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獲獎作品抄襲,這是什麼“概念”?

| 新京報

文學夢想、新銳思維、高考升學……“新概念”承載越多,對文字的敬惜也該越厚重。


文1021字,閱讀約需2分鐘

▲作家北南稱,經初步統計,《古董》一文共複製其作品原文2755字,情節、人物關係照搬。圖/新京報網


據新京報報道,第21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因有獲獎作品抄襲,而陷入爭議——作品《古董》涉嫌抄襲作家北南於2018年發表在晉江文學城網站的《碎玉投珠》。


經查實後,新概念作文大賽主辦方《萌芽》雜誌社通報表示,《古董》作者許如珵承認自己因功利心而抄襲,已向作家北南道歉。北南對此表示:接受道歉但不會原諒。另據大賽規定,主辦方取消了許如珵的二等獎成績,收回獲獎證書,並扣發其稿費和樣書。


對熱愛文學的青少年而言,“新概念”是一塊享譽二十年的金字招牌。1999年1月,《萌芽》雜誌刊登“新概念作文大賽”倡議書,提出以“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還語文教學以應有的人文性和審美性之路”,而首屆評委則囊括了餘華、蘇童、鐵凝、陳村、方方等大家。這立起了此類作文大賽的標杆。


從韓寒到郭敬明、張悅然和郝景芳,“新概念”也一度成爲出版社逐利之地,一個個獲獎者被打上“文壇新星”的光環,成爲市場寵兒。


但光環過後,部分獲獎者也被涉嫌抄襲的箭頭瞄準:2006年,獲獎者郭敬明被法院裁定《夢裏花落知多少》涉嫌抄襲,此書被全面禁售。還有第三屆新概念大賽的一等獎獲得者、因《愛情公寓》劇本而紅的甘世佳,也曾被質疑屢次“融梗”。至於曾經拍下巴菲特午餐卻始終未赴約的孫宇晨,早期也曾身陷“抄襲泥潭”。


新概念作文大賽的爭議背後,是網文時代的著作權保護難題。從簡單的一抄了之,到相對“高級”的洗稿和“融梗”,都是對原創者的侵犯,類似新聞鋪天蓋地,甚至讓人麻木。


客觀而言,這些獲獎者在之後的作品中涉嫌抄襲,與“新概念”並沒有直接關係,不該隨意搞株連。但此番,參賽、獲獎作品出現如此明目張膽的“複製粘貼式”抄襲,仍然令人感慨。這是一塊屬於中學生的文學陣地,原本不該被社會暗面、所謂的“功利心”所侵蝕。


抄襲者的錯誤無可辯駁,但主辦方似乎也難辭其咎。許如珵的抄襲並不“高明”,並非洗稿也非“融梗”,而是直接大量複製粘貼原文,有的只是簡單換個名字。而且作家北南是晉江文學城的人氣作者之一,《碎玉投珠》是其代表作,曝光率不低。


如果主辦方嚴格審查參賽作品,做必要的查重工作,哪怕只是簡單地以搜索引擎檢索段落,也能發現抄襲。在這種情況下仍然使抄襲作品入圍並獲獎,顯然是審覈不力所致。


值得說道的是,“新概念作文大賽”自啓動後,不只被附加了很多標杆性意義,還成了高考之外的升學捷徑或敲門磚。首屆就有七位一等獎獲得者被北大、南開等名校免試錄取,即使到了今天,獲獎者仍有很大機會獲得自主招生面試資格。在高考仍關乎大多數高中生利益的情況下,通過嚴格審查杜絕抄襲,不但是比賽自身的責任,也關乎更大層面的公平。


從另一個角度說,嚴格審查不僅是對作品的甄別,也是對人性的負責。畢竟,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一時虛榮,選擇以錯誤方式書寫人生,應得到教訓,但也應該給予其改過自新的機會。如果主辦方能在審查階段發現抄襲,及時制止,既可以教育孩子,同時也能保護孩子,不至於使之陷入“獲獎後又被曝光”的更大風波之中。


文/葉克飛(專欄作者)編輯:孟然 校對:陳荻雁


值班編輯李二號 花木南


桂林航空進入飛機駕駛艙女子系空乘專業學生,已回校接受調查


三問英國“死亡卡車”事件:死者是誰?車從哪來?與偷渡有關嗎


對話大連遇害女孩母親:嫌疑人行兇後多次來家搭訕,曾自導自演撇清嫌疑

本文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新概念”獲獎作品抄襲,這是什麼“概念”?

