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8歲,在敘利亞給死人挖墓。”

| 央視網

木子草|作者
花瓣志(iihuacao)|來源
文燕 |編輯


“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一個8歲的孩子,他應該是什麼樣子?


任性、調皮、天真、可愛……他會仰着小腦袋求老師表揚?他會在父母的懷裏拼命撒嬌?


今年同樣8歲的賈瓦德,他從來不會,也不能這樣。


只因爲,他生活在敘利亞。


他的8歲,是在墳地給死人挖墓。



家鄉阿勒頗被一聲炮火摧毀,親人大部分在戰火中喪生。


父親帶着他和15歲的哥哥逃到了伊德利卜省,沒有什麼體面的生存技能,三個人靠給人挖墓活下去。



他們經常工作到半夜纔回家,也經常在午夜被叫醒。


因爲就算在那個時間點,也會有人突然過來掩埋屍體。


扛着鐵鍬的賈瓦德,如今面對周遭的一切都一臉平靜。




雖然主要負責清潔墓穴的工作,可是他說:


“如果送來的是小孩子的屍體,我會親手爲他挖墓。


明明自己還是個孩子,可他卻已經扛起了一個成年人的重量;


明明還是上學撒嬌的年紀,可戰亂卻讓他被迫撐起了一個家。


1

“我要養活這個家。”

“在廢墟和戰火中,我們的傷口很深。


我們想大聲呼喊,但我們的聲音那麼微弱……”


兩年前,大馬士革的一片廢墟上,10歲的敘利亞盲女用一首歌唱出了她內心深處的祈求與呼喚。


祈求,他們的心跳能重新獲得生命的活力;

呼喚,他們的童年能重新獲得歡笑的權利。



始於2011年的這場戰爭,結束時間仍被“未知”兩個字壓得透不過氣。


8年了,和平,在這裏終究還是個奢望。



甚至不用過多言語,只是兩組對比圖片都透出戰爭帶給這裏的絕望和蒼涼。

炮火還在肆意蔓延,人們還在流離失所,大馬士革往日的繁華早已變成滿目瘡痍。

那是曾經種滿玫瑰的地方呀,如今只剩焦土瓦礫。


多少孩子曾經繞着那片整潔的街道奔跑,嬉鬧。

關於他們的故事,如今卻只剩恐懼、飢餓、悲慘……交織成一個個混亂又晦暗的童年。


比拉爾今年14歲,他現在是一個薄餅師傅。


熟練地揉麪,熟練地烤餅,熟練地抹醬打包,熟練地拉下卷軸門……

如果你不看他小小的個子,絕不會以爲這“師傅”還是個孩子。

機械的一天終於結束了。


一個人回到家裏,簡單做了飯,忙完一切躺到牀上,好像整個世界空餘一片寂靜的漆黑。


他顯得有些落寞,“我不和別人玩,因爲我一整天都要工作”。



瓦爾德今年12歲,現在是一個賣飲料的小販。


爸爸被敵人的狙擊槍打中,家裏就剩下了他和媽媽兩個人。


學校也被炸了,同學們早已不知都逃去什麼地方。沒受過多少教育的媽媽,無奈成了他唯一的老師。


白天他就去街上賣飲料,晚上媽媽簡單地教他識一些字……


爲什麼要活得這麼辛苦?


他嘴角微動:“我要養活這個家。



伊拉斯今年也是12歲,她現在是難民營裏的一名歌手。


這個青春期的女孩子,因爲必須和各種魚龍混雜的人住在一起,青春裏除了慌張,再沒有任何祕密。


她非常喜歡嘻哈,還會freestyle。

即使艱難困苦,我永不放棄學習求知。


看到了嗎?明日仍有新生。


我們因死亡而厭倦,我們將建立新的世界,請等待我的歸來……

可她的歌聲只能在這片廢墟上回蕩,再飄不到遠一點點的地方……



“寒風凜萬殤,炮火催苟且。”


就像土耳其網紅曾用“和平與戰爭”拼接出來的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它已經失衡。



一邊是公園裏蹺蹺板上的快樂,一邊是戰爭廢墟上的荒蕪。

這樣極端對比的畫面,偏偏就在世間上演着。



一邊是戰亂的飢餓,一邊是甜美的酣睡。


世界上再沒有一種殘忍比得上“出生即意味着死亡”。



女兒在空襲中遇難,除了傷心沮喪,他什麼都做不了。


“下輩子,你一定要去到一個可愛和平的國家呀。”


如果可以揹着書包、拿着玩具,誰願意扛起生活在大街上叫賣?

如果可以躺在溫暖的被窩裏,誰願意經受顛沛流離到處躲藏?

