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署名文章背後,那些你不知道的故事

| 學習小組

【學習小組按】

11月10日,習近平在希臘發表題爲《讓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鑑未來》的署名文章,一如既往地回顧了一些兩國交往的佳話。其中有兩段故事就發生在近些年,小組講給你聽。


比雷埃夫斯港的重生

無論怎樣尋找,世上沒有任何一個港口像比雷埃夫斯港這樣讓我心醉神迷……”這是希臘家喻戶曉的民謠《比雷埃夫斯的孩子》。

比雷埃夫斯,在希臘語裏的意思是“扼守通道之地”。比港是希臘的重要港口和海軍基地,早在2500多年前,比港以西兩公里外的薩拉米斯島,雅典海軍全殲波斯海軍,在第二次希波戰爭中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薩拉米斯海戰成爲西方文明史上最重要的軍事行動之一被記入史冊。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歷史悠久的比港也蒙上了陰霾,處於嚴重虧損的狀態。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章裏提到的,“新中國成立後,是希臘船東率先衝破封鎖,爲中國送來寶貴物資和設備。當希臘面對經濟和債務問題時,中國全心全意幫助希臘朋友渡過難關。


2008年,中遠海運集團獲得了比港集裝箱2號、3號碼頭35年特許經營權。2010年,中方接管了一個破敗的集裝箱碼頭,當年虧損達1600萬歐元。


接管之初,外界普遍不看好這次合作,認爲中國企業將深陷其中。但僅僅半年之後,2號碼頭扭虧爲盈,10個月後,就完全補回了損失。


2011年,希臘政府的債務惡化,但比港成績斐然,帶動當地上千人直接就業,而圍繞碼頭的物資供應、燃油、運輸、物流、食品供應等等,更爲當地創造了超過7000人的就業機會。

2016年8月10日,中遠海運集團以3.685億歐元的對價完成了對比港的收購,成爲比港實際經營者,這也是中國企業首次在海外接管整個港口。而這些年,比港集裝箱吞吐量全球排名從併購之初的第93位排名猛升至2019年的第32位。短短几年時間,吞吐量增長了7倍,成爲地中海第一大港、歐洲第四大港。


小組聽說,比港是希臘人目前心目中最理想的工作單位之一,200多個職位能收到1萬多份簡歷。碼頭工人迪米特里斯來說:“之前碼頭員工的午飯只能靠自帶,公司看我們吃飯不方便,就組織專門機構爲我們提供免費午餐。公司每年還評選4名‘洋勞模’,可以免費到中國旅行一週,哪位員工資金週轉有了困難,也可以提前預支工資。”

比雷埃夫斯港是“一帶一路”陸海交匯點,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如今的比雷埃夫斯港已經是地中海最大港口,被波羅的海交易所評定重回“世界十大樞紐港”行列,爲希臘直接創造了3000多個就業崗位,間接創造崗位1萬多個。



同時,以比港爲樞紐的“中歐陸海快線”從最初的比港到捷克單一服務產品擴大到多元化鐵路服務產品,覆蓋希臘、北馬其頓、塞爾維亞、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奧地利、斯洛伐克、捷克在內輻射9個國家、1500個網點、7100萬人口。

撤僑時,“義”字當頭

五年前,李克強總理去希臘考察比港前曾說,“和希臘的合作就是‘義’字當頭”,這個“義”字的背後,就有一個有關利比亞撤僑的故事。

習近平的署名文章這樣寫道:“2011年2月利比亞戰火紛飛時,克里特島的朋友們克服冬歇期的困難,重開酒店接待自利比亞撤離的數千名中國公民。


2011年2月21日當晚,國務院成立了撤僑應急指揮部,駐希臘大使正式照會希臘外交部祕書長,希望借道撤僑。同時,大使館租借的兩艘大型郵輪從希臘帕特雷港出發,前往利比亞班加西港。中國發起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撤僑行動,事後統計,共撤離了35860名僑民。


載有從利比亞撤離的中國公民的船隻即將靠岸

往哪裏撤?距班加西港僅七百餘公里的希臘克里特島,成爲海路中轉站的首選。但嚴峻的問題是此時爲克里特島的旅遊淡季,當地賓館大多歇業了,以往通常十來天才能恢復營業。上萬名僑民來了,住哪裏?

