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超生被辭始末,官方:知法違法多次教育拒配合

| 新浪新聞

近日,廣東雲浮民警因生三胎被單位辭退一事引發關注。當事民警薛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妻子謝女士生孩子前,他曾去當地衛健部門諮詢相關政策,當時對方回覆稱僅會被處分,不會開除,故夫妻二人決定將孩子留下。結果,不僅他本人因此丟掉工作,作爲教師的妻子也被學校辭退。



薛銳權在整理申訴材料。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攝


去年5月底,廣東省修改了計生條例,刪除了“超生即開除”的明確表述。回顧薛、謝夫妻因“超生”被辭退、開除一事,不難發現,爭議的焦點主要在於單位自定頂格處罰是否合適。


意外懷孕,曾打算流產


被辭退前,44歲薛銳權已經當了19年的民警。1999年從北京體育大學畢業,隨後進入雲浮市公安局工作,於2015年9月擔任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


從警以來,薛銳權獲過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2次個人嘉獎、2次先進個人。他自稱,在整個當地公安系統中,他都屬於業務能力突出、獲得榮譽多的民警。


雲浮市公安局。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攝


2006年8月,薛銳權與前妻育有一女。離婚後孩子母親。2012年1月,薛銳權與教師妻子謝崢玲結婚生育一子。


2012年10月,二人離婚,2016年5月復婚後又生育一女,這是薛銳權的第三個孩子。當時二胎政策已全面放開,當地計生部門認定,這個孩子屬於政策內生育,未“超生”。


自2017年9月謝崢玲懷孕,二人均稱,這純屬意外,他們沒計劃再要孩子。薛銳權還解釋說,他們上有4個老人,下有2個孩子,負擔已經很重了,也不具備再要孩子的經濟條件。



他們留意到,廣東省已修改計生條例,刪除了“超生即開除”的明確表述。薛、謝二人表示,瞭解計生條例已修改後,他們曾向省、市、區的衛計部門諮詢,得到的答覆是:會被處分,但不用被開除。


如廣東省總工會官方微博在轉發相關解讀文章時表示,“不管公務員還是國企職員還是私企員工,超生不開除了”,但更爲嚴謹的表述應爲,公職人員“超生”,不必然作開除處分。


2018年9月開始,因未流產,謝崢玲明顯感覺到,來自學校的壓力越來越大了,“那段時間,除了上課,就是(被)做思想工作”。她表示,曾跟校領導提過最新修改的計生條例,校領導稱學校未收到相關文件,還反問她:如果不用開除,之前因“超生”被開除的老師怎麼交代。


薛銳權說,到2018年10月,懷孕已近6個月,再引產屬於大月份引產,被醫生告知“不排除會危及大人的生命安全”,他不能去冒這個風險;他也曾向單位要求出證明,證明是單位要求其妻子引產,但被單位拒絕。


人口學者何亞福表示,如果在生育前,謝崢玲曾被催促做大月份引產,這也和相關政策有衝突。


未生育前作出辭退決定,被質疑程序違規


2018年12月21日,薛銳權被停職60天。薛銳權說,停職後,他的工作就是“打雜”,還被安排掃地。


薛銳權計劃申訴,但材料還沒準備好,辭退決定就來了。他記得,2018年12月29日下午3時許,他正在外面掃地,接到通知說回單位開會。開會前,相關人員問他,採不採取補救措施,自己辭不辭職,他當場拒絕,隨後就被宣佈辭退決定。


被辭退時,薛銳權的第四個孩子還未出生。他認爲,孩子出生後,計生部門纔會認定其“超生”,而市公安局在孩子未出生前作出辭退決定,程序上已違規。


何亞福也表示,孩子未出生前,衛計部門不會認定“超生”,因而公安機關在孩子未出生前辭退,程序上存在問題。



在此前的通報中,雲浮市公安局表示,薛銳權作爲民警和公務員,知法違法,市公安局對其多次教育仍無轉變,認定其已不適合繼續在公安機關工作。


雲浮市公安局工作人員此前接受封面新聞採訪時表示,“單位肯定是不會隨隨便便就辭退一位公務員,薛銳權被辭退,是因爲他的超生帶來了一些衍生問題。在多次溝通無果的情況下,纔將他辭退。”



雲浮市公安局的答辯書,對孩子未出生前辭退薛銳權作出解釋。受訪者供圖


“走完所有申訴渠道無果,才選擇網絡曝光”


今年3月,生下孩子2個月後,謝崢玲被行政開除。


薛、謝二人認爲辭退、開除的處分過於嚴厲,不服,走上了申訴之路。爲了申訴,薛銳權至今未領每月3000元、共20個月的辭退費。


今年3月,薛銳權向雲浮市委組織部申訴。3個月後,市委組織部維持了市公安局的辭退決定。之後,薛銳權向雲浮市公務員局公務員申訴公正委員會申訴,後者依舊維持辭退決定。


與此同時,謝崢玲向云城區教育局申請複覈,複覈維持了開除決定。之後,她又向雲浮市教育局申訴,對方作出不予受理決定。今年9月,謝崢玲向云城區法院提出訴訟,該法院作出不予立案決定。