如果可以幸福地活着,誰又願意被廢墟無情地掩埋?


2


“我生於戰火,死於戰火。


你能想象,那種每次睜開眼看到的不是天空而是炮彈的絕望嗎?


在敘利亞,孩子明明天真的臉龐,卻不時流露着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因爲,炸彈隨時可能響起,死亡隨時可能發生。



睡覺的時候沒有毯子,去外面撿個枕頭,都可能被炸死。


戰火中已經生活了好幾年的小男孩,基本上已經習慣了那個聲響,可是他還是會害怕。

住在附近的孩子,都想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可是他們又能去哪裏呢?


一個剛剛失去弟弟的哥哥,蹲在牆角哭得泣不成聲。


“我的弟弟死了。”



全家人都已喪命的孩子,癱在地上說着他的遭遇。


“我的媽媽在這被殺了。我的爸爸和姐姐爬上了樓頂,武裝者朝我爸爸臉上扔了一顆炸彈,他瞬間就死了。”



這個才9歲的孩子,他哭得撕心裂肺,可是他始終都不明白: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爲什麼我們的童年只有灰暗?

爲什麼要讓我們承擔這麼多的苦難?



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因爲曾經也經受過這樣的摧殘,所以我們更能感同身受。

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世界從未真正和平。


地獄,也從未消失。

祖國一日不強大,她就無法帶着她的孩子們逃離痛苦,遠離災難。

今年7月份的時候,在網上看到了這樣一張照片,久久無法平靜。



一個5歲的小女孩被壓在剛遭遇空襲後的廢墟中,手裏仍死死抓着7個月大的妹妹的衣服,以防她掉下去。


父親匆忙趕到,看到這個畫面,眼中全是悲愴。


爲了救妹妹,小女孩走了。


不過,她一定能在天堂和同樣在空襲中遇難的媽媽重逢吧。



有人統計,這場8年的持久戰,已經讓47萬人死亡,超過190萬人受傷,而其中五分之一都是孩子。


早在1991年,Beyond的《AMANI》就已經唱了無數遍:


“烽煙掩蓋天空與未來,無助與冰凍的眼睛,流淚看天際帶悲憤,是控訴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AMANI,它的意思,是和平。


3


“請給我自由,請還我和平。


一個每看一次就忍不住哭一次的視頻。



這是一個敘利亞女孩在《好聲音》節目中唱的一首反戰歌。


“爲什麼我們沒有節日的裝扮和狂歡?
我們的土地被燒燬,
我們的自由被偷走……”


音樂很悲傷,小女孩的聲音很動聽。


可是,唱着唱着她還是繃不住了。


“我們的國家很小,像我一樣小。”


她一定是想起了那些一起玩耍過的小夥伴,想起了那些被炮火聲嚇醒的日子吧。



在恐懼下生活了8年,在飢餓和貧困中掙扎了8年。


眼看着文明一天天消亡,生命一個個逝去。


世界什麼時候才能給他們自由,還他們和平呢?


什麼時候才能如他們夢裏所期待的那樣:


希望你們能清掃出一片乾淨的地方以便我們上學,
希望你們在道路上植樹種花,而不是讓它佈滿硝煙和廢墟。

戰火,會結束的吧。

那些讓人心碎的瞬間,會重新變成插畫中這樣美麗的樣子吧。



到那時,被炮彈摧毀的城市,又長滿了大樹,開滿了鮮花。



孩子們再也不用生活在恐慌之下,他們幸福地撲進家人的懷抱。



到那時,絕望逃離的父女,臉上又掛上了笑容。



未知的死亡,被日常的幸福所替代。



日常的恐懼,被臉上純真的歡笑所替代。


每一個孩子,都被世界溫柔對待着……


小時候,總覺得“世界和平”像一個口號。


大概是因爲和平久了,差點就真的以爲全世界都和我們一樣現世安穩。

可事實是,同一片天空下,那些慘重的傷痛,它每時每刻都在真實地發生着。

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還有那麼多的人,掙扎在生死的邊緣,還有那麼多的孩子,他的願望只是能活着長大……

當我下班後,舒服地鑽進被窩,玩着手機,那一種情感就再次被放大:

世界還是那個世界,我們只是有幸生在一個和平的中國。

所以,我們擡頭是藍天,不再是炮彈。

屈辱中走來,感恩祖國的強大。

也願世界和平,早日無戰禍之痛,願每一個小天使都能安樂地長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花瓣志( ID:iihuacao),她們用文字記錄生活,用心去感受溫暖。你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記得去關注花瓣志(ID:iihuacao)。



生在和平國度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8歲,在敘利亞給死人挖墓。”

| 央視網

木子草|作者
花瓣志(iihuacao)|來源
文燕 |編輯


“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一個8歲的孩子,他應該是什麼樣子?


