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產,是我這一生最後悔的決定

| 鯨煮輔食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關注我


回覆“目錄”查看《0--3歲寶寶食譜》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絕對不會不顧一切選擇順產。


生孩子時,我雖沒有光榮地打上“高危”二字,也離35歲沒幾年了。


預產期前兩天早晨五點,突然肚子疼,宮縮厲害,去醫院掛急診做B超,值班醫生說:“住院吧,羊水太少。”


第二天又做了一次檢查,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加上有破水的準媽媽需要牀位,醫生便催着我辦出院手續。


結果站起來就感覺不對勁兒,像小便失禁一樣——提前破水,無法出院。


護士過來,看着躺在牀上的我,說了句:“呀,這寶寶的形狀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下午兩點後,開始陣痛,晚上陣痛間隔慢慢從十分鐘一次變成五六分鐘一次。疼得受不了,就緊緊扒着牀邊攔杆,咬着牙打哆嗦。


第二天一早,值班主任查房,檢查宮口,說已經開了三指,9點準時進產房。


11點,主任檢查完宮口說:“宮口開全,除了胎頭有點兒高,其他都很好,你應該生得很快。”


但從11點到下午快兩點,我都掙扎在第二產程,普通產婦半個小時可以完成的事,我用了3個小時都沒完成。


懷孕時學的那些吸氣呼氣方法,背的那些生孩子的技巧好像一點都起不了作用。


值班主任溫柔地說:“再加把勁好不好?孩子就快出來了。”


但沒兩分鐘,她就和別的醫生說出一句讓我絕望的話:“胎心已經降到80多,宮內窘迫,準備產鉗,去值班室叫個力氣大的過來。”


我明白產鉗的危險性,卻因爲精疲力盡,連一句反對的話都說不出來。


醫生讓我在手術通知書上簽字,同意使用產鉗助產,我的手抖得無法拿筆。


當時,我內心是絕望的:太笨了,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


麻藥打完,側切環節進行完畢,到上產鉗的時候了。


人在絕境中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


“只要快一點生出來,孩子就能少受一點罪。”這個念頭完全控制了我。


原本連筆都拿不起來,卻在這一念之下,硬生生冒出一股力氣。


隨着宮縮,我拼了命地使勁兒,似乎只要用力,就能保護我的孩子……


醫生說:“這就生出來了,孩子也不大啊,還挺瘦的。”


聽到這句話,我哭了:是啊,我怎麼這麼笨,怎麼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


恐懼代替了孩子出生的喜悅,因爲我沒聽到寶寶哭。


不知道過了多久,纔有一聲特別細微的哭聲傳來。


當媽的都有第六感,我當時感覺到孩子並沒被產鉗夾到,依然有隱隱的擔心。


護士抱着孩子走到我面前,問:“男孩還是女孩啊?”


視線已經模糊,但我還是看到是個男孩。


接着,孩子就被抱到了監護室:因爲產程過長以及用了產鉗助產,他需要觀察24小時,才能送回我身邊。



孩子生出來是下午兩點四十二分,而我因爲清宮手術和縫合手術,一直到四點多才出產房。


兒子出生的第二天中午,兒科主任和一個護士過來,叫我的名字,說:“孩子要抱走,因爲臍帶血感染,容易引發其他部分的感染。”


我懵了:“最嚴重的後果會怎麼樣?”


主任說:“細菌跑到腦部就可能引發腦膜炎,跑到肺部就引發肺炎……”


後面的話我沒聽清楚,那種情況下,我只能選擇讓孩子更安全。


我才陪伴了24小時的孩子,再次被抱走了。


我顫抖着給老公打電話,只說了幾個字,就失聲痛哭:“他們把孩子帶走了……”


第三天,我出院。


別人出院,都是一家人歡天喜地的回去。而我只能拿着自己的行李,回去等待8天后孩子的治療結果。

萬幸的是,一切正常。


那天,遠在山東的媽媽給我打電話:


都怪我,非說讓你順產順產,三十多歲了,哪那麼容易順產,大人遭罪,孩子也在醫院裏遭罪,還不如一開始就剖了好呢!


我明白媽媽是心疼我和孩子,其實堅持順產,更多是我自己的決定。


在這之前,我堅信順產的好處遠大於剖宮產,所以才一直都跟醫生表達強烈的順產意願,還曾爲爭取到順產機會而驕傲自豪。


卻不曾想到這會是個讓自己後悔一生的選擇。


這世上沒那麼多非黑即白的事,順產和剖宮產也一樣。


在選擇生產方式時,醫生的建議起很大作用,家人的影響也有很大作用,但最終還是要自己去決定,而這個決定本身自帶風險。


我仍然堅信順產是科學的生產方式,也爲每一個能夠順產的媽媽由衷感到高興。


同時想對確實不適合順產的姐妹們說:


能順,當然最好;如果自己的身體條件和胎兒的狀態不適宜順產,一定不要盲目堅持。


在孩子和自己之間,首先考慮孩子的安危,哪種方式對孩子更好、更安全就選擇哪種,這或許是天底下所有媽媽最本能的選擇吧?


對媽媽和孩子來說,“最好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是最安全的方式。

作者:閆涵媽媽;ID:yanhanmama2016


〖歡迎轉發、評論和點好看










官宣,萬衆期待的"膽囊寶寶"就是Ta!

