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拷問:除了學習,你還會幹啥?

| 騰遠高中生


學習爲了什麼?餘生過的舒服點,還是當下活的灑脫點?

高考40餘年,“白卷英雄”不再少數,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後,他們過的怎樣?

是否對當時的視分數如糞土的行爲無怨無悔,還是被現實折磨的遍體鱗傷後悔不當初?

今天我們通過幾個真實故事來談談高考和命運。


作者:劉娜

微信公衆號:閒時花開(ID:xsha369)



1

2006年高考後,有個叫蔣多多的河南女孩,成了新聞人物。



高考時,她故意違規,用黑藍雙色筆答題,把筆名“碎心飛魔”寫到密封線外,在四科考卷的空白處寫下共計8000餘字的“控訴”,陳述高考弊端,抨擊應試教育。


當年,她以114分的高考成績,還有驚世駭俗的違規,成了媒體競相報道的叛逆考生。


和她的故意作弊一起被扒拉出來的,是她自高二開始,就嚴重偏科、成績下滑的學業,還有她在46個作業本上寫下的錯字連篇的30多萬字的小說。


這種關注視角,讓蔣多多非常不滿。沒有人按照她的預期,去和她站在一起,質疑高考,抨擊體制。


獵奇而功利的人們,更在意的是,這個來自底層之家的女孩,緣何以如此出其不意的方式,故意成爲一個失敗者。


蔣多多的叛逆對抗,讓她成爲了小村裏上報紙最多的“名人兒”,也讓他種田務農的父母,心痛不已。


父親給她一個沉默的背影,不願再說什麼,母親提到她就忍不住垂淚嘆息。填報志願的當天,她偷偷坐車出去打工,隨身攜帶的200塊錢很快花光,工作還沒有着落。


第一次知道現實殘酷的姑娘,在對父母的愧疚和未來的迷茫中,一度絕望,甚至想到自殺。但倔強的她,終究挺過來,選擇活下去。



13年一晃而過。


衝動叛逆的姑娘,如今也已三十而立。有人說,她高考後外出打工,遠嫁他鄉,很少回來;有人說,她重返校園,上了技校,漂泊在外;還有人說,她結婚生子,操勞奔波,和我們輟學後艱難打拼的兄妹並無太多不同。


總之,從公衆視野裏消失的蔣多多,默默地生活在底層的某個角落,在世俗和生計的碾壓裏,活成一個普通女人。


而她所在的那個鄉村,她讀書的那所高中,每年都有來自窮人家的孩子,通過高考這扇門,掙脫貧困和愚昧的束縛,在苦讀和高考之後,用力書寫命運的另一種可能。


只是,她之後,依然有考生步她後塵。


比如,徐孟南。




2

2008年高考後,有個叫徐孟南的安徽考生,爲製造考0分的轟動效應,故意選擇在答題捲上寫下這樣的信息:

“我的名字叫徐孟南,我的考號是……我是蒙城二中的……”


當媒體的聚光燈和叛逆的神光環快速褪去,家境貧困、兄妹四人,徐孟南面對的終將是一個農家少年粗糲且辛苦的人生。

沒有文憑和學歷的他,輾轉多個工廠和車間,組裝廣告箱,製造窨井蓋,生產衛浴品……幹遍了髒活兒累活兒,也在生活的磨礪中漸漸明白自己犯了什麼錯。

2012年,徐孟南創辦了名爲“高考0分生”的網站,講述那些高考0分學生的故事,更呼籲後來者不要重蹈他的覆轍,不要因爲逞一時之快而留一生之恨。


如果當時有人勸我,我一定不會考零分。

始終和媒體保持互動的徐孟南,曾多次這樣表達。

2017年末,28歲的徐孟南下定決心重回考場。漂泊9年、已爲人父的他,再次拿起高考複習資料,老老實實地當了回高考生。

2018年3月,他參加了安徽省普通高校分類招生考試專場,並於當年5月收到了一所大專院校的錄取通知書。

從2008年到2018年,十年一晃而過。

輟學,打工,結婚,生子,離異,命運再回原點,始終繞不開的是兩個字——高考。

只是,十年之間,那個叫徐孟南的中國考生,內心和認知已有太多不同。

意味深長的是,有記者問徐孟南:你打算讓你的兩個孩子接受怎樣的教育?

他坦然地回答:孩子們還在上幼兒園,很大可能是按現行教育體制走。我不會過度干涉他們,讓他們和別人不一樣。

只是,這樣的呼籲,另一位叛逆少年很難再聽見。

他,就是張皎。



3

2010年高考後,有名叫張皎的陝西考生,以“零分狀元”的爭議頭銜,瞬間走紅網絡。



高考時,他在每份試卷前面只寫上了“破釜沉舟、不破不立、破而後立、不生則死”16個字,還有自己的名字和考號,導致語文、數學、外語和綜合,均爲零分。


這位家境貧困的少年,其實在高中之前都是優等生。考上重點高中後,他漸漸落伍,也對高考產生強烈抗拒。


在另一名高考失意者的鼓動下,張皎策劃了這場“高考零分”的鬧劇,並聲稱自己這麼做,是向比爾·蓋茨學習。


成爲暴風眼中的人物後,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甚至在網上發出這樣的豪言壯語:凡不是來找我投資的,一律免談!10年內賺下1000萬的目標,成爲中國的首富!


