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女性”這個角色設定是不是要被玩爛了?

| 時尚芭莎

沒想到,周迅、惠英紅、俞飛鴻、陳數、殷桃、趙雅芝,這些人美戲又好的大青衣女演員們,即將悉數迴歸小熒屏


周迅搭檔惠英紅、趙雅芝,出演獨立女性視角新劇《不完美的她》。


影后同框,在線飆戲,且劇集精簡,有且僅有24集,不注水,有意思。


電視劇《流金歲月》,網傳主演是孫儷、倪妮與俞飛鴻,三位神仙首次合作。


標籤是都市女性羣像勵志電視劇,由前年大熱的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導演沈嚴再次執導。


陳數走出好評如潮的《和平飯店》,沒等到《淑女的品格》開機,先接下了都市情感劇《誰說我結不了婚》。


與童謠、許芳銥一起,分別飾演編劇、律師、美容院老闆,借劇情探討職業女性的愛情觀、婚姻觀,“我不是不能結婚,而是選擇了不結婚”。



前陣子在微博上炮轟“少女感”的中生代女演員殷桃,主演的新劇《正青春》,也在這兩天發了第一版預告。


搭檔青年演員吳謹言,飾演一位外企中雷厲風行的實幹派女領導。


中生代成熟女演員集體迴歸小熒屏,即將上演的“大青衣神仙打架”場景,讓人情不自禁眼前一亮。


而比起人美戲好演員迴歸的這點小欣喜,更值得關注的是背後女性羣像戲的即將扎堆上線。


對比當下被甜寵、古偶佔據的影視劇市場,明年的影視劇大盤,似乎已經開始出現翻天的變化。


根據目前電視劇備案統計,明年待播的女性羣像劇竟然有將近20部。


除了上面介紹過的幾部之外,已經開機或備案的還有劉詩詩、朱一龍、彭冠英、闞清子、李澤鋒、陳米麒等出演的《親愛的自己》


聚焦30歲女性職場與生活選擇,匯聚江疏影、童瑤、毛曉彤的《三十而已》


於正編劇、秦嵐、吳謹言、張南領銜主演的民國劇《傳家》


關曉彤、卜冠今、李庚希主演、聚焦年輕一代青春的《二十不惑》


金晨李一桐主演、改編自美劇《緋聞女孩》的《了不起的女孩》……


除了上面這些是已經公開演員的,還有些未確定陣容的也已經進入備案列表


比如大衆期待已久的《淑女的品格》,已經被買下版權


比如《玫瑰之戰》、《我要我們在一起》、《真的愛你》


仔細碼一碼才發現,原來那些年我們期待的新時代女性題材電視劇,竟然有這麼多已經備案待播


是好事嗎?

從“觀衆反饋與市場良性循環”、以及“優秀中年女演員終於有的放矢”這兩方面來看,是的。


2018年,一部源自網友腦洞的《淑女的品格》橫空出世。


這個網友想象中袁泉、俞飛鴻、陳數、曾黎主演的故事,這個講述新時代不婚主義女性自立自強的杜撰劇本,一經問世,迅速引發網絡熱議。


按照人物小篆寫文的、給主演P僞劇照的、甚至根據四位姐姐以往素材剪僞視頻的,五花八門。


一石激起千層浪。隨着網絡發酵,這個原本起源於網友yy的小腦洞,開始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與重視


陳數、曾黎兩位“主演”相繼轉發翻牌,資方直接買下版權準備開發同名影視劇。

而越來越多的影視從業者也開始明白,“傻白甜”那一套已經不再吃香,當下市場女性觀衆更向往能夠獨立做自己的女性力量。


《淑女的品格》腦洞的一年後,我們不僅等到了人美戲好的中生代成熟女演員再次迴歸大青衣的舞臺,也等到了上述這些“獨立女性”題材影視劇的扎堆上線。


沉澱了一年,觀衆的偏愛與喜好,似乎真的如我們希望那般,反應在了越來越多的劇本上,反映在了越來越多樣化的角色與題材中。



現象是好的,熒屏即將不再被20歲與少女感霸佔,中生代終於再次迴歸主流市場,擁有了選擇權、等到了能夠展現成熟女性風貌的一些角色。


不過,與此同時,我們也免不了擔憂。

數量是有了,那質量呢?


