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叔說】這下,連西方媒體都開始譴責香港暴徒了

| 俠客島

正如我們看到的,剛過的三天,接連不斷的大規模暴力將香港推向了極爲危險的境地。
暴徒癱瘓交通、在地鐵內縱火,焚燒普通市民,打砸校園,攻擊內地學生……這些突破底線的行爲,讓再怎麼偏頗的西方媒體也無法無視,開始改變報道的態度
翻閱外媒,島叔發現,再也沒有西方媒體說“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了,他們反而開始大篇幅地報道示威者的暴力行爲,引用特區政府的話譴責示威者。
有的媒體甚至重新審視了事件的性質,悄然改變用語。例如BBC的報道,不再以“pro-democracy ”(親民主的)來形容香港示威,而是改稱“anti-government”(反政府的)。
“醜陋、謊言、恐怖”,西方媒體直接用了這樣的詞語,來形容本週發生在香港的暴力活動。


11月12日BBC的報道《香港示威:警方說,法治處於“崩潰的邊緣”》


醜陋
一向支持香港示威者的《紐約時報》如今的報道變得十分曖昧。


本週一,《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題爲《醜陋的開端:香港暴力蔓延的一天》的文章。文章一會用示威者的話說警方暴力,一會兒又列舉出很多客觀事實,來說明示威者的暴力。


既然如此,記者索性籠統說凡是暴力都很“ugly” (醜陋)。
文章這麼說:“示威者號召市民加入週一的罷工,於是大規模的擾亂早晨的通勤。香港各個地方的活動,包括大多數大學的課程,被迫取消。”


香港政府的支持者對示威者的暴力、對這個城市的毀壞充滿了怨恨。”“數月的騷亂讓中國這塊領土陷入了幾十年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如果週一是個開始,目前看不懂盡頭。”


對於發生在香港馬鞍山區的燒人事件,文中寫道:“在一座過街天橋上,一名中年男子與吵鬧的抗議者發生爭執,他指責他們不愛自己的祖國中國。他被人潑了易燃液體並點燃。”


11月11日,《紐約時報》的報道《醜陋的開端:香港暴力蔓延的一天》


次日,《紐約時報》又發表了《交通癱瘓、警民衝突,香港街頭再次陷入混亂》一文。這次的文章更詳細,說道:“週二的抗議活動從黎明後開始,旺角附近的抗議者在公交車前放置路障,並刺穿車胎。”
“有人將汽油彈扔到一條通向中國大陸邊境的主要鐵路線上,在通勤高峯時段造成了延誤。大批通勤者沿着鐵路行走——這在以效率和秩序而聞名的香港是罕見的一幕。”


文章沒有直接譴責示威者,而是引述特首林鄭月娥的話說,暴力抗議者“是與市民爲敵”,不斷升級的動亂可能“令香港踏上不歸路”


島叔覺得,這種“騎牆”的態度對於《紐約時報》已是相當不容易了。
被示威者縱火的香港街道(來源:《紐約時報》)

謊言
相對於《紐約時報》,美國彭博社的態度十分鮮明。


週二,美國彭博社網站發佈了一篇題爲《假新聞和謠言是如何煽動香港分裂》的報道,報道不僅以大篇幅談到了香港的輿論場已被假新聞“淹沒”的問題,更提到了示威者在用謠言“妖魔化”警察與港府
圍繞“香港科大學生周梓樂墜樓死亡案”的謠言,是導致本週香港暴力升級的直接原因。彭博社這篇文章重點以此案爲例,說明了示威者如何煽動對警察的仇恨。
彭博社指出,在周梓樂從出事的停車樓墜下後沒多久,各種缺乏根據的謠言就開始在香港的網絡上傳播開了,其中就包括宣稱周梓樂是被警察追趕和推下樓的。還有傳言宣稱警察故意阻攔救護車進場,延誤了搶救周梓樂的時機。


