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千萬粉絲的馮提莫,也決定不了自己該化什麼妝

| 爲你寫一個故事


01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喜歡打遊戲,而且因爲以前的工作原因,對遊戲直播行業的關注也比較多,連續幾年的遊戲直播節我都有關注過。

玩遊戲的,基本上都知道幾個有名的主播,比如唱《童話鎮》的陳一發兒,或者唱《佛系少女》的馮提莫等等。

今年九月底,馮提莫從鬥魚解約,很多人猜測說,她可能不太滿足於僅僅做一個主播,有更好的發展規劃。

然後今天,我就看到她參與了騰訊視頻的綜藝節目《口紅王子》,還在節目裏宣傳了她的新專輯和演唱會。

其實她現在的人氣,以及在舞臺上的氣質,已經很接近於一個職業歌手藝人了,或許這也是她真正想要的。

她想要脫離網紅的身份,去做藝人明星。


這也是很多主播的夢想——畢竟網紅和明星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比如都對顏值要求比較高,都需要一定的才藝,需要粉絲的支持等等。

但事實上,這種轉型是有難度的。

陌陌主播張鑫磊、抖音帶貨型紅人鹿小草、中櫻桃的CheeryGirls都參加過火箭少女101的選拔,但最後都沒能出道。

週二珂和阿冷發了單曲、開過演唱會,但也一直只活躍在小圈子裏。

好像網紅和明星,看似一線之隔,卻始終自帶天然屏障。

馮提莫說,她連化什麼樣的妝,粉絲都會干涉。


只是打扮得比較粉嫩,粉絲就直接吐槽她像“如花”,而且直言不諱地要求她“改回去”。

她也提到,自己雖然有很多不同顏色的美瞳,但如果直播,還是隻會戴深顏色的——因爲擔心粉絲覺得“區別太大了”。



甚至連打個耳洞,都要在直播裏面先問問粉絲,還被粉絲集體投票反對……

另一位網紅,一場直播賣出3.5億元產品,打破銷售記錄的電商主播薇婭也提到,自己有同樣的困惑。

她嘗試了一套歐美系妝容。



被毒舌的粉絲直接說成“中毒了”。



薇婭的人氣熱度比李佳琦還要高,而且她本身就是一個經常給粉絲推薦種草美妝產品的主播,大家的印象裏面,可能都是她在教女孩子打扮。

但其實,她自己打扮成什麼樣子,依然要遵循着粉絲的心情來。

02

爲什麼會這樣?

主播網紅,和明星最大的差別,是他們和粉絲之間,有沒有“一定程度的距離感”

網紅和明星都需要粉絲,喜歡他們的人越多,他們的咖位就越高,也會有越多的收入。

但是,粉絲對主播的喜歡和對明星的喜歡總是不太一樣的。

我們過去看到的明星,往往是“一夜爆紅”,從完全不知道這個人,到ta突然演了一個劇,或者唱了一首歌,一夜之間家喻戶曉。

我們看到這個人,聽到ta名字的時候,ta就已經是“明星”了。

所以粉絲追明星,通常一開始就會覺得他們很遙遠,他們在臺上粉絲在臺下,想互動一下都非常難,如果明星稍微高冷一點,粉絲可能再怎麼追,都沒辦法和明星哪怕是說上一句話。

在粉絲的圈子裏這也正常,有的粉絲甚至會認爲,明星不搭理粉絲纔是對的,否則就算是“私聯”,反而會引起不滿和脫粉。

但喜歡主播的話,接近她們就容易得多,你花錢多送點禮物,她們總是會和你互動。

甚至很多主播一開始沒什麼名氣,從幾百粉到千萬粉都是被見證着走過來的,粉絲們就是會認爲,這個所謂的“人氣主播”,一開始都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可能就是街上擦肩而過的,長得好看一點的女孩子。

她能有今天的地位,就是我們粉絲“捧紅”的。

這種“養成感”會一定程度上削弱她們的“偶像光環”,很多粉絲也就會理所應當地覺得,因爲我們“養成”了你,給你提要求就沒什麼毛病。

還有一個事實是,現在越來越多的明星,也開始走“養成系”了。

這源於日韓“愛豆文化”。

在日韓,“偶像明星”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他們的使命就是爲粉絲販賣夢想,成爲粉絲精神世界裏的一個寄託,粉絲爲他們付費,同時也就可以決定他們成爲什麼樣的人——

甜美,帥氣,溫柔,高冷,所有的性格和氣質,只要你付費,“愛豆”們就想盡辦法滿足你。


這就是“人設”。

讓你看着,甚至是參與着明星的成長,擁有“我親手培養了一個我喜歡的人”的體驗。

火箭少女101裏面的吳宣儀,前段時間一直在被吐槽,說她太喜歡眨眼睛賣萌,有一種“過度甜膩”的感覺。


還有人統計出來,說她在一段舞蹈裏,不到兩分鐘就眨了18次眼睛。


吳宣儀參加了第一期《口紅王子》,正面迴應了這一點。


她說,在舞臺上她自己也不知道哪一秒鏡頭會切過來,所以她只能“每一秒都珍惜,把所有的部分做滿”

黑粉因此而指責她“過度甜膩”,但事實上,可能眨眼睛,賣萌,都只是吳宣儀工作中對錶情的要求,和要求她做出舞蹈動作沒什麼區別。

她真的喜歡不停地刻意眨眼睛嗎?