這兩年,我們見了太多套着“獨立女性”外殼、實則興“瑪麗蘇”內核的所謂“大女主”影視作品。



表面上是平凡女生靠自己雙手升級打怪、逆天改命,實則是靠身邊所有男性角色開路、上演“一個女人與n個男人的愛恨情仇”


從《花千骨》、《羋月傳》到《錦繡未央》《楚喬傳》,這些擁有“金手指”的超開掛大女主劇,無一不是如此。


每遇風險必有男性角色保駕護航,甚至連以陝西古代女首富周瑩爲核心展開的古裝劇《那年花開月正圓》,演到後期也變成了所有男人都愛周瑩的故事。


似乎在編劇的視角下,表達女性優秀的方式,就僅限於有多少男人喜歡她。


近兩年,我們也看到一些打着“獨立女性”標籤上線的影視劇,可質量卻並不那麼盡如人意,大多數都有着“掛羊頭買狗肉”的嫌疑。


打着聚焦90後青春與成長旗號的《青春鬥》,演到最後變成圍觀四個姑娘“戀愛分手”全過程的循環往復。


改編自日劇的《北京女子圖鑑》,說是要講獨立女性陳可的北漂奮鬥歷程,結果卻依舊是大篇幅地靠男人上位,跑偏成“北京愛情故事”


《我的前半生》中馬伊琍飾演的“羅子君”,初期以爲是從“信奉家庭就是全部”到由小職員重新開始人生奮鬥的“絕望主婦”


誰成想看到結尾卻變成了搶走閨蜜唐晶男友的“塑料姐妹花”。難道女人一定要靠男人認可、得到男性角色的青睞,才能證明是奮鬥成功?


“獨立女性”廣泛意義上是指在經濟、生活、思想上擁有獨立人格的女性。


而我們嚮往的“獨立女性”,既不是衆星捧月、擁有金手指的瑪麗蘇大女主,也不是泯滅男性存在意義的偏激女權,而是真正能立足現實、在平凡真實生活中展現女性力量的角色。


她不一定非要多麼強大、多麼開掛、多麼完美,但她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人格魅力。


9.0高分臺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裏展現的女主“宋喬安”,同樣是爲人母、爲人妻的角色,同樣家庭公司兩頭跑、破事爛事一籮筐。


可她沒有像傳統電視劇中被扁平化的中年女性那樣圍着竈臺轉、滿世界打小三,她擁有自己的職業理想,即便與同行的丈夫常常意見相左;她做事雷厲風行又果敢,即便得罪公司大boss也不低眉順目



當然,她不完美,性格矛盾、易怒、脆弱,行事偏執又偏激。

雖然缺點很多,但我們卻能在角色背後,感受到一個當代女性在同時面對職場與家庭雙重壓力下的力量,感受到那種努力從悲痛中掙扎走出卻不得的兩難。


這樣的角色,是真實的、也是能引人共情的。

她不是開掛的大女主,卻鮮活又可信,讓人能從角色中或多或少找到自己的影子,尋找到一些砥礪生活前行的力量。


2020年,女性羣像戲即將扎堆上線,我們欣喜能有越來越多樣的角色展現不同年齡階段女性的魅力,我們慶幸輿論對中生代女演員的關注終於體現在越來越多的劇本上。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警惕那些可能“掛羊頭賣狗肉”、打着獨立女性旗號、實則換個劇名興瑪麗蘇內核的“僞獨立”劇本。


圖源@娛樂產業


回到標題,獨立女性春天來了嗎?


責任編輯:M.

