不平衡的現實情況下,結合具體省情、個案,研究構建原則性與靈活性相結合的制度體系。各總行要建立容錯糾錯機制,給省級行積極作爲的空間。同時,銀行要解決機制不靈活的問題,不能純粹爲了安全,爲了盈利,機械執行規定。



外部環境待改善,“成長的煩惱”須多方化解

民企的發展,需要寬鬆友好的外部環境。如何秉承善意執法理念,避免簡單機械執法給陷入困境的企業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此案例有着深刻的啓示。

潔神能夠成功復甦,首要功勞在於政府的引導。潔神所在的園區管委會積極作爲,不斷與銀行、法院、華融資產管理公司等溝通,多次以公函的方式,要求收購企業必須符合園區產業佈局,不得是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也不能變更債務人的土地使用權性質,引導和保證了整合的方向。

2018年11月民營企業座談會後,法院善意執法促雙贏。針對收購重組進程中出現的個別金融機構債權人爲實現己方債權,違法處置債務人的財產,產權變更出現困難等問題,西寧中院及時予以解決,強力推動收購重組和債務化解工作,從司法層面上盤活了可能起死回生的民營企業的查封資產。特別是在法律程序已基本完結的情況下,法院主動擔當、直面困難,在法律和政策框架內積極作爲,多次召集各方協調座談,推進整合,盡了司法權外的社會責任。

西寧市人民法院副院長劉綱說,對以企業爲債務人的糾紛案件的處理,要拓寬問題解決思路,儘可能地以“達成和解”“分期履行”“破產重整”“債權轉股權”等手段替代“破產清算”,避免將企業一棒子打死,努力實現雙贏。

最後,作爲民企本身,也要清醒認識自身存在的問題、成長中的煩惱。抽貸斷貸固然是導火索,但企業盲目擴張、盲從投資,運轉高度依賴銀行貸款、抗風險能力弱卻是最大的問題和隱患。一旦外部支持喪失,就一發不可收拾,債務危機就會成爲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
來源:《半月談內部版》2019年第11期
半月談記者:呂雪莉

主編:孫愛東
編輯:楊建楠































跳出“一捧就紅、一冷就死”的怪圈!

| 半月談

導讀

青海潔神裝備製造集團有限公司,是由三線製造企業組建而成的民營企業,2010年正式轉型生產環衛設備。2014年,由於銀行抽貸斷貸,正處於發展鼎盛期的潔神陷入債務糾紛被迫停產。幾年間,企業資產和銀行賬戶相繼被查封,產品市場丟失,職工因下崗欠薪和醫保等問題持續上訪。民企座談會以來,當地政府、法院、金融機構各方面轉變思路,溝通協調,多方努力推進資產重組和債務化解,使企業得以起死回生。




“聽了激動、看了感動,到了底下一動不動”

回顧潔神從倒閉到重生的過程,無論是民營企業自身,還是政府、金融、司法等方面,都有值得反思的深層次問題:如何增強企業發展內生動力,避免對銀行貸款的高度依賴;如何秉承善意執法理念,避免“一刀切”的粗暴做法;如何發揮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作用,避免“紅時捧、冷時扔”的怪圈出現。


潔神從組建、發展到被收購僅用8年時間,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有不少潔神員工表示不理解:從開業時“衆星捧月”,各大銀行搶着辦貸款,潔神儼然是各界爭相追捧的“寵兒”,到風險突如其來後的束手無策,“過山車”般的心理落差,讓很多員工難以適應。


受訪的民企人士認爲,政策需要連貫性,中央提出六大措施支持民營經濟發展,政策也在陸續出臺,但一到地方就會出現“調門高,企業聽不到”的情況。有的政府部門和單位的觀念、意識仍沒有轉變,出臺的政策還是存在“玻璃門”現象,“聽了激動、看了感動,到了底下一動不動”。


