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孩對我說

| 原來是柒公子


我,就快要三十歲了。


還沒有練出八塊腹肌,走路的時候還有點外八腿,朋友總勸我應該趕緊減減肥。


我媽呢,也常說我脾氣太差,打電話的時候總被她催,說我什麼時候才能讓她抱孫子!


其實我的脾氣真不差,就是不太愛和陌生人說話... ...


終於有一天。


我壯着膽子託一個長相帥氣開寶馬的朋友A幫我去探喜歡的女生底。


咱仨一起出去玩了半天,結果那女孩對我說是沒什麼印象,不熟,她更喜歡A那樣類型的。


是啊,沒有人不愛帥氣又多金的男生,可是那樣優秀的男生畢竟是少數吧,大多數男生不都是像我這樣的?


我知道的,我太普通了。


我不抽菸,不喝酒,不蹦迪。


下班偶爾打遊戲,看看文藝影片。


我就是那種牛排點八分熟沒見識的人。


感覺是不是我這樣普通的男生都是女生不屑的。


是不是優秀的人只會和優秀的人在一起。


是不是好看的人也只會和好看的人在一起。

但我這樣一抓一把沒特點的男生,也會有粉色泡泡浪漫背景的美夢。


於是我告訴自己戀愛就應該自由,爲了自由我也一直到處走走,想着沒準兒能遇到不嫌棄我太普通的女朋友。


但我遇到的喜歡的人總是有男朋友。


坐了十個小時的車就爲了看她一眼,結果就是她對我說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他說我們比較適合做普通朋友。


其實我知道她根本沒有男朋友,大抵跟你是個好人,是一個意思。


我現在才知道普通男孩跟喜歡的人做普通朋友纔是最佳選擇。


我常常很後悔當初魯莽的決定,於是現在連她在哪裏做什麼,我都無從得知。


其實到如今我也沒學會多少去適應這個社會。


我不懂房價、車型、股票、禮金、生育,追女孩,不在乎世俗和周遭的眼光。


也不想爲了結婚而結婚,不爲了適齡而湊活。


我曾經喜歡過一個短髮的姑娘,就像喜歡悲傷逆流成河裏的易瑤。


也喜歡過一個愛聽民謠的姑娘,我時常幻想着坐在陽臺彈着吉他給她唱歌聽。


還喜歡過一個旅行中的姑娘,我拿着相機揹着行李回首看她拜佛,只覺得她也法相莊嚴,而菩薩座前的我,只一身俗世煙火。


可惜我相貌平平一事無成,她們都只對我說了一句很高興認識你,就再無聯繫了。


以前我很阿Q,覺得沒有人是完全特別的,沒有人是必須要在一起的,覺得人跟人的差距並不大。


漂亮的、帥的、聰明的、有才的、有錢的,也不過如此。


但我有一天回家路上看到一個流浪漢,曬着懶洋洋的太陽,沐浴着微風,長着一張廢物的臉。


我突然有點羨慕他,勇敢做自己,做廢物也算是一種天賦!

而我們普通人還是要幹活養活自己,想要的也很多,莫名無奈!


我一直相信愛情,但我深知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

所以,我運氣不好,還不如當個廢物,不要愛情。

我可以做點別的啊,上書店看書,游泳,曬太陽其實也不錯。

在書店遇到高中同桌,從上高中的時候就特別喜歡和她相處。

雖然我是一個沒有青春期的人,我知道那些年我過得多麼無趣,並且有可能一直無趣下去。


但是時間會自動給我們的同桌經歷加上曖昧的濾鏡。

記得高中的小事,我是住校生,她是走讀。

有天早晨我沒有來及吃早餐,她只帶了一個小麪包,分我一半沒有觸動我,卻是一句“五穀雜糧,吃多吃少不就那麼回事”,讓我銘記至今。

她家裏條件非常一般,對父母的體諒,對弟弟的愛護,現在每每想起她的知足和至善,我就會羞愧不已。

她是我見過被保護的很好的女孩子,毫無城府,毫無保留,毫無掩飾,毫無煩惱的愛着周圍與世界,笑起來很甜很可愛。


高中三年是壓抑的,好像一直是上課,做題,考試。


同學之間交流很少,所以同學之間感情一般,但我們確是例外。

我的生日,她會0點準時發來短信,只要一發現我不高興,她會馬上把腦袋湊過來逗我開心,各種亂七八糟的節日都會準時祝我節日快樂。


會在她考試考得好的時候,分給我早餐,會在我考得不好的時候,拋下很多事情帶着我去操場跑步... ...

