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萬打賞女主播,好大的手筆!

| 央視網




近日,貴州省盤州市一些單位對黨員幹部開展警示教育,對該市保田鎮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服務中心勞動保障協管員顧典龍挪用羣衆醫療保險費和養老保險費用於網絡遊戲的違紀違法案例進行剖析。


因沉迷網遊引發職務犯罪,顧典龍並非孤例。近年來,人們的生活越來越依賴網絡,一些領導幹部所沾染的不良嗜好也添了一些“時代色彩”,比如迷戀視頻直播、網絡博彩、網絡遊戲等等。我們梳理了部分典型案例,告誡黨員幹部嚴格約束自己,釐清網絡與現實的邊界。


有人在“買買買”中迷失了方向。從2016年1月至2019年2月期間,浙江省建德市道路運輸管理處財務科原科長包淥瓊以虛列人員套取工資、獎金、補貼的手段,作案百餘起,貪污公款307萬元,其中242萬元用於網購水晶飾品。


2016年1月,她試探性地冒用了一個已調離人員的名義套取公款16979.4元,這筆錢很快被她轉賬到自己的支付寶賬號用於網購消費。這年10月,一家經營水晶的網店進入包淥瓊的視野,她的虛榮心很快就被這些水晶首飾俘獲,花了七萬元購買了第一個紅紋石的吊墜首飾。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怎麼能弄到更多的錢,去買更多的水晶首飾,變成了她每天想得最多的事情。“每次得到首飾的那兩天都會特別開心。


可是,很快地,我的心裏就開始空虛,就想去網購更漂亮更貴的首飾。” 包淥瓊說。三年來,她一隻手上會戴四五條手串、三四隻戒指,珠光寶氣的打扮讓她得到了“我是公主”的滿足。被調查之後,家人從她的櫃子裏找出了84件首飾,其中看起來差別甚微的手串竟然有34串。包淥瓊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因貪污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40萬元。


有人把公款“換成”了遊戲裝備。顧某大學畢業後進入江蘇省一家事業單位工作,後調入蘇州市某學院。起初,這個話不多的小夥子工作認真勤懇,但到2013年癡迷於網遊後,一切都改變了。遊戲充值、購買VIP和高級裝備,顧某越陷越深,經濟上漸漸入不敷出。


膨脹的遊戲癮撕裂了他的工作生活,他開始透支信用卡,通過網絡和金融機構借貸,還變賣了房產。2017年3月,顧某在擔任某培訓班班主任期間,負責協調培訓班的收費清結工作,培訓結束後,顧某讓培訓方將13萬餘元培訓費打入自己賬戶。


直到2017年底,顧某仍然沒有將培訓費交到學校賬上。2018年1月,在學院領導追問培訓費去向時,顧某交代了自己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實,在學院領導陪同下到蘇州市虎丘區監委投案。顧某因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有人侵吞公款“打賞”給主播。1987年出生的國某,曾任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城管局財務出納。2015年3月至2018年11月期間,利用擔任出納的身份便利,國某侵吞單位經費、保險費用、公益崗費用等,並私自編制多個虛假撥款申請文件及材料套取資金,總計人民幣1300萬餘元。上述款項均用於其個人充值某網絡直播平臺打賞女主播、給女主播購買物品及個人揮霍。


今年8月,國某因貪污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與國某一樣“衷情”網絡直播的,還有江蘇一衛生院女會計倪某,作爲資深網迷,倪某經常參與網絡平臺的直播。


爲了引起主播的關注,需要不斷地購買禮物“打賞”。但倪某剛工作不久,收入有限,家裏經濟也不寬裕,她就把心思動到了自己掌控的錢款上。在一年的時間裏,倪某貪污164萬元公款,其中用於網絡直播平臺打賞的就有60多萬元。倪某以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個月。


還有人因爲網絡博彩把“黑手”伸向了羣衆的搬遷款。1988年出生的董韋,曾擔任湖南省永順縣芙蓉鎮易地扶貧搬遷辦公室專幹。董韋在瀏覽網頁時,看到一個網站賭球的廣告。因對體育賽事感興趣,於是點擊進去並註冊了賬號,玩足球投注,押全場進球數。