圖片協助:詩涵




































“獨立女性”這個角色設定是不是要被玩爛了?

| 時尚芭莎

沒想到,周迅、惠英紅、俞飛鴻、陳數、殷桃、趙雅芝,這些人美戲又好的大青衣女演員們,即將悉數迴歸小熒屏


周迅搭檔惠英紅、趙雅芝,出演獨立女性視角新劇《不完美的她》。


影后同框,在線飆戲,且劇集精簡,有且僅有24集,不注水,有意思。


電視劇《流金歲月》,網傳主演是孫儷、倪妮與俞飛鴻,三位神仙首次合作。


標籤是都市女性羣像勵志電視劇,由前年大熱的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導演沈嚴再次執導。


陳數走出好評如潮的《和平飯店》,沒等到《淑女的品格》開機,先接下了都市情感劇《誰說我結不了婚》。


與童謠、許芳銥一起,分別飾演編劇、律師、美容院老闆,借劇情探討職業女性的愛情觀、婚姻觀,“我不是不能結婚,而是選擇了不結婚”。



前陣子在微博上炮轟“少女感”的中生代女演員殷桃,主演的新劇《正青春》,也在這兩天發了第一版預告。


搭檔青年演員吳謹言,飾演一位外企中雷厲風行的實幹派女領導。


中生代成熟女演員集體迴歸小熒屏,即將上演的“大青衣神仙打架”場景,讓人情不自禁眼前一亮。


而比起人美戲好演員迴歸的這點小欣喜,更值得關注的是背後女性羣像戲的即將扎堆上線。


對比當下被甜寵、古偶佔據的影視劇市場,明年的影視劇大盤,似乎已經開始出現翻天的變化。


根據目前電視劇備案統計,明年待播的女性羣像劇竟然有將近20部。


除了上面介紹過的幾部之外,已經開機或備案的還有劉詩詩、朱一龍、彭冠英、闞清子、李澤鋒、陳米麒等出演的《親愛的自己》


聚焦30歲女性職場與生活選擇,匯聚江疏影、童瑤、毛曉彤的《三十而已》


於正編劇、秦嵐、吳謹言、張南領銜主演的民國劇《傳家》


關曉彤、卜冠今、李庚希主演、聚焦年輕一代青春的《二十不惑》


金晨李一桐主演、改編自美劇《緋聞女孩》的《了不起的女孩》……


除了上面這些是已經公開演員的,還有些未確定陣容的也已經進入備案列表


比如大衆期待已久的《淑女的品格》,已經被買下版權


比如《玫瑰之戰》、《我要我們在一起》、《真的愛你》


仔細碼一碼才發現,原來那些年我們期待的新時代女性題材電視劇,竟然有這麼多已經備案待播


是好事嗎?

從“觀衆反饋與市場良性循環”、以及“優秀中年女演員終於有的放矢”這兩方面來看,是的。


2018年,一部源自網友腦洞的《淑女的品格》橫空出世。


這個網友想象中袁泉、俞飛鴻、陳數、曾黎主演的故事,這個講述新時代不婚主義女性自立自強的杜撰劇本,一經問世,迅速引發網絡熱議。


按照人物小篆寫文的、給主演P僞劇照的、甚至根據四位姐姐以往素材剪僞視頻的,五花八門。


一石激起千層浪。隨着網絡發酵,這個原本起源於網友yy的小腦洞,開始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與重視


陳數、曾黎兩位“主演”相繼轉發翻牌,資方直接買下版權準備開發同名影視劇。

而越來越多的影視從業者也開始明白,“傻白甜”那一套已經不再吃香,當下市場女性觀衆更向往能夠獨立做自己的女性力量。


《淑女的品格》腦洞的一年後,我們不僅等到了人美戲好的中生代成熟女演員再次迴歸大青衣的舞臺,也等到了上述這些“獨立女性”題材影視劇的扎堆上線。


沉澱了一年,觀衆的偏愛與喜好,似乎真的如我們希望那般,反應在了越來越多的劇本上,反映在了越來越多樣化的角色與題材中。



現象是好的,熒屏即將不再被20歲與少女感霸佔,中生代終於再次迴歸主流市場,擁有了選擇權、等到了能夠展現成熟女性風貌的一些角色。


不過,與此同時,我們也免不了擔憂。

數量是有了,那質量呢?


