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要是沒了方言,那該會多無聊

| 央視網

李香菜|作者
新週刊(ID:new-weekly)|來源
孟夏 |編輯


別讓博物館成爲方言的歸宿


支持方言教育,利大於弊。/《白鹿原》


你會做家鄉的美食嗎?你還記得家鄉的年俗嗎?如果連方言都不會說了,你拿什麼來證明自己“從哪裏來、祖先是誰”呢?

“時間一天一天一天地走,汗一滴一滴一滴地流,有一天我們都老……”

茄子蛋的一首《浪子回頭》,濃濃的鄉土味道,把許多即便聽不懂閩南話的人們,都唱哭了。這首歌告訴我們,要珍惜身邊人,珍惜時間。

這種質樸的情感,用鄉土的閩南方言表達出來,它產生的心理共振是普通話代替不了的。


普通話就像白開水,而方言則是媽媽親手煲的一碗熱湯。但只是,這碗“熱湯”傳到我們這一輩,已經很多人都不會煲,甚至品都品不來了。

不久前,作家十年砍柴在文章中說,他十八歲北上讀大學時,曾爲普通話說得很差而自卑和焦慮。而今,聽兒子說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卻不會任何一種方言,又有一種莫名的惆悵。

面對這種惆悵,上海的家長們坐不住了。最近,一些上海家庭將孩子送去純滬語早教機構,期望孩子可以儘早接觸上海方言,並熟練掌握。

但這種舉動引發不小的爭議。


虎撲步行街的調查中,接近80%的網友支持孩子學方言。/微博@虎撲的步行街

有網友稱,“現在吳語日漸式微,就應該從小抓起,至於普通話,自然會有老師來教,但是方言老師可不會教。

但也有網友認爲,“孩子正處於被教育的基礎時期,教孩子說方言之後普通話難免會帶口音吧?況且在成長的環境裏接觸到的就是方言,自然就能聽懂,何必推行什麼早教?”

還有人擔心,方言早教會造成地域歧視問題,尤其在上海、廣州等方言強勢的地區。

但其實方言教育和普通話教育並不是非此即彼,這些問題通過雙語教育都可以解決。

對於所謂的地域歧視問題,普及方言教育恰恰可以讓外地孩子更好融入所在地的生活圈。

支持方言教育,並不是反對普通話教育,而是反對強行用普通話教育取代方言教育的大一統思維。這種倡導一元審美的思維,弊遠大於利。

方言,是一座城市的靈魂。

自秦以來,車同軌,書同文,初步奠定了中華民族的地理版圖,也爲形成中華文明奠定了文化基礎。雖然“書同文”了,但“語同音”卻是讓歷代都很頭疼的問題。

各朝各代也都在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早在先秦時期,中國就已經出現了早期“官話”,即官方倡導的統一語言——“雅言”。《論語》有載:“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隋朝時期出現了迄今發現最早的韻書《切韻》,以南京雅音和洛陽雅音爲基礎正音形成了當時的官話。朱元璋時期頒佈了《洪武正韻》,雍正還下令敕造正音書館。

但在古代畢竟人員流動範圍有限,頂多也就和周邊的人有一些往來,所以方言始終都是主流的存在,官話這樣的“通語”也只有少數人掌握。

而且有時官話並不統一,明清時期官話的相對標準至少有南北兩套。

《洪武正韻》是明太祖洪武八年樂韶鳳等奉詔編成的一部官方韻書,共16卷。/數字古籍館

明中後期形成的崑曲,就既有“南昆”也有“北昆”,“南昆”唱南京官話,“北昆”唱北京官話,到今天也仍然如此。正是這樣“南腔北調”的語音體系,構成了豐富多元的中華文明。

1949年之後,取自河北灤平的“普通話”被大力推廣,“語同音”才基本上得以實現。普通話甚至開始走向世界,“全世界都在講中國話”開始變成熱潮。


都說方言是古語考證的“活化石”,什麼入聲啦、倒裝之類的。這裏的關鍵是“活”字,是要有人說的。而有的方言已經近乎沒有人說了。

目前,粵北土話、桂北平話、湘南土話等方言都處於瀕危狀態。

中國社會科學院1987年出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顯示,當時有兩百多萬人口使用桂北平話。

