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總裁、財務總監等幾十人被點名通報,這個國企到底犯的啥錯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這幾天,雲南城投集團處在風口浪尖。11月11日到13日,雲南省紀委監委連續三天公開曝光該企業,企業領導班子多人被點名批評。到底是什麼事,紀委監委如此重視?三份通報集中在一類問題上——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


我們對“四風”問題從來都是露頭就打、絕不手軟。雲南城投的問題,有幾個惹眼的特點: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人員特別多


從集團董事長、總裁,到下屬單位員工,全都出問題。


高層管理人員,包括10名領導班子成員——“一把手”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二把手” 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楊濤,還有集團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馮學蘭,以及幾名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


中層管理人員,包括雲南城投集團本部各部門負責人及下屬二級企業領導人員,比如雲南城投集團財務總監莫曉丹,成都會展集團總經理徐玲等。其他管理人員,像辦公室主任、財務管理中心總經理、行政助理、廠長等。


普通員工,如辦公室工作人員、會計、出納等,則是在上級的批准或授意下,承辦各種違規採購、違規報賬的事項。


問題發生範圍特別廣


雲南城投集團的“四風”病,不是一個公司、一個部門的局部問題,而是全身性潰瘍。集團本部,領導班子成員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辦公室違規購買酒、茶;而在下屬企業,違規發放獎金、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的問題比較嚴重。


下屬公司的下屬公司也淪陷了。集團下屬的水務投資公司12家下屬企業違規購買酒、茶,其中還有一些遠設在無錫、山東的下屬公司。


行爲特別典型


雲南城投集團的“四風”問題,並不是什麼新花招,而是中央三令五申、嚴厲禁止的老毛病——


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動車一等座。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2015年至2019年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22次,超標金額286294元。2015年至2019年,雲南城投集團本部各部門負責人及下屬二級企業領導人員違規乘坐動車一等座257人次,超標準報銷共計44658元。


違規購買酒、茶、三七粉。2015年,集團先後購買習酒窖藏1988等白酒293瓶,金額14.27萬元;購買奔富407等紅酒186瓶,金額5.18萬元;購買帝泊普洱茶珍等茶葉7.12萬元,購買三七粉等4.4萬元。


違規發放獎金。雲南城投海東投資開發公司違規把45.7萬元獎金髮放給2015年公司所有在職員工。


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集團下屬的成都會展集團總經理的辦公室面積127.47平方米,超出規定面積77.47平方米。


頂風違紀特別嚴重


通報中的問題,基本都是2015年以來發生的,其中不少是在十九大以後,最新的問題發生在今年1月。從各種數字就可以看出來,這個企業從上到下的領導和員工,似乎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毫無感覺”,我行我素,不知收斂——


集團領導班子成員10人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76次,超標準金額共計307194元。


集團本部2015年至2017年違規購買酒、茶等共計93.75萬元,其中購買酒81.44萬元,購買茶葉、三七粉等12.31萬元。最多一次是2016年,一共買了55批次,50.36萬元。


集團下屬水務投資公司12家下屬企業違規購買酒、茶共計26.19萬元。


集團下屬企業10名領導人員辦公室面積超標,超標面積最多的一名領導幹部,超標了81.2平方米。


這次的通報,見人見事見細節,違規購買的酒、茶是什麼牌子、買了多少、均價是多少、花了多少錢,一一詳列。誰申請,誰批准,誰簽字,誰經辦,誰負領導責任,誰負直接責任,分得一清二楚。就算一些違規問題是集體決定,也分清責任,該是誰的責任就處理誰,該追責到哪一級就追責到哪一級,不是隻抓着具體報賬、辦事的人背鍋,領導幹部、關鍵少數纔是重點。


雲南城投集團的教訓,對其他單位企業、黨員幹部也是個警醒:第一,整治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還會繼續發力,沒有鬆一鬆、歇歇腳的可能性。第二,國企不是世外桃源,沒有特殊待遇,國企幹部同樣是黨的領導幹部,國企管理人員也是國家監察的對象,違規違紀,決不縱容。第三,紀檢監察機關乾的就是監督的活,就是要堅決處置這些破壞黨同人民羣衆血肉聯繫的人和事。


更多內容,爲您推薦


一個國有企業,竟脫離黨的領導和監督長達8年……


有“病”不治終入膏肓,市委原常委退休14個月後被查處


這個省連續5天發佈10起廳級幹部被查處消息……


這假造的,辣眼睛!


怎麼監督公權力?今後反腐怎麼幹?三大舉措已敲定!


