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的造車邏輯,許家印或許還沒講全|中國汽車報

| 中國汽車報


恆大與60家零部件龍頭企業共同簽約


如大家所關注到的,11月12日,在以“大戰略、大格局、大目標、大決心”爲主題的恆大新能源汽車全球戰略合作伙伴峯會上,恆大以一種充滿豪氣的東道主姿態,成功牽手博世、麥格納、大陸、採埃孚、蒂森克虜伯、捷太格特、巴斯夫等60家全球排名居前的汽車零部件巨頭,宣佈構建了世界頂級、龐大的汽車零部件供應體系。場上約50米長的簽約臺,來自全球206家跨國公司千餘名企業高管的集體合影,共9種語言的同聲傳譯,被在場媒體笑稱爲汽車相關會議的“吉尼斯”式創舉。

許家印


會上,包括博世、大陸、安通林、日立、海斯坦普在內的11名供應商企業董事長、CEO們紛紛上臺,爲恆大捧場發言。最博眼球的是,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以30分鐘的脫稿壓軸演講,霸氣講述了恆大造車的目標、定位、規劃和路徑。


先梳理下相關信息


目標:用三到五年時間,把恆大新能源汽車打造成爲全球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


定位:體現爲“三個必須”。核心技術必須世界領先;產品品質必須世界一流;成本必須大幅下降。


規劃:投資預算爲三年450億元,其中今年200億元,明年150億元,後年100億元。


整車製造方面

在中國、瑞典及“一帶一路”沿線相關國家建設十大整車生產基地,且建設擁有核心技術的零部件配套生產基地,如電池、動力總成等。


產品線方面

同時研發15款車型,覆蓋頂級型、超豪華型、豪華型、尊享型、舒適型、經典型等所有檔次的轎車、SUV、MPV多種車型,即實現產品線全覆蓋。


量產方面

旗下恆馳品牌的第一款車“恆馳1”計劃明年上半年亮相、2021年量產。


上述信息自恆大宣佈進入造車領域後,多曾陸續公佈過,但質疑聲接連不斷。現場,許家印以一連串的反問,開啓自問自答:“恆大以前是搞地產的企業,對於造車要人沒有人,要技術沒有技術,要經驗沒有經驗,要製造基地沒有製造基地,可以說是一窮二白,怎麼去造車?和世界上有幾十年、一百多年曆史的汽車企業相比,我們相差了十萬八千里,怎麼去追趕?那就要從戰略上、策略上開闢一條和全世界所有汽車企業走的不是一個路子的新造車道,也就是恆大的造車路。”


按他的話說,恆大造車不是“彎道超車”,純屬“換道超車”。恆大換的是什麼道,其造車路是什麼樣的?許家印歸納了五個三字訣:“買買買”、“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


206家汽車配套企業高管參會


看看許家印是怎麼用“金句”來具體闡釋的:


買買買:“恆大必須‘買買買’,把能買的核心技術、能買的企業都買了。”


於是,我們都看到了,恆大一經涉足汽車行業,便如“土豪”般開啓瘋狂購物模式。在整車製造領域,在投資FF失敗後,自今年初起,恆大先是控股NEVS,獲得NEVS掌控的薩博整車生產技術和旗下子公司國能新能源的生產資質;又同時購買AlpraazAB部分股份,成爲超跑公司科尼塞克大股東,並宣佈雙方將組建合資公司打造頂級新能源汽車。在產業鏈領域,恆大也是動作連連,如投資廣匯成爲其第二大股東;投資電池廠商卡耐新能源;收購泰特機電70%股權;收購輪轂電機技術公司Protean等等。


合合合:“我們也知道,不是所有的技術都是可以買過來的,還有一些買不過來的,我們就要合作。”


許家印舉了兩個例子,一是與德國hofer成立合資公司,從而擁有了世界頂尖的三合一動力總成技術和知識產權,並與之共同研發三合一動力總成系統;二是與科尼塞克的合資。此外,包括工程技術研發、零部件集成和研發,都需要和各領域的龍頭企業合作,從而實現恆大汽車的目標。


圈圈圈:“是朋友圈的‘圈’。在造車路上有這麼多龍頭企業幫助恆大來造車,想不成功都很難。”


許家印說,今年前十個月,自己帶領恆大汽車集團高管走訪了全球23個國家、47個城市,拜訪了58家全球汽車產業各領域的龍頭企業,通過努力已經構建三大造車朋友圈。一是9月與FEV、EDAG、IAV、AVL、MAGNA等5家實力最強的工程技術研發企業達成戰略合作,建立工程技術研發朋友圈;二是10月與Michael Robinson、Andres Warming、Stephane Schwarz等全球15位汽車造型大師戰略合作,建立造型設計朋友圈;三是此次牽手60家零部件供應商,形成供應鏈體系朋友圈。


