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首富暮年危機:年過八旬債務壓頂,旗下公司仨月鉅虧26億

| 騰訊財經


到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資產負債率高達78%,在汽車行業中處於高位。179億元的總負債中,至少有121億元是帶息負債,更爲緊迫的是,其中90億是短期借款,意味着力帆需要在短短一年內償還。

來源| 市界



文 張洋

編輯 邢昀


人生永遠沒有太晚開始。重慶首富尹明善一直在用自己的經歷詮釋這句話。


23歲入獄,獄中荒廢18年,47歲下海創業賺得60萬鉅款,54歲殺入摩托車行業,10年間便成爲全國最大的摩托車商。


66歲那年,尹明善拿出20億元,誓言要打造出來一輛完全自主的轎車——力帆汽車。


70多歲時,他將力帆帶上市。


然而,成功的天平沒有再次向他傾斜,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鉅虧26億元,公司甚至被傳要破產清算。直到大批債主上門追索,本該安享晚年的尹明善年,耄耋之際不得不開始學習如何拯救一家瀕臨絕路的企業。


債主追身


“不可讓政府不高興,不可讓銀行不高興,不可讓國企不高興”。尹明善曾經總結過民營企業生存的“三不”法則,如今有一條他沒有做到,讓銀行不高興了。


重慶力帆集團董事長尹明善


若不是重慶市政府緊急成立“債權人委員會”,要求各銀行“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力帆可能早就倒在銀行的斷貸中。


力帆的財務危機信號,早在2019年初就已經出現。不少力帆匯票持有人發現,由重慶力帆財務有限公司(下稱“力帆財務”)承兌的銀行匯票無法按期兌現。林凡告訴市界,“我們有50萬元的匯票,2019年1月到期,打了一個多星期電話,才聯繫到財務公司,他們跟我說要延期三個月才兌付”。林凡所在的一家汽車零部件公司,跟力帆並無業務來往,這張銀行承兌匯票是從客戶手中轉過來的。


苦等三個月後,林凡決定走法律程序,才發現已經有不少公司起訴了力帆財務,這些銀行承兌匯票大多數是由重慶力帆乘用車有限公司(下稱“力帆乘用車”)出具,承兌人則是力帆財務,二者均爲力帆股份旗下的公司。


市界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已有30多家公司對力帆相關公司就票據問題提起訴訟,僅力帆財務涉及的資金就超過500萬元,原告以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爲主。


10月初,平安銀行一份文件在網上流傳,其中提到力帆汽車等四家車企,在年底將進入破產程序,力帆的財務問題被引爆。力帆立即發佈公告澄清,公司目前沒有破產計劃。


破產傳言可以澄清,債務壓頂卻已是不爭的事實。昔日的合作伙伴紛紛拿起法律武器,試圖維護自己的權益。力帆股份7月的一份公告披露,公司近12個月未披露的累計發生涉及訴訟(仲裁)的涉案金額已達到14.23億元。


到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資產負債率高達78%,在汽車行業中處於高位。179億元的總負債中,至少有121億元是帶息負債,更爲緊迫的是,其中90億是短期借款,意味着力帆需要在短短一年內償還。



力帆股份的控股股東,重慶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力帆控股”)情況更爲嚴重。力帆控股2019年債券半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力帆控股流動負債接近300億元,因爲融資困難已經有4億元的借款逾期。


力帆控股幾乎借完了所有它能借到的錢。25家銀行爲它提供126億元的授信,截至2019年6月,未使用額度只剩4.5億元。爲了獲得融資,力帆控股已經抵押了99.6%的力帆股份。基於整個力帆集團糟糕的財務狀況,聯合信用評級公司調低了力帆股份債券的評級,從AA降爲AA-。


尹明善沒了當年的豪言壯志,在虧損9億元的半年報發佈前,拉着老婆陳巧鳳、兒子尹喜地 、女兒尹索微,一家人攜手減持套現890萬元。緊接着三季報發佈,虧損26億元。公司可以不保,但自己的錢能保一點是一點。


業務暴跌


跟尹明善一起減持的人,還有公司的一衆高管,畢竟“春江水暖,鴨先知”,對公司最爲熟知的一羣人開始減持,無疑是對外界透露一個明顯的信號:我自己都不太看好自己的公司。


雖說2019年是汽車行業的至暗之年,但力帆受到的衝擊,要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力帆股份公佈的產銷量顯示,前三個季度,燃油車、新能源車產量分別爲1.8萬輛和1843輛。燃油車作爲力帆主要發力點,最低的一個月產量只有34輛。


