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記丨大學與城市如何彼此成全

| 風聲評論

文|特約觀察員 王偉

編輯丨柯錦雄

首發鳳凰網政務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經濟發展取得巨大的成就,主要得益於三個重要變量:工業化、城市化以及技術創新。

目前中國成爲全世界唯一一個具備全工業門類的國家。

中國的城市化規模已經達到60%,未來城市化正從過去的數量擴張,變爲質量提升,從增量增長轉變爲存量優化。

技術創新這一變量,雖有較大進步,但還有不小的空間。若想技術創新成爲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爆發點,必然要求城市在知識經濟上做出更爲科學合理的規劃。

世界範圍看,在技術創新領域,美國依然是引領者,比較有特色的就是波士頓,擁有麻省理工學院以及哈佛大學兩所全球知名院校,而硅谷最開始的發展離不開斯坦福大學的影響。

在中國,北京和上海是目前智力資源最爲集聚的城市,北京的中關村以及上海的楊浦區在打造大學型知識經濟圈上具備先天的優勢。

二者相比,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經驗與教訓?

01

關係定位:突出大學定位,突出城區支撐


美國大學型知識經濟圈的主要集聚地有三處,一處是以斯坦福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爲核心的硅谷地區,一處是以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爲核心的波士頓地區,還有一處是以杜克大學、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學爲核心的三角研究園。
中國則是以北京中關村和上海楊浦區爲主。中關村是中國高校資源最爲密集的區域之一,擁有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兩所中國最頂尖級高校。而上海楊浦區則是以同濟大學和復旦大學爲主。
中美五個大學型知識經濟圈概況

來源:作者蒐集整理
以中美兩國爲例,大致可以總結出大學型知識經濟圈的主要特點:
首先是突出“大學”地位,強調大學的先發驅動作用及其產業聚集的因果關係。大學是先於產業聚集區存在的,是由大學的人才輸出與知識外溢而形成的創新產業集聚。有許多創新產業聚集區也擁有或緊鄰好的研究型大學,但這些大學是在產業集聚之後,爲支撐創新產業的發展而成立的,如日本筑波科學城(擁有筑波大學、筑波技術大學、筑波學院大學等)、法國索菲亞-安蒂波利斯科技園(擁有尼斯-索菲亞-安蒂波利斯大學和尼斯-索菲亞理工學院)、荷蘭埃因霍溫的飛利浦高科技園區(緊鄰埃因霍溫理工大學)。
這些地區是先出現產業聚集再建立大學,大學對於城區發展的先發驅動作用不明顯,在空間佈局和規劃結構上與環大學知識經濟圈有所不同。
其次突出“城區”的支撐,強調特定地域城鎮化成熟程度和城市功能完整性。環大學知識經濟圈不一定是行政區劃意義上的獨立城區,但在空間、功能和社會結構上必須是緊密聯繫、成熟完備的城鎮化地域,具有圍繞大學培育出的成熟城市社區、各類城市功能空間和服務設施完善、居民人口結構均衡等關鍵特徵。

這一特徵將環大學知識經濟圈與大學科技園區區別開來,如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創新園、德克薩斯農工大學研究園,臺灣新竹科技園以及國內衆多大學城和高校科技園。需指出的是,很多環大學知識經濟圈在其發展的初期多是這種大學城或大學科技園區。

圖1硅谷“細胞組團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2 波士頓創新城區“星系環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3三角研究園“多邊形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4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一主多輔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5楊浦國家創新型試點城區“一主多輔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02

最佳關係:製造“細胞羣”,打通“生命能量”


從空間系統構成主體看,環大學知識經濟圈主要由大學、產業和社區三個基本組成部分構成。從土地使用功能上看,大學型創新社區主要有教育、辦公、科研、產業、倉儲物流、居住、商業、醫療衛生、綠地、道路等基本功能。
在上述空間主體和用地功能的要求下,一個成熟的環大學知識經濟圈具有大學創磁極、混合產業空間、公共活力中心以及交通樞紐網絡四大共性要素。
雖然國內外典型案例所形成的歷史機遇、驅動力和主導機制不盡相同,但在四類共性要素基礎之上,筆者總結出了一種較爲普遍的“斑塊-細胞-廊道”空間組織模式。
借用景觀生態學“斑塊”這一空間概念,隱喻創新城區中起到核心樞紐作用的研究型大學;“細胞”代表有機混合、相互聯繫、共同作用的城市活力社區單元,“廊道”代表斑塊與細胞之際交換創新能量的通道與公共空間。
城市單元內部功能混合,但不同類型的單元具有不同主導功能。這些充滿活力的“細胞羣”源源不斷吸收大學“養分”——科技研發成果,再將其轉化爲“生命能量”——產業經濟效益,才使創新產業不斷集聚和繁衍,且反哺了大學可持續發展,大學驅動型創新城區才得以發展。(見圖6)。