回想起來,那些年我好像從沒爲她做過什麼事。


唯一做過的事大概就是高考出分的那天晚上,那年她沒發揮好。


我跑到她家樓下唱了一首她經常晚自習課間休息帶我聽的歌。


她沒有出來,後來我們也再沒見過了。


原本我認爲自己的情感會留這一篇空白頁,但多年之後的現在,我又見到了這個女孩。

我們說了很多,說起一些共同經歷的人和事,也說起各自現在的工作。


她對我說,沒想到上學笨笨的你,竟然考上了研究生,她這個乖乖好學生卻沒有完成這個夢想。

其實她不知道我這個的堂堂名牌大學研究生,一個月才4000塊!

這還真特麼是個操蛋的世界啊!


分開後,我穿過三條街去坐地鐵,路過的店剛好在放新版的《那女孩對我說》。

這是18歲時單曲循環了一整個暑假的歌,是那個夏天我在一個女孩的樓下都走音破音了還唱完的歌。

夏天溫熱的風,心中的惆悵彷彿在昨天,滿滿的回憶殺。


“那女孩對我說,說我保護她的夢”


也不知道是何種緣故,這首歌竟然令我如此迷戀,並且長期單曲循環。

唱那首歌的作者黃義達曾經爲了一個他喜歡的女孩剃度出家。

由此,我也喜歡用其中的一個詞語來稱呼她“那女孩”。


雖然在那女孩之後,我又結識了許多女孩子。


我低着頭在她們之間穿梭,我像每一個普通男孩一樣在烈日當頭的時候垂下手臂在街上拖拉着走。


但只有再與她重逢的那一刻,我突然想把自己變得更好。


因爲我問她:你會和一個沒有房子的男人在一起嗎?


那女孩對我說不會,除非是遇到愛情。



但那天那個女孩沒告訴他
那個夏天
有一個男生半夜到她樓下
給她唱了一首歌
那一瞬間
她覺得那就是她想要的愛情

女孩子長大了就是這樣
她可能把愛情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但永遠不會對你說我只需要愛情



作者:柒公子





聰明的女人,不交給別人三樣東西

《圓舞》裏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真正有氣質的淑女,從不炫耀她所擁有的一切,她不告訴人她讀過什麼書,去過什麼地
| 每天睡前讀書




做人的底線,就7句!

②騙我可以,請你注意次數。③如果你拿我當回事,我會以同樣的方式對你。④我可以裝傻,但別以爲我真傻。
| 經典語錄精粹


刪了吧,別再聯繫了。

許多人的故事,從陌生人開始,到陌生人結束。從相見恨晚,到形同陌路......
| 走過筆尖的句子







有一種男人,再愛也不能嫁!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現代人別說生死相許了,相信愛情的人都沒有多少吧。很多女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嫁給愛
| 每天睡前讀書












那女孩對我說

| 原來是柒公子


我,就快要三十歲了。


還沒有練出八塊腹肌,走路的時候還有點外八腿,朋友總勸我應該趕緊減減肥。


我媽呢,也常說我脾氣太差,打電話的時候總被她催,說我什麼時候才能讓她抱孫子!


其實我的脾氣真不差,就是不太愛和陌生人說話... ...


終於有一天。


我壯着膽子託一個長相帥氣開寶馬的朋友A幫我去探喜歡的女生底。


咱仨一起出去玩了半天,結果那女孩對我說是沒什麼印象,不熟,她更喜歡A那樣類型的。


是啊,沒有人不愛帥氣又多金的男生,可是那樣優秀的男生畢竟是少數吧,大多數男生不都是像我這樣的?


我知道的,我太普通了。


我不抽菸,不喝酒,不蹦迪。


下班偶爾打遊戲,看看文藝影片。


我就是那種牛排點八分熟沒見識的人。


感覺是不是我這樣普通的男生都是女生不屑的。


是不是優秀的人只會和優秀的人在一起。


是不是好看的人也只會和好看的人在一起。

但我這樣一抓一把沒特點的男生,也會有粉色泡泡浪漫背景的美夢。


於是我告訴自己戀愛就應該自由,爲了自由我也一直到處走走,想着沒準兒能遇到不嫌棄我太普通的女朋友。


但我遇到的喜歡的人總是有男朋友。


坐了十個小時的車就爲了看她一眼,結果就是她對我說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他說我們比較適合做普通朋友。