2019年前九個月,受國六新標準即將執行的影響,力帆推出活動大力消化庫存,然而燃油車和新能源車合計銷量不超過2.5萬輛。


在國六標準已經實行的情況下,力帆還未能推出符合國六標準的車型,原來積壓的國五車型面臨無法上牌的尷尬境地。


截至2019年6月,力帆庫存商品在計提2.8億元的跌價準備後,還有約6億元的庫存商品。如果庫存商品中乘用車佔比過高,這些成品車輛將面臨無法銷售變現的風險。


2018廣州車展——力帆汽車快速充電


力帆難以跟上市場需求跟近年來的研發投入緊密相關,近五年來力帆的研發投入均不超過10億元,且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研發支出佔營收比例亦維持在5%左右,只有2016年達到9%。力帆還積極地把研發投入資產化,以達到增加利潤的目的。


研發投入減少導致產品跟不上市場的惡果正在逐漸顯現。一位力帆乘用車的員工告訴市界,“新基地建好之前,大部分工人們都轉到三廠,但是三廠很少生產,因爲沒事幹,好多工人都在放假,只拿很低的基本工資”。他透露,還在正常生產的是總廠,但總廠以生產摩托車爲主。


尹明善潛心造車的15年裏,乘用車已成爲力帆創造營收和利潤的支柱,摩托車的地位越來越低,截至2019年6月,摩托車佔公司總營收的比例只有24%。而佔營收半壁江山的乘用車及配件業務,毛利率暴降11個百分點,只有2.5%,不到普通車企的20%。乘用車業務迅速墜落,導致力帆的資金鍊越來越緊張。衆多供應商將力帆告上法庭,要麼要求兌付票據,要麼申請凍結力帆的資產。


重慶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李哲向市界透露:“我們早就不供貨了,原來的貨款都沒到位,誰還敢供貨”。


供應商不信任之外,力帆汽車的經銷商亦走上維權的道路。2019年5月,30多家力帆汽車經銷商,聚集在重慶力帆中心門口,身着“力帆還錢”的T恤,向力帆維權。汽車主機廠本來就是依靠供應商墊貨,經銷商幫助銷售的運營模式,如今力帆的左膀右臂均反向操戈。乘用車業務隨即跌入谷底。


虧本大甩賣


力帆的跌落實際在2018年已經發生,卻被2.5億元的淨利潤給悄悄掩蓋。


彼時,力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淨利潤虧損21億元,即力帆純靠經營是虧損的。雖然力帆近三年都在虧損,但2018年的虧損額度是前兩年的10倍,說鉅虧也毫不誇張。


久經商場的尹明善力挽狂瀾,硬生生地把鉅虧21億元變成盈利2.5億元,淨利潤還同比增長48%,營造出一番紅火的景象。


他是如何做到的呢?年報截止日的前5天,力帆乘用車公司15萬輛乘用車生產基地突然宣佈搬遷升級,理由是順應城市發展規劃、降低公司營運成本。這塊佔地740畝的工廠,恰巧被重慶市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收購,價格爲33億元,並且立馬就有24億元到賬,力帆因此確認資產處置收益20億元。


搬遷工廠都不夠填補虧空,還想要盈利,那就乾脆轉賣股權。2018年12月28日,力帆股份與重慶新帆機械設備有限公司(下稱“重慶新帆”)簽訂協議,將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給重慶新帆,轉讓價爲6.5億元,又確認投資收益 6億元。


重慶力帆汽車停車場


這下不但虧損填平,還有盈利。


尹明善在重慶摸爬滾打幾十年,重慶市政府在力帆危難時刻出手相救可以理解。然而,重慶新帆是誰,6.5億的價格較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的估值,溢價超過770倍。天眼查顯示,重慶新帆股權穿透後,屬於北京車和家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控制,即車和家創始人李想是實際控制人,這筆交易完成後,車和家獲得造車資質。


車和家實際早就跟重慶市兩江新區有過交集,雙方曾在2018年8月簽約,車和家計劃投資110億在該區建設“智能汽車製造基地”。兩樁交易,兩江新區均充當及時雨的角色,挽救力帆與危難之中。完成上述交易後,尹明善繼續加快閒置資產處置力度,盤活資產。


賣掉最爲值錢的資產後,力帆的處置資產奏效有限,難以填補26億元的虧空。力帆股份2019年三季報顯示,公司非流動資產處置虧損1.15億元,即處置資產獲得的資金,要小於賬面價值。


這意味着,尹明善已經開始折價處理資產,但爲了補充資金,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15年前,砸下20萬元進軍乘用車行業時,尹明善遠不會想到,力帆會走到靠變賣資產度日的這一步。那時的他,自信、桀驁、有魄力,如今都煙消雲散了。







美專家:美元地位正受到威脅

參考消息網11月4日報道美媒稱,美國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聯合主任安妮·科林警告,數十年來,美元
| 參考消息

