任性、調皮、天真、可愛……他會仰着小腦袋求老師表揚?他會在父母的懷裏拼命撒嬌?


今年同樣8歲的賈瓦德,他從來不會,也不能這樣。


只因爲,他生活在敘利亞。


他的8歲,是在墳地給死人挖墓。



家鄉阿勒頗被一聲炮火摧毀,親人大部分在戰火中喪生。


父親帶着他和15歲的哥哥逃到了伊德利卜省,沒有什麼體面的生存技能,三個人靠給人挖墓活下去。



他們經常工作到半夜纔回家,也經常在午夜被叫醒。


因爲就算在那個時間點,也會有人突然過來掩埋屍體。


扛着鐵鍬的賈瓦德,如今面對周遭的一切都一臉平靜。




雖然主要負責清潔墓穴的工作,可是他說:


“如果送來的是小孩子的屍體,我會親手爲他挖墓。


明明自己還是個孩子,可他卻已經扛起了一個成年人的重量;


明明還是上學撒嬌的年紀,可戰亂卻讓他被迫撐起了一個家。


1

“我要養活這個家。”

“在廢墟和戰火中,我們的傷口很深。


我們想大聲呼喊,但我們的聲音那麼微弱……”


兩年前,大馬士革的一片廢墟上,10歲的敘利亞盲女用一首歌唱出了她內心深處的祈求與呼喚。


祈求,他們的心跳能重新獲得生命的活力;

呼喚,他們的童年能重新獲得歡笑的權利。



始於2011年的這場戰爭,結束時間仍被“未知”兩個字壓得透不過氣。


8年了,和平,在這裏終究還是個奢望。



甚至不用過多言語,只是兩組對比圖片都透出戰爭帶給這裏的絕望和蒼涼。

炮火還在肆意蔓延,人們還在流離失所,大馬士革往日的繁華早已變成滿目瘡痍。

那是曾經種滿玫瑰的地方呀,如今只剩焦土瓦礫。


多少孩子曾經繞着那片整潔的街道奔跑,嬉鬧。

關於他們的故事,如今卻只剩恐懼、飢餓、悲慘……交織成一個個混亂又晦暗的童年。


比拉爾今年14歲,他現在是一個薄餅師傅。


熟練地揉麪,熟練地烤餅,熟練地抹醬打包,熟練地拉下卷軸門……

如果你不看他小小的個子,絕不會以爲這“師傅”還是個孩子。

機械的一天終於結束了。


一個人回到家裏,簡單做了飯,忙完一切躺到牀上,好像整個世界空餘一片寂靜的漆黑。


他顯得有些落寞,“我不和別人玩,因爲我一整天都要工作”。



瓦爾德今年12歲,現在是一個賣飲料的小販。


爸爸被敵人的狙擊槍打中,家裏就剩下了他和媽媽兩個人。


學校也被炸了,同學們早已不知都逃去什麼地方。沒受過多少教育的媽媽,無奈成了他唯一的老師。


白天他就去街上賣飲料,晚上媽媽簡單地教他識一些字……


爲什麼要活得這麼辛苦?


他嘴角微動:“我要養活這個家。



伊拉斯今年也是12歲,她現在是難民營裏的一名歌手。


這個青春期的女孩子,因爲必須和各種魚龍混雜的人住在一起,青春裏除了慌張,再沒有任何祕密。


她非常喜歡嘻哈,還會freestyle。

即使艱難困苦,我永不放棄學習求知。


看到了嗎?明日仍有新生。


我們因死亡而厭倦,我們將建立新的世界,請等待我的歸來……

可她的歌聲只能在這片廢墟上回蕩,再飄不到遠一點點的地方……



“寒風凜萬殤,炮火催苟且。”


就像土耳其網紅曾用“和平與戰爭”拼接出來的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它已經失衡。



一邊是公園裏蹺蹺板上的快樂,一邊是戰爭廢墟上的荒蕪。

這樣極端對比的畫面,偏偏就在世間上演着。



一邊是戰亂的飢餓,一邊是甜美的酣睡。


世界上再沒有一種殘忍比得上“出生即意味着死亡”。



女兒在空襲中遇難,除了傷心沮喪,他什麼都做不了。


“下輩子,你一定要去到一個可愛和平的國家呀。”


如果可以揹着書包、拿着玩具,誰願意扛起生活在大街上叫賣?

如果可以躺在溫暖的被窩裏,誰願意經受顛沛流離到處躲藏?

