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叔說】如何處置何君堯遇襲事件,考驗香港法治

| 俠客島

今晨8時許,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香港屯門湖翠路“擺街站”時遭受兇徒蓄意持刀襲擊:一名身着藍衣的暴徒手捧鮮花靠近何君堯,於談話間隙突然拔刀刺向後者胸口,造成包括何在內的三人受傷送醫。


何君堯被暴徒刺傷


暴徒近距離以刀相刺,用意明顯是致人死地;謀殺、刺殺坐實之際,黑色恐怖已在近日的香港迅疾蔓延、令人髮指

所謂恐怖主義,就是一小撮人制造恐怖事件以恐嚇、震懾、脅迫大部分人,以達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恐怖主義未必造成多少實質性破壞,其目的是投下巨大的心理陰影,摧毀心智和勇氣。

電影《教父》中,黑社會大佬殺死富豪心愛的賽馬,將馬頭掛在富豪臥室牆上;現實生活中,恐怖分子駕駛民航飛機撞上美國雙子大廈、自爆炸彈人衝進人羣。


像這樣造成普通人難以想象、不可理解的恐怖,摧毀對方的士氣和信念,纔是恐怖分子真正的目的。


何君堯被送醫(圖源:港媒)

近日來,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有人非法截查車輛、擅闖民居,有人當街毆打政見相左者致其重傷,有人從背後以利器對警察割頸,有人以幾十人之衆圍毆三位大陸游客,更有人火燒新華社亞太總分社……而到了今天,暴徒竟於光天化日下刺殺異見議員!

香港的暴力活動規模變小,但殘忍程度和破壞性卻愈發透出常人不可理解的恐怖。

新華社亞太總分社遭打砸、縱火(圖源:新華社客戶端

何君堯是建制派議員中不畏強暴、敢於直言的代表人物。之前,暴徒已經破壞了他家祖墳,給他送出死亡威脅。但暴徒就算殺了何君堯,也絕不會達成讓愛港人士“滅聲”、混淆是非、騙取選票的火中取栗妄想。

目前,何君堯已在社交媒體上公開回應:

“人間正道是滄桑,今天,我何君堯雖然受傷了,雖然這個競選氣候已經不公和失去秩序了,但我仍然會無畏無懼

因爲香港已經亂夠了,正如我的選舉口號:穩定勝於一切,我們要止暴制亂,讓香港社會回覆安寧!”


無論暴徒如何着魔、失智,都不能改變暴力亂港者和反對暴力者的數量和實力對比;暴徒是絕對少數,一小撮人慾以何君堯的血、亂愛港人士的心,最終覆滅如塵的,只能是施暴者自身

何君堯官方微博@何君堯JuniusHo發佈遇襲相關新聞稿


這幾個月來,有許多普通香港市民挺身而出跟暴徒理論,摘掉他們的頭套面罩,讓正義之理擊退流毒。

暴徒刺殺何君堯,一要殺一儆百,使人人自危、噤若寒蟬;二要搞亂選情,蓄意襲擊候選人,讓立法會選舉蒙上血腥、不公

暴徒要製造這樣一種黑色恐怖氛圍:普通人在街頭反對暴力會被圍毆,名人公開表態會引來白刃加身,警察執勤會被扔汽油彈和割頸,電視臺和通訊社說真話會被打砸縱火。

暴徒要對戰的是香港法治根基、選舉制度:參選人於街站宣傳中被圍,辦事處遭縱火,建制發聲即被抹黑,政見不同會被奪去性命。

試想,如果普通民衆、候選人與助選團隊、乃至全香港都被嚇住,無人再敢仗義執言,香港的未來會怎樣?

香港警察遭暴徒從後割頸(圖源:港媒)


這是考驗香港的時刻。“沉默的大多數”會更加沉默,還是會在沉默中爆發?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察會否加大執法力度,司法界會否公平公正司法,勇敢者能否保持堅定,迷茫者能否因此猛醒?