我自己試了試兩分鐘眨18下眼睛,真的不是很好受,我想沒有人會故意喜歡這麼做。

而她真實的性格,也未必就是甜膩的少女類型,甚至何炅對她的評價是“木糖醇女孩”——看上去很甜,其實沒什麼糖分。


所有舞臺上的部分,都是給粉絲看的,本質上,是粉絲喜歡的而已。

那麼一個問題是,藝人到底有沒有必要爲了迎合粉絲改變自己?

也分人。

如果你從一開始走的是實力路線,你有非常多的好作品,別人想要的是你的作品,那你爲人稍微任性一點,粉絲反而會覺得real,對你包容很多。

就像沒有人會指責王菲太清高,沒有人會說周杰倫對粉絲態度不好一樣。

但吳宣儀能夠成爲火箭少女101的成員,離不開粉絲花着錢一票一票打榜投上去,她除了要提高唱跳能力,產出好的作品之外,不可避免的是,她同時也必須要照顧粉絲的情緒。

粉絲喜歡她,可能就是喜歡她可愛,甚至就是喜歡她“甜膩”,像個小女孩的樣子。

對她來說,根本不存在“爲了粉絲改變自己”,而是,她本來就在扮演粉絲心目中的那個人。

她努力扮演可愛,努力練習“wink”,本質上和她努力唱歌跳舞是一樣的,都是她的工作,都是她敬業的一部分。

這纔是真相——明星也好,網紅也好,光環,往往就伴隨着假面。

03

不過在《口紅王子》裏,她們的假面或許可以暫時摘下來一會兒。

這是一檔挺新奇的綜藝,它宣稱自己首檔以男性視角關注女性美的時尚綜藝秀”。

所有的女明星上臺都必須素顏,然後讓男嘉賓爲她們重新化妝。

沈夢辰說,就連杜海濤都是交往了兩三年纔看到她不化妝的樣子。


但上了節目照樣會把妝卸掉。



然後,被毫無經驗的男嘉賓把臥蠶化成了這個樣子……


我一個直男都看笑了……

不過,也就是在這種很輕鬆,很好玩的氛圍下面,無論網紅還是明星,或許才都能暫時摘下人設,以開玩笑的方式說幾句自己心裏真實的困惑和感悟。

最初關注這檔節目,是我公司裏有幾個女生在看,剛好我的微店也賣一些美妝產品,想着去了解一下,看看有沒有好的產品。

後來我也發現,它不僅僅是教化妝,還探討了挺多情感層面的話題。

比如女生追星,男朋友應該是什麼態度。


以及男生如何看待女生素顏約會,女生又最喜歡,或者最不喜歡男生怎麼穿搭。


沈夢辰直接吐槽,即使是杜海濤,她也受不了他把衣服紮在褲子裏。


結果場上男生都中槍了……



包括最新一期,馮提莫推薦了她的“懶人化妝神器”,說這樣可以讓她化妝快一點。


馮提莫說,她每天都要很趕時間,這樣纔可以多學一首歌,多配一點音,工作效率更高一點。

這也是我們當下很多年輕人生活的真實寫照——什麼都很快。

我現在看絕大部分的劇,基本都是1.5倍速,但凡劇情稍微抓不住我,立刻就快進。

交朋友也一樣,很快地熟悉起來,一旦發現沒什麼共同語言,也很快地疏遠。

而節省下來的時間,也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是好是壞,但這確實已經成爲了我們的日常。

聊這些話題的時候,大家也都是輕鬆愉快的,沒什麼烏煙瘴氣的性別對立或者焦慮情緒的煽動,更多的像是在開玩笑,插科打諢中,架起了一道人與人互相理解的橋樑。

至少我覺得,沒有想象中那種“直男看美妝類節目”的尷尬感,反而get了挺多新的知識,也瞭解了一些女生感興趣的娛樂八卦,能和女孩子多一點談資。

實在不行,趁着雙十一還在進行中,也能趕緊多認識幾個色號,幫女朋友和女性朋友種個草……


那麼,回到今天的話題:你覺得藝人該受粉絲的約束嗎?



