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兵馬俑的雄心

| 俠客島

1974年3月29日,陝西省臨潼縣西楊村,幾位村民在地裏挖井時,忽然挖出了當地人稱“瓦神爺”的陶片、俑人。
時任臨潼文化館館長的趙康民聽聞後趕赴現場,只見新出土的俑人立於麥田,戴一頂草帽嚇退麻雀;一旁的柿樹上架着俑頭,紅燒土上立着殘俑,俑前殘燭燃燒。
驪山腳下、京畿之地,秦始皇兵馬俑在兩千多年後重見天日,隨之一同被喚醒的,是潛藏在民族肌理中的秦文化記憶
45年過去,黃土深處的秦皇軍陣,正前所未有地被當代年輕人所“懂得”——以一種極盡“現代”的方式。



兵馬俑如何在當代復活?先看幾個例子:
古有跪射俑身着鎧甲、腳登方口齊頭翹尖履,左腿蹲曲、持弓弩作握弓狀,今則脫胎爲餐桌上的食侍兵——飛矢變牙籤。



秦時御手俑駕車颯沓如流星、覽遍世間好風景,如今下凡爲託筆君——放上一支筆,深藏功與名。


兵馬俑“王的士兵”手辦

在酷似尋常紙鈔的紀念券中,秦俑藉助AR技術翻身而出、爬上指尖,順便復原當年的彩繪真身


兵馬俑紀念券

在俑樂繪里,俊俏的陶製面孔被覆以青銅、絲綢、剪紙、皮影,東方視覺、儼然天成。


兵馬俑文創“俑樂繪”
在秦時服飾形制、秦風秦韻包裹下的秦風卡通身上,當代“小將”藉助人工智能、語音交互,將秦代歷史娓娓道來,興起時還能吼幾句華陰老腔。


採用動漫風格手法創作的“秦風小將”
而兵馬俑VR虛擬現實體驗中心內,秦俑們復活爲當年的虎狼之師,步兵、騎兵、長矛方陣、戰車隊於戰鼓中集結;畫面一轉,青銅水禽幻化成真、販夫走卒絡繹不絕、茶肆酒館幡旗掛起……
兵馬俑VR電影畫面

與四十多年前考古學者臨坑“驚爲天人”不同,到了如今,兵馬俑已融入了不少人的起居日常
但秦俑們的再生可不是分分鐘的事兒。
一個世紀前,波士頓美術館的吉爾曼首提“博物館疲勞”(Museum Fatigue):在長時間觀看文物後,遊人普遍出現精力耗竭、注意力渙散等生理疲憊,如何進一步“以文化人”,成了文物、文化“自我變革”的核心痛點
參觀者的幾種習慣姿勢最易引發疲勞
而本世紀初,博物館界的鼻祖——大英博物館開始向公衆免費開放,沒有了門票收入,針對藏品的經營意識應運而生。
2013年,臺北故宮“朕知道了”紙膠帶銷量超過18萬卷;近乎同步,故宮淘寶以顛覆性的“萌態”開啓超級IP之旅。
據2019年《新文創消費趨勢報告》,目前已有24家博物館集體“觸網”電商平臺,線上逛館人次首度超過線下;僅淘寶天貓博物館平臺一處,即有累計訪客逾16億,其中,約1億90後在線網購“文化厚禮”。
一夜之間,“文創”火了,還火遍了大江南北。
單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含有秦俑元素的文創產品於2010年首度落地;近十年間,單一的“文物復仿體系”搖身變作“聯合開發、合作經營”;現存文創產品中,軟萌硬核款款周到。
而在兵馬俑的老家,“每6.2萬人即擁有一座博物館”的西安,近年來先後火爆的“王的士兵”“皇后之璽”“唐妞”系列,也實實在在地爲這方土地的文物蓋上了“維新”大印。


高髻峨眉、面如滿月的“唐妞”