一些政府部門手中有些資源,比如各種發展基金、技改資金等,但對民企來說,就是“聽說了也就過去了”,爭取起來不知如何操作,亟須地方政府細化出臺實質性的措施。



金融支持實體,需解決“腸梗阻”盤活機制

潔神整合中,華融資產管理公司發揮了對問題企業的救助功能,履行了央企的社會擔當。在前期收購不良資產包盡職調查的基礎上,華融引進了符合園區條件的、有實力的戰略投資方,通過省級報紙、專業網站等途徑,徵集投資人或者是重組方,對不符合要求的投資人果斷說“不”。

潔神有自己的產品、自己的市場、自己的主營業務。即便在3年停產期間,也一直有美國的訂單,“本來是很好的優質資產,爲什麼變成了不良資產?就是銀行突然抽貸之後造成資金鍊的斷裂,形成了不良資產。”採訪中金融業內人士如是說。

潔神新業主邢利民說,2018年10月青海潔神全部股權、資產及債權債務被收購後,便致力於恢復生產經營,但是債權債務的處置經歷了漫長而痛苦的過程。目前仍有幾家銀行債務未能處置完畢,主要原因就是銀行要價過高,難以達成共識。

究其背後原因,銀行的考覈體系、機製造成對民企惜貸,國家多次下文件要求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但是到了銀行就難以落實。有的銀行甚至下了文件,明確要求對民企慎重貸款。

銀行對民企的貸款門檻過高,利率至少在10%以上,而且還附加有苛刻擔保條件。調研中有民營企業家反映,在銀行貸款時,不僅要求他本人以法人身份簽字,還要求配偶甚至兒子、兒媳都簽字畫押,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受訪人士呼籲,銀行不能搞“一刀切”,要區別不同的行業、產品、產業、市場、業主的信用等,採取靈活的措施。建議銀行在地區發展不平衡的現實情況下,結合具體省情、個案,研究構建原則性與靈活性相結合的制度體系。各總行要建立容錯糾錯機制,給省級行積極作爲的空間。同時,銀行要解決機制不靈活的問題,不能純粹爲了安全,爲了盈利,機械執行規定。



外部環境待改善,“成長的煩惱”須多方化解

民企的發展,需要寬鬆友好的外部環境。如何秉承善意執法理念,避免簡單機械執法給陷入困境的企業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此案例有着深刻的啓示。

潔神能夠成功復甦,首要功勞在於政府的引導。潔神所在的園區管委會積極作爲,不斷與銀行、法院、華融資產管理公司等溝通,多次以公函的方式,要求收購企業必須符合園區產業佈局,不得是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也不能變更債務人的土地使用權性質,引導和保證了整合的方向。

2018年11月民營企業座談會後,法院善意執法促雙贏。針對收購重組進程中出現的個別金融機構債權人爲實現己方債權,違法處置債務人的財產,產權變更出現困難等問題,西寧中院及時予以解決,強力推動收購重組和債務化解工作,從司法層面上盤活了可能起死回生的民營企業的查封資產。特別是在法律程序已基本完結的情況下,法院主動擔當、直面困難,在法律和政策框架內積極作爲,多次召集各方協調座談,推進整合,盡了司法權外的社會責任。

西寧市人民法院副院長劉綱說,對以企業爲債務人的糾紛案件的處理,要拓寬問題解決思路,儘可能地以“達成和解”“分期履行”“破產重整”“債權轉股權”等手段替代“破產清算”,避免將企業一棒子打死,努力實現雙贏。

最後,作爲民企本身,也要清醒認識自身存在的問題、成長中的煩惱。抽貸斷貸固然是導火索,但企業盲目擴張、盲從投資,運轉高度依賴銀行貸款、抗風險能力弱卻是最大的問題和隱患。一旦外部支持喪失,就一發不可收拾,債務危機就會成爲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
來源:《半月談內部版》2019年第11期
半月談記者:呂雪莉

主編:孫愛東
編輯:楊建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