↓點擊閱讀原文,觀看《口紅王子》第三期~































有一千萬粉絲的馮提莫,也決定不了自己該化什麼妝

| 爲你寫一個故事


01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喜歡打遊戲,而且因爲以前的工作原因,對遊戲直播行業的關注也比較多,連續幾年的遊戲直播節我都有關注過。

玩遊戲的,基本上都知道幾個有名的主播,比如唱《童話鎮》的陳一發兒,或者唱《佛系少女》的馮提莫等等。

今年九月底,馮提莫從鬥魚解約,很多人猜測說,她可能不太滿足於僅僅做一個主播,有更好的發展規劃。

然後今天,我就看到她參與了騰訊視頻的綜藝節目《口紅王子》,還在節目裏宣傳了她的新專輯和演唱會。

其實她現在的人氣,以及在舞臺上的氣質,已經很接近於一個職業歌手藝人了,或許這也是她真正想要的。

她想要脫離網紅的身份,去做藝人明星。


這也是很多主播的夢想——畢竟網紅和明星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比如都對顏值要求比較高,都需要一定的才藝,需要粉絲的支持等等。

但事實上,這種轉型是有難度的。

陌陌主播張鑫磊、抖音帶貨型紅人鹿小草、中櫻桃的CheeryGirls都參加過火箭少女101的選拔,但最後都沒能出道。

週二珂和阿冷發了單曲、開過演唱會,但也一直只活躍在小圈子裏。

好像網紅和明星,看似一線之隔,卻始終自帶天然屏障。

馮提莫說,她連化什麼樣的妝,粉絲都會干涉。


只是打扮得比較粉嫩,粉絲就直接吐槽她像“如花”,而且直言不諱地要求她“改回去”。

她也提到,自己雖然有很多不同顏色的美瞳,但如果直播,還是隻會戴深顏色的——因爲擔心粉絲覺得“區別太大了”。



甚至連打個耳洞,都要在直播裏面先問問粉絲,還被粉絲集體投票反對……

另一位網紅,一場直播賣出3.5億元產品,打破銷售記錄的電商主播薇婭也提到,自己有同樣的困惑。

她嘗試了一套歐美系妝容。



被毒舌的粉絲直接說成“中毒了”。



薇婭的人氣熱度比李佳琦還要高,而且她本身就是一個經常給粉絲推薦種草美妝產品的主播,大家的印象裏面,可能都是她在教女孩子打扮。

但其實,她自己打扮成什麼樣子,依然要遵循着粉絲的心情來。

02

爲什麼會這樣?

主播網紅,和明星最大的差別,是他們和粉絲之間,有沒有“一定程度的距離感”

網紅和明星都需要粉絲,喜歡他們的人越多,他們的咖位就越高,也會有越多的收入。

但是,粉絲對主播的喜歡和對明星的喜歡總是不太一樣的。

我們過去看到的明星,往往是“一夜爆紅”,從完全不知道這個人,到ta突然演了一個劇,或者唱了一首歌,一夜之間家喻戶曉。

我們看到這個人,聽到ta名字的時候,ta就已經是“明星”了。

所以粉絲追明星,通常一開始就會覺得他們很遙遠,他們在臺上粉絲在臺下,想互動一下都非常難,如果明星稍微高冷一點,粉絲可能再怎麼追,都沒辦法和明星哪怕是說上一句話。

在粉絲的圈子裏這也正常,有的粉絲甚至會認爲,明星不搭理粉絲纔是對的,否則就算是“私聯”,反而會引起不滿和脫粉。

但喜歡主播的話,接近她們就容易得多,你花錢多送點禮物,她們總是會和你互動。

甚至很多主播一開始沒什麼名氣,從幾百粉到千萬粉都是被見證着走過來的,粉絲們就是會認爲,這個所謂的“人氣主播”,一開始都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可能就是街上擦肩而過的,長得好看一點的女孩子。

她能有今天的地位,就是我們粉絲“捧紅”的。

這種“養成感”會一定程度上削弱她們的“偶像光環”,很多粉絲也就會理所應當地覺得,因爲我們“養成”了你,給你提要求就沒什麼毛病。

還有一個事實是,現在越來越多的明星,也開始走“養成系”了。

這源於日韓“愛豆文化”。

在日韓,“偶像明星”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他們的使命就是爲粉絲販賣夢想,成爲粉絲精神世界裏的一個寄託,粉絲爲他們付費,同時也就可以決定他們成爲什麼樣的人——

甜美,帥氣,溫柔,高冷,所有的性格和氣質,只要你付費,“愛豆”們就想盡辦法滿足你。


這就是“人設”。

讓你看着,甚至是參與着明星的成長,擁有“我親手培養了一個我喜歡的人”的體驗。

火箭少女101裏面的吳宣儀,前段時間一直在被吐槽,說她太喜歡眨眼睛賣萌,有一種“過度甜膩”的感覺。


還有人統計出來,說她在一段舞蹈裏,不到兩分鐘就眨了18次眼睛。


吳宣儀參加了第一期《口紅王子》,正面迴應了這一點。


她說,在舞臺上她自己也不知道哪一秒鏡頭會切過來,所以她只能“每一秒都珍惜,把所有的部分做滿”

黑粉因此而指責她“過度甜膩”,但事實上,可能眨眼睛,賣萌,都只是吳宣儀工作中對錶情的要求,和要求她做出舞蹈動作沒什麼區別。

她真的喜歡不停地刻意眨眼睛嗎?