“科技+文物”、“動漫+文物”、“一帶一路”周邊……從“符號直譯”的表皮式到“功能轉換”的骨架式,再到“意境詮釋”的整合式,文物物質層面的活化漸次擴展爲精神、行爲層面的回暖
“酒香也怕巷子深”,這屆文創“收拾精神,自作主張”的方向,還真不只一個“萌”字這麼簡單。


“萌萌噠”秦親寶貝
文創產業的發展與工業化以及隨之而來的個性解放密切關聯。工業化既成,服務業、高端製造業陸續跟進;而在思想文化領域,社會思潮風起雲涌,文化、創意與工業結合勢所必然。
於是四羊方罍做了茶具,羅塞塔石碑被印上圍裙,自“軸心時代”延續而來的古老文明在世界各處卸下呆板與抽象、化身鮮活和靈動——在豐富人們物質生活的同時,也在相當程度上重塑着文化
而大概沒有誰比處於復興之路上的中國,更懂得“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的意義。
2017年,故宮單年度文創收入突破15億,600歲的“老人”首度以接地氣的姿態一展皇家文化風采;“年歲更長”的兵馬俑們則重述由弱至強的民族歷史線索,“赳赳老秦,共赴國難,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文物提供問題,文化提供背景;科學提供解釋,想象與創意則提供複雜的歷史經緯中,考古學、人類學、材料學等現代學科集合之上的“文化力道”
2017年1月,《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正式落地,傳統文化復興被推上中國復興“破局”的前臺。
既要從傳統文化中提取民族復興的“精神之鈣”、實現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又需“與現實文化相融相通,共同服務以文化人的時代任務”
國民之魂,文以化之;國家之神,文以鑄之。
就像往水中投下一塊石頭,透物見事、見人、見精神:古老厚重的文化記憶的復甦,指涉的恰恰是一個民族的未來


想象過用西漢皇后之璽刷公交嗎?
搭載後現代理念的文創產品要做的事因而就不難理解:把文化帶回家——讓昔日“雅正”還俗於民間
在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化產業部主任張錦濤看來,其中祕訣無非兩處:一重文化的本性品格,二重觀者日常所需。
傳統文化題材類文創不應淺嘗輒止,而要把對文化本質的迴歸貫穿於文創研發、製作、營銷的每一步,讓文創產品從“含有傳統文化概念的產品”發展爲“自帶故事光環的智者”
好的文創設計亦須體現國人日常,清代朝珠化身耳機、秦俑鶡冠繫於夜燈:中國智慧、中國精神在“傳統文化+現代消費”間得以活化,人文情懷、藝術造詣、時代精神一一可被直接“觸摸”。
如今,在互聯網助力之下,文化更以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走近公衆:秦俑外圍,掃描照片、實物即可察看藏品細節;敦煌研究院中,“數字供養人”以線上形態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文化保護;一網之內,“人工智能博物館計劃”“國風計劃”相繼橫跨次元壁壘……
一批年輕的“數碼原住民”跑上了“文化接力賽”,原本可能存在的知識壟斷與“文明斷裂”憂思也在新興場域下全然失了效。
目前,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正籌劃創立文創研發孵化中心,通過“高校-博物院-企業”共建的形式,爲全國博物館文創探索提供“秦俑經驗”。


而隨着各家博物館館藏資源向社會進一步開放,“社會衆創、社會衆籌”也將使傳統文化生路持續瞄準“頂流”
博物圈之外,圖書館、出版社等行業也陸續摸索起文創之路;今年8月,中國旅遊研究院發佈《2019上半年全國文化消費數據報告》, 51.78%的受訪者認爲“文化消費能提高人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感,比衣食住行更重要”
身披“創意馬甲”之後,文化復興的根本,仍在於凝聚人心。


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


“讓收藏在禁宮裏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都活起來”, 2013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如是強調。
好的文物保護,正是“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讓文物活起來,“活”得有影有蹤、根脈相系,“火”得新舊兩利、深入人心。
這是八千秦俑的“迴歸途”,也是文化新生的“啓示錄”。
文/點蒼居士






