重慶首富暮年危機:年過八旬債務壓頂,旗下公司仨月鉅虧26億

| 騰訊財經


到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資產負債率高達78%,在汽車行業中處於高位。179億元的總負債中,至少有121億元是帶息負債,更爲緊迫的是,其中90億是短期借款,意味着力帆需要在短短一年內償還。

來源| 市界



文 張洋

編輯 邢昀


人生永遠沒有太晚開始。重慶首富尹明善一直在用自己的經歷詮釋這句話。


23歲入獄,獄中荒廢18年,47歲下海創業賺得60萬鉅款,54歲殺入摩托車行業,10年間便成爲全國最大的摩托車商。


66歲那年,尹明善拿出20億元,誓言要打造出來一輛完全自主的轎車——力帆汽車。


70多歲時,他將力帆帶上市。


然而,成功的天平沒有再次向他傾斜,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鉅虧26億元,公司甚至被傳要破產清算。直到大批債主上門追索,本該安享晚年的尹明善年,耄耋之際不得不開始學習如何拯救一家瀕臨絕路的企業。


債主追身


“不可讓政府不高興,不可讓銀行不高興,不可讓國企不高興”。尹明善曾經總結過民營企業生存的“三不”法則,如今有一條他沒有做到,讓銀行不高興了。


重慶力帆集團董事長尹明善


若不是重慶市政府緊急成立“債權人委員會”,要求各銀行“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力帆可能早就倒在銀行的斷貸中。


力帆的財務危機信號,早在2019年初就已經出現。不少力帆匯票持有人發現,由重慶力帆財務有限公司(下稱“力帆財務”)承兌的銀行匯票無法按期兌現。林凡告訴市界,“我們有50萬元的匯票,2019年1月到期,打了一個多星期電話,才聯繫到財務公司,他們跟我說要延期三個月才兌付”。林凡所在的一家汽車零部件公司,跟力帆並無業務來往,這張銀行承兌匯票是從客戶手中轉過來的。


苦等三個月後,林凡決定走法律程序,才發現已經有不少公司起訴了力帆財務,這些銀行承兌匯票大多數是由重慶力帆乘用車有限公司(下稱“力帆乘用車”)出具,承兌人則是力帆財務,二者均爲力帆股份旗下的公司。


市界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已有30多家公司對力帆相關公司就票據問題提起訴訟,僅力帆財務涉及的資金就超過500萬元,原告以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爲主。


10月初,平安銀行一份文件在網上流傳,其中提到力帆汽車等四家車企,在年底將進入破產程序,力帆的財務問題被引爆。力帆立即發佈公告澄清,公司目前沒有破產計劃。


破產傳言可以澄清,債務壓頂卻已是不爭的事實。昔日的合作伙伴紛紛拿起法律武器,試圖維護自己的權益。力帆股份7月的一份公告披露,公司近12個月未披露的累計發生涉及訴訟(仲裁)的涉案金額已達到14.23億元。


到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資產負債率高達78%,在汽車行業中處於高位。179億元的總負債中,至少有121億元是帶息負債,更爲緊迫的是,其中90億是短期借款,意味着力帆需要在短短一年內償還。



力帆股份的控股股東,重慶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力帆控股”)情況更爲嚴重。力帆控股2019年債券半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力帆控股流動負債接近300億元,因爲融資困難已經有4億元的借款逾期。


力帆控股幾乎借完了所有它能借到的錢。25家銀行爲它提供126億元的授信,截至2019年6月,未使用額度只剩4.5億元。爲了獲得融資,力帆控股已經抵押了99.6%的力帆股份。基於整個力帆集團糟糕的財務狀況,聯合信用評級公司調低了力帆股份債券的評級,從AA降爲AA-。


尹明善沒了當年的豪言壯志,在虧損9億元的半年報發佈前,拉着老婆陳巧鳳、兒子尹喜地 、女兒尹索微,一家人攜手減持套現890萬元。緊接着三季報發佈,虧損26億元。公司可以不保,但自己的錢能保一點是一點。


業務暴跌


跟尹明善一起減持的人,還有公司的一衆高管,畢竟“春江水暖,鴨先知”,對公司最爲熟知的一羣人開始減持,無疑是對外界透露一個明顯的信號:我自己都不太看好自己的公司。


雖說2019年是汽車行業的至暗之年,但力帆受到的衝擊,要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力帆股份公佈的產銷量顯示,前三個季度,燃油車、新能源車產量分別爲1.8萬輛和1843輛。燃油車作爲力帆主要發力點,最低的一個月產量只有34輛。