我自己試了試兩分鐘眨18下眼睛,真的不是很好受,我想沒有人會故意喜歡這麼做。

而她真實的性格,也未必就是甜膩的少女類型,甚至何炅對她的評價是“木糖醇女孩”——看上去很甜,其實沒什麼糖分。


所有舞臺上的部分,都是給粉絲看的,本質上,是粉絲喜歡的而已。

那麼一個問題是,藝人到底有沒有必要爲了迎合粉絲改變自己?

也分人。

如果你從一開始走的是實力路線,你有非常多的好作品,別人想要的是你的作品,那你爲人稍微任性一點,粉絲反而會覺得real,對你包容很多。

就像沒有人會指責王菲太清高,沒有人會說周杰倫對粉絲態度不好一樣。

但吳宣儀能夠成爲火箭少女101的成員,離不開粉絲花着錢一票一票打榜投上去,她除了要提高唱跳能力,產出好的作品之外,不可避免的是,她同時也必須要照顧粉絲的情緒。

粉絲喜歡她,可能就是喜歡她可愛,甚至就是喜歡她“甜膩”,像個小女孩的樣子。

對她來說,根本不存在“爲了粉絲改變自己”,而是,她本來就在扮演粉絲心目中的那個人。

她努力扮演可愛,努力練習“wink”,本質上和她努力唱歌跳舞是一樣的,都是她的工作,都是她敬業的一部分。

這纔是真相——明星也好,網紅也好,光環,往往就伴隨着假面。

03

不過在《口紅王子》裏,她們的假面或許可以暫時摘下來一會兒。

這是一檔挺新奇的綜藝,它宣稱自己首檔以男性視角關注女性美的時尚綜藝秀”。

所有的女明星上臺都必須素顏,然後讓男嘉賓爲她們重新化妝。

沈夢辰說,就連杜海濤都是交往了兩三年纔看到她不化妝的樣子。


但上了節目照樣會把妝卸掉。



然後,被毫無經驗的男嘉賓把臥蠶化成了這個樣子……


我一個直男都看笑了……

不過,也就是在這種很輕鬆,很好玩的氛圍下面,無論網紅還是明星,或許才都能暫時摘下人設,以開玩笑的方式說幾句自己心裏真實的困惑和感悟。

最初關注這檔節目,是我公司裏有幾個女生在看,剛好我的微店也賣一些美妝產品,想着去了解一下,看看有沒有好的產品。

後來我也發現,它不僅僅是教化妝,還探討了挺多情感層面的話題。

比如女生追星,男朋友應該是什麼態度。


以及男生如何看待女生素顏約會,女生又最喜歡,或者最不喜歡男生怎麼穿搭。


沈夢辰直接吐槽,即使是杜海濤,她也受不了他把衣服紮在褲子裏。


結果場上男生都中槍了……



包括最新一期,馮提莫推薦了她的“懶人化妝神器”,說這樣可以讓她化妝快一點。


馮提莫說,她每天都要很趕時間,這樣纔可以多學一首歌,多配一點音,工作效率更高一點。

這也是我們當下很多年輕人生活的真實寫照——什麼都很快。

我現在看絕大部分的劇,基本都是1.5倍速,但凡劇情稍微抓不住我,立刻就快進。

交朋友也一樣,很快地熟悉起來,一旦發現沒什麼共同語言,也很快地疏遠。

而節省下來的時間,也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是好是壞,但這確實已經成爲了我們的日常。

聊這些話題的時候,大家也都是輕鬆愉快的,沒什麼烏煙瘴氣的性別對立或者焦慮情緒的煽動,更多的像是在開玩笑,插科打諢中,架起了一道人與人互相理解的橋樑。

至少我覺得,沒有想象中那種“直男看美妝類節目”的尷尬感,反而get了挺多新的知識,也瞭解了一些女生感興趣的娛樂八卦,能和女孩子多一點談資。

實在不行,趁着雙十一還在進行中,也能趕緊多認識幾個色號,幫女朋友和女性朋友種個草……


那麼,回到今天的話題:你覺得藝人該受粉絲的約束嗎?



↓點擊閱讀原文,觀看《口紅王子》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