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在朋友圈裏愛你”

| 新週刊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衆號網易噠噠(ID:dadatime)



有作家曾經說過,“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着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小時候,父母曾是我們的全世界。成年以後,我們迫切地想要離開父母,覺得自己翅膀硬了,不再需要父母的庇護,希望他們也能默契地“放手”。
可是,父母還是會不厭其煩地以各種方式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裏,證明自己還有用,還能爲我們做些什麼。

我們和父母的關係,也會因此顯得十分生疏:發微信時斷斷續續地選擇性回覆;發朋友圈時會有意識地屏蔽掉【家人】這個分組;就連定期打電話問候也像是對待一項任務一樣機械地完成。
以前總是不懂,他們爲什麼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實,從我們來到這個世界那一刻起,就已經成爲了他們的中心,他們這輩子,都在拼盡全力給我們最好的生活。如今,我們已長大成人,但在他們心裏,卻永遠都是個孩子,是需要他們呵護的心肝寶貝。
也許,在父母看來,最怕的不是衰老和疾病,而是成爲對我們沒用的人。對父母來說,愛就是被需要!


網易噠噠(ID:dadatime),以獨特視角解構不可描述的超 In話題。每天幾分鐘,get有趣世界。



推薦 閱 讀
點 擊 標 題 即 可 閱 讀 全 文

隨你們怎麼罵李少紅,我永遠愛《大明宮詞》


老字號復興的當,我只上一次


集齊再多明星,這首歌的奇蹟也無法超越


你一個月才掙三千,不是沒有道理的|招聘
































“我只能在朋友圈裏愛你”

| 新週刊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衆號網易噠噠(ID:dadatime)



有作家曾經說過,“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着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小時候,父母曾是我們的全世界。成年以後,我們迫切地想要離開父母,覺得自己翅膀硬了,不再需要父母的庇護,希望他們也能默契地“放手”。
可是,父母還是會不厭其煩地以各種方式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裏,證明自己還有用,還能爲我們做些什麼。

我們和父母的關係,也會因此顯得十分生疏:發微信時斷斷續續地選擇性回覆;發朋友圈時會有意識地屏蔽掉【家人】這個分組;就連定期打電話問候也像是對待一項任務一樣機械地完成。
以前總是不懂,他們爲什麼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實,從我們來到這個世界那一刻起,就已經成爲了他們的中心,他們這輩子,都在拼盡全力給我們最好的生活。如今,我們已長大成人,但在他們心裏,卻永遠都是個孩子,是需要他們呵護的心肝寶貝。
也許,在父母看來,最怕的不是衰老和疾病,而是成爲對我們沒用的人。對父母來說,愛就是被需要!


網易噠噠(ID:dadatime),以獨特視角解構不可描述的超 In話題。每天幾分鐘,get有趣世界。



推薦 閱 讀
點 擊 標 題 即 可 閱 讀 全 文

隨你們怎麼罵李少紅,我永遠愛《大明宮詞》


老字號復興的當,我只上一次


集齊再多明星,這首歌的奇蹟也無法超越


你一個月才掙三千,不是沒有道理的|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