圖6大學驅動型創新城區的斑塊-細胞模式(來源:作者自繪)

03

出路建議:從“拆圍牆”到“創新生態圈”


面對新常態,如何釋放我國大學及其周邊區域的創新活力,並加以聯動,推動其向創新型城區、創新城市轉型恰逢其時。
在與國外案例對比中可以發現,我國的環大學知識經濟圈還處於起步階段。對此,提出打造環大學知識經濟圈的四點建議:
1、突破邊界束縛,加強大學與城市開放互動。與美國大學相比,我國大學校園與城市時常因一牆之隔而成爲兩個世界,大大限制了彼此交互創新的傳輸效率。爲此,根據實際情況逐步打破大學與城市間有形的牆與無形的牆,把大學校區、鄰里社區和科創園區連成網絡,打通“官、產、學、研、商”的隔斷,促進和深化各主體從自發地組織到自覺地集羣,既以學科鏈催生、帶動產業鏈的發展,也促進了大學學科自身的發展和建設。
從空間層面看,鼓勵建立優化基地的網絡,新的交通網絡,新的數字基礎設施以及住房和產業活動的平衡將是主要手段。同時,要在地區和區域層面上改善進入高等教育場所的可達條件,方便和增強地區內與地區間創新要素與資源的交流活力與協作機會。
2、確立以人爲本,營造十五分鐘創新生活圈。爲達到從學科創新到產品創新質變的有效臨界總量,人才的吸引與集聚無疑是一切的核心。從創新孕育、發生與孵化的內在機理出發,完成地區人口多樣化的評估,對研究人員、大學生、國外創新人才的接納,營造出符合創新人才心理與行爲需求的空間環境。導入15分鐘生活圈理念,圍繞着區域內創新性節點,優化其周邊公共服務配套設施,加強住房公寓建設以及周邊地鐵、公交、公共租賃自行車等交通工具、公共交流、研討與展示場所的建設,使人們實現15分鐘創業+居住+交流一體化。
在空間規劃與建設層面,推行緊湊化、增加稠密度,確立合理的城市改造和密集化目標,提升土地的更新能力,限制對開放空間的消耗,最大化提升車站社區和公共交通接入良好的地區的接納容量。
3、完善場所繫統,爲創新提供土地的戰略確認。就目前我國大學校園所處區域看,大致可以分兩類,一類是老校區底蘊深厚,周圍配套成熟,卻身陷城市內部,幾乎沒有可拓空間;一種是新校區新近建成,周圍可建空間有一定餘量,周圍配套卻往往有限。
前者往往因區段土地價值稀缺,涉及利益多元複雜,改造更新難度大, 後者則因易成爲新區域地產開發的“賣點”而面臨逐利性開發。
因此,若要進一步發揮大學優勢,在知識經濟前哨上更好地進行定位,就應考慮一個更有效和更清晰宏大的、以大學區位爲核心的空間組織系統。
爲此,需要編制環大學知識經濟圈規劃,爲研究創新和高等教育提供土地的戰略確認,加速推進大學周邊土地的重新定性定位、功能置換、資源整理、整合和再利用。在當前國家鼓勵衆創空間建設的有利背景下,設置面向環大學知識經濟圈爲建設目標的開發清單與負面清單,由政府、市場與社會共同推動保障創新產業孵化和集聚空間的充足供給與支持。
4、深化協同機制,構築硬件與服務資源共享網絡。建立高效的知識創新和發明系統是大家共同的目標,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興起的共享經濟模式,使得實驗室與企業、風險資金與創新企業、社區居民與大學教育的關係都可以採用互聯網思維進行重新定義。
在大學所在地周邊,圍繞創新計劃組建各種傑出人才基地,將高等教育和研究方面的各種結構設備、研究機構和經濟活動集中在一起,促進各機構之間合作以及各機構人力資源、設備資源、服務資源的更好分配。通過對新技術、新產業的出現、城市新規劃和新格局進行扶持的政策,優先發展能夠提供多樣性場所的園區與樓宇,在居民社區內部加強協調並提供高質量的大學免費教育,從而有利於萬衆創新智慧的交叉提升。
作者系中央財經大學城市管理系主任、副教授

雙城記系列回顧:

更多精彩內容

|政府投資|城市規劃|互聯網+督查|
|減稅降費|營商環境|基層減負|

|政務公開|脫貧攻堅|響水事故|

|福州VS廈門|海口VS三亞|南京VS蘇州|

責任編輯:柯錦雄

版式編輯:柯錦雄


































雙城記丨大學與城市如何彼此成全

| 風聲評論

文|特約觀察員 王偉

編輯丨柯錦雄

首發鳳凰網政務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經濟發展取得巨大的成就,主要得益於三個重要變量:工業化、城市化以及技術創新。