大大大:“除了大格局、大戰略外,還要大規模。比如同步研發15款車,這在世界汽車歷史上是沒有的;同步建設十大整車生產基地和零部件配套基地,這也是前所未有的。”


對於製造業來說,大規模是降低成本最重要的手段。許家印表示,其在與工程技術研發企業簽訂戰略合作的時候曾再三強調,能夠集成的要儘可能集成;不同類型、不同檔次的車,能夠通用的零配件,就儘可能地通用,儘可能提升通用化率。


好好好:“將來恆大造出來的車,品質要好,造型要好,價格要好。”


許家印強調,遵循前面說的“三個必須”的定位,才能做到這三個“好”。


由此,這五個聽起來似是玩笑的三字訣,概括了恆大的“換道超車”之路。而這場聲勢浩大的高層峯會,也是恆大面對外界質疑一次極爲高調的公關回應:誰說我造車不認真?只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筆者以爲,隨着恆大造車脈絡的逐漸清晰,其優劣勢也愈發明顯。


優勢有四

首當其衝的就是有錢。有錢不一定能成功,但沒錢是萬萬不行。作爲一個總資產2.1萬億、年銷售規模6000億、年核心淨利潤七八百億的“大鱷”,恆大有錢,且有多元化戰略基礎下的金融體系能力。其次,恆大是民營企業,有着與生俱來的活力,在造車方面不會受到條條框框和固有思維的束縛。再者,恆大狠抓落實、從嚴管理、高效執行的企業文化,一直是出了名的。最後,作爲一家典型的擁有十多年跨界運維經歷的巨頭企業,恆大不管是成功的經驗,還是失敗的教訓,都是其獨有的“資本”和“財富”。


劣勢也有四

一是缺乏汽車行業基礎積累,一切從零開始。二是在作爲高端製造業的汽車領域,技術的積累必然不是“堆積木”,即便是買來,也必須要經歷一個消化、吸收、整合、創造的過程。很明顯,恆大買來的,也不全是優勢企業、優勢技術、優勢產品。三是人才瓶頸。雖然此前恆大的一條全球招聘廣告在汽車業界刷了屏,但短期內招攬到如此之多的汽車人才,尤其是領軍人才,恐怕並不容易。更何況,他們能否與恆大的文化相通、相融也是未知。四是作爲一個晚來者,留給恆大的時間不多了。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已肉眼可見愈發激烈,恆大的產品尚未真正推出,競爭力幾何還待觀察。


不過,有條新聞還是值得關注的,本次會議未能提及。今年7月,恆大與國家電網合資成立了各持股50%的國網恆大智慧能源服務公司,且該合資公司已與碧桂園、萬科、融創、恆大等龍頭房企簽訂合作協議,其智慧充電業務將迅速覆蓋四大房企超5468個社區、3100多萬業主,用戶可通過一系列操作實現自動在用電低谷充電。恆大的產業鏈佈局不再只侷限於造車、賣車,也延伸至配套服務環節。與之相關的是,未來每一輛恆馳汽車將支持V2G能量交互技術。


在筆者看來,儘管恆大已經確立了“以房地產爲基礎,旅遊、健康爲兩翼,汽車產業爲龍頭”的四大產業格局,且把汽車作爲四大產業的龍頭,我們不能僅用汽車行業的思維來過早地判斷其能否成功,也不能僅用恆大新能源汽車的銷量,來斷定恆大轉型的結局。


可以想象,坐擁土地資源,且在造車戰略助力下擁有更多土地資源的恆大,在“汽車”上可以玩轉的空間很大。“買樓送車”、“家門維修”信手拈來,更重要的,在社區範圍內快速覆蓋智慧用車,智慧充電,再到智慧出行、智慧城市建設,也是不無可能。


由此,筆者想要給五個三字訣再加兩條:“聯聯聯”、“賣賣賣”。聯車、聯房、聯能源;賣車、賣電、賣服務。


文:朱志宇 編輯/版式:蒙軒

爆料熱線:

010-56002742;qcb010@163.com









12個月無產量141款新能源車被剔除目錄

11月11日,工信部發布消息稱,根據《關於免徵新能源汽車車輛購置稅的公告》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公告》相關要求,對《免徵車輛購置稅的新能源汽車車型目錄》(簡稱《目錄》)實施動態管理。
| 車風雲









福特領界護航,2019南昌馬拉松激情開跑

進入11月,各地的馬拉松賽事開展的如火如荼。本月10日,由福特領界唯一冠名和贊助的“福特領界·2019南昌國際馬拉松”落下帷幕。福特領界於今年推出的全新48V輕混動力版車型成爲這項賽事的官方唯一指定用車。
| 油門到底