儘管這些說法沒有任何證據,警方也對此做了澄清了,在周梓樂墜樓原因未明的情況下,示威者一口咬定就是警方害死了人,逼迫港科大校長去譴責警方,還口口聲聲說要爲死者報仇
彭博社網站貼出的香港示威者製作的“文宣品”,寫道:向香港警察復仇、11月11日抵制全城、爲什麼周梓樂之死與警方有關


文章再舉出“15歲少女陳彥霖死亡案”,儘管連死者家屬都通過媒體公佈說,陳是自殺身亡,並且陳在發現示威已變質後,不再參與示威活動了,仍有示威者宣稱陳是被警察殺害的,更有示威者跑去騷擾死者家屬和生前所在的學校


再如在8月31日太子站的衝突中,香港民調顯示全市仍有一半的人認爲在事件中有人被警察毆打致死,示威者口述的故事情節也被放大,最終導致數十個港鐵站和鐵路線遭到持續嚴重破壞,只能被迫提早關閉。
文章引述了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一名研究了7年假新聞的專家說,假消息能自我強化,從而導致輿論趨向極端
文章總結說,隨着香港反政府示威進入第23周,這座城市已被大量的網絡謠言、假新聞、政治宣傳所淹沒,各種“極化”的言論助長了不信任和暴力,使香港的困境更難解決
“我擔心,香港現時形勢已發展到這樣一個地步,那就是和解再無可能。”這名香港大學的專家對記者這麼說。
彭博社11月12日報道截圖,視頻標題爲“發現香港示威中的假新聞”

恐怖
《經濟學人》上週發佈的一篇文章報道了內地人在香港遭到的暴力襲擊,直接點出香港的現狀就是“黑色恐怖”。
文章十分具有預見性的是,在列舉多個內地遊客、在港工作者被攻擊事件的同時,特別關注了在香港大學校園裏的處於焦慮狀態的內地學生
文章說,來自內地的學生面臨着更大的風險,因爲那些衝在騷亂前線的人非常可能就和他們坐在同一個課堂
結果,正如大家看到的,11月6日港科大就發生了內地學生遭本地學生會幹事碰瓷,後被羣毆至頭破血流的事件。
《經濟學人》記者採訪了一名在香港學習會計的21歲內地學生黃奇軒(音)。黃說,有一天他走在校園裏,在給父親打電話時,他的普通話被附近一名身穿黑衣的本地學生聽到,結果這名學生就開始朝他大喊大叫。
後來,這名本地生一路尾隨他,一路繼續用粵語喊着示威口號,幸好最後沒有發生衝突。
《經濟學人》報道截圖:黑色恐怖 中國內地人在香港正被攻擊:對一些人來說,這個城市越發險惡》


文章說,和那些在西方國家留學的內地學生敢於公開表達反對香港示威活動的情況不同,在香港的內地生會盡量保持低調,但仍有一些本地生對內地生充滿敵意
英國的《金融時報》今天刊登題爲《經過又一夜的暴力,中國內地學生拋棄香港》的文章,如實報道了香港部分大學裏連續三天的暴力活動,已導致大批內地學生逃離至深圳。