字裏行間透露出來的幼稚和荒唐,從屏幕上汩汩地溢出來,最終毀掉了那個現實中的少年。


爲挖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張皎竟然走上製作僞卡消費套現的犯罪之路,涉案金額高達40多萬,最終從“白卷英雄”淪爲“竊卡大盜”。



在看守所裏,曾關注張皎對抗高考的媒體和聚焦他走向犯罪的媒體,是一撥人。


面對鏡頭,談到緣何走向不歸路時,張皎這樣懺悔:“也許是太渴望成功……也許是想做一個不平凡的人……但有些路就回不了頭了。”


是的。


有些路,走上就回不了頭了。那條路,就是總想走捷徑,總想不勞而獲,總想譁衆取寵。


//////////


本部分內容來源:
閒時花開(ID:xsha369):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爲“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不學習,你以後拿什麼安身立命?不重視高考,以後誰會重用你?

是幹着又髒又累又危險的工作,勉強維持生計;還是重新回到原站點,再考一次;又或者爲了生活誤入歧途,毀了一生?

這些都不是,對吧?

名企的敲門磚從來都是一紙文憑,名校的孩子始終都是香餑餑,這點毋庸置疑。

零分一時爽,餘生幾多殤!這樣的悲劇別再上演了,沒人喜歡看。

//////////


最後思考一個問題:除了學習,你還會幹啥?

歡迎同學們在文末留言,一起聊這個問題。留言被點贊錢3名贈送《高考題型》數學選擇題&填空題一本(免費包郵)。



往期精彩
各省最難考的10所大學及分數線,你怕了嗎?
揭祕高考試卷生產、運輸、銷燬全過程!
一位北大學霸的83條學習建議!

在看點這裏







從中學到小學從數學到體育這位“跨界”老師有點牛

​戴圓圓的文藝範眼鏡,扎一條清爽的馬尾辮,與人交談時語氣溫和……如果不是事先了解過石芳的故事,多半都會猜想她是個文科老師。其實,石芳是一位體育老師,當過班主任,帶過中考班,教過小學一年級,還曾“...
| 青少年運動























靈魂拷問:除了學習,你還會幹啥?

| 騰遠高中生


學習爲了什麼?餘生過的舒服點,還是當下活的灑脫點?

高考40餘年,“白卷英雄”不再少數,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後,他們過的怎樣?

是否對當時的視分數如糞土的行爲無怨無悔,還是被現實折磨的遍體鱗傷後悔不當初?

今天我們通過幾個真實故事來談談高考和命運。


作者:劉娜

微信公衆號:閒時花開(ID:xsha369)



1

2006年高考後,有個叫蔣多多的河南女孩,成了新聞人物。



高考時,她故意違規,用黑藍雙色筆答題,把筆名“碎心飛魔”寫到密封線外,在四科考卷的空白處寫下共計8000餘字的“控訴”,陳述高考弊端,抨擊應試教育。


當年,她以114分的高考成績,還有驚世駭俗的違規,成了媒體競相報道的叛逆考生。


和她的故意作弊一起被扒拉出來的,是她自高二開始,就嚴重偏科、成績下滑的學業,還有她在46個作業本上寫下的錯字連篇的30多萬字的小說。


這種關注視角,讓蔣多多非常不滿。沒有人按照她的預期,去和她站在一起,質疑高考,抨擊體制。


獵奇而功利的人們,更在意的是,這個來自底層之家的女孩,緣何以如此出其不意的方式,故意成爲一個失敗者。


蔣多多的叛逆對抗,讓她成爲了小村裏上報紙最多的“名人兒”,也讓他種田務農的父母,心痛不已。


父親給她一個沉默的背影,不願再說什麼,母親提到她就忍不住垂淚嘆息。填報志願的當天,她偷偷坐車出去打工,隨身攜帶的200塊錢很快花光,工作還沒有着落。


第一次知道現實殘酷的姑娘,在對父母的愧疚和未來的迷茫中,一度絕望,甚至想到自殺。但倔強的她,終究挺過來,選擇活下去。



13年一晃而過。


衝動叛逆的姑娘,如今也已三十而立。有人說,她高考後外出打工,遠嫁他鄉,很少回來;有人說,她重返校園,上了技校,漂泊在外;還有人說,她結婚生子,操勞奔波,和我們輟學後艱難打拼的兄妹並無太多不同。