合資的身份,國產的價格,重點還是奔馳的動力總成

雖然在國內汽車市場的表現不盡如人意,但百年汽車品牌雷諾在歐洲市場還是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在造精品車這件事上,雷諾應該還是有一定的底氣的。而就在前不久,東風雷諾帶來了全新的小型SUV——科雷繽。
| 車算子



恆大的造車邏輯,許家印或許還沒講全|中國汽車報

| 中國汽車報


恆大與60家零部件龍頭企業共同簽約


如大家所關注到的,11月12日,在以“大戰略、大格局、大目標、大決心”爲主題的恆大新能源汽車全球戰略合作伙伴峯會上,恆大以一種充滿豪氣的東道主姿態,成功牽手博世、麥格納、大陸、採埃孚、蒂森克虜伯、捷太格特、巴斯夫等60家全球排名居前的汽車零部件巨頭,宣佈構建了世界頂級、龐大的汽車零部件供應體系。場上約50米長的簽約臺,來自全球206家跨國公司千餘名企業高管的集體合影,共9種語言的同聲傳譯,被在場媒體笑稱爲汽車相關會議的“吉尼斯”式創舉。

許家印


會上,包括博世、大陸、安通林、日立、海斯坦普在內的11名供應商企業董事長、CEO們紛紛上臺,爲恆大捧場發言。最博眼球的是,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以30分鐘的脫稿壓軸演講,霸氣講述了恆大造車的目標、定位、規劃和路徑。


先梳理下相關信息


目標:用三到五年時間,把恆大新能源汽車打造成爲全球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


定位:體現爲“三個必須”。核心技術必須世界領先;產品品質必須世界一流;成本必須大幅下降。


規劃:投資預算爲三年450億元,其中今年200億元,明年150億元,後年100億元。


整車製造方面

在中國、瑞典及“一帶一路”沿線相關國家建設十大整車生產基地,且建設擁有核心技術的零部件配套生產基地,如電池、動力總成等。


產品線方面

同時研發15款車型,覆蓋頂級型、超豪華型、豪華型、尊享型、舒適型、經典型等所有檔次的轎車、SUV、MPV多種車型,即實現產品線全覆蓋。


量產方面

旗下恆馳品牌的第一款車“恆馳1”計劃明年上半年亮相、2021年量產。


上述信息自恆大宣佈進入造車領域後,多曾陸續公佈過,但質疑聲接連不斷。現場,許家印以一連串的反問,開啓自問自答:“恆大以前是搞地產的企業,對於造車要人沒有人,要技術沒有技術,要經驗沒有經驗,要製造基地沒有製造基地,可以說是一窮二白,怎麼去造車?和世界上有幾十年、一百多年曆史的汽車企業相比,我們相差了十萬八千里,怎麼去追趕?那就要從戰略上、策略上開闢一條和全世界所有汽車企業走的不是一個路子的新造車道,也就是恆大的造車路。”


按他的話說,恆大造車不是“彎道超車”,純屬“換道超車”。恆大換的是什麼道,其造車路是什麼樣的?許家印歸納了五個三字訣:“買買買”、“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


206家汽車配套企業高管參會


看看許家印是怎麼用“金句”來具體闡釋的:


買買買:“恆大必須‘買買買’,把能買的核心技術、能買的企業都買了。”


於是,我們都看到了,恆大一經涉足汽車行業,便如“土豪”般開啓瘋狂購物模式。在整車製造領域,在投資FF失敗後,自今年初起,恆大先是控股NEVS,獲得NEVS掌控的薩博整車生產技術和旗下子公司國能新能源的生產資質;又同時購買AlpraazAB部分股份,成爲超跑公司科尼塞克大股東,並宣佈雙方將組建合資公司打造頂級新能源汽車。在產業鏈領域,恆大也是動作連連,如投資廣匯成爲其第二大股東;投資電池廠商卡耐新能源;收購泰特機電70%股權;收購輪轂電機技術公司Protean等等。


合合合:“我們也知道,不是所有的技術都是可以買過來的,還有一些買不過來的,我們就要合作。”


許家印舉了兩個例子,一是與德國hofer成立合資公司,從而擁有了世界頂尖的三合一動力總成技術和知識產權,並與之共同研發三合一動力總成系統;二是與科尼塞克的合資。此外,包括工程技術研發、零部件集成和研發,都需要和各領域的龍頭企業合作,從而實現恆大汽車的目標。


圈圈圈:“是朋友圈的‘圈’。在造車路上有這麼多龍頭企業幫助恆大來造車,想不成功都很難。”