目前中國成爲全世界唯一一個具備全工業門類的國家。

中國的城市化規模已經達到60%,未來城市化正從過去的數量擴張,變爲質量提升,從增量增長轉變爲存量優化。

技術創新這一變量,雖有較大進步,但還有不小的空間。若想技術創新成爲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爆發點,必然要求城市在知識經濟上做出更爲科學合理的規劃。

世界範圍看,在技術創新領域,美國依然是引領者,比較有特色的就是波士頓,擁有麻省理工學院以及哈佛大學兩所全球知名院校,而硅谷最開始的發展離不開斯坦福大學的影響。

在中國,北京和上海是目前智力資源最爲集聚的城市,北京的中關村以及上海的楊浦區在打造大學型知識經濟圈上具備先天的優勢。

二者相比,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經驗與教訓?

01

關係定位:突出大學定位,突出城區支撐


美國大學型知識經濟圈的主要集聚地有三處,一處是以斯坦福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爲核心的硅谷地區,一處是以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爲核心的波士頓地區,還有一處是以杜克大學、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學爲核心的三角研究園。
中國則是以北京中關村和上海楊浦區爲主。中關村是中國高校資源最爲密集的區域之一,擁有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兩所中國最頂尖級高校。而上海楊浦區則是以同濟大學和復旦大學爲主。
中美五個大學型知識經濟圈概況

來源:作者蒐集整理
以中美兩國爲例,大致可以總結出大學型知識經濟圈的主要特點:
首先是突出“大學”地位,強調大學的先發驅動作用及其產業聚集的因果關係。大學是先於產業聚集區存在的,是由大學的人才輸出與知識外溢而形成的創新產業集聚。有許多創新產業聚集區也擁有或緊鄰好的研究型大學,但這些大學是在產業集聚之後,爲支撐創新產業的發展而成立的,如日本筑波科學城(擁有筑波大學、筑波技術大學、筑波學院大學等)、法國索菲亞-安蒂波利斯科技園(擁有尼斯-索菲亞-安蒂波利斯大學和尼斯-索菲亞理工學院)、荷蘭埃因霍溫的飛利浦高科技園區(緊鄰埃因霍溫理工大學)。
這些地區是先出現產業聚集再建立大學,大學對於城區發展的先發驅動作用不明顯,在空間佈局和規劃結構上與環大學知識經濟圈有所不同。
其次突出“城區”的支撐,強調特定地域城鎮化成熟程度和城市功能完整性。環大學知識經濟圈不一定是行政區劃意義上的獨立城區,但在空間、功能和社會結構上必須是緊密聯繫、成熟完備的城鎮化地域,具有圍繞大學培育出的成熟城市社區、各類城市功能空間和服務設施完善、居民人口結構均衡等關鍵特徵。

這一特徵將環大學知識經濟圈與大學科技園區區別開來,如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創新園、德克薩斯農工大學研究園,臺灣新竹科技園以及國內衆多大學城和高校科技園。需指出的是,很多環大學知識經濟圈在其發展的初期多是這種大學城或大學科技園區。

圖1硅谷“細胞組團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2 波士頓創新城區“星系環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3三角研究園“多邊形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4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一主多輔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圖5楊浦國家創新型試點城區“一主多輔式”空間特徵(作者整理繪製)

02

最佳關係:製造“細胞羣”,打通“生命能量”


從空間系統構成主體看,環大學知識經濟圈主要由大學、產業和社區三個基本組成部分構成。從土地使用功能上看,大學型創新社區主要有教育、辦公、科研、產業、倉儲物流、居住、商業、醫療衛生、綠地、道路等基本功能。
在上述空間主體和用地功能的要求下,一個成熟的環大學知識經濟圈具有大學創磁極、混合產業空間、公共活力中心以及交通樞紐網絡四大共性要素。
雖然國內外典型案例所形成的歷史機遇、驅動力和主導機制不盡相同,但在四類共性要素基礎之上,筆者總結出了一種較爲普遍的“斑塊-細胞-廊道”空間組織模式。
借用景觀生態學“斑塊”這一空間概念,隱喻創新城區中起到核心樞紐作用的研究型大學;“細胞”代表有機混合、相互聯繫、共同作用的城市活力社區單元,“廊道”代表斑塊與細胞之際交換創新能量的通道與公共空間。
城市單元內部功能混合,但不同類型的單元具有不同主導功能。這些充滿活力的“細胞羣”源源不斷吸收大學“養分”——科技研發成果,再將其轉化爲“生命能量”——產業經濟效益,才使創新產業不斷集聚和繁衍,且反哺了大學可持續發展,大學驅動型創新城區才得以發展。(見圖6)。

