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中衰落”現象折射的警訊!

| 新華網

在多數縣域,都有一所冠以“一中”的知名高中,它們往往是反映一縣基礎教育實力的“窗口”。記者在福建等地一些山區縣採訪發現,不少縣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績呈下滑趨勢。教育界人士分析認爲,“縣中衰落”不是個別現象,近年來一些山區縣基礎教育師資等“軟件”沒跟上,已成爲教育區域均衡的最大“痛點”。


一所縣一中的學生在教室外走廊上看書。曹正平 攝


1


“一中”成績下滑明顯
山區再難冒尖


近期記者來到位於閩西某縣的第一中學。校園內掛着大紅色的勵志標語條幅,醒目的高考倒計時牌下,畢業班的學生下課後魚貫而出,隨處可見緊張的備考氛圍。網上的一張“高考紅榜”顯示,2019年高考,學校一本上線率超過了40%,比去年提升了4%;本科上線率超過93%,比去年提升近3%。


“這兩年經過努力,我校高考成績明顯回升,但和十年前相比,依然有差距。”這所中學的校長告訴記者,十年前學校曾出過全省文理科第一名,轟動一時。從此以後,高考成績逐年下滑,最差的時候甚至連“雙一流”高校都考不上幾個。


記者在閩西北山區採訪發現,這裏多所縣一中在過去十多年間,本科上線率、重點大學考取學生數等指標都出現了或多或少的下降,當地幹部羣衆紛紛質疑:“我們的教育怎麼了?


福建某山區市教育局負責人說:“早些年,縣一中不論教學質量還是高考成績都不輸沿海的福州、廈門,沿海城市中學還經常組織到山區中學取經。但這些年來,出現了‘沿海中心城市重點中學-地級市重點中學-縣一中’的分化趨勢,縣一中在高考中很難再冒尖。”


多位縣一中教師告訴記者,這種差距不僅體現在高考成績上,“上溯”到中招環節時,市重點高中與縣一中就已經體現出明顯的生源差距。“縣一中錄取的最好生源在全市中考中排名在幾十名,我們的生源輸在了起跑線上,考取同樣的大學需要花費更多的心血。”一名校長說。


“高考差源於中考差,中考差源於小學差。這實際上反映出一個更大的隱憂:在義務教育階段,沿海與山區的差距就已經拉開,高中階段即使山區孩子再努力,也很難“挽回”局面。


“有條件去大城市的家長,有的早在小學階段就去大城市買房落戶,孩子一上中學就跟着父母去外地,享受更好的教育資源。留在縣裏和鄉鎮的,往往都是沒有這個經濟能力、離不開的。”一名家長告訴記者。


2


“軟實力”差距大
師資成最突出短板


氣派的教學樓、多媒體教室、實驗室、塑膠跑道操場……記者走訪發現,經過前些年的持續投入,多數縣域重點中學的辦學條件都有了明顯改善,硬件資源與沿海重點中學差距不斷縮小。與此同時,“軟實力”尤其是師資水平的差距反而在擴大。


從上世紀90年代末起,由於薪酬待遇懸殊等原因,福建山區中學不少長期在教學一線耕耘、教學成績卓著的骨幹教師流失到沿海地區,某縣的縣一中先後有50多位教師離開。


一所重點高中的校長說:“骨幹教師和學科帶頭人是一所學校教學質量的靈魂。他們一走,學科教研質量就會直接下滑,更讓教師隊伍軍心不穩。”爲了補充師資,縣一中們只能“向下挖”,調入本縣鄉鎮中學骨幹教師。結果越往基層、越落後地區的學校,優秀老師流失越嚴重。


多所山區鎮級中學校長反映,學生家長一看這種情況,更要把孩子送進城裏上學,形成了“老師走-學生走-成績下滑-加劇老師走”的惡性循環。


除了部分骨幹教師流失,一些基層教育工作者告訴記者,更讓人憂心的是近年來縣域整體教師隊伍的能力不如從前。十多年前,縣一中的教學骨幹大多畢業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師專、師大。當年這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優秀的畢業生,教學能力完全不輸給沿海中學。但近年來大環境改變,師範類院校畢業生擇業觀也發生變化,最優秀的畢業生基本都選擇留在大城市。


某縣教育局負責人說:“沿海城市重點中學的教師招聘門庭若市,吸引了很多重點高校的研究生。而我們這裏,報名的人很少,基本上符合教師招考最低門檻、願意來山區的畢業生,我們都要。”