剛開始他一場押10元,有輸有贏,漸漸地,賭注越來越大,上升到了七八萬元一次,結果變成了輸多贏少。爲了將輸掉的錢找補回來,越陷越深的董韋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2017年9月,董韋負責收取和保管該鎮易地搬遷太坪二期搬遷農戶繳納的自籌資金150餘萬元。他陸續將錢款取出,充值到網絡賭博賬戶。2019年5月,董韋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通過這些案例,我們不無惋惜地看到,一些黨員幹部被愛好或不良嗜好絆了腳,誘發了腐敗問題,教訓十分深刻。透過這些案例可以看到,不少違紀違法黨員幹部是80後、90後的年輕人。


作爲伴隨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年輕幹部容易接受新生事物,但也更易受到網上不良文化的影響。有的年輕幹部經受考驗少、意志力薄弱,往往經不住誘惑,爲了所謂“興趣”,不惜鋌而走險、違法亂紀。因此,必須加強對黨員幹部的紀法教育,以案中人的教訓爲戒,切勿認爲小小嗜好無傷大雅。


還要看到,這些違紀違法問題之所以發生,與所在單位內控機制不完善、管理制度不健全、監管缺位有很大關係。案例中的違紀違法幹部手中的權力並不算大,卻能多次斂財,從惴惴不安到心安理得,從心虛膽怯到若無其事,原本提心吊膽的“偶發性伸手”也成了輕車熟路的“薅羊毛”,在違紀違法的路上越走越遠。


因此,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注重標本兼治,關口前移、防範在先,建章立制、堵塞漏洞。一方面,加強風險防控,構建權力規範化運行體系,明確規範權力運行流程,有效減少權力暗箱操作的空間。另一方面,規範基層財政管理,制定財政資金賬戶管理辦法,嚴格賬戶審批、監控,從源頭上加強資金監管。


編輯:吳明澤
責任編輯:孟夏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人民網






























1300萬打賞女主播,好大的手筆!

| 央視網




近日,貴州省盤州市一些單位對黨員幹部開展警示教育,對該市保田鎮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服務中心勞動保障協管員顧典龍挪用羣衆醫療保險費和養老保險費用於網絡遊戲的違紀違法案例進行剖析。


因沉迷網遊引發職務犯罪,顧典龍並非孤例。近年來,人們的生活越來越依賴網絡,一些領導幹部所沾染的不良嗜好也添了一些“時代色彩”,比如迷戀視頻直播、網絡博彩、網絡遊戲等等。我們梳理了部分典型案例,告誡黨員幹部嚴格約束自己,釐清網絡與現實的邊界。


有人在“買買買”中迷失了方向。從2016年1月至2019年2月期間,浙江省建德市道路運輸管理處財務科原科長包淥瓊以虛列人員套取工資、獎金、補貼的手段,作案百餘起,貪污公款307萬元,其中242萬元用於網購水晶飾品。


2016年1月,她試探性地冒用了一個已調離人員的名義套取公款16979.4元,這筆錢很快被她轉賬到自己的支付寶賬號用於網購消費。這年10月,一家經營水晶的網店進入包淥瓊的視野,她的虛榮心很快就被這些水晶首飾俘獲,花了七萬元購買了第一個紅紋石的吊墜首飾。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怎麼能弄到更多的錢,去買更多的水晶首飾,變成了她每天想得最多的事情。“每次得到首飾的那兩天都會特別開心。


可是,很快地,我的心裏就開始空虛,就想去網購更漂亮更貴的首飾。” 包淥瓊說。三年來,她一隻手上會戴四五條手串、三四隻戒指,珠光寶氣的打扮讓她得到了“我是公主”的滿足。被調查之後,家人從她的櫃子裏找出了84件首飾,其中看起來差別甚微的手串竟然有34串。包淥瓊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因貪污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40萬元。