但北大博士研究生趙媛完成的桂北平話調研顯示,2015年桂林北部靈川縣內的11個鄉鎮,40歲以下的人已經基本不會說平話,都改說西南官話或普通話了。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行動起來,保護方言。

湖南漢語方言分區圖。/長沙晚報

2015年,湖南衛視主持人汪涵發起了一項方言調查“響應”計劃,計劃用5到10年的時間,對湖南53個調查地的方言進行蒐集研究,用聲像方式保存方言資料,進行數據庫整理後捐給湖南省博物館。

2016年,首屆關注方言電影創作的電影節——足榮村方言電影節在北京大學舉辦,承辦方說:“我們希望借電影節,激發以方言爲載體的地方文化保護。”

而有的方言已經成爲非遺一般的存在,到了要搶救才能保護下來的地步。

2018年,太原市財政撥付專項經費,太原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開始對18種小片區方言進行錄音、錄像,然後上傳至山西省非遺數據庫,進行永久性保存。

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謝有順認爲,“中華文化是平鋪在中華大地上的,幾乎每一個村落都保存着獨特、複雜的文化基因,而方言可能是瞭解這些文化基因最爲基本的單元,這些單元看似渺小,但彼此勾連一起,就能夠充分感受到中國文化的豐富性”。


微博網紅“戲精牡丹”的走紅,讓太原話也火遍了全國。/微博@戲精牡丹

越來越少人說方言,人們嘴裏的方言也越來越像普通話。川普、粵普、塑普、太普流行的背後,是文化多樣性凋零的縮影。

現在的教育制度只要求普通話,而忽視了對方言的考查。這樣只會使得方言更加式微,中華文明的完整性也越來越被這種表面的統一蠶食。

別等到一種方言凋零到要進博物館了,纔想起來要保護。

最近大熱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讓四川話又火了一把。網友們也開始讓自己父母用方言讀“哪吒”,熱鬧一時也讓人反思。

爲什麼讓父母讀?因爲我們現在這一輩很多已經不會說方言了,或者說不出那種味道了。


不過至少跟父母交流的時候,熟悉的鄉音還是會喚起故鄉的底色。

除此之外還剩下什麼呢?你會做家鄉的美食嗎?你還記得家鄉的年俗嗎?如果連方言都不會說了,你拿什麼來證明自己“從哪裏來、祖先是誰”呢?

《金瓶梅》就被考證出其中含有大量的山東方言,“那月娘房裏玉筲和蘭香衆人,打發西門慶出了門,在廂房內亂廝有成一塊”。

其中的“廝有”就是山東方言“撕揉”的借音字——這樣的韻味,只有瞭解山東方言纔可以理解。

而《紅樓夢》中涉及的方言則更加豐富,“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一首《葬花詞》,“儂”“癡”皆吳語。而其中還有湘語、贛語等其他方言。

這些記錄的既是文化,也是鄉土認同。

反觀現在的流行文化,涉及方言後,獲得認可和傳播的可能性也更大。


GAI的走紅,讓“勒是霧都”成了流行語。/《中國有嘻哈》


從《中國有嘻哈》中走出的GAI,讓重慶話說唱火遍全國。今年的《中國新說唱》又火了長沙的C-BLOCK,一首《策長沙》,更唱出老長沙的許多韻味:


“馬王堆的辛追娭毑 現在不住馬王堆
……
記住長沙有 花鼓戲和湘繡
聽噠我們現場就不想走”