北京中山醫院爲了更好的給大家進行膽囊知識科普。讓大家更加生動形象的對膽囊有個認知,所以我們設計了“膽囊寶寶”這一形象大使。希望“膽囊寶寶”今後能夠陪着我們共同守護大家的膽囊健康。
| 北京中山醫院訂閱號
























順產,是我這一生最後悔的決定

| 鯨煮輔食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關注我


回覆“目錄”查看《0--3歲寶寶食譜》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絕對不會不顧一切選擇順產。


生孩子時,我雖沒有光榮地打上“高危”二字,也離35歲沒幾年了。


預產期前兩天早晨五點,突然肚子疼,宮縮厲害,去醫院掛急診做B超,值班醫生說:“住院吧,羊水太少。”


第二天又做了一次檢查,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加上有破水的準媽媽需要牀位,醫生便催着我辦出院手續。


結果站起來就感覺不對勁兒,像小便失禁一樣——提前破水,無法出院。


護士過來,看着躺在牀上的我,說了句:“呀,這寶寶的形狀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下午兩點後,開始陣痛,晚上陣痛間隔慢慢從十分鐘一次變成五六分鐘一次。疼得受不了,就緊緊扒着牀邊攔杆,咬着牙打哆嗦。


第二天一早,值班主任查房,檢查宮口,說已經開了三指,9點準時進產房。


11點,主任檢查完宮口說:“宮口開全,除了胎頭有點兒高,其他都很好,你應該生得很快。”


但從11點到下午快兩點,我都掙扎在第二產程,普通產婦半個小時可以完成的事,我用了3個小時都沒完成。


懷孕時學的那些吸氣呼氣方法,背的那些生孩子的技巧好像一點都起不了作用。


值班主任溫柔地說:“再加把勁好不好?孩子就快出來了。”


但沒兩分鐘,她就和別的醫生說出一句讓我絕望的話:“胎心已經降到80多,宮內窘迫,準備產鉗,去值班室叫個力氣大的過來。”


我明白產鉗的危險性,卻因爲精疲力盡,連一句反對的話都說不出來。


醫生讓我在手術通知書上簽字,同意使用產鉗助產,我的手抖得無法拿筆。


當時,我內心是絕望的:太笨了,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


麻藥打完,側切環節進行完畢,到上產鉗的時候了。


人在絕境中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


“只要快一點生出來,孩子就能少受一點罪。”這個念頭完全控制了我。


原本連筆都拿不起來,卻在這一念之下,硬生生冒出一股力氣。


隨着宮縮,我拼了命地使勁兒,似乎只要用力,就能保護我的孩子……


醫生說:“這就生出來了,孩子也不大啊,還挺瘦的。”


聽到這句話,我哭了:是啊,我怎麼這麼笨,怎麼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


恐懼代替了孩子出生的喜悅,因爲我沒聽到寶寶哭。


不知道過了多久,纔有一聲特別細微的哭聲傳來。


當媽的都有第六感,我當時感覺到孩子並沒被產鉗夾到,依然有隱隱的擔心。


護士抱着孩子走到我面前,問:“男孩還是女孩啊?”


視線已經模糊,但我還是看到是個男孩。


接着,孩子就被抱到了監護室:因爲產程過長以及用了產鉗助產,他需要觀察24小時,才能送回我身邊。



孩子生出來是下午兩點四十二分,而我因爲清宮手術和縫合手術,一直到四點多才出產房。


兒子出生的第二天中午,兒科主任和一個護士過來,叫我的名字,說:“孩子要抱走,因爲臍帶血感染,容易引發其他部分的感染。”


我懵了:“最嚴重的後果會怎麼樣?”


主任說:“細菌跑到腦部就可能引發腦膜炎,跑到肺部就引發肺炎……”


後面的話我沒聽清楚,那種情況下,我只能選擇讓孩子更安全。


我才陪伴了24小時的孩子,再次被抱走了。


我顫抖着給老公打電話,只說了幾個字,就失聲痛哭:“他們把孩子帶走了……”


第三天,我出院。


別人出院,都是一家人歡天喜地的回去。而我只能拿着自己的行李,回去等待8天后孩子的治療結果。

萬幸的是,一切正常。


那天,遠在山東的媽媽給我打電話:


都怪我,非說讓你順產順產,三十多歲了,哪那麼容易順產,大人遭罪,孩子也在醫院裏遭罪,還不如一開始就剖了好呢!


我明白媽媽是心疼我和孩子,其實堅持順產,更多是我自己的決定。


在這之前,我堅信順產的好處遠大於剖宮產,所以才一直都跟醫生表達強烈的順產意願,還曾爲爭取到順產機會而驕傲自豪。


卻不曾想到這會是個讓自己後悔一生的選擇。


這世上沒那麼多非黑即白的事,順產和剖宮產也一樣。


在選擇生產方式時,醫生的建議起很大作用,家人的影響也有很大作用,但最終還是要自己去決定,而這個決定本身自帶風險。


我仍然堅信順產是科學的生產方式,也爲每一個能夠順產的媽媽由衷感到高興。


同時想對確實不適合順產的姐妹們說:


能順,當然最好;如果自己的身體條件和胎兒的狀態不適宜順產,一定不要盲目堅持。


在孩子和自己之間,首先考慮孩子的安危,哪種方式對孩子更好、更安全就選擇哪種,這或許是天底下所有媽媽最本能的選擇吧?


對媽媽和孩子來說,“最好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是最安全的方式。

作者:閆涵媽媽;ID:yanhanmama2016


〖歡迎轉發、評論和點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