其實我知道她根本沒有男朋友,大抵跟你是個好人,是一個意思。


我現在才知道普通男孩跟喜歡的人做普通朋友纔是最佳選擇。


我常常很後悔當初魯莽的決定,於是現在連她在哪裏做什麼,我都無從得知。


其實到如今我也沒學會多少去適應這個社會。


我不懂房價、車型、股票、禮金、生育,追女孩,不在乎世俗和周遭的眼光。


也不想爲了結婚而結婚,不爲了適齡而湊活。


我曾經喜歡過一個短髮的姑娘,就像喜歡悲傷逆流成河裏的易瑤。


也喜歡過一個愛聽民謠的姑娘,我時常幻想着坐在陽臺彈着吉他給她唱歌聽。


還喜歡過一個旅行中的姑娘,我拿着相機揹着行李回首看她拜佛,只覺得她也法相莊嚴,而菩薩座前的我,只一身俗世煙火。


可惜我相貌平平一事無成,她們都只對我說了一句很高興認識你,就再無聯繫了。


以前我很阿Q,覺得沒有人是完全特別的,沒有人是必須要在一起的,覺得人跟人的差距並不大。


漂亮的、帥的、聰明的、有才的、有錢的,也不過如此。


但我有一天回家路上看到一個流浪漢,曬着懶洋洋的太陽,沐浴着微風,長着一張廢物的臉。


我突然有點羨慕他,勇敢做自己,做廢物也算是一種天賦!

而我們普通人還是要幹活養活自己,想要的也很多,莫名無奈!


我一直相信愛情,但我深知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

所以,我運氣不好,還不如當個廢物,不要愛情。

我可以做點別的啊,上書店看書,游泳,曬太陽其實也不錯。

在書店遇到高中同桌,從上高中的時候就特別喜歡和她相處。

雖然我是一個沒有青春期的人,我知道那些年我過得多麼無趣,並且有可能一直無趣下去。


但是時間會自動給我們的同桌經歷加上曖昧的濾鏡。

記得高中的小事,我是住校生,她是走讀。

有天早晨我沒有來及吃早餐,她只帶了一個小麪包,分我一半沒有觸動我,卻是一句“五穀雜糧,吃多吃少不就那麼回事”,讓我銘記至今。

她家裏條件非常一般,對父母的體諒,對弟弟的愛護,現在每每想起她的知足和至善,我就會羞愧不已。

她是我見過被保護的很好的女孩子,毫無城府,毫無保留,毫無掩飾,毫無煩惱的愛着周圍與世界,笑起來很甜很可愛。


高中三年是壓抑的,好像一直是上課,做題,考試。


同學之間交流很少,所以同學之間感情一般,但我們確是例外。

我的生日,她會0點準時發來短信,只要一發現我不高興,她會馬上把腦袋湊過來逗我開心,各種亂七八糟的節日都會準時祝我節日快樂。


會在她考試考得好的時候,分給我早餐,會在我考得不好的時候,拋下很多事情帶着我去操場跑步... ...

回想起來,那些年我好像從沒爲她做過什麼事。


唯一做過的事大概就是高考出分的那天晚上,那年她沒發揮好。


我跑到她家樓下唱了一首她經常晚自習課間休息帶我聽的歌。


她沒有出來,後來我們也再沒見過了。


原本我認爲自己的情感會留這一篇空白頁,但多年之後的現在,我又見到了這個女孩。

我們說了很多,說起一些共同經歷的人和事,也說起各自現在的工作。


她對我說,沒想到上學笨笨的你,竟然考上了研究生,她這個乖乖好學生卻沒有完成這個夢想。

其實她不知道我這個的堂堂名牌大學研究生,一個月才4000塊!

這還真特麼是個操蛋的世界啊!


分開後,我穿過三條街去坐地鐵,路過的店剛好在放新版的《那女孩對我說》。

這是18歲時單曲循環了一整個暑假的歌,是那個夏天我在一個女孩的樓下都走音破音了還唱完的歌。

夏天溫熱的風,心中的惆悵彷彿在昨天,滿滿的回憶殺。


“那女孩對我說,說我保護她的夢”


也不知道是何種緣故,這首歌竟然令我如此迷戀,並且長期單曲循環。

唱那首歌的作者黃義達曾經爲了一個他喜歡的女孩剃度出家。

由此,我也喜歡用其中的一個詞語來稱呼她“那女孩”。


雖然在那女孩之後,我又結識了許多女孩子。


我低着頭在她們之間穿梭,我像每一個普通男孩一樣在烈日當頭的時候垂下手臂在街上拖拉着走。


但只有再與她重逢的那一刻,我突然想把自己變得更好。


因爲我問她:你會和一個沒有房子的男人在一起嗎?


那女孩對我說不會,除非是遇到愛情。



但那天那個女孩沒告訴他
那個夏天
有一個男生半夜到她樓下
給她唱了一首歌
那一瞬間
她覺得那就是她想要的愛情

女孩子長大了就是這樣
她可能把愛情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但永遠不會對你說我只需要愛情



作者:柒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