教師待遇與社會地位的相對下降,也影響了教師的敬業精神和精氣神。有校長痛心地說,曾經課堂上有學生不專心,老師批評他,學生站起來振振有詞:“我爸爸打工的收入都比你高,你讓我認真讀書?”雖然學校對這名學生的錯誤言行進行了批評教育,但老師表示“聽到這樣的話,內心很不是滋味”。


3


落實教育優先理念
均衡縣域教育資源


針對“縣中衰落”現象折射的警訊,一些基層教育工作者指出,要正視這一問題背後的區域教育差距,落實教育優先理念,促進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讓所有學生贏得教育的“起點公平”。


一是地方黨委政府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優化教育發展環境。


記者採訪發現,近年來縣域經濟發展任務重,在有些領導幹部眼中,教育不再是最大關注點。某縣幹部說,幾年前,該縣生源減少、師資超編,縣領導不是想辦法重振教育,而是組織教師考試,擇優“分流”,結果不少優秀教師進入行政機關、事業單位,對教師隊伍建設造成嚴重影響。


而另外一個縣,近兩年出臺多項強教措施,配強校長,激勵優秀教師,拿出十足誠意招才引智,短短兩年,已有多名知名高校研究生及以上學歷的畢業生前來就職。


“縣委書記曾在一次會上公開說,嚴禁各部門從教育系統抽調教師、各級幹部不準插手學校人事調整。教師們的主責就是教書育人,有任何干擾教學的事,校長可以隨時向縣委報告。”該縣教育局長告訴記者,如今各級學校學風大爲改善,不少去外地上學的孩子也開始迴流。


二是要狠抓教師隊伍這一關鍵,將尊師重教落到實處。要針對畢業生不願到經濟欠發達地區工作的現實,加大對這些地區教師隊伍的激勵力度。“在基礎教育和教師待遇投入上一定要捨得,這是一筆大賬、長遠賬。”福建某山區市教育局負責人說。


三是圍繞教育均衡發力,涵養縣域良好教育生態。某重點中學校長說:“各縣都有優質高中,才能留住優秀老師,留住好生源,才能出現百花齊放、良性循環的好局面。”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21期

記者:項開來 陳弘毅

監製:劉洪 張立紅
編輯:
張玲琳

校對:樑甜甜趙冰


關注!































“縣中衰落”現象折射的警訊!

| 新華網

在多數縣域,都有一所冠以“一中”的知名高中,它們往往是反映一縣基礎教育實力的“窗口”。記者在福建等地一些山區縣採訪發現,不少縣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績呈下滑趨勢。教育界人士分析認爲,“縣中衰落”不是個別現象,近年來一些山區縣基礎教育師資等“軟件”沒跟上,已成爲教育區域均衡的最大“痛點”。


一所縣一中的學生在教室外走廊上看書。曹正平 攝


1


“一中”成績下滑明顯
山區再難冒尖


近期記者來到位於閩西某縣的第一中學。校園內掛着大紅色的勵志標語條幅,醒目的高考倒計時牌下,畢業班的學生下課後魚貫而出,隨處可見緊張的備考氛圍。網上的一張“高考紅榜”顯示,2019年高考,學校一本上線率超過了40%,比去年提升了4%;本科上線率超過93%,比去年提升近3%。


“這兩年經過努力,我校高考成績明顯回升,但和十年前相比,依然有差距。”這所中學的校長告訴記者,十年前學校曾出過全省文理科第一名,轟動一時。從此以後,高考成績逐年下滑,最差的時候甚至連“雙一流”高校都考不上幾個。


記者在閩西北山區採訪發現,這裏多所縣一中在過去十多年間,本科上線率、重點大學考取學生數等指標都出現了或多或少的下降,當地幹部羣衆紛紛質疑:“我們的教育怎麼了?


福建某山區市教育局負責人說:“早些年,縣一中不論教學質量還是高考成績都不輸沿海的福州、廈門,沿海城市中學還經常組織到山區中學取經。但這些年來,出現了‘沿海中心城市重點中學-地級市重點中學-縣一中’的分化趨勢,縣一中在高考中很難再冒尖。”


多位縣一中教師告訴記者,這種差距不僅體現在高考成績上,“上溯”到中招環節時,市重點高中與縣一中就已經體現出明顯的生源差距。“縣一中錄取的最好生源在全市中考中排名在幾十名,我們的生源輸在了起跑線上,考取同樣的大學需要花費更多的心血。”一名校長說。