2019月3月,云城區對謝崢玲作出行政開除決定。受訪者供圖


薛、謝二人沒有工作後,其家庭經濟上陷入困難。薛銳權說,過去,他每月工資六七千元,妻子每月工資三四千元,才能負擔一家老小的生活開支以及每月3500多元的房貸、1900多元的裝修貸;現在沒了工作,還有多個老人、小孩要養,只能靠以前的積蓄和他人接濟度日。


薛銳權稱,因手頭拮据,家裏已停過2次電。11月9日,謝崢玲接到詐騙電話,被騙了5000元,她給丈夫打電話時,忍不住哭了。讓薛、謝擔憂的還有計生罰款,共計15萬餘元。


薛銳權表示,他們的訴求自始至終都沒變過,希望上級有關部門重視、介入,取消辭退、開除決定,恢復他們夫妻的工作,其他任何處分結果都能接受。


爭議中的頂格處罰


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之前,“超生即開除”的規定存在於不少地方人口與計生條例中。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許多地方修改後的人口與計生條例,依然保留了相關規定。


去年5月底,廣東修改計生條例,刪除原第四十條“超生即開除”的明確表述,對公職人員“超生”採取行政處分。值得注意到的是,行政處分包含開除,何種情況下適應開除處分,並由誰來裁定,沒有更爲細緻的規定或解釋。


同年7月,廣東省高院發佈的《廣東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關於勞動人事爭議仲裁與訴訟銜接若干意見》顯示,如果用人單位以勞動者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爲由解除勞動合同的,應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律責任。


然而,公職人員“超生”,是否要頂格處罰,“超生者”和所屬單位容易存在分歧。

近日,廣東地區三名公職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他們均因“超生”被單位開除,目前正在申訴中;因多種因素考慮,暫時不願意事件曝光。


人口專家黃文政向澎湃新聞表示,當前,中國人口出生率低,但現實情況是,計劃生育政策並未取消,各地的相關政策也有所差異。公職人員若“超生”就開除,這種頂格處罰的方式,從法理上說,也可以說是合法的,但不合情合理,值得商榷。


源:澎湃新聞、新京報

更多新聞









女教師墜亡前10分鐘牙齒被丈夫打掉,警方:不予立

大連殺人男孩只收容三年,警方表示無奈,已頂格處理

玩笑要慎重!男子開玩笑把鄰居笑死,檢方判賠償6萬

“200萬僱兇殺人”遭中間商賺差價,轉手4次結局太魔幻
































民警超生被辭始末,官方:知法違法多次教育拒配合

| 新浪新聞

近日,廣東雲浮民警因生三胎被單位辭退一事引發關注。當事民警薛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妻子謝女士生孩子前,他曾去當地衛健部門諮詢相關政策,當時對方回覆稱僅會被處分,不會開除,故夫妻二人決定將孩子留下。結果,不僅他本人因此丟掉工作,作爲教師的妻子也被學校辭退。



薛銳權在整理申訴材料。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攝


去年5月底,廣東省修改了計生條例,刪除了“超生即開除”的明確表述。回顧薛、謝夫妻因“超生”被辭退、開除一事,不難發現,爭議的焦點主要在於單位自定頂格處罰是否合適。


意外懷孕,曾打算流產


被辭退前,44歲薛銳權已經當了19年的民警。1999年從北京體育大學畢業,隨後進入雲浮市公安局工作,於2015年9月擔任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


從警以來,薛銳權獲過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2次個人嘉獎、2次先進個人。他自稱,在整個當地公安系統中,他都屬於業務能力突出、獲得榮譽多的民警。


雲浮市公安局。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攝


2006年8月,薛銳權與前妻育有一女。離婚後孩子母親。2012年1月,薛銳權與教師妻子謝崢玲結婚生育一子。


2012年10月,二人離婚,2016年5月復婚後又生育一女,這是薛銳權的第三個孩子。當時二胎政策已全面放開,當地計生部門認定,這個孩子屬於政策內生育,未“超生”。


自2017年9月謝崢玲懷孕,二人均稱,這純屬意外,他們沒計劃再要孩子。薛銳權還解釋說,他們上有4個老人,下有2個孩子,負擔已經很重了,也不具備再要孩子的經濟條件。



他們留意到,廣東省已修改計生條例,刪除了“超生即開除”的明確表述。薛、謝二人表示,瞭解計生條例已修改後,他們曾向省、市、區的衛計部門諮詢,得到的答覆是:會被處分,但不用被開除。


如廣東省總工會官方微博在轉發相關解讀文章時表示,“不管公務員還是國企職員還是私企員工,超生不開除了”,但更爲嚴謹的表述應爲,公職人員“超生”,不必然作開除處分。


2018年9月開始,因未流產,謝崢玲明顯感覺到,來自學校的壓力越來越大了,“那段時間,除了上課,就是(被)做思想工作”。她表示,曾跟校領導提過最新修改的計生條例,校領導稱學校未收到相關文件,還反問她:如果不用開除,之前因“超生”被開除的老師怎麼交代。