廣大香港市民必須團結振作起來,絕不能屈從於恐怖而致意氣消沉。亂世當用重典,香港的行政和司法系統必須對恐怖主義行徑給予最嚴厲的打擊,方能以儆效尤,還民衆以信心和勇氣。

香港不能再亂下去,止暴制亂,不能再等。


何君堯遇襲後露面發聲


文/黑白自在

編輯/ 點蒼居士































【島叔說】如何處置何君堯遇襲事件,考驗香港法治

| 俠客島

今晨8時許,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香港屯門湖翠路“擺街站”時遭受兇徒蓄意持刀襲擊:一名身着藍衣的暴徒手捧鮮花靠近何君堯,於談話間隙突然拔刀刺向後者胸口,造成包括何在內的三人受傷送醫。


何君堯被暴徒刺傷


暴徒近距離以刀相刺,用意明顯是致人死地;謀殺、刺殺坐實之際,黑色恐怖已在近日的香港迅疾蔓延、令人髮指

所謂恐怖主義,就是一小撮人制造恐怖事件以恐嚇、震懾、脅迫大部分人,以達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恐怖主義未必造成多少實質性破壞,其目的是投下巨大的心理陰影,摧毀心智和勇氣。

電影《教父》中,黑社會大佬殺死富豪心愛的賽馬,將馬頭掛在富豪臥室牆上;現實生活中,恐怖分子駕駛民航飛機撞上美國雙子大廈、自爆炸彈人衝進人羣。


像這樣造成普通人難以想象、不可理解的恐怖,摧毀對方的士氣和信念,纔是恐怖分子真正的目的。


何君堯被送醫(圖源:港媒)

近日來,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有人非法截查車輛、擅闖民居,有人當街毆打政見相左者致其重傷,有人從背後以利器對警察割頸,有人以幾十人之衆圍毆三位大陸游客,更有人火燒新華社亞太總分社……而到了今天,暴徒竟於光天化日下刺殺異見議員!

香港的暴力活動規模變小,但殘忍程度和破壞性卻愈發透出常人不可理解的恐怖。

新華社亞太總分社遭打砸、縱火(圖源:新華社客戶端

何君堯是建制派議員中不畏強暴、敢於直言的代表人物。之前,暴徒已經破壞了他家祖墳,給他送出死亡威脅。但暴徒就算殺了何君堯,也絕不會達成讓愛港人士“滅聲”、混淆是非、騙取選票的火中取栗妄想。

目前,何君堯已在社交媒體上公開回應:

“人間正道是滄桑,今天,我何君堯雖然受傷了,雖然這個競選氣候已經不公和失去秩序了,但我仍然會無畏無懼

因爲香港已經亂夠了,正如我的選舉口號:穩定勝於一切,我們要止暴制亂,讓香港社會回覆安寧!”


無論暴徒如何着魔、失智,都不能改變暴力亂港者和反對暴力者的數量和實力對比;暴徒是絕對少數,一小撮人慾以何君堯的血、亂愛港人士的心,最終覆滅如塵的,只能是施暴者自身

何君堯官方微博@何君堯JuniusHo發佈遇襲相關新聞稿


這幾個月來,有許多普通香港市民挺身而出跟暴徒理論,摘掉他們的頭套面罩,讓正義之理擊退流毒。

暴徒刺殺何君堯,一要殺一儆百,使人人自危、噤若寒蟬;二要搞亂選情,蓄意襲擊候選人,讓立法會選舉蒙上血腥、不公

暴徒要製造這樣一種黑色恐怖氛圍:普通人在街頭反對暴力會被圍毆,名人公開表態會引來白刃加身,警察執勤會被扔汽油彈和割頸,電視臺和通訊社說真話會被打砸縱火。

暴徒要對戰的是香港法治根基、選舉制度:參選人於街站宣傳中被圍,辦事處遭縱火,建制發聲即被抹黑,政見不同會被奪去性命。

試想,如果普通民衆、候選人與助選團隊、乃至全香港都被嚇住,無人再敢仗義執言,香港的未來會怎樣?

香港警察遭暴徒從後割頸(圖源:港媒)


這是考驗香港的時刻。“沉默的大多數”會更加沉默,還是會在沉默中爆發?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察會否加大執法力度,司法界會否公平公正司法,勇敢者能否保持堅定,迷茫者能否因此猛醒?

廣大香港市民必須團結振作起來,絕不能屈從於恐怖而致意氣消沉。亂世當用重典,香港的行政和司法系統必須對恐怖主義行徑給予最嚴厲的打擊,方能以儆效尤,還民衆以信心和勇氣。

香港不能再亂下去,止暴制亂,不能再等。


何君堯遇襲後露面發聲


文/黑白自在

編輯/ 點蒼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