而不久前大熱的《樂隊的夏天》中,九連真人的客家話也讓人印象深刻,一首《莫欺少年窮》表達出客家少年在外漂泊的艱辛與執着。

在影視作品中,《我愛男閨蜜》《老炮兒》把老北京話“衚衕串子”的風趣直率展現得淋漓盡致。《地球最後的夜晚》中的貴州話少了幾分蠻氣,多了幾分憂鬱。

賈樟柯《江湖兒女》中趙濤的太原話,《天註定》中姜武的“唐山味”山西話,都以方言作爲主要語言,這樣不僅顯得真實,而且也多了一些生活的厚重感。

《都挺好》中雖然主演們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讓片子的蘇州味變得很淡,但是其中出現了蘇州評彈《白蛇傳之賞中秋》的唱段,這還是讓片子顯得貼近了不少:“七裏山塘景物新,秋高氣爽淨無塵。今日裏是新逢佳節同遊賞,半日偷閒酒一樽……”


感受一下東北方言的獨特魅力,不服不行。/新浪網

方言的魅力是用文字概括不完的,因爲一樣的漢字卻可以讀出上千種地方風味。
方言教育是絕對需要從娃娃抓起的,只有這樣才能讓方言保護“活”起來。但是現在人才缺乏,也沒有形成一致的社會共識。

不過至少,還有人在搶救,在堅守。只是這樣的堅守,能維持多久呢?

會不會真的有一天,我們中華文明豐富多元的方言體系,只有到博物館裏才能再見。到時候博物館裏不僅有文物,還有難以言說的鄉愁……

參考文獻:
科技加市場化,能爲方言續命嗎,十年砍柴,2019
語言政策視角下的方言“禁令”研究,俞書敏,上海外國語大學,2018
搶救方言:與加速衰亡的賽跑,新華文摘歷史,2018
太原方言被進行搶救保護,山西晚報,2018
汪涵發起方言“響應”計劃 欲蒐集湖南53地方言,長沙晚報,2015



來源: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新週刊》微信公衆號(ID:new-weekly)。《新週刊》創刊於1996年8月18日,以“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週刊”爲定位,20多年來用新銳態度測量時代體溫。從雜誌到新媒體,《新週刊》繼續尋找你我共同的痛點、淚點與笑點。關注新週刊微信公衆號,與你一起有態度地生活。官方微博@新週刊。




說一句您老家的方言吧~
































這個世界要是沒了方言,那該會多無聊

| 央視網

李香菜|作者
新週刊(ID:new-weekly)|來源
孟夏 |編輯


別讓博物館成爲方言的歸宿


支持方言教育,利大於弊。/《白鹿原》


你會做家鄉的美食嗎?你還記得家鄉的年俗嗎?如果連方言都不會說了,你拿什麼來證明自己“從哪裏來、祖先是誰”呢?

“時間一天一天一天地走,汗一滴一滴一滴地流,有一天我們都老……”

茄子蛋的一首《浪子回頭》,濃濃的鄉土味道,把許多即便聽不懂閩南話的人們,都唱哭了。這首歌告訴我們,要珍惜身邊人,珍惜時間。

這種質樸的情感,用鄉土的閩南方言表達出來,它產生的心理共振是普通話代替不了的。


普通話就像白開水,而方言則是媽媽親手煲的一碗熱湯。但只是,這碗“熱湯”傳到我們這一輩,已經很多人都不會煲,甚至品都品不來了。

不久前,作家十年砍柴在文章中說,他十八歲北上讀大學時,曾爲普通話說得很差而自卑和焦慮。而今,聽兒子說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卻不會任何一種方言,又有一種莫名的惆悵。

面對這種惆悵,上海的家長們坐不住了。最近,一些上海家庭將孩子送去純滬語早教機構,期望孩子可以儘早接觸上海方言,並熟練掌握。

但這種舉動引發不小的爭議。


虎撲步行街的調查中,接近80%的網友支持孩子學方言。/微博@虎撲的步行街

有網友稱,“現在吳語日漸式微,就應該從小抓起,至於普通話,自然會有老師來教,但是方言老師可不會教。

但也有網友認爲,“孩子正處於被教育的基礎時期,教孩子說方言之後普通話難免會帶口音吧?況且在成長的環境裏接觸到的就是方言,自然就能聽懂,何必推行什麼早教?”