薛銳權說,到2018年10月,懷孕已近6個月,再引產屬於大月份引產,被醫生告知“不排除會危及大人的生命安全”,他不能去冒這個風險;他也曾向單位要求出證明,證明是單位要求其妻子引產,但被單位拒絕。


人口學者何亞福表示,如果在生育前,謝崢玲曾被催促做大月份引產,這也和相關政策有衝突。


未生育前作出辭退決定,被質疑程序違規


2018年12月21日,薛銳權被停職60天。薛銳權說,停職後,他的工作就是“打雜”,還被安排掃地。


薛銳權計劃申訴,但材料還沒準備好,辭退決定就來了。他記得,2018年12月29日下午3時許,他正在外面掃地,接到通知說回單位開會。開會前,相關人員問他,採不採取補救措施,自己辭不辭職,他當場拒絕,隨後就被宣佈辭退決定。


被辭退時,薛銳權的第四個孩子還未出生。他認爲,孩子出生後,計生部門纔會認定其“超生”,而市公安局在孩子未出生前作出辭退決定,程序上已違規。


何亞福也表示,孩子未出生前,衛計部門不會認定“超生”,因而公安機關在孩子未出生前辭退,程序上存在問題。



在此前的通報中,雲浮市公安局表示,薛銳權作爲民警和公務員,知法違法,市公安局對其多次教育仍無轉變,認定其已不適合繼續在公安機關工作。


雲浮市公安局工作人員此前接受封面新聞採訪時表示,“單位肯定是不會隨隨便便就辭退一位公務員,薛銳權被辭退,是因爲他的超生帶來了一些衍生問題。在多次溝通無果的情況下,纔將他辭退。”



雲浮市公安局的答辯書,對孩子未出生前辭退薛銳權作出解釋。受訪者供圖


“走完所有申訴渠道無果,才選擇網絡曝光”


今年3月,生下孩子2個月後,謝崢玲被行政開除。


薛、謝二人認爲辭退、開除的處分過於嚴厲,不服,走上了申訴之路。爲了申訴,薛銳權至今未領每月3000元、共20個月的辭退費。


今年3月,薛銳權向雲浮市委組織部申訴。3個月後,市委組織部維持了市公安局的辭退決定。之後,薛銳權向雲浮市公務員局公務員申訴公正委員會申訴,後者依舊維持辭退決定。


與此同時,謝崢玲向云城區教育局申請複覈,複覈維持了開除決定。之後,她又向雲浮市教育局申訴,對方作出不予受理決定。今年9月,謝崢玲向云城區法院提出訴訟,該法院作出不予立案決定。




2019月3月,云城區對謝崢玲作出行政開除決定。受訪者供圖


薛、謝二人沒有工作後,其家庭經濟上陷入困難。薛銳權說,過去,他每月工資六七千元,妻子每月工資三四千元,才能負擔一家老小的生活開支以及每月3500多元的房貸、1900多元的裝修貸;現在沒了工作,還有多個老人、小孩要養,只能靠以前的積蓄和他人接濟度日。


薛銳權稱,因手頭拮据,家裏已停過2次電。11月9日,謝崢玲接到詐騙電話,被騙了5000元,她給丈夫打電話時,忍不住哭了。讓薛、謝擔憂的還有計生罰款,共計15萬餘元。


薛銳權表示,他們的訴求自始至終都沒變過,希望上級有關部門重視、介入,取消辭退、開除決定,恢復他們夫妻的工作,其他任何處分結果都能接受。


爭議中的頂格處罰


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之前,“超生即開除”的規定存在於不少地方人口與計生條例中。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許多地方修改後的人口與計生條例,依然保留了相關規定。


去年5月底,廣東修改計生條例,刪除原第四十條“超生即開除”的明確表述,對公職人員“超生”採取行政處分。值得注意到的是,行政處分包含開除,何種情況下適應開除處分,並由誰來裁定,沒有更爲細緻的規定或解釋。


同年7月,廣東省高院發佈的《廣東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關於勞動人事爭議仲裁與訴訟銜接若干意見》顯示,如果用人單位以勞動者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爲由解除勞動合同的,應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律責任。


然而,公職人員“超生”,是否要頂格處罰,“超生者”和所屬單位容易存在分歧。

近日,廣東地區三名公職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他們均因“超生”被單位開除,目前正在申訴中;因多種因素考慮,暫時不願意事件曝光。


人口專家黃文政向澎湃新聞表示,當前,中國人口出生率低,但現實情況是,計劃生育政策並未取消,各地的相關政策也有所差異。公職人員若“超生”就開除,這種頂格處罰的方式,從法理上說,也可以說是合法的,但不合情合理,值得商榷。


源:澎湃新聞、新京報

更多新聞









女教師墜亡前10分鐘牙齒被丈夫打掉,警方:不予立

大連殺人男孩只收容三年,警方表示無奈,已頂格處理

玩笑要慎重!男子開玩笑把鄰居笑死,檢方判賠償6萬

“200萬僱兇殺人”遭中間商賺差價,轉手4次結局太魔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