有人把公款“換成”了遊戲裝備。顧某大學畢業後進入江蘇省一家事業單位工作,後調入蘇州市某學院。起初,這個話不多的小夥子工作認真勤懇,但到2013年癡迷於網遊後,一切都改變了。遊戲充值、購買VIP和高級裝備,顧某越陷越深,經濟上漸漸入不敷出。


膨脹的遊戲癮撕裂了他的工作生活,他開始透支信用卡,通過網絡和金融機構借貸,還變賣了房產。2017年3月,顧某在擔任某培訓班班主任期間,負責協調培訓班的收費清結工作,培訓結束後,顧某讓培訓方將13萬餘元培訓費打入自己賬戶。


直到2017年底,顧某仍然沒有將培訓費交到學校賬上。2018年1月,在學院領導追問培訓費去向時,顧某交代了自己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實,在學院領導陪同下到蘇州市虎丘區監委投案。顧某因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有人侵吞公款“打賞”給主播。1987年出生的國某,曾任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城管局財務出納。2015年3月至2018年11月期間,利用擔任出納的身份便利,國某侵吞單位經費、保險費用、公益崗費用等,並私自編制多個虛假撥款申請文件及材料套取資金,總計人民幣1300萬餘元。上述款項均用於其個人充值某網絡直播平臺打賞女主播、給女主播購買物品及個人揮霍。


今年8月,國某因貪污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與國某一樣“衷情”網絡直播的,還有江蘇一衛生院女會計倪某,作爲資深網迷,倪某經常參與網絡平臺的直播。


爲了引起主播的關注,需要不斷地購買禮物“打賞”。但倪某剛工作不久,收入有限,家裏經濟也不寬裕,她就把心思動到了自己掌控的錢款上。在一年的時間裏,倪某貪污164萬元公款,其中用於網絡直播平臺打賞的就有60多萬元。倪某以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個月。


還有人因爲網絡博彩把“黑手”伸向了羣衆的搬遷款。1988年出生的董韋,曾擔任湖南省永順縣芙蓉鎮易地扶貧搬遷辦公室專幹。董韋在瀏覽網頁時,看到一個網站賭球的廣告。因對體育賽事感興趣,於是點擊進去並註冊了賬號,玩足球投注,押全場進球數。


剛開始他一場押10元,有輸有贏,漸漸地,賭注越來越大,上升到了七八萬元一次,結果變成了輸多贏少。爲了將輸掉的錢找補回來,越陷越深的董韋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2017年9月,董韋負責收取和保管該鎮易地搬遷太坪二期搬遷農戶繳納的自籌資金150餘萬元。他陸續將錢款取出,充值到網絡賭博賬戶。2019年5月,董韋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通過這些案例,我們不無惋惜地看到,一些黨員幹部被愛好或不良嗜好絆了腳,誘發了腐敗問題,教訓十分深刻。透過這些案例可以看到,不少違紀違法黨員幹部是80後、90後的年輕人。


作爲伴隨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年輕幹部容易接受新生事物,但也更易受到網上不良文化的影響。有的年輕幹部經受考驗少、意志力薄弱,往往經不住誘惑,爲了所謂“興趣”,不惜鋌而走險、違法亂紀。因此,必須加強對黨員幹部的紀法教育,以案中人的教訓爲戒,切勿認爲小小嗜好無傷大雅。


還要看到,這些違紀違法問題之所以發生,與所在單位內控機制不完善、管理制度不健全、監管缺位有很大關係。案例中的違紀違法幹部手中的權力並不算大,卻能多次斂財,從惴惴不安到心安理得,從心虛膽怯到若無其事,原本提心吊膽的“偶發性伸手”也成了輕車熟路的“薅羊毛”,在違紀違法的路上越走越遠。


因此,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注重標本兼治,關口前移、防範在先,建章立制、堵塞漏洞。一方面,加強風險防控,構建權力規範化運行體系,明確規範權力運行流程,有效減少權力暗箱操作的空間。另一方面,規範基層財政管理,制定財政資金賬戶管理辦法,嚴格賬戶審批、監控,從源頭上加強資金監管。


編輯:吳明澤
責任編輯:孟夏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