“高考差源於中考差,中考差源於小學差。這實際上反映出一個更大的隱憂:在義務教育階段,沿海與山區的差距就已經拉開,高中階段即使山區孩子再努力,也很難“挽回”局面。


“有條件去大城市的家長,有的早在小學階段就去大城市買房落戶,孩子一上中學就跟着父母去外地,享受更好的教育資源。留在縣裏和鄉鎮的,往往都是沒有這個經濟能力、離不開的。”一名家長告訴記者。


2


“軟實力”差距大
師資成最突出短板


氣派的教學樓、多媒體教室、實驗室、塑膠跑道操場……記者走訪發現,經過前些年的持續投入,多數縣域重點中學的辦學條件都有了明顯改善,硬件資源與沿海重點中學差距不斷縮小。與此同時,“軟實力”尤其是師資水平的差距反而在擴大。


從上世紀90年代末起,由於薪酬待遇懸殊等原因,福建山區中學不少長期在教學一線耕耘、教學成績卓著的骨幹教師流失到沿海地區,某縣的縣一中先後有50多位教師離開。


一所重點高中的校長說:“骨幹教師和學科帶頭人是一所學校教學質量的靈魂。他們一走,學科教研質量就會直接下滑,更讓教師隊伍軍心不穩。”爲了補充師資,縣一中們只能“向下挖”,調入本縣鄉鎮中學骨幹教師。結果越往基層、越落後地區的學校,優秀老師流失越嚴重。


多所山區鎮級中學校長反映,學生家長一看這種情況,更要把孩子送進城裏上學,形成了“老師走-學生走-成績下滑-加劇老師走”的惡性循環。


除了部分骨幹教師流失,一些基層教育工作者告訴記者,更讓人憂心的是近年來縣域整體教師隊伍的能力不如從前。十多年前,縣一中的教學骨幹大多畢業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師專、師大。當年這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優秀的畢業生,教學能力完全不輸給沿海中學。但近年來大環境改變,師範類院校畢業生擇業觀也發生變化,最優秀的畢業生基本都選擇留在大城市。


某縣教育局負責人說:“沿海城市重點中學的教師招聘門庭若市,吸引了很多重點高校的研究生。而我們這裏,報名的人很少,基本上符合教師招考最低門檻、願意來山區的畢業生,我們都要。”


教師待遇與社會地位的相對下降,也影響了教師的敬業精神和精氣神。有校長痛心地說,曾經課堂上有學生不專心,老師批評他,學生站起來振振有詞:“我爸爸打工的收入都比你高,你讓我認真讀書?”雖然學校對這名學生的錯誤言行進行了批評教育,但老師表示“聽到這樣的話,內心很不是滋味”。


3


落實教育優先理念
均衡縣域教育資源


針對“縣中衰落”現象折射的警訊,一些基層教育工作者指出,要正視這一問題背後的區域教育差距,落實教育優先理念,促進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讓所有學生贏得教育的“起點公平”。


一是地方黨委政府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優化教育發展環境。


記者採訪發現,近年來縣域經濟發展任務重,在有些領導幹部眼中,教育不再是最大關注點。某縣幹部說,幾年前,該縣生源減少、師資超編,縣領導不是想辦法重振教育,而是組織教師考試,擇優“分流”,結果不少優秀教師進入行政機關、事業單位,對教師隊伍建設造成嚴重影響。


而另外一個縣,近兩年出臺多項強教措施,配強校長,激勵優秀教師,拿出十足誠意招才引智,短短兩年,已有多名知名高校研究生及以上學歷的畢業生前來就職。


“縣委書記曾在一次會上公開說,嚴禁各部門從教育系統抽調教師、各級幹部不準插手學校人事調整。教師們的主責就是教書育人,有任何干擾教學的事,校長可以隨時向縣委報告。”該縣教育局長告訴記者,如今各級學校學風大爲改善,不少去外地上學的孩子也開始迴流。


二是要狠抓教師隊伍這一關鍵,將尊師重教落到實處。要針對畢業生不願到經濟欠發達地區工作的現實,加大對這些地區教師隊伍的激勵力度。“在基礎教育和教師待遇投入上一定要捨得,這是一筆大賬、長遠賬。”福建某山區市教育局負責人說。


三是圍繞教育均衡發力,涵養縣域良好教育生態。某重點中學校長說:“各縣都有優質高中,才能留住優秀老師,留住好生源,才能出現百花齊放、良性循環的好局面。”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21期

記者:項開來 陳弘毅

監製:劉洪 張立紅
編輯:
張玲琳

校對:樑甜甜趙冰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