總之,從公衆視野裏消失的蔣多多,默默地生活在底層的某個角落,在世俗和生計的碾壓裏,活成一個普通女人。


而她所在的那個鄉村,她讀書的那所高中,每年都有來自窮人家的孩子,通過高考這扇門,掙脫貧困和愚昧的束縛,在苦讀和高考之後,用力書寫命運的另一種可能。


只是,她之後,依然有考生步她後塵。


比如,徐孟南。




2

2008年高考後,有個叫徐孟南的安徽考生,爲製造考0分的轟動效應,故意選擇在答題捲上寫下這樣的信息:

“我的名字叫徐孟南,我的考號是……我是蒙城二中的……”


當媒體的聚光燈和叛逆的神光環快速褪去,家境貧困、兄妹四人,徐孟南面對的終將是一個農家少年粗糲且辛苦的人生。

沒有文憑和學歷的他,輾轉多個工廠和車間,組裝廣告箱,製造窨井蓋,生產衛浴品……幹遍了髒活兒累活兒,也在生活的磨礪中漸漸明白自己犯了什麼錯。

2012年,徐孟南創辦了名爲“高考0分生”的網站,講述那些高考0分學生的故事,更呼籲後來者不要重蹈他的覆轍,不要因爲逞一時之快而留一生之恨。


如果當時有人勸我,我一定不會考零分。

始終和媒體保持互動的徐孟南,曾多次這樣表達。

2017年末,28歲的徐孟南下定決心重回考場。漂泊9年、已爲人父的他,再次拿起高考複習資料,老老實實地當了回高考生。

2018年3月,他參加了安徽省普通高校分類招生考試專場,並於當年5月收到了一所大專院校的錄取通知書。

從2008年到2018年,十年一晃而過。

輟學,打工,結婚,生子,離異,命運再回原點,始終繞不開的是兩個字——高考。

只是,十年之間,那個叫徐孟南的中國考生,內心和認知已有太多不同。

意味深長的是,有記者問徐孟南:你打算讓你的兩個孩子接受怎樣的教育?

他坦然地回答:孩子們還在上幼兒園,很大可能是按現行教育體制走。我不會過度干涉他們,讓他們和別人不一樣。

只是,這樣的呼籲,另一位叛逆少年很難再聽見。

他,就是張皎。



3

2010年高考後,有名叫張皎的陝西考生,以“零分狀元”的爭議頭銜,瞬間走紅網絡。



高考時,他在每份試卷前面只寫上了“破釜沉舟、不破不立、破而後立、不生則死”16個字,還有自己的名字和考號,導致語文、數學、外語和綜合,均爲零分。


這位家境貧困的少年,其實在高中之前都是優等生。考上重點高中後,他漸漸落伍,也對高考產生強烈抗拒。


在另一名高考失意者的鼓動下,張皎策劃了這場“高考零分”的鬧劇,並聲稱自己這麼做,是向比爾·蓋茨學習。


成爲暴風眼中的人物後,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甚至在網上發出這樣的豪言壯語:凡不是來找我投資的,一律免談!10年內賺下1000萬的目標,成爲中國的首富!


字裏行間透露出來的幼稚和荒唐,從屏幕上汩汩地溢出來,最終毀掉了那個現實中的少年。


爲挖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張皎竟然走上製作僞卡消費套現的犯罪之路,涉案金額高達40多萬,最終從“白卷英雄”淪爲“竊卡大盜”。



在看守所裏,曾關注張皎對抗高考的媒體和聚焦他走向犯罪的媒體,是一撥人。


面對鏡頭,談到緣何走向不歸路時,張皎這樣懺悔:“也許是太渴望成功……也許是想做一個不平凡的人……但有些路就回不了頭了。”


是的。


有些路,走上就回不了頭了。那條路,就是總想走捷徑,總想不勞而獲,總想譁衆取寵。


//////////


本部分內容來源:
閒時花開(ID:xsha369):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爲“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不學習,你以後拿什麼安身立命?不重視高考,以後誰會重用你?

是幹着又髒又累又危險的工作,勉強維持生計;還是重新回到原站點,再考一次;又或者爲了生活誤入歧途,毀了一生?

這些都不是,對吧?

名企的敲門磚從來都是一紙文憑,名校的孩子始終都是香餑餑,這點毋庸置疑。

零分一時爽,餘生幾多殤!這樣的悲劇別再上演了,沒人喜歡看。

//////////


最後思考一個問題:除了學習,你還會幹啥?

歡迎同學們在文末留言,一起聊這個問題。留言被點贊錢3名贈送《高考題型》數學選擇題&填空題一本(免費包郵)。



往期精彩
各省最難考的10所大學及分數線,你怕了嗎?
揭祕高考試卷生產、運輸、銷燬全過程!
一位北大學霸的83條學習建議!

在看點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