許家印說,今年前十個月,自己帶領恆大汽車集團高管走訪了全球23個國家、47個城市,拜訪了58家全球汽車產業各領域的龍頭企業,通過努力已經構建三大造車朋友圈。一是9月與FEV、EDAG、IAV、AVL、MAGNA等5家實力最強的工程技術研發企業達成戰略合作,建立工程技術研發朋友圈;二是10月與Michael Robinson、Andres Warming、Stephane Schwarz等全球15位汽車造型大師戰略合作,建立造型設計朋友圈;三是此次牽手60家零部件供應商,形成供應鏈體系朋友圈。


大大大:“除了大格局、大戰略外,還要大規模。比如同步研發15款車,這在世界汽車歷史上是沒有的;同步建設十大整車生產基地和零部件配套基地,這也是前所未有的。”


對於製造業來說,大規模是降低成本最重要的手段。許家印表示,其在與工程技術研發企業簽訂戰略合作的時候曾再三強調,能夠集成的要儘可能集成;不同類型、不同檔次的車,能夠通用的零配件,就儘可能地通用,儘可能提升通用化率。


好好好:“將來恆大造出來的車,品質要好,造型要好,價格要好。”


許家印強調,遵循前面說的“三個必須”的定位,才能做到這三個“好”。


由此,這五個聽起來似是玩笑的三字訣,概括了恆大的“換道超車”之路。而這場聲勢浩大的高層峯會,也是恆大面對外界質疑一次極爲高調的公關回應:誰說我造車不認真?只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筆者以爲,隨着恆大造車脈絡的逐漸清晰,其優劣勢也愈發明顯。


優勢有四

首當其衝的就是有錢。有錢不一定能成功,但沒錢是萬萬不行。作爲一個總資產2.1萬億、年銷售規模6000億、年核心淨利潤七八百億的“大鱷”,恆大有錢,且有多元化戰略基礎下的金融體系能力。其次,恆大是民營企業,有着與生俱來的活力,在造車方面不會受到條條框框和固有思維的束縛。再者,恆大狠抓落實、從嚴管理、高效執行的企業文化,一直是出了名的。最後,作爲一家典型的擁有十多年跨界運維經歷的巨頭企業,恆大不管是成功的經驗,還是失敗的教訓,都是其獨有的“資本”和“財富”。


劣勢也有四

一是缺乏汽車行業基礎積累,一切從零開始。二是在作爲高端製造業的汽車領域,技術的積累必然不是“堆積木”,即便是買來,也必須要經歷一個消化、吸收、整合、創造的過程。很明顯,恆大買來的,也不全是優勢企業、優勢技術、優勢產品。三是人才瓶頸。雖然此前恆大的一條全球招聘廣告在汽車業界刷了屏,但短期內招攬到如此之多的汽車人才,尤其是領軍人才,恐怕並不容易。更何況,他們能否與恆大的文化相通、相融也是未知。四是作爲一個晚來者,留給恆大的時間不多了。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已肉眼可見愈發激烈,恆大的產品尚未真正推出,競爭力幾何還待觀察。


不過,有條新聞還是值得關注的,本次會議未能提及。今年7月,恆大與國家電網合資成立了各持股50%的國網恆大智慧能源服務公司,且該合資公司已與碧桂園、萬科、融創、恆大等龍頭房企簽訂合作協議,其智慧充電業務將迅速覆蓋四大房企超5468個社區、3100多萬業主,用戶可通過一系列操作實現自動在用電低谷充電。恆大的產業鏈佈局不再只侷限於造車、賣車,也延伸至配套服務環節。與之相關的是,未來每一輛恆馳汽車將支持V2G能量交互技術。


在筆者看來,儘管恆大已經確立了“以房地產爲基礎,旅遊、健康爲兩翼,汽車產業爲龍頭”的四大產業格局,且把汽車作爲四大產業的龍頭,我們不能僅用汽車行業的思維來過早地判斷其能否成功,也不能僅用恆大新能源汽車的銷量,來斷定恆大轉型的結局。


可以想象,坐擁土地資源,且在造車戰略助力下擁有更多土地資源的恆大,在“汽車”上可以玩轉的空間很大。“買樓送車”、“家門維修”信手拈來,更重要的,在社區範圍內快速覆蓋智慧用車,智慧充電,再到智慧出行、智慧城市建設,也是不無可能。


由此,筆者想要給五個三字訣再加兩條:“聯聯聯”、“賣賣賣”。聯車、聯房、聯能源;賣車、賣電、賣服務。


文:朱志宇 編輯/版式:蒙軒

爆料熱線:

010-56002742;qcb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