還有人擔心,方言早教會造成地域歧視問題,尤其在上海、廣州等方言強勢的地區。

但其實方言教育和普通話教育並不是非此即彼,這些問題通過雙語教育都可以解決。

對於所謂的地域歧視問題,普及方言教育恰恰可以讓外地孩子更好融入所在地的生活圈。

支持方言教育,並不是反對普通話教育,而是反對強行用普通話教育取代方言教育的大一統思維。這種倡導一元審美的思維,弊遠大於利。

方言,是一座城市的靈魂。

自秦以來,車同軌,書同文,初步奠定了中華民族的地理版圖,也爲形成中華文明奠定了文化基礎。雖然“書同文”了,但“語同音”卻是讓歷代都很頭疼的問題。

各朝各代也都在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早在先秦時期,中國就已經出現了早期“官話”,即官方倡導的統一語言——“雅言”。《論語》有載:“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隋朝時期出現了迄今發現最早的韻書《切韻》,以南京雅音和洛陽雅音爲基礎正音形成了當時的官話。朱元璋時期頒佈了《洪武正韻》,雍正還下令敕造正音書館。

但在古代畢竟人員流動範圍有限,頂多也就和周邊的人有一些往來,所以方言始終都是主流的存在,官話這樣的“通語”也只有少數人掌握。

而且有時官話並不統一,明清時期官話的相對標準至少有南北兩套。

《洪武正韻》是明太祖洪武八年樂韶鳳等奉詔編成的一部官方韻書,共16卷。/數字古籍館

明中後期形成的崑曲,就既有“南昆”也有“北昆”,“南昆”唱南京官話,“北昆”唱北京官話,到今天也仍然如此。正是這樣“南腔北調”的語音體系,構成了豐富多元的中華文明。

1949年之後,取自河北灤平的“普通話”被大力推廣,“語同音”才基本上得以實現。普通話甚至開始走向世界,“全世界都在講中國話”開始變成熱潮。


都說方言是古語考證的“活化石”,什麼入聲啦、倒裝之類的。這裏的關鍵是“活”字,是要有人說的。而有的方言已經近乎沒有人說了。

目前,粵北土話、桂北平話、湘南土話等方言都處於瀕危狀態。

中國社會科學院1987年出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顯示,當時有兩百多萬人口使用桂北平話。

但北大博士研究生趙媛完成的桂北平話調研顯示,2015年桂林北部靈川縣內的11個鄉鎮,40歲以下的人已經基本不會說平話,都改說西南官話或普通話了。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行動起來,保護方言。

湖南漢語方言分區圖。/長沙晚報

2015年,湖南衛視主持人汪涵發起了一項方言調查“響應”計劃,計劃用5到10年的時間,對湖南53個調查地的方言進行蒐集研究,用聲像方式保存方言資料,進行數據庫整理後捐給湖南省博物館。

2016年,首屆關注方言電影創作的電影節——足榮村方言電影節在北京大學舉辦,承辦方說:“我們希望借電影節,激發以方言爲載體的地方文化保護。”

而有的方言已經成爲非遺一般的存在,到了要搶救才能保護下來的地步。

2018年,太原市財政撥付專項經費,太原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開始對18種小片區方言進行錄音、錄像,然後上傳至山西省非遺數據庫,進行永久性保存。

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謝有順認爲,“中華文化是平鋪在中華大地上的,幾乎每一個村落都保存着獨特、複雜的文化基因,而方言可能是瞭解這些文化基因最爲基本的單元,這些單元看似渺小,但彼此勾連一起,就能夠充分感受到中國文化的豐富性”。


微博網紅“戲精牡丹”的走紅,讓太原話也火遍了全國。/微博@戲精牡丹

越來越少人說方言,人們嘴裏的方言也越來越像普通話。川普、粵普、塑普、太普流行的背後,是文化多樣性凋零的縮影。

現在的教育制度只要求普通話,而忽視了對方言的考查。這樣只會使得方言更加式微,中華文明的完整性也越來越被這種表面的統一蠶食。

別等到一種方言凋零到要進博物館了,纔想起來要保護。

最近大熱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讓四川話又火了一把。網友們也開始讓自己父母用方言讀“哪吒”,熱鬧一時也讓人反思。

爲什麼讓父母讀?因爲我們現在這一輩很多已經不會說方言了,或者說不出那種味道了。


不過至少跟父母交流的時候,熟悉的鄉音還是會喚起故鄉的底色。

除此之外還剩下什麼呢?你會做家鄉的美食嗎?你還記得家鄉的年俗嗎?如果連方言都不會說了,你拿什麼來證明自己“從哪裏來、祖先是誰”呢?