如果可以幸福地活着,誰又願意被廢墟無情地掩埋?


2


“我生於戰火,死於戰火。


你能想象,那種每次睜開眼看到的不是天空而是炮彈的絕望嗎?


在敘利亞,孩子明明天真的臉龐,卻不時流露着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因爲,炸彈隨時可能響起,死亡隨時可能發生。



睡覺的時候沒有毯子,去外面撿個枕頭,都可能被炸死。


戰火中已經生活了好幾年的小男孩,基本上已經習慣了那個聲響,可是他還是會害怕。

住在附近的孩子,都想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可是他們又能去哪裏呢?


一個剛剛失去弟弟的哥哥,蹲在牆角哭得泣不成聲。


“我的弟弟死了。”



全家人都已喪命的孩子,癱在地上說着他的遭遇。


“我的媽媽在這被殺了。我的爸爸和姐姐爬上了樓頂,武裝者朝我爸爸臉上扔了一顆炸彈,他瞬間就死了。”



這個才9歲的孩子,他哭得撕心裂肺,可是他始終都不明白: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爲什麼我們的童年只有灰暗?

爲什麼要讓我們承擔這麼多的苦難?



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因爲曾經也經受過這樣的摧殘,所以我們更能感同身受。

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世界從未真正和平。


地獄,也從未消失。

祖國一日不強大,她就無法帶着她的孩子們逃離痛苦,遠離災難。

今年7月份的時候,在網上看到了這樣一張照片,久久無法平靜。



一個5歲的小女孩被壓在剛遭遇空襲後的廢墟中,手裏仍死死抓着7個月大的妹妹的衣服,以防她掉下去。


父親匆忙趕到,看到這個畫面,眼中全是悲愴。


爲了救妹妹,小女孩走了。


不過,她一定能在天堂和同樣在空襲中遇難的媽媽重逢吧。



有人統計,這場8年的持久戰,已經讓47萬人死亡,超過190萬人受傷,而其中五分之一都是孩子。


早在1991年,Beyond的《AMANI》就已經唱了無數遍:


“烽煙掩蓋天空與未來,無助與冰凍的眼睛,流淚看天際帶悲憤,是控訴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AMANI,它的意思,是和平。


3


“請給我自由,請還我和平。


一個每看一次就忍不住哭一次的視頻。



這是一個敘利亞女孩在《好聲音》節目中唱的一首反戰歌。


“爲什麼我們沒有節日的裝扮和狂歡?
我們的土地被燒燬,
我們的自由被偷走……”


音樂很悲傷,小女孩的聲音很動聽。


可是,唱着唱着她還是繃不住了。


“我們的國家很小,像我一樣小。”


她一定是想起了那些一起玩耍過的小夥伴,想起了那些被炮火聲嚇醒的日子吧。



在恐懼下生活了8年,在飢餓和貧困中掙扎了8年。


眼看着文明一天天消亡,生命一個個逝去。


世界什麼時候才能給他們自由,還他們和平呢?


什麼時候才能如他們夢裏所期待的那樣:


希望你們能清掃出一片乾淨的地方以便我們上學,
希望你們在道路上植樹種花,而不是讓它佈滿硝煙和廢墟。

戰火,會結束的吧。

那些讓人心碎的瞬間,會重新變成插畫中這樣美麗的樣子吧。



到那時,被炮彈摧毀的城市,又長滿了大樹,開滿了鮮花。



孩子們再也不用生活在恐慌之下,他們幸福地撲進家人的懷抱。



到那時,絕望逃離的父女,臉上又掛上了笑容。



未知的死亡,被日常的幸福所替代。



日常的恐懼,被臉上純真的歡笑所替代。


每一個孩子,都被世界溫柔對待着……


小時候,總覺得“世界和平”像一個口號。


大概是因爲和平久了,差點就真的以爲全世界都和我們一樣現世安穩。

可事實是,同一片天空下,那些慘重的傷痛,它每時每刻都在真實地發生着。

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還有那麼多的人,掙扎在生死的邊緣,還有那麼多的孩子,他的願望只是能活着長大……

當我下班後,舒服地鑽進被窩,玩着手機,那一種情感就再次被放大:

世界還是那個世界,我們只是有幸生在一個和平的中國。

所以,我們擡頭是藍天,不再是炮彈。

屈辱中走來,感恩祖國的強大。

也願世界和平,早日無戰禍之痛,願每一個小天使都能安樂地長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花瓣志( ID:iihuacao),她們用文字記錄生活,用心去感受溫暖。你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記得去關注花瓣志(ID:iihuacao)。



生在和平國度就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