圖6大學驅動型創新城區的斑塊-細胞模式(來源:作者自繪)

03

出路建議:從“拆圍牆”到“創新生態圈”


面對新常態,如何釋放我國大學及其周邊區域的創新活力,並加以聯動,推動其向創新型城區、創新城市轉型恰逢其時。
在與國外案例對比中可以發現,我國的環大學知識經濟圈還處於起步階段。對此,提出打造環大學知識經濟圈的四點建議:
1、突破邊界束縛,加強大學與城市開放互動。與美國大學相比,我國大學校園與城市時常因一牆之隔而成爲兩個世界,大大限制了彼此交互創新的傳輸效率。爲此,根據實際情況逐步打破大學與城市間有形的牆與無形的牆,把大學校區、鄰里社區和科創園區連成網絡,打通“官、產、學、研、商”的隔斷,促進和深化各主體從自發地組織到自覺地集羣,既以學科鏈催生、帶動產業鏈的發展,也促進了大學學科自身的發展和建設。
從空間層面看,鼓勵建立優化基地的網絡,新的交通網絡,新的數字基礎設施以及住房和產業活動的平衡將是主要手段。同時,要在地區和區域層面上改善進入高等教育場所的可達條件,方便和增強地區內與地區間創新要素與資源的交流活力與協作機會。
2、確立以人爲本,營造十五分鐘創新生活圈。爲達到從學科創新到產品創新質變的有效臨界總量,人才的吸引與集聚無疑是一切的核心。從創新孕育、發生與孵化的內在機理出發,完成地區人口多樣化的評估,對研究人員、大學生、國外創新人才的接納,營造出符合創新人才心理與行爲需求的空間環境。導入15分鐘生活圈理念,圍繞着區域內創新性節點,優化其周邊公共服務配套設施,加強住房公寓建設以及周邊地鐵、公交、公共租賃自行車等交通工具、公共交流、研討與展示場所的建設,使人們實現15分鐘創業+居住+交流一體化。
在空間規劃與建設層面,推行緊湊化、增加稠密度,確立合理的城市改造和密集化目標,提升土地的更新能力,限制對開放空間的消耗,最大化提升車站社區和公共交通接入良好的地區的接納容量。
3、完善場所繫統,爲創新提供土地的戰略確認。就目前我國大學校園所處區域看,大致可以分兩類,一類是老校區底蘊深厚,周圍配套成熟,卻身陷城市內部,幾乎沒有可拓空間;一種是新校區新近建成,周圍可建空間有一定餘量,周圍配套卻往往有限。
前者往往因區段土地價值稀缺,涉及利益多元複雜,改造更新難度大, 後者則因易成爲新區域地產開發的“賣點”而面臨逐利性開發。
因此,若要進一步發揮大學優勢,在知識經濟前哨上更好地進行定位,就應考慮一個更有效和更清晰宏大的、以大學區位爲核心的空間組織系統。
爲此,需要編制環大學知識經濟圈規劃,爲研究創新和高等教育提供土地的戰略確認,加速推進大學周邊土地的重新定性定位、功能置換、資源整理、整合和再利用。在當前國家鼓勵衆創空間建設的有利背景下,設置面向環大學知識經濟圈爲建設目標的開發清單與負面清單,由政府、市場與社會共同推動保障創新產業孵化和集聚空間的充足供給與支持。
4、深化協同機制,構築硬件與服務資源共享網絡。建立高效的知識創新和發明系統是大家共同的目標,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興起的共享經濟模式,使得實驗室與企業、風險資金與創新企業、社區居民與大學教育的關係都可以採用互聯網思維進行重新定義。
在大學所在地周邊,圍繞創新計劃組建各種傑出人才基地,將高等教育和研究方面的各種結構設備、研究機構和經濟活動集中在一起,促進各機構之間合作以及各機構人力資源、設備資源、服務資源的更好分配。通過對新技術、新產業的出現、城市新規劃和新格局進行扶持的政策,優先發展能夠提供多樣性場所的園區與樓宇,在居民社區內部加強協調並提供高質量的大學免費教育,從而有利於萬衆創新智慧的交叉提升。
作者系中央財經大學城市管理系主任、副教授

雙城記系列回顧:

更多精彩內容

|政府投資|城市規劃|互聯網+督查|
|減稅降費|營商環境|基層減負|

|政務公開|脫貧攻堅|響水事故|

|福州VS廈門|海口VS三亞|南京VS蘇州|

責任編輯:柯錦雄

版式編輯:柯錦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