八千兵馬俑的雄心

| 俠客島

1974年3月29日,陝西省臨潼縣西楊村,幾位村民在地裏挖井時,忽然挖出了當地人稱“瓦神爺”的陶片、俑人。
時任臨潼文化館館長的趙康民聽聞後趕赴現場,只見新出土的俑人立於麥田,戴一頂草帽嚇退麻雀;一旁的柿樹上架着俑頭,紅燒土上立着殘俑,俑前殘燭燃燒。
驪山腳下、京畿之地,秦始皇兵馬俑在兩千多年後重見天日,隨之一同被喚醒的,是潛藏在民族肌理中的秦文化記憶
45年過去,黃土深處的秦皇軍陣,正前所未有地被當代年輕人所“懂得”——以一種極盡“現代”的方式。



兵馬俑如何在當代復活?先看幾個例子:
古有跪射俑身着鎧甲、腳登方口齊頭翹尖履,左腿蹲曲、持弓弩作握弓狀,今則脫胎爲餐桌上的食侍兵——飛矢變牙籤。



秦時御手俑駕車颯沓如流星、覽遍世間好風景,如今下凡爲託筆君——放上一支筆,深藏功與名。


兵馬俑“王的士兵”手辦

在酷似尋常紙鈔的紀念券中,秦俑藉助AR技術翻身而出、爬上指尖,順便復原當年的彩繪真身


兵馬俑紀念券

在俑樂繪里,俊俏的陶製面孔被覆以青銅、絲綢、剪紙、皮影,東方視覺、儼然天成。


兵馬俑文創“俑樂繪”
在秦時服飾形制、秦風秦韻包裹下的秦風卡通身上,當代“小將”藉助人工智能、語音交互,將秦代歷史娓娓道來,興起時還能吼幾句華陰老腔。


採用動漫風格手法創作的“秦風小將”
而兵馬俑VR虛擬現實體驗中心內,秦俑們復活爲當年的虎狼之師,步兵、騎兵、長矛方陣、戰車隊於戰鼓中集結;畫面一轉,青銅水禽幻化成真、販夫走卒絡繹不絕、茶肆酒館幡旗掛起……
兵馬俑VR電影畫面

與四十多年前考古學者臨坑“驚爲天人”不同,到了如今,兵馬俑已融入了不少人的起居日常
但秦俑們的再生可不是分分鐘的事兒。
一個世紀前,波士頓美術館的吉爾曼首提“博物館疲勞”(Museum Fatigue):在長時間觀看文物後,遊人普遍出現精力耗竭、注意力渙散等生理疲憊,如何進一步“以文化人”,成了文物、文化“自我變革”的核心痛點
參觀者的幾種習慣姿勢最易引發疲勞
而本世紀初,博物館界的鼻祖——大英博物館開始向公衆免費開放,沒有了門票收入,針對藏品的經營意識應運而生。
2013年,臺北故宮“朕知道了”紙膠帶銷量超過18萬卷;近乎同步,故宮淘寶以顛覆性的“萌態”開啓超級IP之旅。
據2019年《新文創消費趨勢報告》,目前已有24家博物館集體“觸網”電商平臺,線上逛館人次首度超過線下;僅淘寶天貓博物館平臺一處,即有累計訪客逾16億,其中,約1億90後在線網購“文化厚禮”。
一夜之間,“文創”火了,還火遍了大江南北。
單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含有秦俑元素的文創產品於2010年首度落地;近十年間,單一的“文物復仿體系”搖身變作“聯合開發、合作經營”;現存文創產品中,軟萌硬核款款周到。
而在兵馬俑的老家,“每6.2萬人即擁有一座博物館”的西安,近年來先後火爆的“王的士兵”“皇后之璽”“唐妞”系列,也實實在在地爲這方土地的文物蓋上了“維新”大印。


高髻峨眉、面如滿月的“唐妞”