這兩年,我們見了太多套着“獨立女性”外殼、實則興“瑪麗蘇”內核的所謂“大女主”影視作品。



表面上是平凡女生靠自己雙手升級打怪、逆天改命,實則是靠身邊所有男性角色開路、上演“一個女人與n個男人的愛恨情仇”


從《花千骨》、《羋月傳》到《錦繡未央》《楚喬傳》,這些擁有“金手指”的超開掛大女主劇,無一不是如此。


每遇風險必有男性角色保駕護航,甚至連以陝西古代女首富周瑩爲核心展開的古裝劇《那年花開月正圓》,演到後期也變成了所有男人都愛周瑩的故事。


似乎在編劇的視角下,表達女性優秀的方式,就僅限於有多少男人喜歡她。


近兩年,我們也看到一些打着“獨立女性”標籤上線的影視劇,可質量卻並不那麼盡如人意,大多數都有着“掛羊頭買狗肉”的嫌疑。


打着聚焦90後青春與成長旗號的《青春鬥》,演到最後變成圍觀四個姑娘“戀愛分手”全過程的循環往復。


改編自日劇的《北京女子圖鑑》,說是要講獨立女性陳可的北漂奮鬥歷程,結果卻依舊是大篇幅地靠男人上位,跑偏成“北京愛情故事”


《我的前半生》中馬伊琍飾演的“羅子君”,初期以爲是從“信奉家庭就是全部”到由小職員重新開始人生奮鬥的“絕望主婦”


誰成想看到結尾卻變成了搶走閨蜜唐晶男友的“塑料姐妹花”。難道女人一定要靠男人認可、得到男性角色的青睞,才能證明是奮鬥成功?


“獨立女性”廣泛意義上是指在經濟、生活、思想上擁有獨立人格的女性。


而我們嚮往的“獨立女性”,既不是衆星捧月、擁有金手指的瑪麗蘇大女主,也不是泯滅男性存在意義的偏激女權,而是真正能立足現實、在平凡真實生活中展現女性力量的角色。


她不一定非要多麼強大、多麼開掛、多麼完美,但她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人格魅力。


9.0高分臺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裏展現的女主“宋喬安”,同樣是爲人母、爲人妻的角色,同樣家庭公司兩頭跑、破事爛事一籮筐。


可她沒有像傳統電視劇中被扁平化的中年女性那樣圍着竈臺轉、滿世界打小三,她擁有自己的職業理想,即便與同行的丈夫常常意見相左;她做事雷厲風行又果敢,即便得罪公司大boss也不低眉順目



當然,她不完美,性格矛盾、易怒、脆弱,行事偏執又偏激。

雖然缺點很多,但我們卻能在角色背後,感受到一個當代女性在同時面對職場與家庭雙重壓力下的力量,感受到那種努力從悲痛中掙扎走出卻不得的兩難。


這樣的角色,是真實的、也是能引人共情的。

她不是開掛的大女主,卻鮮活又可信,讓人能從角色中或多或少找到自己的影子,尋找到一些砥礪生活前行的力量。


2020年,女性羣像戲即將扎堆上線,我們欣喜能有越來越多樣的角色展現不同年齡階段女性的魅力,我們慶幸輿論對中生代女演員的關注終於體現在越來越多的劇本上。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警惕那些可能“掛羊頭賣狗肉”、打着獨立女性旗號、實則換個劇名興瑪麗蘇內核的“僞獨立”劇本。


圖源@娛樂產業


回到標題,獨立女性春天來了嗎?


責任編輯:M.

圖片協助:詩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