時任中國駐希臘大使館武官李傑回憶,他們用了最“笨”的辦法,挨家挨戶給賓館作動員。賓館老闆真的理解了,冬天在家裏休息的當地工人返回了崗位。截至2月23日,11家賓館、首批訂好的6500張牀位足以滿足第一批僑民,隨後,牀位陸續增加到1萬多張。在旺季,賓館每天的住宿費可能要一兩百歐元,但接待撤僑時,不過幾十歐元。這些錢不用僑民來掏。

2011年2月23日,租用的希臘船隻也向利比亞駛去。船隻來自希臘安耐克船舶公司。鑑於中國撤僑迫在眉睫,該公司同意先開船,後補合同。一名參與行動的外交人士分析,當時利比亞形勢惡化,哪家航運公司都很緊張,不知船隻會不會一去不返,“希臘在關鍵時候對中國很支持,體現了兩國人民的友好感情”。

2011年2月24日晚上,首批船隻到港,希臘海岸警衛隊發現一艘希臘客輪超載了:船隻本身覈定載客2000人,卻載了2300餘人。如果嚴格按照法律,海岸警衛隊可以拘留這名船長。通過緊急交涉,對方被說服了,而且港口現場的希臘檢察官也當即表態,事出有因,如果海岸警衛隊放行,檢方不會起訴這件事兒。

涌入克里特島的中國僑民有1.3萬人之多,但是幾乎沒有一個人是證件齊全的,要麼護照丟了、被搶了,要麼沒來得及辦好希臘入境簽證。而且希臘作爲申根國家,有義務維護歐洲申根成員國邊境安全。

最終,中國大使館和希臘政府達成了口頭協議,把1.3萬多人按50人一組分組入境,並製作名單。這份名單蓋上入境章,就算是進入希臘申根公約國了。


2011年3月4日,最後一架載着中國僑民的包機穿越了半個地球飛向北京。13185人,從希臘的這個小島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資料來源/綜合人民網、新華網、環球網、光明日報、經濟日報、南方週末等

編輯/鶴鳴
































習近平署名文章背後,那些你不知道的故事

| 學習小組

【學習小組按】

11月10日,習近平在希臘發表題爲《讓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鑑未來》的署名文章,一如既往地回顧了一些兩國交往的佳話。其中有兩段故事就發生在近些年,小組講給你聽。


比雷埃夫斯港的重生

無論怎樣尋找,世上沒有任何一個港口像比雷埃夫斯港這樣讓我心醉神迷……”這是希臘家喻戶曉的民謠《比雷埃夫斯的孩子》。

比雷埃夫斯,在希臘語裏的意思是“扼守通道之地”。比港是希臘的重要港口和海軍基地,早在2500多年前,比港以西兩公里外的薩拉米斯島,雅典海軍全殲波斯海軍,在第二次希波戰爭中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薩拉米斯海戰成爲西方文明史上最重要的軍事行動之一被記入史冊。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歷史悠久的比港也蒙上了陰霾,處於嚴重虧損的狀態。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章裏提到的,“新中國成立後,是希臘船東率先衝破封鎖,爲中國送來寶貴物資和設備。當希臘面對經濟和債務問題時,中國全心全意幫助希臘朋友渡過難關。


2008年,中遠海運集團獲得了比港集裝箱2號、3號碼頭35年特許經營權。2010年,中方接管了一個破敗的集裝箱碼頭,當年虧損達1600萬歐元。


接管之初,外界普遍不看好這次合作,認爲中國企業將深陷其中。但僅僅半年之後,2號碼頭扭虧爲盈,10個月後,就完全補回了損失。


2011年,希臘政府的債務惡化,但比港成績斐然,帶動當地上千人直接就業,而圍繞碼頭的物資供應、燃油、運輸、物流、食品供應等等,更爲當地創造了超過7000人的就業機會。

2016年8月10日,中遠海運集團以3.685億歐元的對價完成了對比港的收購,成爲比港實際經營者,這也是中國企業首次在海外接管整個港口。而這些年,比港集裝箱吞吐量全球排名從併購之初的第93位排名猛升至2019年的第32位。短短几年時間,吞吐量增長了7倍,成爲地中海第一大港、歐洲第四大港。