文章惋惜地說,發生在大學裏的衝突震驚了普通香港民衆,他們本以爲校園會是個安全的避難所。


不過,對於堅持不懈和中國人民對着幹的“老朋友”CNN,大家還是不要報太大期待了。


CNN是報道了暴力衝突,不過那屁股歪的,看看今天的標題,竟然叫《隨着暴力蔓延,香港大學被警察“圍攻”》。


11月13日CNN報道截圖

最後,島叔推薦一個最近西方媒體中的良心報道,11月7日香港城市大學學生、“反中亂港代言人”邵嵐接受德國媒體的一次採訪(完整26分鐘版本)。


看完這個採訪,島友們就會理解這句話:我毆打市民、打砸店鋪、扔汽油彈、霸凌警察子女,但我是個好女孩



文/宇文雷格






























【島叔說】這下,連西方媒體都開始譴責香港暴徒了

| 俠客島

正如我們看到的,剛過的三天,接連不斷的大規模暴力將香港推向了極爲危險的境地。
暴徒癱瘓交通、在地鐵內縱火,焚燒普通市民,打砸校園,攻擊內地學生……這些突破底線的行爲,讓再怎麼偏頗的西方媒體也無法無視,開始改變報道的態度
翻閱外媒,島叔發現,再也沒有西方媒體說“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了,他們反而開始大篇幅地報道示威者的暴力行爲,引用特區政府的話譴責示威者。
有的媒體甚至重新審視了事件的性質,悄然改變用語。例如BBC的報道,不再以“pro-democracy ”(親民主的)來形容香港示威,而是改稱“anti-government”(反政府的)。
“醜陋、謊言、恐怖”,西方媒體直接用了這樣的詞語,來形容本週發生在香港的暴力活動。


11月12日BBC的報道《香港示威:警方說,法治處於“崩潰的邊緣”》


醜陋
一向支持香港示威者的《紐約時報》如今的報道變得十分曖昧。


本週一,《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題爲《醜陋的開端:香港暴力蔓延的一天》的文章。文章一會用示威者的話說警方暴力,一會兒又列舉出很多客觀事實,來說明示威者的暴力。


既然如此,記者索性籠統說凡是暴力都很“ugly” (醜陋)。
文章這麼說:“示威者號召市民加入週一的罷工,於是大規模的擾亂早晨的通勤。香港各個地方的活動,包括大多數大學的課程,被迫取消。”


香港政府的支持者對示威者的暴力、對這個城市的毀壞充滿了怨恨。”“數月的騷亂讓中國這塊領土陷入了幾十年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如果週一是個開始,目前看不懂盡頭。”


對於發生在香港馬鞍山區的燒人事件,文中寫道:“在一座過街天橋上,一名中年男子與吵鬧的抗議者發生爭執,他指責他們不愛自己的祖國中國。他被人潑了易燃液體並點燃。”


11月11日,《紐約時報》的報道《醜陋的開端:香港暴力蔓延的一天》


次日,《紐約時報》又發表了《交通癱瘓、警民衝突,香港街頭再次陷入混亂》一文。這次的文章更詳細,說道:“週二的抗議活動從黎明後開始,旺角附近的抗議者在公交車前放置路障,並刺穿車胎。”
“有人將汽油彈扔到一條通向中國大陸邊境的主要鐵路線上,在通勤高峯時段造成了延誤。大批通勤者沿着鐵路行走——這在以效率和秩序而聞名的香港是罕見的一幕。”


文章沒有直接譴責示威者,而是引述特首林鄭月娥的話說,暴力抗議者“是與市民爲敵”,不斷升級的動亂可能“令香港踏上不歸路”


島叔覺得,這種“騎牆”的態度對於《紐約時報》已是相當不容易了。
被示威者縱火的香港街道(來源:《紐約時報》)

謊言
相對於《紐約時報》,美國彭博社的態度十分鮮明。


週二,美國彭博社網站發佈了一篇題爲《假新聞和謠言是如何煽動香港分裂》的報道,報道不僅以大篇幅談到了香港的輿論場已被假新聞“淹沒”的問題,更提到了示威者在用謠言“妖魔化”警察與港府
圍繞“香港科大學生周梓樂墜樓死亡案”的謠言,是導致本週香港暴力升級的直接原因。彭博社這篇文章重點以此案爲例,說明了示威者如何煽動對警察的仇恨。
彭博社指出,在周梓樂從出事的停車樓墜下後沒多久,各種缺乏根據的謠言就開始在香港的網絡上傳播開了,其中就包括宣稱周梓樂是被警察追趕和推下樓的。還有傳言宣稱警察故意阻攔救護車進場,延誤了搶救周梓樂的時機。