| 新京報

文學夢想、新銳思維、高考升學……“新概念”承載越多,對文字的敬惜也該越厚重。


文1021字,閱讀約需2分鐘

▲作家北南稱,經初步統計,《古董》一文共複製其作品原文2755字,情節、人物關係照搬。圖/新京報網


據新京報報道,第21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因有獲獎作品抄襲,而陷入爭議——作品《古董》涉嫌抄襲作家北南於2018年發表在晉江文學城網站的《碎玉投珠》。


經查實後,新概念作文大賽主辦方《萌芽》雜誌社通報表示,《古董》作者許如珵承認自己因功利心而抄襲,已向作家北南道歉。北南對此表示:接受道歉但不會原諒。另據大賽規定,主辦方取消了許如珵的二等獎成績,收回獲獎證書,並扣發其稿費和樣書。


對熱愛文學的青少年而言,“新概念”是一塊享譽二十年的金字招牌。1999年1月,《萌芽》雜誌刊登“新概念作文大賽”倡議書,提出以“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還語文教學以應有的人文性和審美性之路”,而首屆評委則囊括了餘華、蘇童、鐵凝、陳村、方方等大家。這立起了此類作文大賽的標杆。


從韓寒到郭敬明、張悅然和郝景芳,“新概念”也一度成爲出版社逐利之地,一個個獲獎者被打上“文壇新星”的光環,成爲市場寵兒。


但光環過後,部分獲獎者也被涉嫌抄襲的箭頭瞄準:2006年,獲獎者郭敬明被法院裁定《夢裏花落知多少》涉嫌抄襲,此書被全面禁售。還有第三屆新概念大賽的一等獎獲得者、因《愛情公寓》劇本而紅的甘世佳,也曾被質疑屢次“融梗”。至於曾經拍下巴菲特午餐卻始終未赴約的孫宇晨,早期也曾身陷“抄襲泥潭”。


新概念作文大賽的爭議背後,是網文時代的著作權保護難題。從簡單的一抄了之,到相對“高級”的洗稿和“融梗”,都是對原創者的侵犯,類似新聞鋪天蓋地,甚至讓人麻木。


客觀而言,這些獲獎者在之後的作品中涉嫌抄襲,與“新概念”並沒有直接關係,不該隨意搞株連。但此番,參賽、獲獎作品出現如此明目張膽的“複製粘貼式”抄襲,仍然令人感慨。這是一塊屬於中學生的文學陣地,原本不該被社會暗面、所謂的“功利心”所侵蝕。


抄襲者的錯誤無可辯駁,但主辦方似乎也難辭其咎。許如珵的抄襲並不“高明”,並非洗稿也非“融梗”,而是直接大量複製粘貼原文,有的只是簡單換個名字。而且作家北南是晉江文學城的人氣作者之一,《碎玉投珠》是其代表作,曝光率不低。


如果主辦方嚴格審查參賽作品,做必要的查重工作,哪怕只是簡單地以搜索引擎檢索段落,也能發現抄襲。在這種情況下仍然使抄襲作品入圍並獲獎,顯然是審覈不力所致。


值得說道的是,“新概念作文大賽”自啓動後,不只被附加了很多標杆性意義,還成了高考之外的升學捷徑或敲門磚。首屆就有七位一等獎獲得者被北大、南開等名校免試錄取,即使到了今天,獲獎者仍有很大機會獲得自主招生面試資格。在高考仍關乎大多數高中生利益的情況下,通過嚴格審查杜絕抄襲,不但是比賽自身的責任,也關乎更大層面的公平。


從另一個角度說,嚴格審查不僅是對作品的甄別,也是對人性的負責。畢竟,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一時虛榮,選擇以錯誤方式書寫人生,應得到教訓,但也應該給予其改過自新的機會。如果主辦方能在審查階段發現抄襲,及時制止,既可以教育孩子,同時也能保護孩子,不至於使之陷入“獲獎後又被曝光”的更大風波之中。


文/葉克飛(專欄作者)編輯:孟然 校對:陳荻雁


值班編輯李二號 花木南


桂林航空進入飛機駕駛艙女子系空乘專業學生,已回校接受調查


三問英國“死亡卡車”事件:死者是誰?車從哪來?與偷渡有關嗎


對話大連遇害女孩母親:嫌疑人行兇後多次來家搭訕,曾自導自演撇清嫌疑

本文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