《金瓶梅》就被考證出其中含有大量的山東方言,“那月娘房裏玉筲和蘭香衆人,打發西門慶出了門,在廂房內亂廝有成一塊”。

其中的“廝有”就是山東方言“撕揉”的借音字——這樣的韻味,只有瞭解山東方言纔可以理解。

而《紅樓夢》中涉及的方言則更加豐富,“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一首《葬花詞》,“儂”“癡”皆吳語。而其中還有湘語、贛語等其他方言。

這些記錄的既是文化,也是鄉土認同。

反觀現在的流行文化,涉及方言後,獲得認可和傳播的可能性也更大。


GAI的走紅,讓“勒是霧都”成了流行語。/《中國有嘻哈》


從《中國有嘻哈》中走出的GAI,讓重慶話說唱火遍全國。今年的《中國新說唱》又火了長沙的C-BLOCK,一首《策長沙》,更唱出老長沙的許多韻味:


“馬王堆的辛追娭毑 現在不住馬王堆
……
記住長沙有 花鼓戲和湘繡
聽噠我們現場就不想走”


而不久前大熱的《樂隊的夏天》中,九連真人的客家話也讓人印象深刻,一首《莫欺少年窮》表達出客家少年在外漂泊的艱辛與執着。

在影視作品中,《我愛男閨蜜》《老炮兒》把老北京話“衚衕串子”的風趣直率展現得淋漓盡致。《地球最後的夜晚》中的貴州話少了幾分蠻氣,多了幾分憂鬱。

賈樟柯《江湖兒女》中趙濤的太原話,《天註定》中姜武的“唐山味”山西話,都以方言作爲主要語言,這樣不僅顯得真實,而且也多了一些生活的厚重感。

《都挺好》中雖然主演們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讓片子的蘇州味變得很淡,但是其中出現了蘇州評彈《白蛇傳之賞中秋》的唱段,這還是讓片子顯得貼近了不少:“七裏山塘景物新,秋高氣爽淨無塵。今日裏是新逢佳節同遊賞,半日偷閒酒一樽……”


感受一下東北方言的獨特魅力,不服不行。/新浪網

方言的魅力是用文字概括不完的,因爲一樣的漢字卻可以讀出上千種地方風味。
方言教育是絕對需要從娃娃抓起的,只有這樣才能讓方言保護“活”起來。但是現在人才缺乏,也沒有形成一致的社會共識。

不過至少,還有人在搶救,在堅守。只是這樣的堅守,能維持多久呢?

會不會真的有一天,我們中華文明豐富多元的方言體系,只有到博物館裏才能再見。到時候博物館裏不僅有文物,還有難以言說的鄉愁……

參考文獻:
科技加市場化,能爲方言續命嗎,十年砍柴,2019
語言政策視角下的方言“禁令”研究,俞書敏,上海外國語大學,2018
搶救方言:與加速衰亡的賽跑,新華文摘歷史,2018
太原方言被進行搶救保護,山西晚報,2018
汪涵發起方言“響應”計劃 欲蒐集湖南53地方言,長沙晚報,2015



來源: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新週刊》微信公衆號(ID:new-weekly)。《新週刊》創刊於1996年8月18日,以“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週刊”爲定位,20多年來用新銳態度測量時代體溫。從雜誌到新媒體,《新週刊》繼續尋找你我共同的痛點、淚點與笑點。關注新週刊微信公衆號,與你一起有態度地生活。官方微博@新週刊。




說一句您老家的方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