小組聽說,比港是希臘人目前心目中最理想的工作單位之一,200多個職位能收到1萬多份簡歷。碼頭工人迪米特里斯來說:“之前碼頭員工的午飯只能靠自帶,公司看我們吃飯不方便,就組織專門機構爲我們提供免費午餐。公司每年還評選4名‘洋勞模’,可以免費到中國旅行一週,哪位員工資金週轉有了困難,也可以提前預支工資。”

比雷埃夫斯港是“一帶一路”陸海交匯點,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如今的比雷埃夫斯港已經是地中海最大港口,被波羅的海交易所評定重回“世界十大樞紐港”行列,爲希臘直接創造了3000多個就業崗位,間接創造崗位1萬多個。



同時,以比港爲樞紐的“中歐陸海快線”從最初的比港到捷克單一服務產品擴大到多元化鐵路服務產品,覆蓋希臘、北馬其頓、塞爾維亞、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奧地利、斯洛伐克、捷克在內輻射9個國家、1500個網點、7100萬人口。

撤僑時,“義”字當頭

五年前,李克強總理去希臘考察比港前曾說,“和希臘的合作就是‘義’字當頭”,這個“義”字的背後,就有一個有關利比亞撤僑的故事。

習近平的署名文章這樣寫道:“2011年2月利比亞戰火紛飛時,克里特島的朋友們克服冬歇期的困難,重開酒店接待自利比亞撤離的數千名中國公民。


2011年2月21日當晚,國務院成立了撤僑應急指揮部,駐希臘大使正式照會希臘外交部祕書長,希望借道撤僑。同時,大使館租借的兩艘大型郵輪從希臘帕特雷港出發,前往利比亞班加西港。中國發起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撤僑行動,事後統計,共撤離了35860名僑民。


載有從利比亞撤離的中國公民的船隻即將靠岸

往哪裏撤?距班加西港僅七百餘公里的希臘克里特島,成爲海路中轉站的首選。但嚴峻的問題是此時爲克里特島的旅遊淡季,當地賓館大多歇業了,以往通常十來天才能恢復營業。上萬名僑民來了,住哪裏?

時任中國駐希臘大使館武官李傑回憶,他們用了最“笨”的辦法,挨家挨戶給賓館作動員。賓館老闆真的理解了,冬天在家裏休息的當地工人返回了崗位。截至2月23日,11家賓館、首批訂好的6500張牀位足以滿足第一批僑民,隨後,牀位陸續增加到1萬多張。在旺季,賓館每天的住宿費可能要一兩百歐元,但接待撤僑時,不過幾十歐元。這些錢不用僑民來掏。

2011年2月23日,租用的希臘船隻也向利比亞駛去。船隻來自希臘安耐克船舶公司。鑑於中國撤僑迫在眉睫,該公司同意先開船,後補合同。一名參與行動的外交人士分析,當時利比亞形勢惡化,哪家航運公司都很緊張,不知船隻會不會一去不返,“希臘在關鍵時候對中國很支持,體現了兩國人民的友好感情”。

2011年2月24日晚上,首批船隻到港,希臘海岸警衛隊發現一艘希臘客輪超載了:船隻本身覈定載客2000人,卻載了2300餘人。如果嚴格按照法律,海岸警衛隊可以拘留這名船長。通過緊急交涉,對方被說服了,而且港口現場的希臘檢察官也當即表態,事出有因,如果海岸警衛隊放行,檢方不會起訴這件事兒。

涌入克里特島的中國僑民有1.3萬人之多,但是幾乎沒有一個人是證件齊全的,要麼護照丟了、被搶了,要麼沒來得及辦好希臘入境簽證。而且希臘作爲申根國家,有義務維護歐洲申根成員國邊境安全。

最終,中國大使館和希臘政府達成了口頭協議,把1.3萬多人按50人一組分組入境,並製作名單。這份名單蓋上入境章,就算是進入希臘申根公約國了。


2011年3月4日,最後一架載着中國僑民的包機穿越了半個地球飛向北京。13185人,從希臘的這個小島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資料來源/綜合人民網、新華網、環球網、光明日報、經濟日報、南方週末等

編輯/鶴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