儘管這些說法沒有任何證據,警方也對此做了澄清了,在周梓樂墜樓原因未明的情況下,示威者一口咬定就是警方害死了人,逼迫港科大校長去譴責警方,還口口聲聲說要爲死者報仇
彭博社網站貼出的香港示威者製作的“文宣品”,寫道:向香港警察復仇、11月11日抵制全城、爲什麼周梓樂之死與警方有關


文章再舉出“15歲少女陳彥霖死亡案”,儘管連死者家屬都通過媒體公佈說,陳是自殺身亡,並且陳在發現示威已變質後,不再參與示威活動了,仍有示威者宣稱陳是被警察殺害的,更有示威者跑去騷擾死者家屬和生前所在的學校


再如在8月31日太子站的衝突中,香港民調顯示全市仍有一半的人認爲在事件中有人被警察毆打致死,示威者口述的故事情節也被放大,最終導致數十個港鐵站和鐵路線遭到持續嚴重破壞,只能被迫提早關閉。
文章引述了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一名研究了7年假新聞的專家說,假消息能自我強化,從而導致輿論趨向極端
文章總結說,隨着香港反政府示威進入第23周,這座城市已被大量的網絡謠言、假新聞、政治宣傳所淹沒,各種“極化”的言論助長了不信任和暴力,使香港的困境更難解決
“我擔心,香港現時形勢已發展到這樣一個地步,那就是和解再無可能。”這名香港大學的專家對記者這麼說。
彭博社11月12日報道截圖,視頻標題爲“發現香港示威中的假新聞”

恐怖
《經濟學人》上週發佈的一篇文章報道了內地人在香港遭到的暴力襲擊,直接點出香港的現狀就是“黑色恐怖”。
文章十分具有預見性的是,在列舉多個內地遊客、在港工作者被攻擊事件的同時,特別關注了在香港大學校園裏的處於焦慮狀態的內地學生
文章說,來自內地的學生面臨着更大的風險,因爲那些衝在騷亂前線的人非常可能就和他們坐在同一個課堂
結果,正如大家看到的,11月6日港科大就發生了內地學生遭本地學生會幹事碰瓷,後被羣毆至頭破血流的事件。
《經濟學人》記者採訪了一名在香港學習會計的21歲內地學生黃奇軒(音)。黃說,有一天他走在校園裏,在給父親打電話時,他的普通話被附近一名身穿黑衣的本地學生聽到,結果這名學生就開始朝他大喊大叫。
後來,這名本地生一路尾隨他,一路繼續用粵語喊着示威口號,幸好最後沒有發生衝突。
《經濟學人》報道截圖:黑色恐怖 中國內地人在香港正被攻擊:對一些人來說,這個城市越發險惡》


文章說,和那些在西方國家留學的內地學生敢於公開表達反對香港示威活動的情況不同,在香港的內地生會盡量保持低調,但仍有一些本地生對內地生充滿敵意
英國的《金融時報》今天刊登題爲《經過又一夜的暴力,中國內地學生拋棄香港》的文章,如實報道了香港部分大學裏連續三天的暴力活動,已導致大批內地學生逃離至深圳。


文章惋惜地說,發生在大學裏的衝突震驚了普通香港民衆,他們本以爲校園會是個安全的避難所。


不過,對於堅持不懈和中國人民對着幹的“老朋友”CNN,大家還是不要報太大期待了。


CNN是報道了暴力衝突,不過那屁股歪的,看看今天的標題,竟然叫《隨着暴力蔓延,香港大學被警察“圍攻”》。


11月13日CNN報道截圖

最後,島叔推薦一個最近西方媒體中的良心報道,11月7日香港城市大學學生、“反中亂港代言人”邵嵐接受德國媒體的一次採訪(完整26分鐘版本)。


看完這個採訪,島友們就會理解這句話:我毆打市民、打砸店鋪、扔汽油彈、霸凌警察子女,但我是個好女孩



文/宇文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