“科技+文物”、“動漫+文物”、“一帶一路”周邊……從“符號直譯”的表皮式到“功能轉換”的骨架式,再到“意境詮釋”的整合式,文物物質層面的活化漸次擴展爲精神、行爲層面的回暖
“酒香也怕巷子深”,這屆文創“收拾精神,自作主張”的方向,還真不只一個“萌”字這麼簡單。


“萌萌噠”秦親寶貝
文創產業的發展與工業化以及隨之而來的個性解放密切關聯。工業化既成,服務業、高端製造業陸續跟進;而在思想文化領域,社會思潮風起雲涌,文化、創意與工業結合勢所必然。
於是四羊方罍做了茶具,羅塞塔石碑被印上圍裙,自“軸心時代”延續而來的古老文明在世界各處卸下呆板與抽象、化身鮮活和靈動——在豐富人們物質生活的同時,也在相當程度上重塑着文化
而大概沒有誰比處於復興之路上的中國,更懂得“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的意義。
2017年,故宮單年度文創收入突破15億,600歲的“老人”首度以接地氣的姿態一展皇家文化風采;“年歲更長”的兵馬俑們則重述由弱至強的民族歷史線索,“赳赳老秦,共赴國難,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文物提供問題,文化提供背景;科學提供解釋,想象與創意則提供複雜的歷史經緯中,考古學、人類學、材料學等現代學科集合之上的“文化力道”
2017年1月,《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正式落地,傳統文化復興被推上中國復興“破局”的前臺。
既要從傳統文化中提取民族復興的“精神之鈣”、實現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又需“與現實文化相融相通,共同服務以文化人的時代任務”
國民之魂,文以化之;國家之神,文以鑄之。
就像往水中投下一塊石頭,透物見事、見人、見精神:古老厚重的文化記憶的復甦,指涉的恰恰是一個民族的未來


想象過用西漢皇后之璽刷公交嗎?
搭載後現代理念的文創產品要做的事因而就不難理解:把文化帶回家——讓昔日“雅正”還俗於民間
在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化產業部主任張錦濤看來,其中祕訣無非兩處:一重文化的本性品格,二重觀者日常所需。
傳統文化題材類文創不應淺嘗輒止,而要把對文化本質的迴歸貫穿於文創研發、製作、營銷的每一步,讓文創產品從“含有傳統文化概念的產品”發展爲“自帶故事光環的智者”
好的文創設計亦須體現國人日常,清代朝珠化身耳機、秦俑鶡冠繫於夜燈:中國智慧、中國精神在“傳統文化+現代消費”間得以活化,人文情懷、藝術造詣、時代精神一一可被直接“觸摸”。
如今,在互聯網助力之下,文化更以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走近公衆:秦俑外圍,掃描照片、實物即可察看藏品細節;敦煌研究院中,“數字供養人”以線上形態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文化保護;一網之內,“人工智能博物館計劃”“國風計劃”相繼橫跨次元壁壘……
一批年輕的“數碼原住民”跑上了“文化接力賽”,原本可能存在的知識壟斷與“文明斷裂”憂思也在新興場域下全然失了效。
目前,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正籌劃創立文創研發孵化中心,通過“高校-博物院-企業”共建的形式,爲全國博物館文創探索提供“秦俑經驗”。


而隨着各家博物館館藏資源向社會進一步開放,“社會衆創、社會衆籌”也將使傳統文化生路持續瞄準“頂流”
博物圈之外,圖書館、出版社等行業也陸續摸索起文創之路;今年8月,中國旅遊研究院發佈《2019上半年全國文化消費數據報告》, 51.78%的受訪者認爲“文化消費能提高人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感,比衣食住行更重要”
身披“創意馬甲”之後,文化復興的根本,仍在於凝聚人心。


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


“讓收藏在禁宮裏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都活起來”, 2013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如是強調。
好的文物保護,正是“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讓文物活起來,“活”得有影有蹤、根脈相系,“火”得新舊兩利、深入人心。
這是八千秦俑的“迴歸途”,也是文化新生的“啓示錄”。
文/點蒼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