四中全會《決定》中,有個詞出現了52次
































董事長、總裁、財務總監等幾十人被點名通報,這個國企到底犯的啥錯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這幾天,雲南城投集團處在風口浪尖。11月11日到13日,雲南省紀委監委連續三天公開曝光該企業,企業領導班子多人被點名批評。到底是什麼事,紀委監委如此重視?三份通報集中在一類問題上——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


我們對“四風”問題從來都是露頭就打、絕不手軟。雲南城投的問題,有幾個惹眼的特點: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人員特別多


從集團董事長、總裁,到下屬單位員工,全都出問題。


高層管理人員,包括10名領導班子成員——“一把手”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二把手” 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楊濤,還有集團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馮學蘭,以及幾名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


中層管理人員,包括雲南城投集團本部各部門負責人及下屬二級企業領導人員,比如雲南城投集團財務總監莫曉丹,成都會展集團總經理徐玲等。其他管理人員,像辦公室主任、財務管理中心總經理、行政助理、廠長等。


普通員工,如辦公室工作人員、會計、出納等,則是在上級的批准或授意下,承辦各種違規採購、違規報賬的事項。


問題發生範圍特別廣


雲南城投集團的“四風”病,不是一個公司、一個部門的局部問題,而是全身性潰瘍。集團本部,領導班子成員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辦公室違規購買酒、茶;而在下屬企業,違規發放獎金、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的問題比較嚴重。


下屬公司的下屬公司也淪陷了。集團下屬的水務投資公司12家下屬企業違規購買酒、茶,其中還有一些遠設在無錫、山東的下屬公司。


行爲特別典型


雲南城投集團的“四風”問題,並不是什麼新花招,而是中央三令五申、嚴厲禁止的老毛病——


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動車一等座。雲南城投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2015年至2019年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22次,超標金額286294元。2015年至2019年,雲南城投集團本部各部門負責人及下屬二級企業領導人員違規乘坐動車一等座257人次,超標準報銷共計44658元。


違規購買酒、茶、三七粉。2015年,集團先後購買習酒窖藏1988等白酒293瓶,金額14.27萬元;購買奔富407等紅酒186瓶,金額5.18萬元;購買帝泊普洱茶珍等茶葉7.12萬元,購買三七粉等4.4萬元。


違規發放獎金。雲南城投海東投資開發公司違規把45.7萬元獎金髮放給2015年公司所有在職員工。


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集團下屬的成都會展集團總經理的辦公室面積127.47平方米,超出規定面積77.47平方米。


頂風違紀特別嚴重


通報中的問題,基本都是2015年以來發生的,其中不少是在十九大以後,最新的問題發生在今年1月。從各種數字就可以看出來,這個企業從上到下的領導和員工,似乎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毫無感覺”,我行我素,不知收斂——


集團領導班子成員10人違規乘坐飛機頭等艙276次,超標準金額共計307194元。


集團本部2015年至2017年違規購買酒、茶等共計93.75萬元,其中購買酒81.44萬元,購買茶葉、三七粉等12.31萬元。最多一次是2016年,一共買了55批次,50.36萬元。


集團下屬水務投資公司12家下屬企業違規購買酒、茶共計26.19萬元。


集團下屬企業10名領導人員辦公室面積超標,超標面積最多的一名領導幹部,超標了81.2平方米。


這次的通報,見人見事見細節,違規購買的酒、茶是什麼牌子、買了多少、均價是多少、花了多少錢,一一詳列。誰申請,誰批准,誰簽字,誰經辦,誰負領導責任,誰負直接責任,分得一清二楚。就算一些違規問題是集體決定,也分清責任,該是誰的責任就處理誰,該追責到哪一級就追責到哪一級,不是隻抓着具體報賬、辦事的人背鍋,領導幹部、關鍵少數纔是重點。


雲南城投集團的教訓,對其他單位企業、黨員幹部也是個警醒:第一,整治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還會繼續發力,沒有鬆一鬆、歇歇腳的可能性。第二,國企不是世外桃源,沒有特殊待遇,國企幹部同樣是黨的領導幹部,國企管理人員也是國家監察的對象,違規違紀,決不縱容。第三,紀檢監察機關乾的就是監督的活,就是要堅決處置這些破壞黨同人民羣衆血肉聯繫的人和事。


更多內容,爲您推薦


一個國有企業,竟脫離黨的領導和監督長達8年……


有“病”不治終入膏肓,市委原常委退休14個月後被查處


這個省連續5天發佈10起廳級幹部被查處消息……


這假造的,辣眼睛!


怎麼監督公權力?今後反腐怎麼幹?三大舉措已敲定!


四中全會《決定》中,有個詞出現了5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