2019年前九個月,受國六新標準即將執行的影響,力帆推出活動大力消化庫存,然而燃油車和新能源車合計銷量不超過2.5萬輛。


在國六標準已經實行的情況下,力帆還未能推出符合國六標準的車型,原來積壓的國五車型面臨無法上牌的尷尬境地。


截至2019年6月,力帆庫存商品在計提2.8億元的跌價準備後,還有約6億元的庫存商品。如果庫存商品中乘用車佔比過高,這些成品車輛將面臨無法銷售變現的風險。


2018廣州車展——力帆汽車快速充電


力帆難以跟上市場需求跟近年來的研發投入緊密相關,近五年來力帆的研發投入均不超過10億元,且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研發支出佔營收比例亦維持在5%左右,只有2016年達到9%。力帆還積極地把研發投入資產化,以達到增加利潤的目的。


研發投入減少導致產品跟不上市場的惡果正在逐漸顯現。一位力帆乘用車的員工告訴市界,“新基地建好之前,大部分工人們都轉到三廠,但是三廠很少生產,因爲沒事幹,好多工人都在放假,只拿很低的基本工資”。他透露,還在正常生產的是總廠,但總廠以生產摩托車爲主。


尹明善潛心造車的15年裏,乘用車已成爲力帆創造營收和利潤的支柱,摩托車的地位越來越低,截至2019年6月,摩托車佔公司總營收的比例只有24%。而佔營收半壁江山的乘用車及配件業務,毛利率暴降11個百分點,只有2.5%,不到普通車企的20%。乘用車業務迅速墜落,導致力帆的資金鍊越來越緊張。衆多供應商將力帆告上法庭,要麼要求兌付票據,要麼申請凍結力帆的資產。


重慶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李哲向市界透露:“我們早就不供貨了,原來的貨款都沒到位,誰還敢供貨”。


供應商不信任之外,力帆汽車的經銷商亦走上維權的道路。2019年5月,30多家力帆汽車經銷商,聚集在重慶力帆中心門口,身着“力帆還錢”的T恤,向力帆維權。汽車主機廠本來就是依靠供應商墊貨,經銷商幫助銷售的運營模式,如今力帆的左膀右臂均反向操戈。乘用車業務隨即跌入谷底。


虧本大甩賣


力帆的跌落實際在2018年已經發生,卻被2.5億元的淨利潤給悄悄掩蓋。


彼時,力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淨利潤虧損21億元,即力帆純靠經營是虧損的。雖然力帆近三年都在虧損,但2018年的虧損額度是前兩年的10倍,說鉅虧也毫不誇張。


久經商場的尹明善力挽狂瀾,硬生生地把鉅虧21億元變成盈利2.5億元,淨利潤還同比增長48%,營造出一番紅火的景象。


他是如何做到的呢?年報截止日的前5天,力帆乘用車公司15萬輛乘用車生產基地突然宣佈搬遷升級,理由是順應城市發展規劃、降低公司營運成本。這塊佔地740畝的工廠,恰巧被重慶市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收購,價格爲33億元,並且立馬就有24億元到賬,力帆因此確認資產處置收益20億元。


搬遷工廠都不夠填補虧空,還想要盈利,那就乾脆轉賣股權。2018年12月28日,力帆股份與重慶新帆機械設備有限公司(下稱“重慶新帆”)簽訂協議,將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給重慶新帆,轉讓價爲6.5億元,又確認投資收益 6億元。


重慶力帆汽車停車場


這下不但虧損填平,還有盈利。


尹明善在重慶摸爬滾打幾十年,重慶市政府在力帆危難時刻出手相救可以理解。然而,重慶新帆是誰,6.5億的價格較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的估值,溢價超過770倍。天眼查顯示,重慶新帆股權穿透後,屬於北京車和家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控制,即車和家創始人李想是實際控制人,這筆交易完成後,車和家獲得造車資質。


車和家實際早就跟重慶市兩江新區有過交集,雙方曾在2018年8月簽約,車和家計劃投資110億在該區建設“智能汽車製造基地”。兩樁交易,兩江新區均充當及時雨的角色,挽救力帆與危難之中。完成上述交易後,尹明善繼續加快閒置資產處置力度,盤活資產。


賣掉最爲值錢的資產後,力帆的處置資產奏效有限,難以填補26億元的虧空。力帆股份2019年三季報顯示,公司非流動資產處置虧損1.15億元,即處置資產獲得的資金,要小於賬面價值。


這意味着,尹明善已經開始折價處理資產,但爲了補充資金,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15年前,砸下20萬元進軍乘用車行業時,尹明善遠不會想到,力帆會走到靠變賣資產度日的這一步。那時的他,自信、桀驁、有魄力,如今都煙消雲散了。